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极品医婿在线阅读 - 第54章 缺的是人心

第54章 缺的是人心

        挂断电话后,方夜长舒了一口气,回到楼下正要睡会午觉,却发现门口蹲着位五十多岁的清洁工,她正从袋子里掏出一个馒头大口吃了起来。

        外面太阳正烈,热浪一阵一阵的,方夜于心不忍,正要出去,却发现老人已经拿着水杯走进了隔壁大门。

        隔壁是一家美容院,老板娘三十多岁,长得还算不错,不过说话尖酸刻薄,经常辱骂员工,方夜从来没与她打过交道。

        据黄烸打听到的小道消息,她其实是某位港商的小四,年老色衰后被冷落了,干脆嫁了个本地混混,拿十年青春换来的钱开了这家美容院,之前生意一直不好,后来小方医馆开业,人流大增,所以生意也被带旺了不少。

        “你怎么进来了?”

        前台小姐看到老人后顿时厌恶地皱起了眉头,“快出去,万一被老板娘看见,我会挨骂的!”

        “姑娘,我水喝光了,这馒头实在咽不下去,能不能让我装一杯水?”

        老人满脸堆笑地指了指前台旁边的饮水机。

        “那可不行,你这鞋子这么邋遢,万一弄脏了地板怎么办?”

        前台小姐不为所动。

        “那你能不能帮我装一杯?”

        老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恳求道。

        “出去出去,又脏又臭,简直是在污染空气!”

        前台小姐再也忍不住了,从椅子后面拿起一把扫帚,“再不出去,我就要赶人了!”

        “姑娘,你就可怜……”话音未落,扫帚已经当头拍下,眼看就要落到老人头上,一小块黄泥突然从外面飞了进来,不偏不倚地砸到了扫帚棍上,顿时爆成一片粉末。

        前台小姐感觉到手上传来一股大力,紧握的扫帚顿时一歪,正好打到了旁边的柜台,一个鱼缸摔到地上砸得稀烂。

        “什么事这么吵?”

        正在午休的老板娘终于下楼来了,看到散落一地扑棱尾巴的风水鱼后,她的怒火彻底被引爆了。

        “我的鱼啊,这特么是谁干的?”

        “老……老板娘,不是我!”

        前台小姐畏畏缩缩地指了指老人,“她闯进来要水喝,所以我才用扫帚赶她,谁知道……”“老东西,这里是你进来的地方吗?”

        老板娘劈头盖脸地骂道,“这几条风水鱼可是我好不容易从易大师那求回来的,一条一千块,加上鱼缸一共八千,快赔钱!”

        老人顿时惊呆了,她哆哆嗦嗦地正要说话,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是我做的。”

        “嗯?”

        老板娘扭头一看,门外站着一个穿着白大掛的年轻人,正是方夜。

        “大妈,你去我医馆里坐会吧,那有热水,我再让人给你下碗面条。”

        方夜上前扶住了老人。

        “哎!别想跑啊,信不信我报幺幺零抓你们!”

        老板娘气急败坏地喊道。

        “我看你这缺的不是风水,缺的是人心!”

        方夜冷冷地扫了她们一眼,“我是小方医馆的老板,有什么冲我来就是了,几条破鱼想要赔八千,你猜警察会不会把你当成敲诈勒索呢?”

        “你!”

        老板娘气得浑身发抖,“好,你给我等着,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

        今天要是不赔钱,老娘叫人拆了你的医馆!”

        “随你便,希望你的本事跟口气一样大。”

        “小王八蛋,有你哭的时候!”

        老板娘一扭屁股,气冲冲地回楼上打电话去了。

        “喂,老公,你现在在哪?”

        “跟朋友打麻将呢,什么事?”

        “你还打个屁麻将啊,我店里的风水鱼都被人给砸了!”

        “谁这么大胆?

        老婆你等着,我打完这一圈马上带兄弟们过去!”

        “打你妹的一圈,10分钟内你要不出现,以后就别管我要钱!”

        “好好好!马上到!”

        回到医馆,方夜让黄小丽给老人下碗面条。

        “不用这么麻烦,中午还剩了不少饭菜呢,热一热就行!”

        黄小丽急忙跑上楼去了。

        乔洛溪给老人倒了杯温水:“大妈,先喝口水。”

        “哎,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老人有些担忧地说道,“那老板娘刚才好凶哦,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没事,有我们呢!”

        林治羽拍着胸脯说道。

        “大妈,以后中午吃饭时就到这来,外面太热了,很容易中暑的。”

        方夜微笑道。

        “不成不成,我身上又脏又臭,在门外随便找个地方就行了……”黄小丽很快就捧着饭盒下来了,米饭上面铺得满满的全是肉菜。

        “谢谢,谢谢!太谢谢你们了!”

        老人接过饭盒,转身走到门外,熟练的蹲在地上大口吃了起来。

        方夜几人心中同时一酸,乔洛溪第一个冲上去扶起了老人。

        “大妈,您就坐在这吃得了!”

        乔洛溪笑眯眯地将老人带到沙发上,黄烸还特意将茶几挪近了一些。

        马路边上突然停了两部SUV,方夜给乔洛溪使了个眼色,然后大步走了出去,林治羽和黄烸赶紧跟上。

        七八个流里流气的男子推开车门下来了,老板娘底气顿时足了起来,腰杆也挺直了不少,她狠狠一指方夜,为首的男子立马会意,直接将三人围了起来。

        “小子,就是你打烂鱼缸不赔钱?”

        赵肆肩膀上扛着一根钢管,气势汹汹地喝问道。

        “我可没说不赔,不过只能照原价赔。”

        方夜淡淡地说道,“一个鱼缸算150,一条鱼算20,我就给个整数300好了。”

        黄烸从包包里掏出一大叠钱,然后从里面抽了三张出来递给了方夜。

        这一叠钱少说也有三万多块,几个男子看得直咽口水,黄烸平时喜欢用现金,包包里随时都备着。

        “你当打发叫花子啊?”

        赵肆阴阴一笑,“一万块,一分都不能少,敢说半个不字,我就把你的自动玻璃门砸了,这已经不止一万了吧?”

        “噢?

        刚才还是八千,这么快就变一万了?”

        方夜微微一笑。

        “不是一万,已经是一万二了!”

        赵肆冷笑道,“你每说一句废话,我就给你加两千,加到你满意为止!”

        “哈哈哈哈哈!”

        其他人轰然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