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暴怒和暴笑

第三十六章,暴怒和暴笑

        行走在静静的长廊里,承平伯夫人没有去考虑晋王府内的肃然端穆,也没有心情和带路的小厮长安说话,坦然赴死让她愉悦不已,她惬意的欣赏着王府的景致,看不到任何的不安。

        小厮长安对她好奇心浓郁,殿下没有妻子,王府里没有女主人,在逢年过节应该存在的道贺里,晋王府极少来过官眷。

        没有人主持招待,索性不来也罢。

        只有官员道贺也就够了,本来嘛,辅佐殿下治理南兴的人也清一色的是官员,而与官眷无关。

        这倒不是说晋王府里从没有来过命妇们,而是次数少到忽略不计,承平伯夫人固然在南兴算爵封比较高的一位,可也不是她说求见殿下推开晚饭就答应的道理。

        秋夜时常在诗人的歌颂里明月悠悠,繁星看上去比夏天还要闪烁,这个季节天开始黑的早,晋王梁仁稍一耽搁,晚饭的正常钟点儿就过去,承平伯夫人来的时候,他刚端起黄地红花莹莹有泽的玉碗。

        居然没有不悦的神情,长安等侍候的小厮互相的感受到对方的诧异,当然没有表现在脸上。

        这份诧异在内心酝酿,就成浓浓的好奇心,长安是知道承平伯的当差内容,难免的推想着承平伯夫人难道也知道殿下的“秘密”,根据齐贵屡次和她接洽来看,她是来揽差使的吗?

        秘密这事儿,一般都是三缄其口,长安自然不会问她,只是在遇到转弯时方便余光做个打量,就要悄悄的把承平伯夫人的容光焕发收入眸中,长安就更加的诧异,她就这么笃定殿下会答应吗?

        结合最近发生的事情来想,说不定这是殿下另一位枕边人,也将是唯一的一位正大光明走入王府的枕边人。

        长安的思绪飞到九宵云外。

        梁仁也诧异了,身段盈盈进来的素衣女子,轻云般薄亮的眼神透着好心情,从她的嘴角也仿佛能捕捉到微微的笑容,行云流水的来到面前行礼,梁仁也顿时跟着心情明亮。

        “见过殿下。”

        “平身。”

        “是。”

        承平伯夫人起身,但保持着俯身的姿势,一想到她即将得到解脱,她的嗓音如百灵鸟儿般清脆,她太开心了,甚至忘记让在这里侍候的小厮们回避。

        “殿下,我愿一死。”

        梁仁还以为自己听到个笑话,笑容不改的道:“你遇到什么麻烦的事情?”

        如果是白天又和枕边人厮打的事情,梁仁已经听说,他没有打算处置承平伯夫人,只让梁武去问明白又了什么,哪怕结果还没有返回,梁仁还是维持原来的决定,他没打算让承平伯夫人承担什么。

        无惧者无畏,承平伯夫人的笑容愈发的明媚,随着她笑容的展开,烛光照亮的书房里猛的又是一片光明,梁仁随之笑容加深,他是万万没有想到接下来的当头一击。

        “老爷生前从没有说过隆盛商行的事情,齐贵老板来吊唁那时也没有明说,现在说与我无关,也许洗不清,接下来的事儿又麻烦,殿下喜欢的夫人们第一回上门来侮辱我,今天是第二回上门来打探隆盛商行与老爷生前的生意,横竖不是我漏出去的口风,而隆盛商行刚和南宫夫人家人有过吵闹,是不是他们之间早就有口风漏出也说不好,总之,我的家人不知情,殿下让我死了吧,隆盛商行我也管不了,殿下怎么处置是您的事情,我死,我林家再没有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的人。”

        承平伯夫人说完,静静的看着梁仁,她此时完全忘记不能直视身份高的人,在她杂货店姑娘成长的经历里也从来不敢,还是无惧者无畏,她幽黑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等着梁仁给出想要的吩咐,神情还是那么的愉快。

        梁仁先是胸口猛的遭到无形一击,再就被万年巨石堵上,噎的从上到下都难受,让他想立即就怒斥又说不出话。

        他看似同样平静的回视着,其实掀起惊涛骇浪在震动,承平伯夫人越是轻松,梁仁就越是怒气冲天。

        愤怒的同时理由千奇百怪,南宫夫人等找她事情与自己有关吗?自己难道没有回护她吗,总是从没有计较过她殴打别人吧?承平伯当然不会告诉你,本殿下用人还能没有眼力.....这么一长串子不是重点的理由出来以后,梁仁才更加恼怒的想到对方不相信自己,她认为自己杀人如麻,嗜血成性。

        这种不相信的想法一闪也就过去,梁仁继续愤怒的承平伯夫人你是来送死的吗?笑得甜很从容,你是特意来讽刺?

        承平伯夫人嫣然的望着他,眼前出现她年老却保养得当面容的丈夫,她对他没有感情,可他是十六年里唯一的明灯,让自己跟他去了吧,去晚了的话,奈何桥上能等这么久吗?

        她越是开心模样,梁仁就更生气,阴森森开了口:“按你的话,你现在知情?”

        没有起伏的话带着强大的重压,让血色骤然落下承平伯夫人的面容,随后她又放松下来:“只求一死,再请殿下帮把我家产分配下去。”

        在这里有个疑问,承平伯夫人赴死就存在不相信梁仁的“仁”,可她偏偏还是认为殿下会帮她分配家产,南兴王城在晋王到来以后的改变,恰好是尤桐花刚懂事成长的岁月,安全带来的记忆也深。

        至于她认为晋王将杀人灭口会否冲撞,在“秘密”的重要性及晋王“权势”之下,这是不冲撞的想法。

        袖子里掏出一大叠子纸张,说到这个时候两个人的眼里都没有小厮,承平伯夫人走近送上,她的身姿在月光下舞动翩跹。

        书房里两个小厮长安和永守惊醒,下意识的要走来代呈,又飞快想到退出去才是道理,两个人蹑手蹑脚走过门槛,就听到身后传来暴笑。

        “哈哈哈.....”梁仁大笑不止。

        嗯?

        长安、永守僵住,不是暴怒,是暴笑?

        眼前明月悠悠,夜晚当值的先生们伸出脑袋,说明身后的笑并非幻觉,那么就是另起内幕。

        长安和永守离开门槛,留一室明月给殿下和承平伯夫人,从承平伯夫人开口的时候就不能再听,余下的话也不用再听,两个人找个地方坐下来,能听使唤就可以了。

        承平伯夫人面容由梨花涨成桃花色,恼怒嗔怒的瞪着大笑的梁仁,她知道自己不会写字在读书人眼里很可笑,可是这.....值得笑吗?

        杏眼愈发的圆溜,怒气愈发的高涨,晋王梁仁看到愈发的要笑。

        他手点着拿到的纸张:“哈哈,这圈圈是什么,哈哈,这叉又是什么....”

        承平伯夫人咬着银牙磨出话:“这是我房里的花梨圆桌,摆在这个桌子上的家产交由忠管家分派,这是从地上摆到罗汉床的家产,交由诚管家分派.....”

        梁仁瞅着一个大圈,原来这代表地,圈中套个歪歪斜斜的方块,原来这是罗汉床,他忍不住指着罗汉床上方的三个小方块问道:“这又是什么?”

        “这是三个叠在一起的箱子,我家有好几张罗汉床还没有收起来,有的旁边是三个箱子,有的旁边是一个高几......”

        “三个箱子?”

        梁仁再次笑出声,这回他笑出眼泪,他看到三个不怎么方的圈套在一起,莫明的以为这位画的是糖葫芦。

        他抹着眼泪,承平伯夫人笔直怒目,梁仁息事宁人:“我不笑了,你再说。”

        “我把家产分好放在桌子上、床上、罗汉床上、好几块地上,这里分别就是了.....”承平伯夫人一一的说完,懊恼的道:“这有什么难猜的吗,我明明写的这么清楚。”

        梁仁忍住笑:“清楚,很清楚。”

        承平伯夫人如释重负,郑重的拜了拜:“有劳殿下转告我的家人,”接着就继续瞅着梁仁。

        笑容从梁仁的面上滑落,他总不至于这就忘记,这位是前来寻死的。

        两个人互相瞅着,梁仁表面无波,承平伯夫人越等越纳闷。

        “你家里有什么人?”

        “老爷不在了,只有秦姐姐和我相伴。”

        “你的娘家,磨盘巷口的杂货店是吧。”

        承平伯夫人大惊失色,她曾暗下决心,这辈子决不会喜欢丁氏,对哥哥也有很多的抱怨,可是哥哥还是哥哥,她跪下来露出哀求神色:“殿下,我哥哥他可不知情啊。”

        “不想你的哥哥死?”梁仁意味深长。

        “是。”

        “那么,按我说的办。”

        .....

        书房里由笑转为几乎静默,小厮们继续狐疑,门外面等候的管家林诚继续着急,情绪到达一个顶点时,他揣着袖子里的银两走近门房,向两个看门人堆笑:“麻烦帮我打听一下可好.....”

        说着就取银子,还没有拿出袖口,身后传来“呼啦”一下子,七嘴八舌地惊喜声同时出来:“夫人出来了。”

        “像是病了?”

        “难道被殿下责备?”

        林诚也吓一大跳,银子往袖子里一塞,他也迎上去。

        夜风下,晕晕乎乎的承平伯夫人被两个婆子架着出来,耳朵里听得到家人的说话声,却不往脑海里去,盘旋在她脑海里的是晋王刚才的吩咐。

        “从今天开始,隆盛商行的生意交给你,你小心从事,否则你的娘家在我治下,你自己去想。”

        ------题外话------

        晚了晚了的,不过是3000字一章。

        仔现在花在运动上有一定的时间,除去灵感,身体也需要得到恢复,没有精力灵感就打折扣,写一段回头看看,再一段,再回头看看,上午没写完,下午就运动去了。

        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