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领主能看见备注在线阅读 - 0047章:烛光里的谈话声

0047章:烛光里的谈话声

        刺啦~

        膏脂白烛立在灯盏里。

        火光像肥皂泡那样破碎晕开,暖融融地撑起桌上这片光明。

        肖恩把秘术匣收起来,硫臭味传过鼻尖。

        亚当撑着手,就这样看着他们二人胡闹。

        卢卡皱眉吞咽口水,明明已经干涩难忍。

        最后站起身来,第四次去检查旅店窗户是否严丝合缝。

        肖恩怀中那个袋子就摊在桌上,里面还有个小号绸包,按照款式来看,显然属于赌场存码的样式。

        “你去赌钱了?”

        亚当冷不丁问道。

        并未刻意控制的音量在房间里非常突兀,让其他二人都不自觉抖起来。

        “不,”

        肖恩弯下腰反驳,像做贼那样又压低声音解释。

        “当然没有,但是那批炼金料我操作过。有几个阔绰大人,私底下有些秘术爱好,名下都有几个小作坊。

        我转手拍过几轮,搭上线以后高价转两趟,乖乖,那盏魂灯都值七八枚金鸦!”

        亚当点头默然,抓起那个绸包,露出大袋子里的全貌。

        银蟒成堆,光斑粼粼。

        卢卡鼻息沉重,难以抑制,庄稼人可以靠这笔钱改变人生。

        肖恩也有些激动,两股空气在争夺火苗,搞得桌子上明暗交替。

        绸包里会是什么呢?

        布袋即将打开,又猛然合上,让人纠结。

        “你们知道龙恙吗?”

        亚当眯起眼睛,停下手边动作,在烛火边讲起故事。

        “据说,见过巨龙财宝的家伙,会激发内心贪婪,啧啧,看看你们现在这幅鬼样子?”

        肖恩抿嘴靠后,摊开手,指向桌上,那表情真是骄傲极啦!

        “领主大人,看看吧,我将所有抛货得到的钱,都压在您身上。”

        小绸布终于解开,金鸦哗啦啦倒出来。

        钱币像抖香料那样层层堆叠,令人激动难耐。

        “如果口水滴到桌子上,我就把你们两个打晕过去。”

        亚当背后传来抽吸声,这场面对卢卡而言过于刺激。

        【金鸦+8】

        【金鸦+5】

        【金鸦+6】

        ……

        每次晃动都能压下心跳,又扬起期待。

        结束所有盘点,那愉悦的心情总算是彻底找到位置安放。

        亚当抱肘坐立,此刻,他的存款来到了阶段性高峰。

        【金钱:35w9k(单位:铜狼)】

        “肖恩,这笔钱要怎么花掉?”

        他皱眉发问,不可能拖着叮当作响的袋子招摇过市。

        就算勉强带回据点里,这笔钱想拉起据点经济,那只能说明晚上那杯红酒兑过水。

        斯拉维奇人经商有道,而这位税官可能已经打过腹稿。

        但肖恩在说明之前,抬眼和亚当对上视线,他有疑惑必须问出来。

        “先生,您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进竞技大会吗?以您的智慧,想从牢里脱身应该没那么困难才对。”

        金鸦币在桌上旋转,声音在烛火下回荡。

        “外面现在是怎么讨论我的?”

        “竞技场之星,传奇雇佣兵,独身冒险者?”

        “对,没错,就像我带卢卡在酒馆里打架那样。亚当·白这个名字,必须足够响亮。”

        看肖恩若有所思,亚当笑着说下去。

        “现在泰冈达聚集了多少人,你想想,那些周边的军阀,大家族,落寞权贵……

        我们要拉动经济,促进据点发展,而这是多少人脉?

        在亚当的观察当中,肖恩是天生商人。

        他【交易201】的数据令人咋舌。

        【品质:d】

        不过是被其它方面还有眼界拖了后腿。

        领主的启发,让他联想颇多。

        每个军阀都有需求和野心,私底下交易谋划不见得少到哪里去。

        这是商机!

        “而且现在大家都在讨论竞技大会,很多事情都会被忽略掉。嘶,但是这很需要人手,和渠道…”

        亚当舔舐着牙槽,笑容欣慰,这真是个令人省心的追随者。

        “我不是给你准备了十个人吗?囚徒们能进地牢,是因为他们在某些事情上有着越界的本领。

        现在活着出来,在某些方面能给我们巨大帮助。

        不仅如此,他们成长性很好,拉到据点里,能打下不错的底子。”

        那批囚徒显然已经归附亚当,那可就是赌桌下的黑手,能够截取到相当可观的筹码。

        肖恩结合这个思路再次更改方案,他抬头看向亚当,对方正枕着胳膊点脚,椅子轻轻摇晃。

        “先生,您是不是猜到,我一定不会离开?”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我发现,您现在被人盯着,但是得有人操持这事儿。”

        肖恩表情丰富,指指自己。

        “而我可真是太合适了。”

        “不错,很自信。”

        肖恩有些失落,继而又服气,这两天权衡利弊,发现还是追随亚当更有前途。

        可是,自己内心纠结许久,对方居然早已跳过,就像偷看答案那样令人感到些许失落。

        “那个凯茜怎么办,您给她留下的印象可不怎么样。”

        “没关系,亚当·白肯定是要消失不见的。”

        亚当笑着起身,拉开窗帘。

        月光在城池中并不均匀,还缀有灯火。

        “泰冈达只是帮我们度过窘迫的跳板,我得回去,而她就是那个帮我离开城池的契机。”

        “什么意思?”

        肖恩觉得自己有些发晕,领主到底想了多少?

        “亚当·白是个红人,能把目光聚集起来,而你们就在盲区里埋好种子。

        登场如此华丽,谁都会期待落幕,我几乎不可能名正言顺地离开泰冈达,除非阿诺德是个傻子。

        但现在不一样啦,谁都知道,安东维森公主在惦记我的性命,那么我消失就情有可原。

        大家都觉得我是待不下去了,伺机逃跑啦……

        谁又会去探查我留下了什么呢?”

        蜡烛制作粗糙,灯芯材料混杂。

        某一刻,噼啪作响,又慢慢稳定起来。

        亚当舒展身体,往门口走去。

        自从来到泰岗达,他只睡过一次舒坦觉,在渴望床铺这件事情上,他确实没有撒谎。

        肖恩和卢卡在整理钱币,眼前那堆财宝无法激起什么歪心思。

        卢卡铁了心要跟定领主,也确信未来有好日子在等着他。

        肖恩想得更多些。

        他明白自己缺乏眼界,这几十金鸦只是小聪明和莽赌的收益。

        领主能给他更多机会,也能让他走得更远。

        “先生们,早点休息,我只跟死人道晚安,就不多说什么了。”

        “亚当先生。”

        肖恩出声留住,他还有最后一个疑问。

        商人都逐利,斯拉维奇人相信,行为有目的才更磊落。

        “经历和计算这么多,您收获了什么?”

        “嗯…”

        肖恩看到他思考得非常明显和短暂,心知这个答案可信度不高。

        亚当说。

        “我能拿到什么,就取决于你们接下来这几天有多努力。无论如何,宴会以后,应该就要结束这次旅行。

        至于我自己?

        我算是…有段难忘的经历吧,这对我很重要,就这样。”

        木门开合,亚当融入走廊漆黑里,带出的微风,让烛光有些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