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在线阅读 - 0363章 专治各种家里有人

0363章 专治各种家里有人

        一秒钟之前宁涛还面带微笑,站在那里,一秒钟后他就被人群吞没了。棍棒在飞舞,钝器击中肉体的声音响个不停,就像是在擂鼓一样。
        “打!打!给我打死他!”李彪兴奋地吼叫着,眼睛里满是野兽一般的神光。
        他一直想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正经商人,甚至还要求自己的手下讲礼貌,注重仪表,可他却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的人性。他是一个坏到了骨头里的人,这一点无论是穿多么好的西装,多么讲礼貌都改变不了的。
        突然,一声闷响,一个握刀的人从人群之中飞了出来,啪嗒一声砸落在了地上,口鼻来血,昏迷不醒。
        紧接着,一个个人从混战的“战场”里被扔了出来,那画面就像是在进行枕头大战,扔的不是人,而是枕头。
        刚刚还是宁涛被群殴,可是眨眼之后,那些围殴他的人,躺在地上的不算,但凡还能动的都争先恐后的往后退,往后爬,生怕靠近他!
        不可破扇在空中舞动,飞鸟一般灵动。展开之时,封挡短刀匕首,利器不可破。合拢时,横扫千军,所过之处血与牙横飞。被它打掉的牙齿,不说含在嘴里的,仅仅是掉在地上的起码就有上百颗!被它敲断的肋骨,少说也有几十根!
        猫爪拳的速度,不可破扇的坚硬扇骨,这些社会人渣谁能破?
        “啊——”花子一声发疯似的吼叫,挥手将一把匕首掷向了宁涛。
        哗!
        不可破扇打开。
        呼啸而来的匕首扎在了扇面上,然后掉在了地上,看似纸质的扇面却连一个被扎过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花子转身就开跑。
        宁涛的脚下一踏,整个人炮弹一般弹射了出去,轰然撞在了花子的背上。
        惨叫声里,花子倒在了地上,贴着地面滑到了李彪的身前。
        宁涛向花子走去。
        “彪哥……救我……”花子抓着李彪的裤管,他想爬起来,可是他的脊柱被宁涛撞伤了,根本就爬不起来。
        李彪却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依旧目光呆滞的看着宁涛。他此刻的感受恐怕比三角函数还要复杂,他以为胜券在握,可一转眼就全军覆没。
        纪晓风和郎威的感受比李彪好不到哪里去,就在最多一分钟之前,他们其实还想劝一下李彪,打断宁涛两条腿就够了,不要真弄出人命。却没想到,仅仅过了几十秒钟,李彪的手下全都躺在了地上!满地的牙齿,满地的鲜血!
        宋承鹏算是最镇定的一个,可他也掩饰不了他眼神之中的震惊和畏惧。
        就这么一愣神的时间里,宁涛已经走到了花子的身边。
        “救我……彪哥……”花子扯着李彪的裤管。
        李彪如梦初醒,慌忙退后。
        宁涛也没有去追李彪,他说道:“花子哥,麻烦你把头抬高一点,把脸侧一点,这样的话你会好受一点。”
        这才是讲礼貌的社会人,就要敲人牙齿了,还给良心建议,让对方摆好姿势,以便挨打的时候好受一点。
        “不……不……”花子使劲摇头。
        宁涛一脚踩在了花子的脚踝上。
        “啊!”花子顿时惨叫了一声,他感觉他的脚就像是被打桩机给冲击了一下,骨头都碎了!
        宁涛轻声细语地道:“花子哥,听清楚了吗,麻烦你把头抬高一点,把脸侧一点。”
        “求求你……啊!”求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宁涛的脚又踩在了花子的脚踝上。这一次是真的碎了。
        宁涛又轻声细语地道:“花子哥,麻烦你把头抬高一点,听清楚了吗?”
        花子哪里还敢求饶,他硬着头皮将头抬高了一些,也将脸侧向了宁涛。他不敢看宁涛,他闭上了眼睛,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
        就在花子摆好姿势的那一刹那间,宁涛手中的不可破扇狠狠的抽了过去。
        砰!
        花子的脑袋一偏,十几颗牙齿喷射而出。他整个人也顺着不可破扇的方向滑了出去,撞在一张八仙桌的桌腿上才停下来。
        李彪已经逃到了柜台后面。
        纪晓风和郎威不动声色地往门口退去,还一个劲的给宋承鹏递眼色,暗示他逃走。
        宋承鹏没动,因为他知道根本就不可能逃得掉。就宁涛刚才那瞬间启动的速度,就算他敬重的师父也做不到!
        “两位不要急着走。”宁涛说。
        纪晓风和郎威的双脚顿时颤了一下,定在地上动不了了。
        不过,毕竟是高高在上的公子哥,郎威跟着说道:“你想干什么?我们可没惹你。”
        纪晓风也说道:“我舅舅是警司,你要是敢伤害我们的话……”
        呼!
        不可破扇忽然飞了归来,砰一下砸在了纪晓风的嘴上。一颗门牙和鲜血顿时从纪晓风的嘴巴里飞了出来,他人也被砸倒在了地上。
        宁涛淡淡地道:“纪先生,你接着说,你舅舅是警司,我要是伤害你,然后会怎么样?”
        大厅里一片死寂。
        纪晓风想死的心都有了,哪里还敢说一句话。宁涛打掉的不仅是他的一颗门牙,还有他的尊严和自信。这么多年他嚣张跋扈惯了,惹上事,一抬出他那个当警司的舅舅差不多都能摆平。可是这一次,他摆不平。
        宁涛的视线移到了郎威的身上,依旧语气淡淡:“郎先生,麻烦你把我的扇子捡过来给我,谢谢。”
        郎威耸了一下肩:“宁先生,有必要这样做吗?你现在让我们离开这里,我们会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如果你执意要这样做,你自己也会惹上麻烦的。”
        宁涛说道:“捡过来。”
        郎威冷笑了一声:“你可以打我,但我不会屈服。我想你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家里有什么人。”
        宁涛向郎威走了过去。
        宋承鹏终于开口说话了:“宁先生,他的大伯是军中的人,是一个高级军官,请你冷静一点。我看你气也出得差不多了,就这么算了吧。”
        郎威的嘴角的那一丝冷笑更浓了,他和纪晓风不一样,他的能量更大,他是真的不相信宁涛敢像对待纪晓风那样对待他。
        宁涛走到了纪晓风的身边,捡起了不可破扇,然后才走向郎威。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眼神也冷得可怕。
        郎威有些紧张了:“你不要乱来啊!”
        宁涛在郎威的身前停下了脚步:“你家有人在军中当官啊?”
        郎威说道:“承鹏,报警啊!”
        宋承鹏没动。
        宁涛说道:“照你说的,你家中有人是高级军官,我要是打你确实会惹上麻烦。”
        郎威松了一口气:“你明白就好。”
        宁涛说道:“可是,越是这样,我就越得打你。”
        “你……什么意思?”郎威怀疑他听错了。
        宁涛忽然一扇子就抽在了郎威的脸上,砰一声响,郎威的一嘴牙齿也从他的喷了出来,一张帅气的脸顿时变了形。
        可这才只是一个开头。
        宁涛一脚踹在了郎威的小腹上,将郎威活生生踹得飞了起来!
        郎威飞出好几米的距离才重重的砸落在地上,他想爬起来,可是撑了一下又瘫了下去。他的脑袋里嗡嗡之响,即便是这个时候,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宁涛敢这样打他!
        他却不知道,恶面状态下的宁涛,他不说搬出什么军官大伯还好说,搬出来只会被揍得更惨。
        天外诊所的主人,行走善恶之间,惩恶扬善,身上恶气缠绕之人,不管背后有谁,宁涛都照惩不误!
        宁涛向宋承鹏走去。
        宋承鹏苦笑了一下:“宁先生,你不会连我都打吧?我可什么都没说。”
        第六感突然苏醒,危机感骤然来临。
        砰!
        一声枪响。
        哗啦!
        宁涛手中的不可破扇弹开,挡在了胸前。
        叮!
        一颗变形的弹头掉在了地上。
        扇子接子弹,宋承鹏傻眼了。
        其实,就在宁涛走向他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没有多么害怕,他和那两个富家公子哥不一样,他是一个正宗的武者,身有内力。他也打好了主意,一旦宁涛对他出手,他就用一身所学跟宁涛打一场。可是看到宁涛居然用扇子接下子弹的时候,他的心里就连与宁涛打一场的想法都不敢有了。
        砰砰砰!
        连续的枪声。
        宁涛的脚步闪动跳跃,手中的不可破扇左挡右接,一颗颗弹头全都掉在了地上。
        “啊!啊——杀了你!”李彪从柜台后面冲了出来,一边向宁涛冲,一边扣动扳机。他已经失去了理智,只想要宁涛死。
        咔、咔!
        李彪的手枪里没有了子弹。
        哗啦!蝴蝶一般在空中飞舞,封挡子弹的不可破扇合上了。宁涛捏着不可破扇向李彪走去,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李彪忽然扔了手枪,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眼泪夺眶而出:“大哥……你究竟是谁啊……你老人家高抬贵手啊……”
        宁涛在李彪的身边停下了脚步,手中的不可破扇狠狠的抽了过去。李彪的脑袋一偏,一嘴的牙齿从变形的嘴里喷了出来。不等他的脑袋彻底偏过去,宁涛又反手一扇子抽了过去,砰一声闷响,他的脑袋又偏了回来,然后软踏踏地瘫倒在了地上。
        宁涛说道:“小翠,把楼上的那些女孩都叫下来吧,让她们别报警。”
        小翠却还蜷缩在楼梯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宁涛又叫了一声:“小翠,没事了,去把楼上的女孩都叫下来,叫她们别报警。”
        小翠这才回过神来,她慌忙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往楼梯上跑,跑了两步她又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宁涛说道:“叔叔,她们没法报警,因为我们都没有手机。”
        宁涛笑了一下:“去吧去吧,把她们都叫下来。”
        “嗯!”小翠埋头往楼上跑去,咚咚的脚步声在这个空间里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