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房分你一半在线阅读 - 第119章 我可能有点脸欠打?

第119章 我可能有点脸欠打?

        秦楠在听到“不要”这两个字时,深吸了一口气,刚想喷秦孑“那你要哪样?”

        结果这口气还没吸完,就被秦孑又开口的“舍不得”憋在了喉咙处,险些没卡死自己。

        好一会儿,秦楠气顺了,但脾气又上来了:“你在我面前骚个什么劲儿啊,你有本事去你小前女朋友的面前骚!把你的小前女友的前字给去了!”

        “好好给你想的办法,你爱要用不用,我还嫌弃耍手腕没道德,怕自己午夜梦回心底不安,正好我现在可以美滋滋的去找你姑父睡觉了,你就一个人回家吧!”

        说完,秦楠啪嚓将电话挂了。

        秦孑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忙音,有点无语的心说,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怎么又被喷了?喷就喷了,还莫名其妙被他姑秀了一脸恩爱?

        再一想到小姑娘拒了他姑的剧,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其实他姑不说,他也知道小姑娘大概是因为他的缘故,他之所以说小姑娘有别的打算,替自己找个面子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原因也是想在他姑面前帮她说句话。

        他姑说的那个方法,其实挺没意思的。

        他给她介绍戏,是他自愿的,她不接受,他也没立场责怪她。

        明明是心甘情愿的事,何必闹成迫不得已的局面。

        真的挺没意思的。

        喜欢就好好待着,不喜欢也犯不着搞这些弯弯绕绕。

        按照他姑的说法,折腾来折腾去,折腾到最后,小姑娘不高兴了,心疼的还是他自个儿。

        他脑子被驴踢了,才会这么想不开的跟自己过不去。

        秦孑心头的那抹沉闷,就这么散了。

        他刚准备踩油门,就想到了副驾驶座的快递,心情顿时更好了。

        小姑娘寄给他的签名照……

        等不及回家慢慢拆的秦孑,当场就拿着车钥匙,将快递三下五除二的拆了。

        一个粉色正方形的盒子,撞入了他的眼底。

        呦,小姑娘还是那么精致,一个签名照都包装的这么可爱。

        秦孑扬了扬唇角,掀开了盒子,然后在看到里面一套烟粉色的内衣时,脸当场绿了。

        …

        回家后的陈恩赐,换了套舒服的家居服,就打开电脑,开始查有关医疗+ai方面的资料。

        网上众说纷纭,陈恩赐这一看就看了三个小时,直到夜幕降临,她才揉了揉长期对着电脑泛酸的脖颈,合上了电脑屏幕。

        ……对不起,她看了这么久,还是一脸懵,那些资料,每个字她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就像是一份天书,连标点符号她都觉得是陌生的。

        陈恩赐喝了一杯水,吃了些热量低的东西当晚餐,然后就开始看剧本。

        剧本看得出来是下了功夫的,故事很容易懂,但是了解太少,陈恩赐没办法体会到剧本真正要表达的深意。

        就算是她演技再好,若是不能入戏,那也是演不出灵魂的,去试镜也是被pass的结局。

        陈恩赐放下看了两个小时、也没看出什么结果的剧本,倒了一杯红酒,窝在阳台上,盯着窗外的万千灯火泛起了愁。

        喝了小半杯酒后,陈恩赐拿起手机,从林染的聊天记录里,翻出了秦孑的采访视频。

        “只有全民健康,才有全民小康…………我想为中国健康尽绵薄之力。”

        那段视频,被她播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杯中酒尽数入了腹,她才退出视频,看向了林染那天发给她的那些话。

        “当初我们问他,梦想是什么,他说梦想是健康中国……他一直都在这条路上,未曾放弃过。”

        七年,他们用七年的时间走到今天……这七年里,他们一直都在做着有意义的事。而她呢?

        陈恩赐又倒了一杯酒,她灌了大半杯后,再次点了秦孑的那个采访视频。

        “……我想为中国健康尽绵薄之力。”

        陈恩赐“啪”的放下了酒杯,拿起手机,点开了通讯录。

        她认识的人里,只有秦孑在医疗+ai上是最专业的。

        虽然她前段时间刚跟他发了消息说,“以后的事就不劳您操心了”;虽然昨晚上,她刚跟他说,“我可不想为了还你风衣,再见你一面”;虽然面子是很重要啦……但是,能帮她的,真的只有他了。

        陈恩赐在面子和《生命》之间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选择当个能屈能伸的陈爷。

        万一秦孑不答应她怎么办?

        她没问过,怎么会知道秦孑不答应?

        能屈能伸的陈爷,对着手机屏幕挣扎了三分钟,然后点下了“秦家狗渣”这四个字,将电话拨了出去。

        “嘟——”

        “嘟——”

        “嘟——”

        电话响了好几声,都没人接听。

        随着时间的流逝,能屈能伸的陈爷有点开始打退堂鼓了。

        就在她寻思着,要不就当成不小心拨错了电话,挂断算了,电话被接通了。

        秦孑清淡的声音,透过听筒,钻进了陈恩赐的耳中:“打错电话了?”

        狗男人怎么知道她想过这个借口?

        呵呵,他猜中了,她偏不让他猜中!

        陈恩赐想着,就脱口而出了一句:“没。”

        秦孑不知是意外还是在忙别的,顿了一小会儿,才出了声:“有事?”

        没等陈恩赐说话,他又补了句:“刚去洗澡了,没听到电话响。”

        她又没问他为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陈恩赐“哦”了一声,没了后续。

        秦孑等了会儿,又开口:“说吧,什么事?”

        还没想好怎么对着秦孑开口求助的陈恩赐,被他这么一催,心底愈发的急了,导致大脑也变的有些迟钝,她张了张口,又张了张口,然后憋出了一句:“我……可能有点脸欠打?”

        秦孑:“……说人话。”

        陈恩赐好想怼句,我怎么就没说人话了。

        但想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便深吸了一口气,“就是觉得刚刚气氛有点尴尬,开个玩笑,缓和下。”

        秦孑:“缓和完了吗?”

        陈恩赐语气不确定:“算是缓和完了吧。”

        秦孑:“……那你继续缓和会儿?”

        陈恩赐:“那倒不用了。”

        陈恩赐抠了抠鼻尖,尽量保持着自己语气的高傲,又开口说:“我……就是想跟你处个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