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97章.回到阳间

第097章.回到阳间

        那门口的连家随从出来,恭敬的迎接着钟诚两人进去。

        两侧还有纸扎的童男童女当做陪侍。

        “怎么?”

        刚进宅院里的书房,连家三叔祖的声音响起:“现在过来…”

        旁边的隔间里,他那板着脸严肃的苍白面容和微胖的身躯就缓缓飘出来:“钟家的老太爷,可找到龙珠的线索了?”言语间没有避讳什么,带着淡淡的威严。

        那些随从和童男童女,以及连七叔都连忙问安:“三叔祖!”

        钟诚同样如此。

        恭敬的弯腰伸手作揖,脸上满是憨厚:“拜见连家三叔祖!”

        同时还开口认真的汇报道:“小辈钟诚,这段时间和连七叔搜寻整个靠山村,都未能找到龙珠的蛛丝马迹…心中自觉有愧三叔祖嘱托,因此…想去村外看看!”

        这话说的那位三叔祖微微点头:“你倒是有心了!”坐在上首的椅子上,看着钟诚和他旁边的连七叔,眼底带了些许不耐烦和几分委曲求全般的厌恶:“那么你过来…意思是什么?”伸手敲着桌面:“或者说,你这钟家老太爷,缺点什么啊?”

        钟诚那憨厚实诚的脸色却不变,只是声音愈发愧疚:“听闻连七叔说过,外面有孤魂野鬼和厉鬼怨魂,实在不敢轻易出去,只求三叔祖赏赐两件宝物护身!”

        三叔祖顿时呵呵的笑了笑,眼里更带了几分轻蔑:“赏赐两件宝物?”

        他敲着桌面的手指加快。

        语气反而多了个询问的意思:“你知道能庇护你这等新鬼的宝物,在整个汲水县里,都不超过百余之数么?”话音微顿:“其中大半还在大殷的阴司龙庭里?!”

        钟诚顿时惶恐:“三叔祖勿怪…小辈真得…真得不知如此珍贵…”

        只是面前。

        这连家三叔祖嘴角微翘:“你个乡下农夫知道才有鬼了!”

        当然这是心里话,脸上依旧带着那淡淡的威严之色:“不过念在你为我们连家做事,我这三叔祖怎么可能还不能给你点自保的好东西呢?”语气微顿。

        他接着在怀里掏出了条桃木尺:“这是我连家老祖曾经用过的打鬼尺,未有残破前可是修士用的法器,现在虽说残破些许,威能百不存一,但寻常孤魂野鬼亦不敢靠近,保你二人在村外行走,已经是无碍!”说着就将这打鬼尺扔给了钟诚。

        滴溜溜漂浮着更像是滑过来,让钟诚下意识的握住,却有股灼热在手心爆发:“疼疼疼…”还没等他惨嚎出声,那股灼热就继而隐没在了尺子里。

        因为面前的那连家三叔祖捏了个法决淡淡开口:“住!”

        “住?”

        钟诚似是十分惊愕,又是震惊的看着他。

        这三叔祖淡淡的点头笑道:“这是我连家之宝物,你这等外人怎么能随意取用?”但还是点了点钟诚:“你只需要如此这般,这般,这法决才能用!”

        声音轻微只有钟诚能听得到,显然不想让别人知晓如何操纵这尺子。

        就是旁边的连七叔。

        随着耳中听到的怪异语句记下,钟诚连忙低头:“多谢三叔祖!”

        拿着手里那节温顺的尺子,憨厚实诚的脸上更是带着感激的模样:“有三叔祖的法宝在手,如此一来,村外的那些孤魂野鬼,就没办法伤到我俩了!”

        那三叔祖却淡淡的提醒:“别真以为这法宝就能护住你俩周全,光在靠山村外活动活动就好!”语气微顿,言语里也带了几分忌惮:“千万别去途角山那边,数十年那边来了批造反的鬼兵鬼将,占据了深山成了营寨,连大殷龙庭都一时半会奈何不了他们,更别说你们这些刚刚下来,连修炼都不懂怎么修炼的小鬼了!”

        钟诚听了顿时大惊:“造反的鬼兵鬼将?”咽了口唾沫:“莫非就是当初…那个青州反王…下来的那些兵将们吗?”毕竟当初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哪能不清楚?

        这三叔祖也没遮掩的意思:“就是那群东西,否则我们连家还能守在这?”

        言语里带着不满。

        话里更是有种愤恨之色:“还不是让我们连家,在这驻守,压着那批鬼兵鬼将,没办法席卷这青州地界?”但说着的时候还是叮嘱:“当然这事和你没关系,你这个钟家的小辈听好,只要找到龙珠的线索,直接汇报给我,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他可清楚的知道,只要找到龙珠就能切断那些鬼兵鬼将的气运,到时候不管是龙庭的征讨神军过来,还是祖龙的旨意册封,都有他这个呈献龙珠之人的大好处!

        稍微在指头缝隙里露出点来,不还是能让这钟家的小辈感激涕零?

        没继续多聊。

        钟诚见这位三叔祖的敷衍,就连忙告辞。

        拉着连七叔离开了这座连家祖宅,憨厚的脸上还带着几分兴奋之色:“连七叔,这三叔祖还真是好啊,这么好的法宝就送给咱俩了!”当然具体如何他心里门清。

        可旁边被他拽着的连七叔缓缓站定脚步,满是苦楚的脸上带着些许难色:“诚哥儿,听叔句劝,咱别替连家卖命了行吗?”干瘦的胳膊拉住钟诚:“你也听见了,外面哪里是什么安全的地界,那些造反的鬼兵鬼将,真遇上了,咱俩还有的活么?”

        嗓音里出现些许沙哑:“我这老鬼魂飞魄散也就罢了,可诚哥儿你这么实诚的人,真要是被那些鬼兵鬼将给抓住了,那这世道才是真的冤枉,冤枉啊!”

        这时候钟诚也仿佛听出什么来:“连七叔怎么…如此说话?”

        两人拐进昏暗的巷道。

        没有别鬼跟随,灰蒙蒙的雾气里只有他们两人。

        而连七叔这时候也抱着脑袋蹲下去,似是非常懊恼:“当时诚哥儿你答应了三叔祖替他找龙珠的事情,转眼那位三叔祖就找人,让我在背地后里监视你呢!”

        如此全盘托出:“生怕你拿了那龙珠,去县城或其他连家老祖那里换功劳!”连七叔的脸上带着苦楚和自嘲:“那三叔祖还说,只要把你看住了,每月我也能领些香火,但我寻思着,谁亲近谁生疏,我这活了五六十岁的老东西还不清楚?”

        他抬头认真的看着钟诚:“诚哥儿啊,叔真的不想你去拿着命去卖,给人家换功劳,真的没必要这么勤恳,我这个连家人都这么说了,你还不清楚啥事吗?!”

        弥漫的灰雾里,钟诚的脸色都有些看不清:“…这样吗?”

        语气低沉。

        只是钟诚似是不信般扭头的时候,眼里非常平静:“连七叔不必自责!”因为他在心里早已经就猜出了结果,那位连家的三叔祖,怎么可能对他如此放心?

        这可是关乎未来前途的重要机缘,谁愿意轻轻松松的就完全放手?

        缓缓叹气。

        钟诚还是伸手搀扶起连七叔:“能和我这样说的明白,连七叔能是坏人?”

        他认真的对面前这个困苦又实诚的庄稼人点头道:“咱从生前就认识,都知道咱们是本分的那种人,既然答应了三叔祖,那咱就得给他办事,哪有太多想法?”

        不等连七叔有些急切的反驳,钟诚还笑笑道:“况且这财主家不都这样,你给人家去地里干活,若没有亲近人在旁边看着点,真把人家地里的庄稼给拾掇坏了,那能像话吗?”说着还举起手里的尺子:“何况三叔祖还给了这么珍贵的法宝!”

        见他这副模样,连七叔最终还是满脸苦楚的点头:“诚哥儿你还是和以前那样实诚,你的话我没啥说的,你去哪我也去哪给你打下手,但你千万可想好!”

        钟诚顿时笑着点头:“哪能不想好?”他心里想的可真的多着呢!

        没办法说而已。

        估算着时间,还是对这位连七叔道:“既然外面危险,那我最近就花费点香火,去问问村里的那些老人家,问问出村以后,有啥值得注意点的地方没有!”

        关键还是时间快到了,下来阴间的十来个时辰就等于阳间的十来天,那耗费的阴德值消失,较为机灵的25岁灵魂的意识就会重新回去,只有这56岁的本土憨厚实诚的老钟诚,他可不放心出村,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到时候可别让自己欲哭无泪!

        谁知道这老钟诚魂飞魄散以后,他这25岁的灵魂意识会咋样:“还是不能冒险,先伪装着问问那些老鬼,熟悉熟悉外面的环境再说!”反正也不是花自己香火。

        那位三叔祖给的香火虽说不算太多,但比寻常小鬼能得到的是多得多。

        况且钟诚自己也有不少。

        先把阴间的基本盘给固定下来,再去外面探寻,无疑要好很多。

        安抚完这个连七叔,钟诚就开始了自己的行动,当然口碑和名声还是要先放出去,给被人留下个宽厚的印象,总比那些什么骄狂和目中无人,来的要方便。

        这些老钟诚就能办,而且真办起来,要比他还要实诚还要好。

        “毕竟真正的老实人对吧?”

        回到阳世。

        钟诚扭头看着院落里忙碌的众人,微微皱眉:“这咋回事?”院落里竟然多了四五个钟家人,还有里长连根叔和耆老连大爷,这时候都在旁边站着。

        似乎是钟家人和钟家人,自己对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