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富可敌国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要被临时替换

第三十六章 要被临时替换

        林玥这会儿趁着薛老将I军他们问起了,便如实答道:

        “……我把我所听到过的话,全如实的跟牛大伯他们说了。可是,他非但是没说要为牛荷报仇,反而还让我为他们守住这个秘密,说是什么名声要紧……”

        薛笙再也听不下去了,命人将牛大福们两兄弟带走,让他们跪到古石桥的桥头,任由他人打骂。

        站在古石桥边的那些乡民们一听这话,都争相着上前去教训牛大福们两兄弟。虽说在花溪村,是有不少人都很爱惜自己的名声。但再也没谁像牛大福他们糊涂,会为了名声,不管自己女儿的死活。

        一位壮汉抬脚就往牛大福身上踹,怒道:

        “……别当我看不出来,你不来县衙举报那个姓柳的婆娘,还有一个原因。”

        牛大福连连摇头,说道:

        “不,不。”

        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儿,仿佛是在跟围观的人们解释:我牛大福不去举报柳芸茉,是因为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但那位壮汉却没管牛大福有多想解释,只是强势的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是因为你对柳芸茉那个妖妇有想法。人家自从进了咱们花溪村,就天天蒙着面纱在。哪怕就是偶尔把面纱摘下来,也没露出她真实的脸。可你呢,你却天天儿都稀罕人家。你说,你图的啥?你这人就是贱。”

        那一脚踹下去,直接就把牛大福给踹的吐血了。可那位壮汉却觉得还不够,因为牛大福没认错,没当着他们的面儿表态。

        顿时气的挑眉,对牛大福拳脚相向,直接把牛大福给揍了个半死。

        林玥只听到牛大福的媳妇儿说:

        “……你要把我男人打出个好歹了,我也不活了。天啦,我们一家人可都是老实的好人,为啥那个姓柳的婆娘还不放过我们,之前害的我的荷儿惨死,现在却还要……”

        牛大福的媳妇儿适时打住,没敢埋怨薛老将I军他们什么。有些事儿,确实是荷儿的爹做的不够好,人家薛老将I军也是出于一番好意,才让荷儿的爹吃苦头的。对于这点,她很是理解他们,并不怨谁。

        “我看你就是犯糊涂了。你说,荷儿她爹要名声,不来县衙举报,你呢,你是荷儿的娘,怎地不能来说说?荷儿可是你的心头肉,你居然跟你男人一起隐瞒真相,真不知该如何说你才好。”

        有位妇人伸手用力的戳了戳牛大福的妻子,责怪道。

        牛大福的妻子只是哭,却不敢争论什么。

        那位妇人低声对牛大福的妻子说道:“……还真别怪我多嘴,你那个男人啊,本来就很不成体统。你看,他要是对柳芸茉那个妖妇没啥想法,人家又怎么会说他?都说无风不起浪……”

        牛大福的媳妇儿听了,心中对牛大福的怨气就更大了。仔细想想,这位妇人说的也没错。

        自从姓柳的婆娘从外地来到他们村儿了,就没有哪天是没戴面纱的。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些男子们爱去看柳芸茉。

        牛大福自己也说过,柳芸茉揭下面纱了,漂亮的就跟仙女样的。

        牛大福的媳妇儿心里不服气,但怕挨打,也不敢顶嘴。只敢在心里问一句:你见过仙女吗?就说人家跟仙女样的。

        哼。

        她就老是提醒牛大福,说是柳芸茉不是个好东西,让他要堤防点。但是,无论她怎么劝,牛大福都没听。

        没过多久,荷儿出事了,她心里很是难受。她直到那时才知道,原来,荷儿她爹没去举报柳芸茉,并不是他不愿意去,而是……

        牛大福的妻子等着那些人走远了,才跑过去搀扶牛大福。把牛大福一扶起来,忍不住嚎啕大哭。

        “……我又不是没劝过你,让你要警惕些,可你偏偏不听。后来,我劝你去举报,要为咱们的荷儿讨回公道。你却说,脸呢?你看,你都活到这把岁数了,却还不如林大丫儿会办事儿……”

        说罢,凑近牛大福耳边,低声说道:

        “大福,你有啥难处,就赶紧说出来,好让薛老将I军他们知道啊。”

        牛大福的脸被打肿了,嘴角渗出了血迹。这会儿全身都疼,真不想再出声儿了。只是默默的忍受着所有委屈,让自己再坚强一些。

        却就在这时,有位黑衣男子说话了。

        “……我能证明,牛家两位哥哥都是对柳芸茉没想法的。”

        “你如何证明?你能看的到他们的心,知道他们各自心中的想法?”有位妇人嘲讽的笑笑,道。

        黑衣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往不远处的牛大福们两兄弟处看了看,眼神里流露出一抹怜惜。说道:

        “我经常跟他们一起驱车到城郊,运送菊花到酒肆,好拿去换美酒。我们每天都起早贪黑的,忙的都没闲工夫吃饭,哪儿有闲心去看柳芸茉?虽说我们是见到过柳芸茉一次,但她在摘下面纱后,真的和城门口挂的那张画像上的女子并不一样。所以……”

        所以,也就不敢贸然去举报。

        林玥在那人说话时,走近他几分,以便于让自己知道他的想法。果然,当她站在离男子只有三、四步之遥的地方,脑海里就浮起起一位蒙着面纱的女子来。

        那女子轻轻揭开面纱,露出一张清丽的脸,真的美的跟仙子一般。

        柳芸茉右眼角上方的红色痣点,根本都看不到。

        林玥只能在心里感叹,都怪那可怕、可爱、又可恨的易容术。

        要不是因为柳芸茉会易容术,没以真实面目示人,那些花溪村的乡民们,也不至于在看了画像后,还是没来县衙举报柳芸茉。

        真希望俨州这边出个公告,好管管某些爱使用易容术的人们。要不,以后要是再来个柳芸茉那样的妇人,乡民们可就又要遭殃了。

        当然,陆景烁他们使用易容术,实属情非得已,他们并不在此列。

        林玥只听到,有位妇人在骂牛大福们两兄弟:

        “你们连自个儿的晚辈都不好好儿护着,可谓是畜生不如!像你们这种人,活着都是在浪费粮食,还不如一人拿根儿麻绳儿去吊死算了……”

        正当那些人在指责牛大福们两兄弟之时,便有一位儒雅的白衣男子走到薛笙身边,拱手行礼,道:“……还请国公大人明示。”

        薛笙听了,当即就匆匆往陆景烁脸上瞥了眼,哈哈大笑起来。还是烁儿这混小子会办事儿,去马万贯家一趟,就给那些不学无术的贵族公子们下了毒。

        这不,那些贵族公子们在饮酒后,脸上都长了疙瘩,痛的痒的受不了。一没法进城来寻解药,二没法出村儿去找郎中,只好都自愿放弃了,前去俨州参加马球大赛的机会。

        如此一来,他们就只能在俨州府之内,再挑选一些年轻的,会打马球的男子们去俨城参加马球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