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89章.师娘

第089章.师娘

        老主薄有自己的想法,对于这钟家两兄弟,更是感慨万千。

        谁让当初他就认识钟诚那个小家伙来着

        朋友算不上,都过去这么些年,就算有点曾经的情义,现在也淡薄了很多。

        不过钟家以后能在这汲水县城里占据几分余地,以及那户人家模棱两可的态度,还是让他选择了以礼敬为主,先拉拉关系,总比冷着脸,故作冷漠的模样要好得多。

        就算最后算是竹篮打水,奈何对他这本就要离任的主薄还能有多大关系

        先拉拢安抚为主。

        钟谦鞍和钟谦靬对此没有什么异议,毕竟刚进县衙的门槛,还能如何

        有人愿意提携,还是县衙里有实权的主薄,当然要以礼相待恭敬着点:“多谢老爷讲解!”钟谦鞍作为领头的大哥,场面话跟的很快:“真是让我兄弟二人感激不尽!”

        钟谦靬同样在旁边深深的作揖:“多谢主薄老爷提携!”

        刚逛完县衙。

        这是又回到了隔间,显然这位老主薄还有话要说。

        事实的确如此,老主薄看着两人,似是想起了什么那般:“看我这脑子真是年纪大了就有些事记不住了!”轻轻的拍了拍脑壳:“你们兄弟二人现在就先别回去了!”

        指着门外还在走动的数个帮闲,语气温和道:“刚才你们看得到,咱们汲水县衙里是忙的焦头烂额,多数事都是和现在的旱情有关系,既然你们兄弟两个懂这方面的事,那就留下来,先给我帮帮忙,顺便给那些人都好好讲讲,咱们现在还该怎么个办法!”

        钟家的兄弟两个更是疑惑:“怎么个办法”旋即明白过来,说的是之前他们呈上来的那些防旱方略和安装水利器械之类的文案和图册,同时心里更是了然了些许。

        这分明是老主薄,想要卖他们个好,让两人先在衙门里熟悉熟悉场面。

        连忙又是作揖:“多谢老爷!”

        老主薄捋着颌下的胡须点头道:“以后莫要忘了我就好。”

        没解释太多,就带着他们进了旁边忙活的六房之中,顺便给大家介绍了介绍两人,进而就在相互的客气当中熟络起来,三言两语的就都进了工作的忙碌状态当中。

        这些六房抽调出来的白役和帮闲,以及本身的文书,可都是混迹在衙门里多年的老油条,没人是傻子——钟家的这两个兄弟是县令老爷的红人不假,但人家还是如今防旱治灾的关键人物,若是真的有效果,朝廷封赏下来了,那不就名正言顺的成了衙门里正儿八经的吏员,成了他们的顶头上司,乃至是县令首肯,有实权能抓在手里的差爷

        整个汲水县城上下数万余口民户,能有实权的吏员差爷都不超过十指之数,现在就有两个日后绝对前途无量的人物,不赶紧抓好机会,等人家发达了还能念着你好

        就在和气且客套的交谈之中,钟谦靬和钟谦靬这两兄弟在县衙算是站稳。

        言语间同样带着客套与和气。

        不过,在开口说话时,身上还有股令人信服的气质流露。

        旁边簇拥着的都是县衙六房里的骨干,不管是文书还是白役,哪怕是帮闲,都算得上精明能干之人,见此情景,心里对这刚刚到来的钟家两兄弟,更是敬畏几分。

        关键还在于之前听到的传言,还有县令老爷对两人的赏识,以及那位捕头卓弩说过相见如故的言辞,包括刚才连县衙里久不管事,却难得亲自出面接待和领着两人熟悉地方的老主薄,都让成了他们心底敬畏的关键因素,从而在气场上就稍稍矮了那么半头。

        钟谦鞍和钟谦靬却还是认真的在说着防旱方略和水利工程及器械房门的要点:“要是衙门安排民夫,那最好先把这几条沟渠连接起来,还有堰塘等等,方便以后…”

        两人滔滔不绝的说着,旁边衙门里的人们都是不住的点头。

        如果钟诚在这。

        或许就会欣慰的笑着:“刚加上的官威就是不错!”这是他的安排!

        自家的两个铁憨憨以前说话办事,顶多比寻常的乡下人好那么点点,比起久经考验的衙门里的老油条,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毕竟说的再多,也没人家实践来的有经验!

        现在来到衙门里,耳濡目染之下,配合安装的各种状态和气质,以及实际说话办事的能力,在衙门里的经验是蹭蹭的快速上涨,别说这些围拢在四周的六房役员们还奉承着两人,就算遇到那些故意找茬的,都能慢慢的找到机会反驳,甚至成长的更快!

        并且在这时候,如果钟诚打开两人的个人属性面板,就会发现他们已经多出了关于进入衙门以后,相关的简单心得和技能——换句话来说,已经初步完成了转职。

        这衙门里的谈论还在继续,对整个汲水县旱情的商议声不绝于耳。

        而在县城内。

        孙老汉则带着钟石头,来到了市集所在的城西。

        作为能沟通南北漕河的县城,汲水县的商业虽说算不得发达,但起码还算热闹,坐在马车上看着两侧的商铺,钟石头都瞪大了眼睛:“这些都是卖东西的吗”

        赶着马车的孙老汉笑笑:“这些的确就是卖东西的铺子,你想买头绳,还得往前面走走!”不过他拐了个弯,找了个空地停下马车:“再往里咱就进不去了,里面人多也挤的很,我把马车停在这,你自个去前头的那个铺子买头绳,我在这等着你可好”

        钟石头顿时兴冲冲的点头:“我这就去!”说着就小心的在口袋里翻出一枚过年时攒的铜板,翻身跳下马车,不等孙老汉提醒小心,就快步朝着那边的铺子冲过去。

        对此孙老汉的脸上带着宽厚的笑:“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毛毛躁躁的!”

        但就在他的身后。

        有个黑影出现在胡同的阴影里:“这孩子”语气有点阴郁。

        同时里面那个人拍拍手,似是发现惊喜般的由衷感慨:“师兄,什么时候,你都有孩子了”那人轻笑着:“真是没有想到,能不能给师妹说说,你什么时候成的亲”

        孙老汉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你怎么会在这”他坐在马车上似是没有任何动作,但那拎着缰绳的手却不知何时握住了他的那把短刀,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忌惮:“朝廷鹰犬追查的那么紧,你还敢出现在县城,若是被发现了,到时候想逃那可就晚了!”

        那阴郁的声音却带着满不在乎:“师兄都不怕,师妹我怎么会怕”那人走出胡同的阴影,竟然是个四十余岁模样的襦裙美妇:“怎么,师兄不和我说说那孩子”

        只是还没等她再往前走,孙老汉的身形直接如大鸟般在马车上扑下来。

        浑身内力爆发。

        竟然似是残影般就出现在那襦裙美妇的身前,手里的短刀都架在那白嫩的脖颈上:“我早已经脱离了天圣教,现在的你,喊我师兄之类的称呼,大可不必!”

        孙老汉没了先前那憨厚和唯唯诺诺的模样,反而带着流浪江湖时的狠辣和果断:“现在和我说说,你怎么找到我的!”说着那短刀就朝着脖颈压了压,寒意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你知道我的性格,如果你说半点假话,那你这辈子都得留在县城了!”

        可面前这美妇却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那成熟的脸上带着些许抚媚,娇羞的笑道:“如何能和师兄一起留在县城那也不错,反正师妹我,同样离开天圣教了呢!”

        这话让孙老汉的眉头微皱:“你也离开天圣教了”

        语气里带着怀疑。

        他忍不住冷哼道:“天圣教被撕的七零八落,不管离开的还是留下的都各怀鬼胎,你现在出现于此,难道就没别的诡计”当初青州府城陷落,天圣教旋即被大军扑灭。

        当时孙老汉还见识到了那些争名夺利的教中人物,大祸临头还在内斗不休:“我信不过你!”他直言直语,对于这个曾经的旧识咬牙道:“不管你来这里做什么,我才是彻底脱离了天圣教,不想再牵扯你们的事情了!”脸色稍稍犹豫,架在这美妇脖颈上的短刀缓缓抽回来:“我有了自个的生活,看在以前同事过的面子上,你走吧,我不杀你!”

        面前的美妇噗哧的露出笑容:“师兄你果然变了呢!”她那双美眸里有些意外:“如果是当初的师兄,不管是遇到谁,如果留有后患,都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呢!”

        孙老汉沉声道:“那本就是掉脑袋的大事,况且你以为我不干杀你”

        美妇轻笑:“我知道师兄会…”

        她轻咬着下唇:“但你不想知道师妹我为什么会来到这吗”潜移默化的将称呼定下来:“师兄,我更想知道以前独来独往的你,会看上哪家的女子…”

        就是话音还没说完,买完头绳的钟石头乐滋滋的回来:“师傅!师傅!我买完回来了!”但刚拐进胡同里,看着自家师傅满脸严肃,和那个穿着朴素襦裙的女子在那面对面的模样,顿时有点纳闷的询问:“师傅,这是咋了,你和这个婶婶…认识吗”

        而听到他的话,那美妇眼前微微亮起,包括那抹了粉色胭脂的翘起的唇角:“好徒儿,我是你师傅老家的师娘,家里那边受了灾,过来打算投靠你师傅呢!”

        孙老汉这时候瞪大了眼睛,隐在袖口里拿着短刀的手都在颤抖。

        ps:大家!大家!大家的推荐票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