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宋胆在线阅读 - 第55章 最后的征程

第55章 最后的征程

        送走正念,赵晔自屏风之后闪了出来。

        看着还红着眼圈的赵维,不由叹服,“尔之颜色,本王险以为真!”

        你特么装的也太像了吧?

        却见赵维眼泪依旧不断,拿衣袖猛擦,“王胜,这特么哪来的胡椒面儿?呛死爷了。”

        “噗!!”赵晔喷了,“却是为何啊?”

        到现在,他也还是满脑子浆糊,根本不明白赵维这唱的是哪一出。

        之前死不肯讲,现在这厢却又双手奉。

        “不懂了吧?”

        赵维大剌剌往那一坐,“这么好的一个背锅侠,要是让元人一下就给灭了,岂不可惜?”

        赵晔:“何为...背锅侠?”

        赵维白了他一眼,“那我问你,元人为何还未追到大洋那头。”

        赵晔老实,认真思考,“这还需说?东瀛在此拦路,需先攻东瀛,方得渡洋之路。”

        赵维:“那要是东瀛战败,又当如何?”

        赵晔:“自是一马平川,长驱直入。”

        赵维:“那要是北条时宗领着东瀛武士,跑阿拉斯加和加拿大那一片筑城安家呢?”

        “那......”赵晔卡住。

        他不知道赵维为什么叫那片地做阿拉斯加,但也知道是哪儿。

        了然到,“我懂了,你想让东瀛继续挡在大宋前面。元人就算越过大洋,也不能直捣黄龙,依旧要面对东瀛人的阻挠。”

        “对嘛!”孺子可教,赵维甚至欣慰啊!

        “美洲地方那么大,咱大宋一时半会儿也占不完,何不分出一点给东瀛?作为报酬,帮咱们挡个三年五载的,不成问题吧?”

        “我做恶,你来顶包,这就要背锅。锅背的多了即为侠。背、锅、侠!懂了吗?”

        赵晔本能地乖乖点头,“懂了。”

        事后又觉不妥,“尔心甚奸!”

        “哈哈。”赵维一乐,厚脸道,“多谢夸奖!”

        赵晔皱着眉,一副没救了的神态,不情愿道:“尚有一事不明,还请宁王赐教。”

        “说!”

        “给张地图,何故如何繁复?直赐于那北条时宗便是,为何还要假正念之手?”

        赵维沉吟了一下,“要说,直接给也不是不行,但不保险。”

        “怎讲?”

        “人嘛,轻易得到往往不知珍惜。我若直给,北条时宗有可能信,也有可能不信,甚至有可能当成是阴谋。”

        “再说,就算把图之地夸出花来,他也不一定信。反倒假他人之口,让他自己去猜,更能体会那块地的好处。”

        “之前赴宴,我一直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其实也是怕他不去,做出什么蠢事。”

        赵维是真怕,这事换了别人可能还好说,东瀛人就没准了。

        别的不说,就当下,已经初具雏形的所谓“武士道精神”,那动不动就开膛...开自己的膛那股儿劲。赵维真怕给了图,北条时宗还抱着玉碎之志,那就可惜了。

        如今戏已经演完了,就看北条时宗拿到图之后,能不能体会思想了。

        “睡觉,明日走人!”

        ......

        另一边。

        正念拿着地图出了馆驿,只觉无比烫手。

        老和尚甚是纠结,这东西要不要交出去?

        不用说也知道,他这趟正是受北条时宗所托,看看能不能做出最后的努力。

        没想到,还真用性情打动宋王,最后给了他这么一张地图。

        正念万万没想到,宋王左右遮掩,怎么也不肯说出来的,居然是如此的惊天之秘。

        大洋另一边的陆地...他们居然找到了扶桑,找到了一块富饶之所。

        难怪有底气,说三五年便能打回来。

        但是,正念却是纠结,要不要给北条时宗?这可是大宋找到的土地。

        正念做为一个宋人,虽流落东瀛十余载,但毕竟还是宋人。他可以帮北条时宗,但也不想危及大宋的将来。

        然而,思量甚久,正念觉得还是要交出去。

        无它,除了宋人,他还是个僧人,普渡众生,佛缘广善,亦是为僧之本。

        交出去,也许能救很多人。可若不交,也能害死无数人。

        等到北条时宗捧着那张地图的时候,他也是恍然大悟,一切的不解全部豁然开朗,眼神也不由亮起来。

        要知道,东瀛这地方,绝对是全世界最倒霉的一块地,地震海啸说来就来。

        如果真像图所载,有那么一片富饶之地,北条时宗能不动心吗?

        再加赵维赴宴时明里暗里的那些话,北条时宗觉得隐隐有一股**自心中滋长。

        沉吟良久,“先不急论断。倒可先派航船按图寻找,探一探!”

        ......

        次日,赵维、赵晔整装路。

        对此,东瀛天后宇多天皇以及大部分臣僚,显然有些失望。

        本以为赵宋此来是有心投靠,帮助他们抗击元朝。没想到,人家只是过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也唯有北条时宗心中明了,大宋来去的原因。

        登船之前,北条时宗亲来送行,与二王话别。

        “两位珍重,期盼再会之期!”

        “唉!”赵维一叹,“借执权吉言吧!不过...不过,你我皆处逆境,能不能再见,却是难料了。”

        北条时宗似有深意的一笑,“确是说不准啊!只要宁王奉凶化吉,时宗相信必有再见之日!”

        “好!”赵维闻言,长施一礼,“祝愿东瀛千秋万代,祝愿时宗执权长寿安康!”

        “珍重!”

        “珍重!”

        依依惜别,赵维转身欲走。

        只是临登船前,又回身多了句嘴,“其实啊,东瀛世代人杰,本王甚喜。若非生于此多灾寡物的孤岛,必有远大鹏程。可惜了!”

        “时宗执权雄韬伟略,想必亦有一个大陆梦想吧?若有幸渡过此劫,执权当有所打算了啊!高丽小国独占一隅,若为东瀛所用,才是万代之基啊!”

        说的北条时宗心里直痒痒。

        大陆的梦想吗?是啊,做一个孤岛之民,应该有一个大陆的梦想啊!

        只不过,这宋王肯定想不到,用等到抵挡元朝之后吗?用去高丽那种偏僻小地吗?咱有别的选择喽!

        随着本洲岛渐渐落于身后,归宋船队终于踏最后一段旅程。

        赵晔回头看了一眼,又瞅了瞅立于船头,颇有几分潇洒的赵维,吃味道:“北条时宗机关算尽,自视占尽先机,可其万万想不到,皆在尔谋划之中。”

        呲牙咧嘴,“本王不信,这真是你的主意?到底是何高人指点?”

        赵维那两下子他还是清楚的,这么缜密的计策,既救助了东瀛,又把东瀛摆在了大宋与元朝之间。

        别说赵晔想不到,满朝相公也不见得能使出这般手段。

        对此,赵维淡然一笑,“怎么就不能是我?”

        “真是你?”赵晔不确定,“短短两年,尔性情甚异,几乎让人认之不出了。”

        “是啊!”赵维难得与赵晔意见一致,“我自己也觉得,变化很大。”

        这两年来的变化,让赵维自己都吃惊,这都是张师父的功劳。

        “不说这些。”赵维话锋一转:“于东瀛咱们尚可以智取胜,但再往前走,光靠谋略可是不行了。”

        直视赵晔,“你有准备吗?”

        赵晔一窘,“何,何需准备?”瞪圆眼睛,“难道尔真要与元人开兵不成?”

        赵维一听,登时乐了。

        “咱们回来就是与元人开仗的啊!不打起来,百姓怎知咱们回来了?不打起来,怎么让义民重捡希望?”

        略带调侃,“醒醒,孩子!咱们回来,就是要闹出点动静的啊!”

        “闹就闹!”赵晔不肯示弱,强撑回话,“你那般怪笑是何用意?本,本王又不怕与元人一战!”

        “呵。”赵维淡笑,负手看向有些阴郁的海天之景,五官渐渐凝固,甚至有些深沉。

        “赵晔...”

        “做甚?”

        “害怕不丢人。”

        “什么丢人不丢人?本王不知你在说什么!”

        “我也害怕,怕的要死!”

        “......”

        “然生于此时,不论怕与不怕、想与不想,你我都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赵晔皱着眉,有些窘迫,“你到底要说什么?本王再说一遍,我不怕!”

        “不怕就好。”赵维转头看着他,“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可以怕,甚至可以躲,无关大局都没问题。”

        “但是,若有关乎成败之局,你若萎靡,我会宰了你!”

        赵维语气越来越重,最后那句我会宰了你,更是杀气森森。

        赵晔面色苍白,不由倒退一步。

        “我...我......”

        他想继续嘴硬说“我不怕”,可对赵维那杀人的眼神,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最终用微不可闻之音,喃喃一句,“知道了......”

        赵维看着他,缓缓点头,不再为难赵晔,露出笑脸。

        “你还是把救难英雄的名头还给我吧,那样能活的长一点。”

        赵晔无语,“不是说好,早就还你了。”

        正说着,马小乙自舱中出来,来到二人身边,“四哥,接下来去哪?要早作打算。”

        赵维一凛,说出两个字,“崖山!”

        赵晔一怔,“又是崖山?”

        马小乙却是一喜,因为他爹就在崖山。

        准确地说,是崖山所属的广东新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