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101章.定下

第101章.定下

        不接上文。

        就在钟家院落里,老大钟谦鞍和老二钟谦靬刚进门。

        看着家里众人。

        从县衙里锻炼出来的察言观色,顿时发觉不对劲:“咋了?”

        老大钟谦鞍直接扭头看向旁边还满脸郑重的老三钟谦鞱:“怎么家里都和魔怔了似的?”同时走过去,来到当娘的钟彭氏面前:“家里这是出啥事了吗?”

        钟谦靬同样看着自家婆娘:“这咋回事了都在这抱着孩子站着?”

        脸上都带着异样的神色。

        还有那种似笑非笑,压抑中又带着惊喜,诡异的样子!

        两人进门就仿佛没认出来,只有看着坐在上首的当娘的钟彭氏,才心里打着哆嗦开口:“别吓我们啊?”毕竟刚到家,啥事也不知道,家里还能出了意外?

        不过这钟家众人顿时都回过神来:“没事!没事!没事!”

        老三都连连摆手。

        同时。

        还喜滋滋的看向钟彭氏:“那这事,还是让娘说吧?”那应该说是上门的好事!

        人家白送来的田亩,能不叫好事?

        钟彭氏详细的开口给两人说了说,从事情的经过到自己的顾虑,以及靠山村连家人的看法,都明明白白的分析了一遍,着实是让钟谦鞍和钟谦靬目瞪口呆。

        这刚回来了,啥事还不清楚,就发现自己家里真发生了好事?

        50亩水浇地!

        100亩旱田!

        沟渠和堰塘以及水井,还有水车和龙骨车等水利器械都全!

        然后才卖500两银子,其中还有需要他们帮忙,在汲水县衙门里开个到府城的路引,和证明这家人没什么作案的嫌疑,出具身份之类的证明,那就算定了!

        别人看来或许最重要的,就是路引和文书。

        可是。

        他们这两个,在衙门里最近那是相当火红的人物,还顾忌什么?

        只要说句话出来,和那些同僚们互相串联串联,路引和文书就能在老主薄那给拍板定下来,外加盖个汲水县衙门的官印,前后都无需半日的功夫就能办妥!

        而且这事还不担什么责任,毕竟搬家的事也没法调查。

        到了府城。

        想要落户和定居,自然有他们那边的保人担保,和他们有啥关系?

        钟谦鞍轻轻的点头道:“这是好事!”同时在心里还细细的盘算了两圈,心里同样有了主意:“这事既然找到的是咱家,那肯定就说明,人家看得起咱们家!”

        反正这田亩怎么都不愁卖,人家能找钟家来议价,足以说明诚意。

        买卖公道自在人心。

        不管靠山村里的那些连家人怎么想,这田亩,他们的确应该拿下来。

        正如之前里长连根叔和耆老连大爷说的那样,就算他们钟家不拿,那卖给别人家或县城里那些土财主们,同样是卖,到时候被人家作威作福,可就不美了!

        现在卖给他们钟家,到时候谁家有难,莫非还不能接济一二么?

        于是就这么算定了!

        众人心里都算是松了口气,满意的很。

        只是钱财方面,钟彭氏还暗中喊了钟谦鞍过去:“老大,这里我得和你交个底!”语气有点郑重:“咱家的银子可不算很多,500两是肯定没有的!”

        就算汲水县城里,能一口气拿出500两银子的,都没有多少家。

        现在。

        钟彭氏交代了实际的底子:“咱家能拿250两!”

        这对比500两银子还差了一半,钟谦鞍作为族长和家里的老大,自然明白:“实在不行我想想办法!”若是凭借目前的身份,倒是还能找别人借点。

        进了县衙以后,和那认得大哥捕头卓弩吃了数次酒,心里对这位认得便宜大哥已经有了数:“或许能找他借点!”还有其他相熟相识的亲戚们,都互相凑点,250两银子虽然的确很多,但多找点亲戚朋友,凑出来的话,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关键还是现在的钟家,名声在外面摆着,还有差身,外加捯饬的水利工程和水利器械等等活人无数,谁能相信现在的钟家会坑没拐骗之类的龌蹉事?

        既然家里有事需要银子,三五两的借出去,害怕人家不还?

        便是如此的想法。

        钟家自己就安稳了不少,毕竟银子怎么借都能借来。

        全家热热闹闹的吃了点粗茶淡饭,各自就都回屋睡去,十来天没见面,好歹有了个休沐的机会,怎么能不好好地说些相思之苦,以及近日发生的什么趣事?

        老二钟谦靬在逗弄着自己的幼子,以及刚3岁多的大闺女。

        至于老大。

        更是甩了钟石头的屁股蛋一巴掌,就赶出了门去。

        然后钟谦鞍就趴在媳妇的肚皮上嘿嘿的笑着:“咱不多求,再来个小子,或者再来个闺女,都行!”反正自家的大儿子钟石头就是个小子,来个啥都没关系!

        哪怕来两个闺女,那都是儿女双全,以后的贴身小棉袄!

        晚上过去。

        带着些许相思的呜咽,然后鱼白泛上天边。

        随着家里和村里的公鸡昂首挺胸开始打鸣,鱼白渐大,乡下的天色很快就亮堂起来,等吃完早饭,桌子刚刚收拾好,钟家的大门就被人轻轻的叩响。

        外面那富态的中年人喊道:“钟家婶娘,钟家兄弟,可在啊?”

        喊着的时候也进了院子。

        钟谦鞍昨晚没敢太过劳累,扭了扭腰就出了房门:“在在!”

        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不过那在衙门里锻炼出来的经验,还有身上自带的那股不亢不卑,以及些许弥漫着的淡淡官威,还是有种特殊的气质,让人心中敬畏。

        就算进来的那位连家主脉,如今准备搬迁到府城的富态中年人都稍稍矮了半头那样:“这么早就来打扰钟家兄弟,真是我这个当哥哥的不是!”他明显年岁要稍稍大了几分,还是对钟谦鞍语气拉了几分亲近的意思:“不知道家里可曾说了?”

        钟谦鞍将他领进门来,在院落里摆放的桌椅上坐下:“自然是说了,这事,我们钟家还是要多谢您这位连家的老哥哥才是!”语气同样带着几分亲近的意思。

        人都是互相给脸面,或者简单点来理解,那就是俗话说的商业互吹。

        聊了聊。

        本来就是郎有情妾有意的,喝着茶就把事情给定了下来。

        不过钟谦鞍还是作揖实话实说:“老哥哥还需要等我数日,这500两银子实在多些,您看我这三五日先去找人凑凑,等备齐了再去老哥哥家,您看如何?”

        富态中年人笑着摆手:“鞍哥儿无需这么客气,到时候备齐了银亮,直接在我家签了田契和保单,您再给我路引和文书,这就算成了,如何?”还有这保人需要慎重,他额外提醒道:“我还想请鞍哥儿,找个衙门里,位高权重的老爷过来,如何?”

        怎么说都是500两银子的生意,这钟谦鞍当然明白:“这点老哥哥放心,到时候定然会安排的稳妥明白,不然我们钟家以后,哪里还有脸和连家的人说半句话?”

        只是这富态中年人无所谓的摆摆手:“鞍哥儿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钟谦鞍微愣:“何话?”

        这人轻轻伸手点着门外:“这亲戚也分三六九等,您也应该明白!”

        他说的直白:“你不行的时候,那也没有多少亲戚和乡党,等你行的时候,那些亲戚们就来了!”嘴角带了些嘲讽:“别人都说我没人情味,但他们的意思呢?”

        看着钟谦鞍有些惊讶的样子,他没掩饰:“每日来我家借粮借钱的不少,还的时候又白般拖延,能有好名声的没几个!”他说到这也是起身:“我连某人不喜欢和穷酸打交道,就是因为这些穷酸亲戚不知道感恩,话就到这,就静候鞍哥儿佳音了!”

        礼送这人离开家门,旁边的老二钟谦靬和老三钟谦鞱都走过来,脸上带着奚落:“你看这人说的好听,不就是自己有钱了,看不起别人,瞧不起别人吗?”

        钟彭氏这时候也从屋里走出来:“好了,在这说什么呢?”

        有些话在晚上自己说就罢了。

        现在,还是都安安分分的该忙啥就忙啥,该歇息就歇息来的好!

        包括家里现在需要的银两,都需要抓紧去外面借款,因此钟谦鞍又喊来了石头:“快去找你二牛叔,让他借来马车,这次咱得多跑两家,快点!”

        钟石头原本还打算出门玩耍,听到这话也只能闷着脸点头:“知道了!”

        就快步朝着孙老汉那边走去。

        而院落里。

        单独漂浮在半空的钟诚,眼前视网膜上却弹出对话框。

        【叮!恭喜!您的事件任务完成!】

        【叮!您获得任务奖励!】

        【叮!目前任务进度:3轮!】

        【叮!后续任务生效——人情冷暖!】

        “这就算完成了?”

        钟诚的脸色颇有些惊讶:“这来的…有点突兀啊!”

        他没想到,之前的第三轮任务‘小有薄名’竟然这就算完成:“明明还什么都没有做啊?”眉头还紧紧皱着:“不对劲不对劲!”现在任务完成的太轻松了!

        仔细想来这小有薄名的意思,就是在当地有了稍稍的名声。

        “名声的确有了…”

        “事情…”

        “就是这事件任务没出多大…”

        “等等!”

        钟诚还在思索,顿时想到了现在这场田亩买卖。

        心里多了些许思量:“莫非原因就在这?”这连家人想要走,贱卖了田亩,若是靠山村里其他的连家人出声反对,怕是就要对钟家的名声,造成不小得影响!

        毕竟借着手头的权利和旱灾来廉价套取田亩,怎么看都不是那么个回事!

        钟诚屏住呼吸:“这得从长记忆!”

        PS:地府章节会减少的,大家不喜欢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