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104章.封赏之前

第104章.封赏之前

        事已至此,都成了老祖宗,还能咋办?

        钟诚看的透彻。

        现在,还是该怎么保佑家族,就怎么保佑家族吧!

        看着重新恢复寂静,但却暗潮涌动的靠山村,他主动飘到家门口,瞅着来往路过的大姑娘小媳妇的,以及三四十岁的老娘们之类的路过妇女,到底在嘀咕什么!

        有些时候这些女人的嘴里,说出来的话那可是千奇百怪!

        而且。

        还最能够反应,现在钟家在靠山村里的口碑如何。

        钟家在的地方刚好就在村口,每次有谁路过都要稍微嘀咕两声,他这位没真正形体的祖宗,蹲在墙角悄默的听着那些妇女们说些什么话,当然轻松的很。

        就是听着听着,摸着下巴上的胡茬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坏话到是没有。

        反而还有不少大姑娘小媳妇的,再提着他当初的事。

        说些什么,当时就看着这小子机灵,或是当时差点就结了亲,要不就是什么夜黑风高苞米地差点就出现什么意外,乃至是心里有点特殊的想法没敢说出来。

        钟诚想到这里都忍不住仰天长叹:“我都死球了你们说这些有毛用?”

        当初他可是娶不着媳妇的那个啊!

        来往几天。

        蹲在门口的钟诚就乖乖回了祠堂,没啥有营养的消息。

        眼瞅这旁边钟彭氏拄着拐杖,还颤颤巍巍的给泉井旁边的那棵金桃树浇着水,眼里愈发无奈:“还是要说,最有眼光的,是我这个媳妇!”脸上也带了几分可惜。

        活着的时候没给她多少好日子,死了还要让她承担着点家里的情况。

        自家的孩子毕竟都是些铁憨憨。

        真有啥事,拍板决定,或是拿主意的,都是这个当家的娘亲。

        不过眼见就要月底,等到第二个月能量结算下来,看看系统商城里的道具还有什么好东西,如果能刷新出来什么能增加寿命的,就要直接给钟彭氏给安上。

        他在阴间混的还不咋地,自家婆娘下去了也是继续跟着他吃苦。

        钟诚能忍?

        想到这里,脸上更是多了几分愁容:“就是这龙珠到底咋办?!”

        拿不到龙珠,没办法薅羊毛,肯定没办法在阴间有什么机会出头——况且还有连家的老祖在那压着,连家的三叔祖又有自己的想法,情况比现在更复杂!

        阳间的这些连家人,基本都对他认可,底下的那些却不一样。

        人家死了三五六七八十年了。

        谁在乎你?

        刚死的还没一两年,那就是刚到阴间的小鬼,地位差的很!

        何况,在阴间的外面还有孤魂野鬼游荡,当时若不是那把尺子带来的威慑力,以及百年柳珠作为底牌,他钟诚估计,就要被那些畸形的野鬼,留在那了!

        正在苦着脸思索间,院落外,里长连根却兴冲冲的跨过门槛进了家里:“钟家的老姐姐,可在家呢?”家里当然有人,脸上的喜色更甚:“快出来快出来啊,这下可算是来了好事了!”手里还挥着个告示:“从汲水县衙门那边,传下来的呢!”

        这话吸引着屋里的钟家众人都出来,包括还在祠堂里待着的钟诚,还有老三钟谦鞱脸色好奇的率先开口问道:“连根叔,咋回事,这么高兴呢啊?”

        里长连根叔笑道:“还不是水渠和水车啥的都建造好了?”

        说着还过来。

        把手里的告示放在桌上,还对旁边拄着拐杖走过来的钟彭氏报喜:“老姐姐,人家说这上面,写了靠山村的钟家两兄弟治旱有功,朝廷要进行嘉奖呢!”

        钟彭氏在旁边笑着道:“什么我们钟家的那两个小兔崽子有功?”语气也带了几分自得,却还是认真的摆手道:“这些都是县令老爷安排的,我们家那俩兔崽子,就是按照衙门里的吩咐来做事,到最后成了我们家的功劳,这不是和人家抢吗?”

        连根叔却笑着道:“老姐姐别谦让了,这次还真是你们钟家的功劳,据说是府城那边下来的嘉奖,咱们汲水县闹了这么大的旱灾,都没多大事,京城都惊动了!”

        两侧凑过来的钟家妯娌都倒吸了口凉气:“京城都惊动了?”

        京城。

        那可是皇上住的地方,他们汲水县这等偏远小县,能比得了?

        钟彭氏接过告示,粗糙的纸面上用这个世界的文字写着关键的话语,她轻轻念着:“滋靠山村钟谦鞍钟谦靬两兄弟,治旱有功,朝廷封赏其恩泽!?”

        带着皱纹的脸上不由自主的带起灿烂的笑容:“这还真的有啊?”

        连根叔顿时拍着大腿:“老姐姐你说的啥话?”

        同时作揖。

        很是感慨的说道:“这次,钟家算是发达了,连封赏都发的告示,咱汲水县的辖区内都知道这些,只要有水渠和水车的村社,哪个不得念叨钟家人的好?”

        他们汲水县闹旱灾最厉害,反而靠着水车和水渠堰塘等等,造成的影响最小,据说旁边的几个县城村社,都有闹腾起灾民来了,如果不是靠着当初造反的余威还在,又有及时的开仓放粮,不敢轻易地闹出什么事来,怕是真的要乌纱帽都要难保!

        现在进行对比,整个汲水县犹如鹤立鸡群,别说府城那边,就算京城都对这场处理的结果相当满意,能不给汲水县些好处,还有那些出谋划策的乡民封赏?

        整个钟家都喜气洋洋起来,包括在旁边别人看不见的钟诚。

        这朝廷封赏再怎么说还能有差的?

        不过。

        钟家这边高兴,在县衙那边,气氛却沉闷了不少。

        就在楚源安的书房内,那位茂通散人,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阁老可曾经和你说过了?”轻轻的用茶盏撇着浮沫:“旱灾那事算定了,剩下的让我来可好?”

        这位汲水县令没有开口说什么话,在旁边的侧门里卓弩却推开进来:“县令老爷,这次在乡下发现了几个道士,我怀疑和天圣教余孽有关,您看怎么处理?”刚说完才仿佛发现了有个道士坐着:“怎么这里还有个驴鼻子…这不是茂通道长吗?”

        那茂通散人脸色阴沉,连理都没理进来的卓弩:“如此重要的事情,楚源安,你莫非还想和外人联手?”他的语气很不客气:“别忘了这天下还是谁的天下!”

        只是楚源安抬了抬眼皮:“这等话不是我这种七品官能说的!”

        翻看着文册。

        语气平静:“再者说,卓弩也不是外人!”嘴角微翘:“若真的要搜寻汲水县内,还少不了这个捕头带路,毕竟在这辖区内的各个地方,他最是熟络。”

        但茂通散人忍不住咬牙道:“这位卓公子可是青州将门出身,当初还在东宫那边当过仆射,现在进了你这汲水县城当了个小小的捕头,连官身都算不上,你以为为什么啊?”拳头紧握:“你别忘了,谁提拔的你,谁教导的你,都是阁老!”

        楚源安没有丝毫动怒:“那是恩师的教导,我时刻铭记于心。”然后看着卓弩:“你说抓了点驴鼻子道士,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言语里带了几分讥讽。

        卓弩耸耸肩道:“就在门外面,让他们拿度牒,还挺狂的。”

        “嘭——”

        茂通散人拍着桌子站起来:“卓弩!别以为你爹是青州将军你就能在这撒野!”他的脸色阴晴不定:“这次可是当朝阁老,派我们过来,你凭什么敢抓我的道友?”

        他已经出离的愤怒:“还有你楚源安,我们玉泉观培养了你的恩师,当朝阁老,有因有果,源头还在我们这边,别以为你真的能和卓弩这帮人合伙,仔细想想,现在究竟是谁在背后挺着你,连上奏的文册都特意披红,给你呈现给皇上的!”

        这话说完,当即就扭头离开这间书房,怀里揣着刚刚送过来的阁老玉佩,他自然就等于有了某些权力——起码在这汲水县城,楚源安的县内,畅通无阻!

        等他来到县衙门口,之前跟着他的三五个道士,就被捕快放出来。

        “没事别聚在衙门门口!”

        “否则让你们尝尝爷爷这老拳的厉害!”

        那些捕快骂骂咧咧,看着这些脸上不服的道士,一个个还横眉竖脸。

        在拳脚功夫上,出身行伍的捕快们可没怕过谁,让这三五个道士下意识的低下头,就和夹着尾巴走了那般,没敢继续说话,来到了茂通散人旁边。

        “走吧!”茂通散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脸色阴沉的看着县衙,想着接到的旨意,还是沉声吩咐道:“先找龙珠为重,其他的都先忍忍!”同时想到什么那般道:“对了,我记得来的时候,天师首席曾经说起过,这边有个村落,曾经和钦天监有关,今天我们就过去问问,别到时候,自家人忘了自家人,让别人看了笑话!”

        “都听道兄的!”这些道士现在身上还疼,虽说脸上没看出来,但走路都一瘸一拐:“但是等最后完事了,这汲水县上下,真要好好的让阁老,参他们一本!”

        “知道了!”只是茂通散人冷哼,眼里多了几分轻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