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在线阅读 - 第1496章 她叫叶纷

第1496章 她叫叶纷

        “我搬到这里没多久。”叶纷低着头说:“我不认识别人,对不起。”

        她说完转身就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南怀瑾握住了她的胳膊:“对不起,你可以抬起头来吗?”

        隔着胶皮手套,叶纷几乎都能感受到南怀瑾手掌的温度。

        她猛的缩回手,南怀瑾绕到她的面前。

        他的心跳的,几乎快要跳出了胸膛。

        眼前这个低着头的女人,身高,身型都跟他要找的人所差无几。

        虽然她说话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同,但不重要。

        他按住她的肩膀,手指都微微发抖。

        她终于抬起头来了,甚至还伸出手将遮住脸的头发撩到耳朵后面去,把整张脸都展示给他看。

        他看到了一张令人生畏的脸,左半张脸布满伤疤,说不清是怎么造成的,总之让人不忍直视。

        叶纷飞快地将头发重新遮住脸,低下头说:“先生,我应该不是你找的那个人吧!”

        她说的虽然是国语,但夹杂着不知道是哪里的方言。

        南怀瑾没想到他会看到这样一张脸,以至于另外半张是不是他熟悉的,他都没有注意。

        她匆匆跟他点点头,就飞快地跑出了餐厅。

        老板娘陪着笑脸对南怀瑾道:“她叫叶纷,在我这里打工一个多月,一个怪人,不爱讲话也不爱扎堆,要不是看她便宜,我才不用她。”

        南怀瑾点点头:“给我来两个菜一个汤,再来一壶茶。”

        “好咧。”

        老板娘走了,南怀瑾坐回座位里,拿出照片细细端详。

        这是桑榆给他的,照片里的人几乎和谷雨一模一样,照片上的日期也就是最近,所以刚才那个人,根本不可能和谷雨有一毛钱的关系。

        只是她刚才转身的瞬间,那个动作和谷雨很像。

        可能,只是他的错觉,谷雨离开他太久了,久到很多细节他都不记得了。

        晚上九点才收工,洗了一天盘子,叶纷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她在这里没有学历,只能做一些洗洗盘子的工作,不知道洗到何时是个头。

        也许,她这一辈子都得洗碗,或者,她可能活不到一辈子。

        她在便利店里买了个面包和一瓶水,作为明天的早餐。

        中餐厅包饭,除了早饭她都不用操心自己每顿吃什么。

        骑车骑到一半,忽然链条掉下来了,她修了半天也没修好,只能推着走。

        水塔区在山坡上,推到一半她就气喘吁吁了。

        而且,头又开始疼了,从耳朵根开始传递痛感,一直到后脑勺,然后是整个脑袋。

        她不得不停下来抱住了头蹲在地上,自行车哗啦一声倒在地上。

        最近疼的越来越频密,她吃的都是最普通的止疼药,医生建议服用那种价格很高昂的药物还有治疗作用,但她没钱吃不起,只能吃这种治标不治本的东西

        但时间长了,药量增加,药效却在减退。

        叶纷的脑子里像是钻进了无数条蚂蝗,在吸她的脑浆,啃着她的骨肉。

        她疼的倒在地上,混乱中依稀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

        “小姐,你怎么了?”

        是熟悉的中文,叶纷抬起头,看到了一张脸。

        她几乎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的一张脸,但梦的最后都是她仓皇逃窜。

        此刻,她疼的失去了理智,她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裤腿,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等到她醒过来,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臂上挂着点滴,应该有止痛的作用,她已经完全不疼了。

        是有人把她送进医院的,但是谁呢?

        是南怀瑾吗?

        她晕倒之前好像见到过他,不过她以前经常认错人,见到一个华人就会以为他是南怀瑾。

        她从床上欠起身子往前面看,看到了南怀瑾正背对着她站在门口和医生在说话。

        “她的头疼源自于外伤,伤了脑部神经,不定期就会有难以忍受的疼痛,最好的办法是开颅做手术。”

        “她的伤是什么时候的?”南怀瑾问。

        “这个就不清楚了,是旧伤,得问她本人。”

        南怀瑾和医生说完话转过身,叶纷赶紧躺下来闭上眼睛装睡。

        她感觉到南怀瑾走到她的床前注视了她一会,又走出了病房。

        叶纷偷偷睁开眼睛,房间里已经没人了。

        她松了口气,看来,南怀瑾没有认出她。

        呵,她现在这副鬼样子又怎么能认得出来呢?

        她还东躲西藏,其实不用躲,就算出现在他们面前,也没人能认出来她。

        可是,此地不能久留,就算南怀瑾认不出她,她怕自己会露出马脚。

        她看了看手背上的针头,又舍不得拔掉,瓶子里还有一半没有注射完呢!

        她想了想,就干脆把瓶子一起拿着,下了床慌慌张张地跑出了病房。

        南怀瑾帮她交了医药费之后回到病房,却看到床上空空如也,人不见了。

        他去洗手间看了一眼也没看到人,询问了一下护士台的护士,她们说看到叶纷走了。

        这就奇怪了,明明身体有病,怎么还偷偷溜走?

        南怀瑾看着手里的药费单,上面写着叶纷两个字,这还是他不得已翻了她的包,在她包里找到了签证,按照上面的名字帮她交了费。

        南怀瑾在床前站了一会,也转身离开了。

        他又去了水塔区,早上去打听的时候,一个房东太太说,她的房子租给了一个中国人,不过她去上班了还没回来。

        后来南怀瑾昨晚就又去了一趟,还是没见回来,结果就在下坡的地方遇到了头痛发作的叶纷。

        叶纷逃回了家,吴太太问她一整天去哪儿了,叶纷说加班。

        吴太太直摇头:“现在的餐馆老板真是资本家,哪有让人洗盘子洗一整夜的?你可以去告他们的!”

        叶纷摇摇头说:“算了。”

        她进了房间,吊瓶里的水终于注射完了,她拔掉了针头,正在用棉球按住针孔的时候,有人敲门。

        她以为是吴太太来送早饭给她吃,吴太太人很好,经常送东西给她吃。

        她拉开门,门口站的却不是吴太太,而是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