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群史争霸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京中教头王进

第十二章 京中教头王进

        方牧也未曾想到王进居然会拒绝。

        一时间方牧不知该如何继续劝说,说到底他年龄还是劣势。

        现如今方牧未曾闯出名声,他如今的名声都是建立在身后家族的基础上。

        这是优势也是限制。

        童言无忌,王进又怎敢轻易将自己一家的命运放在童言上,方牧所说的话能代表整个方家吗?

        他赌不得,也不敢赌。

        身后的石宝眼尖,看出来气氛有些僵硬,便开口说道:“王教头如果担心路途遥远,我们自有马车。”

        王进面露难色。

        方牧看得清楚,王进应该是有所顾忌。

        见王进还是犹犹豫豫,石宝却是不舒服了。

        “我知道王教头顾忌什么,我家公子乃方家三代嫡系长孙,公子说的话在方家还是管用的,来时就听公子说你武功很高,既然王教头拿不定主意,那干脆就用武者的方式决定如何?你我切磋一场,若是你胜了我家公子就不勉强你,若是你输了就随我们去。”

        “石大哥。”方牧脸色一沉,轻责道。

        王进听得石宝所言,忍不住面露愠色,“这位兄台,家人安危岂可草率决定于这种事上。”

        石宝面皮挂不住,说道:“来时就听公子把你夸上天去了,得了你的消息公子就匆匆赶来怕你被高俅所陷害,这一路公子东西都没怎么吃,你可倒好,让公子一番好心都喂了驴肝肺。”

        王进却是信了。

        心底一暖,本以为自己离开东京府除了家中老母再无人关心自己,却还有人在意自己,这种突如其来的关心让王进有些不敢相信。

        他倒是没太过怀疑石宝话的真假,方牧没有反驳应该就是默认了,像方牧这种身份地位的人,不至于欺骗自己。

        想到这里他更惭愧了。

        长叹一声别过头去。“是我对不住公子,都是王进的错。”

        “若是有朝一日公子需要王进,哪怕千万里王进也定会赶来。”王进感慨说道。“但王进不愿连累公子,那高俅如今得圣上恩宠,恐为连累公子。”

        在重情义大环境下的新宋来说,方牧的行为自是引起了王进的感动。尤其是方牧的身份让这份感动更是来之不易。

        因为对如今王进来说他甚至连教头都不是,只是一介白身,还是得罪了当朝权臣的白身。

        这种情况下有身份地位的人能为他站出来自是让他感动不已。

        但方牧毕竟只是嫡系长孙,还不是方家的话事人,王进还是不敢冒这个风险,如果他孑然一身或许就真与方牧走了,但就像他刚才说的,他还有年岁已高的母亲,经不起折腾。

        方牧知道事不可为,若是强求只会适得其反,便半开玩笑似的说道:“那王进大哥可别忘了这句话,或许有朝一日我真会求到你身上。”

        “若有召,进必来。”王进认真说道。

        “还像个汉子,来,你我搭把手切磋一下。”石宝忍不住说道,他倒要看看这王进究竟有什么本事让公子不辞老远而来。

        方牧看向王进。

        王进【武:95】【天赋:1授棒:使用棍棒武器时武力值+2。】

        王进基础武力值低石宝一点,但差距很小,有时斗志低垂或者状态不好这一点的差距就能抹平。

        王进只要使用棍棒就能增加2点武力值,石宝的南离天宝天赋能随当前敌人提升武力值一起提升武力,只要石宝不使用流星锤两人武力值一人97点,一人98点,两人在伯仲之间,算是棋逢对手。

        但如果石宝使用流星锤瞬间武力值能提升3点,同时减少敌人1点武力值。

        更让方牧好奇的是如果在切磋时使用流星锤那石宝的武力值岂不是破百了?

        要知道炼气化神武力值就是破百,莫非石宝还能短暂进入炼气化神的境界不成。

        两人去庄上找史太公借了校场。

        史进得知王进要与外人切磋时赶紧放下手中事去围观。

        他对王进是心服口服了,但这突然来的方牧一行他从未见过。

        校场外站了不少史家庄的庄户。

        当今天下民风剽悍,人人尚武。

        就是庄稼地里的老农也会两招庄稼把式。

        听说这王进可是轻松击败了少庄主。

        虽然史太公总是说史进不务正业,但那只是自谦,不能让史进骄傲自满。

        实际上史进在方圆百里可谓是名声响亮。

        周围县城的人都听说过史进的名头,知道在史家庄有一头九纹龙。

        擅使棍棒,喜结良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鲜有敌手。

        能轻松击败少庄主的又是何等高手?

        庄户们不敢想象。

        那应该是天下无敌的高手了吧。

        王进和石宝一人挑了一柄木制武器。

        石宝深吸一口气,眼神锐利如刀。

        脚掌落地向前一冲,身后有残影显现,木刀倒提于身后。

        史进眼睛一凝,他敏锐的观察到刚才石宝后脚跟踩的地面直接坍塌下去,留下一个尺余的深坑。

        这可是校场,因为常年有人在上面练武,地面比寻常的地要夯实许多。

        “开!”

        石宝一声咤喝,疾驰而来的他木刀仿佛撕裂空气,在他手中化作一道暗黄色的光影扫向王进。

        虽然是木刀,但在他手中却比钢刀还要锋利。

        王进稳如泰山,双手握棍以守代攻,也没见他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抬棍一横,恰到好处的架住这一刀。

        疾驰如烈,不动如山。

        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在二人手中展现!

        刀棍相接,气浪掀起,方圆十米形成白色气浪向外扩散。

        石宝的刀很快。

        炽烈如火,一刀迅过一刀。

        王进稳稳招架,以守待攻。

        史进看得目瞪口呆,心底暗愧不已,原来之前王教头和他切磋时根本没用全力,现在场上两人任何一方换做他上场恐怕连五招都坚持不下。

        场上的战斗能看出石宝明显压过王进一头。

        石宝本就强过王进一点,还有王进最近长途跋涉照顾母亲未曾休息好。

        尽管昨夜休息了一会儿,但半夜王进母亲旧疾复发,让王进照顾了半宿。

        所以现在王进状态不是很好。

        五十招前王进与石宝勉强平手,五十招后王进逐渐落入下风。

        八十招后王进失守被石宝一刀击中右肩,动作有所不便。

        “还不认输?”石宝一刀震飞王进手中长棍,纵身一跃抡起手中大刀如满月劈下。

        王进倒退数步,后脚踩地稳住身形。

        “你状态不好,赢了也不痛快。”石宝傲然说道,他不屑于占这种便宜。

        “是我输了。”王进脸色看不出多少难堪。

        只是双手抱拳向方牧行了一礼。

        “方公子,进不敢承诺太多,但有朝一日若方公子有需要用到进的地方,进定万死不辞。”

        “两位高手今日让老儿大开眼界啊。”史太公敢来长叹道。

        史进跟在史太公身后半步,脸色却是沉稳了许多。

        他偷偷看了一眼场地,心底暗自咋舌,校场的地面坑坑洼洼,到处都是凹坑、裂纹、刀痕,就像是被十几头疯牛给糟蹋了一遍。

        他今日方知道自己是小瞧了天下高手。

        本以为自己的本事就算当不得天下第一,也怎么都是一流的高手了吧,但看了这场比试,他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

        今日史家庄随便两名他未听说过的人切磋都让他望尘莫及,这天底下又有多少这种籍籍无名的高手?

        方牧和石宝就在史家庄暂住一夜。

        因为年龄原因方牧只是小酌一杯,王进和石宝畅饮长谈,惺惺相惜,史进虽然武功不高,但喝酒的本事倒是不差。

        酒过三巡,王进将在东京自己与那高俅之间的恩怨讲述出来。

        史进义愤填膺,红着脸嚷嚷道就要去东京杀了高俅这狗贼,拿他脑袋当球踢,让他高俅知道他史进和他的球技谁更好。

        次日,方牧和石宝辞别。

        此番前来还是特意向师父周侗请了两日假。

        却是不能耽搁太久了。

        得知方牧目前住在成安县后,史进拍着胸脯嚷嚷道自己有时间了一定去成安县找他们。

        史太公从史进口中得知了王进的身份,却并未因此疏远王进,反而对王进宽怀道:“王教头无需担心,就在史家庄住下就是,只不过这件事除了你我之外,王教头莫再对其他人乱说,那高俅也不知道你在这里,他自然是找不到的。”

        王进羞愧,“太公,当日进也是担心会连累你们,却是王进当小人了。”

        “教头何出此言,设身处地教头对他人有所戒备也是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