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90章.曾经的师妹

第090章.曾经的师妹

        等钟谦鞍和钟谦靬这哥俩,从衙门里出来。

        刚和同僚们客气的告别。

        来到马车前,就看到满脸无奈之色的孙老汉,以及旁边的美妇人。

        当然包括车上大包小包的家什,似是有人在搬家的模样:“这是…怎么了?”钟谦鞍来的有点莫名其妙:“这车上怎么多了这么多东西…还有个女人在车上?!”

        孙老汉对此下车懊恼的作揖道:“东家,这…这是我…”

        可还没说完。

        旁边那坐着的美妇就下车:“东家,我是孙二牛在幽州那边的内人!”

        成熟的脸上带着些许哀愁:“这不老家那边遭灾,没啥指望的了,只能来投奔我家的二牛吃口饭!”说着眼泪都吧嗒吧嗒的下来:“千里迢迢才找过来的呢!”

        这话说着的时候,孙二牛的脸上带着深深的无奈:“就…就是这样…”他憨厚的表示:“不过不用劳烦东家,我在县城还有认识的朋友,就让她住在我那朋友家,平日里接点缝缝补补的活,我再接济接济,就能在汲水县城里生活的不错了!”

        实际上他可不想让这位曾经在小时候,就缠着他的师妹,现在还纠缠着有什么关系——他化身孙二牛,就是打算和曾经彻底割裂,哪还能在乎以前认识的人?

        况且如今他童子功大成,更不能对女色有什么贪恋和眷恋之情!

        只是。

        面前的钟谦鞍皱眉:“在幽州的内人?”感觉有点哪里不对劲!

        语气有些古怪,看着孙老汉那憨厚实诚的面庞,虽说挺硬朗的,但看这个成熟貌美里还带着些许娇媚的内人——下意识的看向别处,他心里有点颤意。

        就是刚刚扭过头去,现旁边的老二钟谦靬同样扭过头来看着自己,两人相互对视,作为兄弟都明白了对方心里的想法,心里更是对孙老汉多了两分怜悯。

        介于这种情绪,钟谦鞍作为东家还是沉着的开口道:“二牛哥何必见外?”看都不看那美妇,反而认真的对孙老汉说道:“就别去朋友家或亲戚家投靠了,带着媳妇回咱靠山村,我专门安排个院子住下,平常也方便照看你,那岂不是更好?”

        这话顿时让那美妇抿着嘴轻笑:“那民妇就多谢东家了!”笑声里那股简单流露出来的媚态更是弥漫,引得旁边的钟石头都多看了两眼,感觉这老阿姨很漂亮。

        然后就被钟谦鞍这个当爹的直接按住脑袋:“无需客气,那咱就回去吧!”

        事情办得都妥当。

        自然该回去,孙老汉这时候也找不到什么否决的借口。

        看了眼旁边抿着嘴对他露出笑容的这个美妇,眼里的无奈更是多了几分:“那就坐稳,咱们去靠山村,好好的过日子,莫要让东家看了咱的笑话,你说好么?”

        这是孙老汉对这个曾经师妹的叮嘱,只是话音刚说出来,让旁边的钟谦鞍和钟谦靬都有点联想:“好了咱就回去吧!”打断了话,示意他们就赶紧走,毕竟有些家长里短的事情,真吵吵起来,他们这两个当东家的还能听墙根,看人家的热闹不成?

        那美妇轻轻笑着点头:“都听你的!”说着她还拍拍车上的大包小包:“这次我都把家当带着了呢,以后只要你待我好,就算这辈子都跟了你又能咋样嘛?”

        孙老汉轻咳着没有应声,只是抬起马鞭赶起了马车:“驾驾驾!”

        没法说。

        有些事还是需要回家以后再做定夺。

        而在马车后面,那美妇的眉宇间带着轻轻的舒心的笑容:“回家?”瞥了眼逐渐远去的汲水县城墙,伸手拄着自己的下巴,似是年轻时那般又看向驾车的背影。

        有些柔情出现在眼眸深处,她看的还是当初那个背着剑的师兄。

        马车颠簸。

        约莫个把时辰,便回到了靠山村的钟家门前。

        这时候看日头应该是刚过了晌午,钟谦鞍和钟谦靬这俩兄弟带着孩子下车,便对赶车的孙老汉叮嘱道:“二牛哥先安顿好家里,等晚上再做定夺如何?”

        钟谦鞍作为族长和正儿八经的东家,说话还是相当在理,孙老汉在车上闷声点着头:“那就多谢东家了!”嘴唇微动,似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最后还是颓然叹气,对旁边的那个美妇道:“还不多谢谢东家?”仿佛真的对自家的婆娘说话的语气。

        这美妇并未对这点大男子主义的语气有什么意见:“多谢东家!”她的脸上带着舒心的笑容:“那…咱回家?”说着这话的时候,还看着孙老汉像是察觉脸色。

        对此孙老汉闷声抖动缰绳:“咱得先把马车还回去!”

        马车离开。

        门口的钟谦鞍和钟谦靬对视:“这二牛哥…”语气都有点微顿。

        还是当大哥的钟谦鞍叹息道:“竟然有如此貌美的媳妇,就是不知道…”说到这语气还是有点肃然:“咱钟家都是憨厚实诚之人,有些事莫要做出来!”

        钟谦靬在旁边认真道:“大哥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他现在待人办事的经验同样有了不低的造诣,有些话还是听的出来的,何况如此明显的话:“咱家不会有人这样做,名声要紧,不过还得给这位二牛哥提醒两句,真得加紧看着家里人点!”

        两人稍稍在门口聊了两句便都是点头,就是钟石头摸摸脑袋:“爹和二叔说的什么?”不等两人说完,就抓着买来的头绳朝着外面跑去:“我先去找连小朵啦!”

        话音还没落下就一溜烟的跑的没了影,度那是比寻常的孩子快多了。

        钟家的这哥俩摇头进门。

        有些事还要和家里人都商量商量,毕竟赶明个还要去点卯。

        意思就是,以后都要去衙门任职上班点名签到,若是有什么态度方面的差池,例如迟到早退之类的,就算有县令和捕头,以及老主簿的赏识,又能咋样?

        他们可不是什么无法无天的衙内,该遵守的规矩还要遵守才行!

        拐角。

        孙老汉驾着马车,在日常居住的院门口停下。

        看着旁边的这个美妇道:“你先提着东西下去吧,左拐第一个便是我的屋子,没锁,你进去坐。”语气微顿,话音里还带了几分威胁:“你别想太多没用的!”

        那美妇师妹提着东西跳下马车去,轻巧的仿佛蝴蝶:“我能想什么有用的呢?”她那双眸子里如水般柔蜜,看的孙老汉心里都多了几分特殊的颤动,这更让她如小女孩般嬉笑:“师兄离开了天圣教那么久,果然变得更像是…像是个正常人了呢!”

        对此孙老汉冷着脸道:“什么叫像个正常人?”冷哼着抖动缰绳,带着马车就朝着之前借用的那人院落处行驶过去,就是脸颊微微烫,心脏都跳动的激烈了几分。

        这是以前他从未出现过的特殊情况,孙老汉心里甚至还有点慌。

        道着谢还完马车。

        孙老汉和往常那样回到长工租住的隔间院门前,脚步却微顿。

        左边最头的隔间就是他平日里住的房屋,狭窄的前提下还有点汗臭味:“我为何回想这些?”轻轻摇头,握紧了袖口里的短刀,又快步朝着屋里走了进去。

        但看着那穿着襦裙的美妇师妹正拿着自己那把视若命根子的军中战刀,脸色顿时微变:“给我放下!”他的言语里带着呵斥和震怒:“谁让你把它给我拿出来的?”就在床旁他特意收拾出来的暗格里,藏着战刀的箱子已经被打开:“太放肆了!”

        那双细嫩的手却并未松开那把军中战刀,成熟的脸上还带了几分疑惑:“师兄这是…多久没磨刀了?”她的手指划过刀刃:“似乎很久…没有杀人了吧?”

        孙老汉脸色更为阴沉:“我说把刀给我放下!”

        离奇的是。

        他现在竟然没有了当初,那把别人动他的战刀,就如同动了他命根子般的愤怒——以前在军营里时,谁敢擅自动他的刀,最好的结果,都是把手给斩断!

        美妇师妹抬头看着他认真说道:“师兄,是不是你把这把战刀从背上解下来,就没有继续杀人了?”语气微顿,神色更是认真:“因为我当初看到了,你离开的时候,就是把自己背上的刀给解下来了,当时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现在果然如此。”

        孙老汉默然的过去直接把自己的战刀给夺回来:“过去多久的事情了还提它做什么?”脸色的冷峻稍显漠然:“说吧,你跟着我,到底想要做什么?”

        正如他说的,曾经过去了的就不想继续掺和,他想换个活法!

        面前。

        这位美妇师妹笑了:“没有想做什么,我一直在找你。”

        她轻轻的坐在那张床上:“你知道的,师兄,我曾经和你见过很多面,从你当初解了战刀的时候我就想跟你走的,但是你没有理我,难道找你还需要理由吗?”

        孙老汉将战刀慢慢的放回箱子里:“那你为什么要找我?”没有抬头看向这个曾经就知道心意的师妹,语气平静:“我现在不想回到以前那样的生活了!”

        美妇却笑着回答:“那我和你都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不行吗?”

        轻轻的摇头。

        她缓缓开口:“我想和你…”只是话音还没说。

        就在门外,钟石头带着呜呜的哭声就冲了进来:“师傅!师傅!师傅!”他嚎啕道:“连小朵要了我的红头绳,还要了小狗子的蜜枣,她怎么能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