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87章.又进县城

第087章.又进县城

        吃罢了饭,钟家的哥俩稍作休息,就准备出发前往县城。

        同时孙老汉借来马车停在院门口。

        从家里提上来冷冽的井水,以及牛圈里拿来的草料和杂豆,放在木槽里给拉车的驽马喂着:“啰啰啰!这可得好好吃着点!”他还梳理着马毛,伺候的那是相当到位。

        这趟前往县城,还是人家这拉车的驽马劳累,哪能不伺候好人家?

        孙老汉当车夫自然要负责!

        不过。

        给这驽马喂着草料和水,自个也拿起葫芦瓢来喝了口井水。

        随着那冷冽里带着些许甘甜的井水下肚,整个人都仿佛精神了起来:“真是顶级好的井水!”孙老汉满意的哈出口凉气,脸上更是露出了如同享受般的神色。

        作为曾经见过世面,还曾在权贵富户家里当过座上宾,享用过高等宴席的江湖侠客,孙老汉对钟家院落里悄摸出现,似是无形中飞来的泉井,那是由衷的感慨和赞叹:“这么好的泉井,怕是那位在阴司当鬼神的钟老太爷,或是那神仙中人给弄来的吧?!”

        没想太多,只是捋着面前这驽马的鬃毛心里多了些许敬畏:“这钟家果然就是福源深厚,眼见别的地方都滴雨未落有了旱情,这家里就多了口甘甜的泉井!”

        显然是当鬼神的老太爷,或是那小东家的神仙师傅怕家里没水嘛!

        不然哪能解释的过来?

        其实,这对于钟家众人来说,同样是这样的猜测。

        毕竟当初刚刚发现家里这口泉井神秘出现的时候,一样是清晨,一样是刚刚在灶台边忙活完,为首的老大媳妇准备喊钟彭氏吃饭,当即就在那愣住了不知所措。

        要知道土胚房旁边,原本就是个空闲地,只有偶尔在春夏秋的时候种点花生或小葱,亦或是韭菜及黄花菜之类的,突兀的出现了个四块青条石垒成的井口,着实是让她吃惊,等喊来了灶台里忙活的另外两个妯娌,惊呼声更是引起了全家人的围观。

        连钟彭氏出来都相当惊骇——她在这生活了四十余年,从返修房屋到扩建院落,哪能不知道自己住的屋旁有没有井口,以及曾经有过的老井或废井之类的坑洞?

        只是看到旁边那棵长着的桃树幼苗,才似是想到什么般平静下来。

        等晚上钟诚又托了个梦。

        全家才明白,这竟然真是自家的老爷子显灵,在底下庇护着他们呢!

        孙老汉当然是那个时候知晓的:“但这位钟老爷子,真的不同寻常!”他又喝了口葫芦瓢里的井水,心里细细琢磨:“竟然有股…特殊的韵味在里面?”相当特别!

        给他的感觉仿佛是名山大川里那些著名的山泉水,才能拥有的滋味!

        正在等待。

        这院落里准备完的钟家哥俩,这时候也被送出门来。

        钟彭氏在旁边走着的时候还在叮嘱:“衙门里是非事不多,但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忍着,千万别让自己给掺和进是非事里去,明白了么?”她对官场还是懂些的。

        钟谦鞍和钟谦靬这老大老二都在旁边应声:“我们绝对不会惹是生非!”

        他俩同样不是那种人。

        听到回答,钟彭氏便放心的点头:“那就记住自个说的话!”说着的时候,目光还看向老二钟谦靬:“…这次你去县城…可还去孙家那边?”她的语气似是平静。

        不过拄着拐杖的手微颤,还是暴露了她的情绪激动:“去那的话不是说不行,但要把自己的身份摆正!”钟彭氏沉声提醒:“咱们家和孙家不是什么雇佣关系,既然还有曾经的情分能挂念着,那咱们家也得念叨人家的好,但绝对不能低声下气的求人!”

        这话让钟谦靬苦笑:“说的啥话啊娘?”他有点无奈:“咱家又没欠孙家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哪能说低声下气的求人?”其实以他的性格这时候也做不出来!

        旁边的钟家众人稍有尴尬:“时辰快到了,咱就赶紧让我哥出发吧?”

        还是钟谦鞱机灵。

        这时候扯那么多没用的是真的没啥用,还是赶紧走来的最好。

        自家这位娘亲什么想法,他们这些当儿子的暗地里还是商议过得:“走走走!”老大钟谦鞍拉着老二钟谦靬的胳膊就上了车,跟家里人摆手,然后就朝着村外驶去。

        有些事他们这些当儿子的可不能多说,毕竟亲爹的情史能随便议论?

        反正到了村外。

        钟谦鞍看着坐在旁边的钟石头:“这次你学聪明了啊?”

        语气有点恼怒:“知道这次我和你二叔去县城,为的啥事吗?”话音更有点带着咬牙切齿:“上次让你跟着去县城,纯粹是想让你见见世面,这次呢?”

        旁边的钟石头很是肃然的回答:“这次我还想见见世面!”只是说着的时候自己就有点心虚的看向钟谦靬这个二叔和前面黑着脸赶着马车的孙老汉:“二叔,还有二牛叔,你们得给我评评理,实在不行说说我爸,我跟着去县城见见世面,莫非不行吗?”

        孙老汉赶着马车自然没有说话,对这个徒弟他真的是有点五味杂陈:“到底是真憨厚实诚啊还是肚子里全是坏水?”有时候他真的感觉,钟石头这孩子鬼精鬼精的。

        他们刚驾着这辆借来的马车从村里出来,这孩子就蹿过来。

        灵活的像个麻雀!

        想到自己教给他的轻功,赶着车的孙老汉默然:“总感觉…所托非人呢?”

        他之前都给这个小兔崽子说过,千万别在外人面前显露轻功,但眨眼间才过了没半个多月就在这,借着轻功上了马车来,那股技巧和标准的动作让他都要喊声好!

        但问题就是,普普通通的上个马车还能用得着多大的阵仗?!

        生闷气!

        别说孙老汉,钟谦鞍同样如此:“你这个兔崽子!”

        他对自己这个亲生儿子开口时的话当然随意很多:“刚过完年,你现在都八岁了,能不能像个大人一样稳重点?”恨铁不成钢的道:“再下去五六年你都要成婚了!”

        这话顿时让赶着马车的孙老汉拿捏缰绳的手微微发颤:“不能成婚!”

        又不敢直接说出来。

        毕竟他们师门里的功法,属于一口精纯阳气的童子功,绝对不能泄掉。

        否则就是破功——到时候修炼没到大成的地步,怕是会经脉错乱阴阳逆转,以后每到阴天下雨下雪,或炎热三伏天,都有强烈的后遗症发作,端的是煎熬之事。

        哪怕能忍受的了这些折磨,以后想要再练内功也是不可能了!

        他的心思纠结。

        车里的钟石头却还在辩解:“连小朵说想要头绳,这次我得给她买!”

        说着还拍着胸脯:“男子汉大丈夫,要一言九鼎,难道我说过的话就要反悔吗?”看着面前脸色阴郁的自家老爹,还是缩了缩脖子:“要是连小朵不和我玩了怎么办?”

        钟谦鞍想说些什么,但嗓子眼里还是被堵住那般:“行吧!”点头算是默认了钟石头的话,毕竟连小朵还真是自家儿子的好朋友,没准现在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关系好,以后还能去连家问问口风,好来个亲上加亲,让他家的石头白得个儿媳妇呢?

        作为亲爹他当然得考虑自家孩子的终身大事:“石头这兔崽子整天没个正行,趁着现在年轻,先迷糊着个儿媳妇再说!”乡下结婚都早得很,十四五岁成亲大有人在!

        以前的钟家给他找媳妇都二十多岁,主要的原因还是那会家里穷。

        现在不穷了。

        能不让家里的孩子,更早的成亲,好让他当爷爷?

        旁边的老二钟谦靬同样猜得出自家大哥的想法:“不如就跟着去看看吧?”笑着给他打了个圆场:“见见世面,怎么着都比在村里,和那些孩子们疯玩强多了!”

        对此钟石头弱弱的提醒:“我是给连小朵买头绳…”

        接着后脑勺就挨了一下。

        马车向前,沿着乡路轻快的跑着,两侧都是基本完工的沟渠和堰塘。

        现在旱情刚刚过来,借着上游那边冬日的积雪融化,因此汲水河那边还能开闸放水,将沟渠和堰塘,以及储水池之类的地方都存满了水,撑段时间没问题。

        何况每村每地都有旱井和水窖在修着,以及挖到十几米的深水井。

        备战旱灾来的相当严肃。

        同时,各类型的水车都开始慢慢搭建,地点基本以堰塘和沟渠为主。

        钟谦鞍和钟谦靬在马车上,同样看着这些水利工程和水利器械,脸上的神色凝重里还带了些许自傲,毕竟这些东西都是他们提出的理论和方案,心里能不骄傲?

        不过偶尔还能看到些许道士或和尚,沿着乡路或山野边缘寻找什么。

        让他们心里有点嗤之以鼻。

        真到了旱情来的时候,这些道士和尚管什么用?

        当然那些有真本事的仙人不在此列,况且人家都是潜心念佛悟道,根本不掺和世间的小事,哪里和这些道士和尚般,渴了饿了就上门讨要饭食钱粮,还名曰化缘?

        这些没怎么在意,因为随着马车轻快,汲水县的城门就到了。

        ps:今天2w字了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