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领主能看见备注在线阅读 - 0035章:轻抚

0035章:轻抚

        阿诺德领主,效忠于安东维森王国,虽然他们之间往来不深,但是名义上,对方才是被历史承认的国家。

        不知道为什么,凯茜·朗佳尔女士屈尊来到这里,让整个小城池都陷入惶恐之中。

        王国最近军事行动频繁,传闻这个醒狮要发出咆哮,震撼那些蠢蠢欲动、三心二意的附庸。

        虽然阿诺德招募军阀,行政独立,但正面向王国铁骑叫板是痴心妄想!

        他宣布提前召开竞技大会,邀请凯茜女士观赏,事实上将其作为招牌,顺势让那些跪伏效忠的走狗们聚齐于此。

        思维敏锐者发现契机,相同的野心、卑劣的灵魂使他们组成团体,在其中发着横财。

        兜售秘术方,买卖违禁药,收购炼金料……

        不仅如此。

        朗佳尔家族之女,吸引力比旋涡还要庞大,此次竞技大会上,已经填入名单中的贵族,列出来,比酒馆菜单还长。

        并且仍不断有邻近势力、地位不高的家族,将子嗣往这里送。

        而他们,可都不是空手来的。

        劫掠和偷盗贵重物品,成为时下最受欢迎的行当,地下市场从未如此繁荣,每天在交易中被匕首刺穿者不计其数……

        但他们乐此不疲,强盗、扒手们在大会之前就已经陷入狂欢。

        “这批货彻底毁了我。”

        马贩低声絮叨着,嗓音暴露了汉格纳沿海偏远地区的出生地,那处脏港口,以偷窃和非法交易闻名。

        他们做的生意大都违反领主法令,但是物资分配不均,底层人们各式需求硬生生撑起这份职业。

        约莫两天前,城外草坡上,出现一匹漂亮黑马。

        这处专门放牧军马的场子,被它独自霸占。

        自打首次踩点时,马贩就明白:这畜生比孩子还聪明,优雅俊俏,值大价钱。

        他们料定它属于某个贵族,便组成团伙、买通关卡、定下计策,在夜里用重金求来的秘药短箭把它射翻。

        但是……

        那个专门请来的“看货人”,当晚就吓跑出城。

        马贩在对方匆忙留下的语言中,才知晓——这东西,是凯茜女士的坐骑。

        而那个女人,是泰冈达狂欢的源头。

        他们这群野狗靠着猎物残骸为生,却搬走了巨兽幼崽。

        亚当和卢卡没有点亮油灯,外面是下午,阳光正好的时候,只是房屋盖在旮旯,又刻意遮掩过,里面才显得昏暗压抑。

        悬赏和禁令已经发出,马贩通过小道进入城内躲藏,不知情的军队已经沿着城池外围搜捕排查,不少山贼悍匪被波及血屠。

        “你们为什么不杀了它。”

        “不敢,大人。凯茜女士放下话来,如果这马成为尸体,要负责的人会后悔出生在这世上。那群安东维森人,太明白怎么折磨人啦!”

        “我没记错的话,你刚才说了有同伙,其他人现在在哪儿?”

        “呵,那群人渣是连夜跑的,被杜亨卫队长在城内拦住。这会儿就吊在西区大树上,肚子剖开,发着恶臭……

        我们听到消息,赶紧带着马跑掉,当天晚上,老地方就被拆得稀碎。”

        马贩表情凝重,被束缚手脚,瘫坐在地,如果不是声音传来,和死人无异。

        “蠢货,你们带着肉,还想逃离狼群。”

        就在这时,房间里传来异样响动。

        哒,哒哒。

        皇家弗洛马摇晃着站起来,灰布滑落,像是拆掉夹板的伤患刚刚松开扶梯。

        “哦天,那是最后一瓶药剂。大人,快把我们解开,它会用蹄子踹碎我们的骨头,歪嘴和痞子就是被它弄成重伤的!”

        马贩开始挣扎,显然有什么不好的回忆,虽然很快就被卢卡威胁着闭上嘴巴,但仍然颤抖不止,甚至抽泣哽咽。

        亚当把剑带解开甩在地上,摊放展示双手,像是对待搜查那样旋转一周。

        这种生物拥有智慧,而且体质惊人。

        “轻松点,孩子。”

        他语气柔和,缓缓靠近对方。

        皇家弗洛马引颈甩鬓,昂首呜咽,像是濒死囚徒在捍卫自己最后的尊严。

        它有精灵血统,能感受到对方的血脉没有任何历史。

        正统国王拥有赐福,其子嗣或者册封贵族都需要宣誓,那种赌上名讳的忠诚,是受到庇护的,诅咒或秘术能借此传递!

        亚当已经走到面前,他相信备注所言非虚。

        果然,食指戒痕在昏暗的房间内闪过微芒,那枚纵观历史变迁的旧物上,被加持着失传秘术。

        虽然已经被调换,但在认可亚当的同时,已刻进灵魂。

        【领主戒在你死前,都会捍卫你的身份,这并不因为遗落而失效,初窥奥秘或血脉同源者都能觉察。】

        “呼,对,很好,放松下来。”

        马匹喘息着,安静接受轻抚,除了时不时由于疲乏虚弱而晃动乱踩,基本没有反抗的意思。

        “见鬼,你居然没有被咬掉指头,或者踢断膝盖。”

        “把嘴闭上。”

        亚当沉声呵斥,脸色凝重地抚摸马身上的鞭痕,在血块上仔细观察。

        还好,没留残疾,品相完整。

        鞍已经消失,显然这种配件早已换成钱币,流落在某处。

        ……

        此时,泰冈达城外。

        鞭痕骇人,血肉模糊,尸体已经彻底失去动静。

        旁观者呆滞张嘴,胯下传来恶臭,水渍汇聚扩散开来,和血浆混杂在一起。

        施暴者清洗双手,把兽皮鞭蜷好,浸在水中。

        “看来他并没有欺骗我,那么,你们呢?”

        军纪长声音冰冷,但久久没有得到回应,当他转过身时,才发现几个流氓已经抽搐着昏厥过去,脑袋还在摇晃。

        “嗯,你们也没有,那么错不了啦。”

        他挥挥手,安东维森骑兵用钢剑刺透几颗心脏,然后拖走统一焚毁。

        军纪长掀开精致方盒,里面摆着朗佳尔族徽,凯茜女士曾这样叮嘱过:

        “如果不出示我的身份象征物,皇家弗洛马绝不会跟你离开。”

        骑兵队已经整合完毕,他们随行来到泰冈达的也就这十个人,但却装备精良,技艺高超。

        “长官,我们这样离开,那帮废物们能保护好凯茜大人吗?”

        “听着,大人在城里有位朋友,对方手段不简单,轮不到你操心!婊子养的,你明白皇家弗洛马丢失,对我们来说有多失职么?”

        骑兵们沉默着,连战马都低头回避这声训斥。

        他的鞭子从没留过情面,军纪是在残忍暴行中让人记住并感到敬畏的。

        “好啦,休息结束。现在已经确定,马根本没离开过城里,都跟我回去找!”

        盖着秘银软甲的战马掀起尘埃,蹄印清晰,摧毁杂草的同时也不断轰击着土路。

        许久,乌鸦落下来。

        它们停在朽木上,羽毛在野地秋风中晃动,静静地等待那堆焦黑滚烫的尸体慢慢失去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