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龙抬头在线阅读 - 1458 其罪当诛

1458 其罪当诛

        我就知道魏老是帮着我的,今天必须把萨姆给揪出来!

        只是宁老一听这样的话,面色当然难看起来:“魏老,就连您都认为萨姆在我房间?”

        魏老立刻摇着头说:“我可没这么说啊,只是张龙这么认为,我就让他验证一下!而且,就算萨姆在房间里,也和你没什么关系嘛,张龙不是说了,一切都是剑神策划?好了,让他进去看看吧,否则死了也不甘心!”

        有魏老这句话,我立刻来了底气,转身就要往房间里走。

        “且慢!”宁老突然喊住了我,阴沉沉道:“如果萨姆不在里面,又怎么说?”

        听到这一句话,我的一颗心怦怦跳,宁老不会提前把人转移了吧?

        可他要是转移了人,根本不需要回来啊,直接让我进去查么,还能洗清他的嫌疑,何必搞得这么恐慌?

        我一咬牙,说道:“要是不在,当然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宁老冷笑着道:“擅闯我房间者,当然死路一条,如果里面没有萨姆,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想必魏老也没什么意见。”

        魏老面色凝重,虽然心有不满,但也不好驳斥什么。

        我仍坚信萨姆就在暗室之中,所以咬着牙道:“好,就这么办!”

        接着,我便转身走进房间,魏老、宁老等人也都跟了上来,显然要和我一起看。

        也好,那就一起做个见证,当着众人的面,我伸手摸向石天惊之前摸过的砖。果不其然,就听“咔咔咔”的声音响起,墙面一分为二,露出一截甬道,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

        像这样的暗室,宁家其实不少,怎么着也有十几个,分布在各处。

        其他暗室,我全都查过了,就宁老房间这个没进去过,因为剑神一直守着,我们都进不去。如今,暗室的门终于打开,我想到那通定位在宁家的电话,毫不犹豫地奔了进去,众人也都纷纷跟上。

        这暗室里,灯还是声控的,我们一众人都进去,灯也一路亮了起来。

        我奔在最前面,很快来到一个房间,里面虽然设施简单,但也五脏俱全,该有的一样不缺,床、沙发、电视、马桶、饮水机,是个很宜居的住人之所。我们一众人进去后,并没看到房间里有什么人,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心想不会真被宁老转移了吧?

        但是很快,我就敏锐地察觉到,床底下趴着人!

        “出来!”我立刻拔出了饮血刀,冲着床底下叫着。

        石天惊也握紧了双拳,警惕十足地看着床下,众人也都聚焦过去。

        很快,有声音响起,一个人从床底下爬了出来,就见他金发碧眼,一副典型的白人面孔,他的眼中充满恐慌,正哆哆嗦嗦地看着我们。

        但他不是萨姆。

        而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

        没错,这是一个老外不假,却是一个外国小孩。

        看到这个外国小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是谁啊?”魏老都忍不住好奇地问。

        “爸爸!”

        外国小孩突然叫了一声,接着扑向宁老。

        “嗯……”宁老轻轻应了一声,蹲下身来,伸手把外国小孩给接住了。

        这一幕,无疑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是我的儿子……名叫佩蒂……”宁老沉沉地道:“前几年我因公出国,做了一件对不起所有人的事情……我和当地的一位女翻译相恋了,接着便有了佩蒂。佩蒂本来一直由他妈妈抚养,但他妈妈前不久因病去世了,没有办法,我托人把佩蒂接了回来,但又怕人知道,只好藏在这暗室里,还让剑神亲自看守,不让任何人进入……结果还是曝光了!魏老,这件事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把持好自己,你要罚我,我也认了……”

        宁老低下头去,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因为这个故事实在是……实在是……够出人意料的啊。

        宁老今年六十多了,哪怕是七八年前,也是五十多岁……当然不是说五十多就没能力了,毕竟这东西是因人而异的,有人七八十岁还能老来得子,有人刚二十岁就不举……

        毫无疑问,宁老在这方面是真的强,明明孙子都有了,还搞出这样的事。

        所以,其中最呆的无疑是宁公子,意思是说宁老给他生了一个小叔,他都二十出头的年纪了,竟然又多了个七八岁的小叔!

        天底下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了。

        “我也知道这事实在丢脸,所以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才藏在我房间里的暗室中,结果,结果……”宁老的手都开始哆嗦了。

        佩蒂已经七八岁的年纪,是个对任何事都懵懵懂懂的年纪,说他不懂,其实也懂一些。

        他轻轻摸着宁老的头,委屈巴巴地说:“爸爸,我让你丢脸啦!”

        中文倒是说得还算利索。

        “没有……”宁老抱紧佩蒂,两行眼泪淌了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和你没关系,千错万错都是爸爸的错!”

        佩蒂也抱紧了宁老,哇哇地哭了起来:“我不想住在这啦,我想出去玩……”

        因为佩蒂的身份,可想而知,宁老是不会让他见光,也不知道佩蒂在这暗室里住了多久,虽然不愁吃、不愁穿,可他毕竟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啊,要一直待在这暗室里不能出去,别说是他,大人也扛不住!

        “爸爸对不起你……”宁老唉声叹气,父子两个抱头痛哭。

        看着这幕,现场众人无不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身为国公也好,身为爷爷也好,宁老这事无疑是做错了,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在这种事上栽跟头,被人戳穿了脊梁骨都不为过,要是传扬出去,他根本没脸继续担任现在的职位。

        可小孩子有什么错,佩蒂有什么错?

        众人唉声叹气,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也完全傻了,我是怎么都没想到这暗室里竟然藏着宁老的私生子,还是个外国私生子。怪不得剑神拼了命守护这里,怪不得剑神死都不愿意让我踏入暗室一步,怪不得剑神信誓旦旦地说这里面没有萨姆……

        我的脑袋开始有些发晕了。

        如果萨姆不在这暗室里,那么萨姆在哪里呢?

        根据之前的电话定位,萨姆明明就在宁家,我找遍了每一个角落,唯独这里没找过啊!

        我的心理活动,别人并不知道,大家的注意力还在佩蒂身上。

        “这事,你确实是做错了……”魏老轻轻拍着宁老的背,“到了咱们这个位子,投怀送抱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每天都要应对各种各样的诱惑。在国内,你的风评一向不错,怎么出了国就犯糊涂了,你做出这种事,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宁老沉沉地道:“本来我想瞒着,但还是曝光了,说明这一切都是天意!魏老,要怎么罚,您随便吧,我都受着!”

        “那就罚你一年的薪水吧。”魏老说道:“你这一年的工资,全部捐给贫困地区。”

        到了他们这个位子,薪水当然不少。

        但到了他们这个位子,又有哪个还靠薪水活的,家族里的生意几乎都快遍布整个华夏了!

        所以这个处罚,可谓是不痛不痒,高高举起又轻轻落下。

        宁老诧异地看着魏老,几乎不敢相信。

        魏老说道:“这件事情,还是继续保密,我不希望任何人说出去。”

        说着,魏老看向身后众人,大家赶紧纷纷点头。

        在场的人,大多都是宁家的人,当然没人愿意扬这种家丑。

        魏老的目的也很明确,一样不想扬这个家丑,只是他的格局要更大些,将整个国都看作他的家。

        宁老的事要是抖露出去,受损的将是整个国家的名誉!

        所以魏老决定瞒着。

        “不过这孩子不能留。”魏老说道:“你再抚养他几年,等他有自己的行为能力了,就送到国外去吧,留在你的身边,始终是个定时炸弹。”

        魏老可以说是一片苦心了。

        “是……”宁老只能答应,又抱紧了佩蒂,流下两行泪来。

        “爸爸,我不要离开你,我已经没有妈妈了,我不要再离开你!”佩蒂显然是听懂了,也哭起来。

        宁老无话可说,只是抱着佩蒂不停流泪。

        我不知道事情怎么会闹到这地步的,我本来是来抓萨姆的,结果却意外捅出一桩宁老的私生子事件,这也太狗血了一点。不过我琢磨着,魏老愿意放过宁老一马,宁老应该也能放过我一马吧,之前打过的赌应该不算数了,宁老是为了不让我进入暗室,才说出那些话的……

        我正这么想着,就听魏老说道:“你的事情解决完了,该解决张龙的事了。”

        说着,魏老看了我一眼,淡淡地道:“诬陷国公级的人物,说萨姆在宁老家藏着,甚至半夜摸进宁老房中……一桩桩、一件件都是非死不可的罪,其罪当诛、罪无可恕,直接拖出去枪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