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在线阅读 - 第七章,日子貌似会纠结

第七章,日子貌似会纠结

        南宫夫人能听到的话,香圆身为丫头一般来说先听到,美貌这两个字足够让南宫夫人浮想联翩,香圆也不例外,在她跟随南宫夫人的日子里得意不是一回两回,这就揣着比南宫夫人还糊涂的嫉妒心,在承平伯府门前下车。

        举哀声让香圆皱眉头,她打消见见承平伯夫人的念头,这人来人走的承平伯夫人不会闲着,只能围着灵堂转,她可不会前往吊唁,自己总知道没身份,去到将惹人笑话。

        再说香圆知道殿下不在这里,殿下倘若还在承平伯府上,女主人也就不用烦恼,早就把殿下找到。

        没进门就打退堂鼓的香圆面对询问她的林府家人,胡乱的说着:“我家夫人让我来找殿下有句话说。”

        南宫夫人和晋王的事迹无人不知,南宫夫人娘家不在这里,婆家无人过问,竟然是正大光明的吃起醋来,林府的家人对着香圆的背影嘀咕几句也就罢了,进去的时候随口禀告给自家的女主人,承平伯夫人。

        如香圆所想,今天的承平伯夫人可不是个闲人,虽然她是杂货店里没少干活的姑娘,这第一天起起跪跪又要应酬,把她累的够呛,眼看着天到晚时,又要给灵前上香换祭奠的东西,凡是认为不重要的话,她从第一句明白以后就对后面的话听得稀里糊涂。

        脑海里只有一句诧异的话,南宫夫人?是嫂子丁氏曾经说过的克夫短命人。

        “嗡”地一声,有什么狂狠的砸在承平伯夫人的额头上,让她在无形中也感受到强烈的痛感,她想起来了,嫂子丁氏曾经提到过南宫夫人,自己丈夫竟然是嫂子咒死。

        一时间她气得浑身发抖,换成别人可能会想到家有丧事,南宫夫人不来也就罢了,她不是林家的亲戚又和承平伯夫人没有走动过,来也没有道理,可是却派个丫头来找殿下更没有道理,说不定这气由南宫夫人而来,可是承平伯夫人全忘记了,忘记南宫夫人,忘记香圆这个丫头,眼神里死死的盯着前方的夜色,只看到一个人,她那刻薄脸儿的嫂子丁氏。

        她觉得自己防备的足够深,她在出嫁的第三天里得到承平伯给的一笔银两,就把哥哥叫来,把他备办嫁妆的钱归还,又给他二十两银子在店里添流水或家里吃用,但是告诫他以后不要再来,她担心嫂子只会坏事不会成事。

        丁氏当然不肯,怂恿着丈夫屡屡前来,家大业大的好处就是,大门上来什么人,主人在没有听到通报以前压根儿不会知道,承平伯一声吩咐下来,守门的人直接挡住尤掌柜,事后伯爷再告诉妻子由她自己决定,如果她回心转意要和娘家走动,再喊尤掌柜的上门不迟,承平伯夫人坚决没见。

        看看,她已经做到这个地步,却还没有防住出嫁前丁氏说过的一句话,早知道在当时回家后,就应该骂几声烧几炷香破破这道晦气。

        承平伯夫人气怔住,两行清泪唰唰的往下流着,承平伯生前最器重的四个管家,林忠、林成、林功、林义以为夫人又开始悲哀,他们也跟着哭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外面走来两个人,一男一女全是雪白孝衣,手里柱着一个杖,泪眼汪汪的往这里来。

        见到看门的人先就一声大哭:”我的好妹夫,你走的太早了,丢下我的妹妹年青守寡,她可怎么活啊.....“

        尤掌柜的哭起来倒还中规中矩。

        丁氏听着丈夫的话往不了她心里去,她索性自己哭,反正她也要哭的不是吗?

        “我可怜命苦的妹妹啊,刚成亲你就没了丈夫,还好你有娘家人,可以给你撑腰,否则的话你小小的年纪守着这么大的家业,你可怎么办才好啊.....”

        丁氏一面哭,一面眼珠子在袖子底下乱瞄,承平伯爵之位在南兴城算得上官员中的前茅,这天色虽然黑了,上门的人仍然往来不息,丁氏看到别人的金簪子,腰上的玉佩环,衣上的金雕饰,把她急的,恨不能下一步就到承平伯夫人面前,催促着她把林家的产业赶紧的报出来,再把承平伯夫人的首饰带些回家,放在这里到处是人,万一丢了那损失可就大了。

        而且这损失丁氏已经记在自己头上,这是妹妹的家,不假,妹夫没了,自然是娘家人上门当家,妹妹没有孩子,还得哥嫂以后生下孩子为她养老,这样的一推下来,妹妹的家产现在就已经是哥嫂的,这满院的家人全是自家的了。

        丁氏想到这里,哭的呜呜声里跑出两声:”哈哈,哈,”好在这里人是真的乱,只有身边的人听到,不等奇怪的眼光看过来,丁氏接着又哭,强行的掩盖过去。

        守门的人这回往里通报,亲戚可以不认,奔丧的不应该撵,承平伯夫人听完眼睛就红了,牙齿发出格格的一声,轻而厉的道:“好,好,她来了,给我....请进来。”

        请进来这话是说习惯,用在这里也足以泄愤,毕竟有个说法叫“反话”。

        “舅老爷,舅太太,我家夫人说有请呢。”守门的人回来原话送出。

        丁氏听完就乐了,笑容和眼泪一起挂在脸上,颠颠儿的往里进:“我这就进去,不能让妹妹等急了,她这会子正需要娘家人,要是没有娘家人在,指不定被人骗了多少,我得赶紧的......”

        尤掌柜的也受宠若惊的模样,他出门前被妻子灌好几大碗迷魂汤,一直和妻子一样谜之相信妹妹的家业大就更离不开娘家人,他跟在妻子后面走的也不慢。

        守门的人摇头回到原位上,自语道:“这哪里是奔丧,这像上门打抢。”

        守门的人有好几个,和他站在一起的那个听到他的话,眼珠子乱转转,捅他一记手肘:“王二我来问你,夫人年纪这么小,以后是要改嫁的吧。”

        “不会吧,你我虽看门进不到内宅,却也知道夫人当着老爷的面立志守节,老爷这才安心的离世。”

        “得了吧,你十六岁上说的话,我估计你十七岁就不认帐,”那个人神思飘飞:“咱们得另做打算啊,夫人以后再嫁,新主人会认咱们的好吗?这个家要变天,不再是伯爵老爷在时的日子了。”

        王二瞪着眼:”那不是肯定的,伯爵老爷去世了还能再回来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