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踏星在线阅读 - 第两千零一百零四章 唯一道子

第两千零一百零四章 唯一道子

        现如今,就连伍大都同情河洛梅比斯他们了,“跟陆隐出现在同一个年代,是你们的悲哀,明明未必需要出现在同一个年代的”。

        这些人如果早点被解语出来,此刻或许就是半祖,乃至祖境强者,也可以迟点解语出来,陆隐对于他们来说就如辰祖一样,都是传说,可惜,他们不早不晚,就在这时候出现,这就是命。

        最生气的莫过于汐琪头顶的鱼,不断喝骂初元,“鱼大人都给你力量了,居然还输,愚蠢,这个双足兽太愚蠢了,快,鱼大人要上场,快”,边说边拍打汐琪。

        汐琪委屈,“我,我不敢,陆大哥太可怕了”。

        “怕什么,愚蠢的双足兽,鱼大人教你一点就能赢,不就是死气嘛,当初鱼大人也是教过他,咦,等等,鱼大人在说什么?教过谁?双足兽,把鱼大人的话重复一遍”。

        汐琪眼中闪过狡黠,“你说这些双足兽都不错,有资格成为坐骑”。

        “对,鱼大人说的就是这个,都不错,有资格,哈哈哈哈”。

        汐琪松口气,生怕贱鱼非逼着她上场,那才倒霉,这些人随便打个喷嚏她就完了。

        广场外,陆隐行走在前往山门的路上,身后,河洛梅比斯缓缓起身,腹部明明被斩断,却已经恢复,她利用陆隐行走百步的时间以生命之轮恢复。

        若非这是死气的力量,根本不需要百步,十步即可恢复。

        陆隐停下,回头,诧异看着河洛梅比斯,“这就是梅比斯一族的能力?不愧是第二大陆掌舵之族”,如果初元或者天空珈蓝有这种恢复力,不至于那么惨,他也比较难打。

        河洛梅比斯深呼吸口气,再次冲出,一拳落下,极限轰击。

        陆隐摇头,瞳孔化作符文,盯着河洛梅比斯,削弱。

        河洛梅比斯一拳对撞锁链,力气突然流失,锁链轻易将她再度捆绑,陆隐抬手,勾廉横斩,还是同样的斩击,同样的位置,河洛梅比斯被甩向更远的地方,沿途,血渍飞散。

        无数人心惊肉跳,这次,死了吧。

        云影梅比斯咽了咽口水,连忙让羽化梅比斯寻找河洛梅比斯,一定不能让她死。

        不过当陆隐又走出百多步后,河洛梅比斯再度出现,还是极限的出拳攻击,不死不休。

        初元说过,河洛梅比斯很难杀死,陆隐算是体会到了,刚刚第二次斩击,按理说已经达到河洛梅比斯承受上限,居然还能恢复。

        不过看得出来,她消耗不轻,不管通过什么方法,恢复那么重的伤势不可能轻松。

        河洛梅比斯如今出拳的力道比之陆隐刚背起雕像的时候,差了不少。

        现在即便让她攻击锁链同一个位置,也很难打破。

        勾廉再度横斩,河洛梅比斯甩向远方。

        这次,她在陆隐远走超过三百步的时候才出现,脸色煞白。

        然后又被甩出。

        这次是千步。

        一次又一次挡在前方,一次又一次重伤,看的不少人动容。

        陆隐看河洛梅比斯目光与看初元他们完全不同,这个女人的韧性真是可怕,她每一次经历的斩击可都相当于走在死亡边缘,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承受的。

        虽然河洛梅比斯很努力,奈何最终,陆隐依然将始祖雕像,放到了山门前。

        当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始祖雕像矗立,代表新天上宗的道子,出现。

        河洛梅比斯躺在地上,腹部流出的血染红大地,终究,还是这样。

        初元闭上双眼,败了。

        天空珈蓝目光赤红,竟然败了。

        道子之争前,他们都有把握,都认为自己必能超越其他人,成为道子,他们从未把这个时代的人当做对手,最终,却败给了这个时代的人。

        这场比试,虽然不甘心,但输得心服口服,陆隐表现出了无解的力量,真正,无解的力量,别说同辈,哪怕半祖,面对他击败初元的力量都慎重。

        看台上,陆不争大喝,“立刻召开天门会,确定道子,成立天上宗”。

        痕心看向陆不争,目光闪烁,这个结果与他料想的完全不同,竟然让陆家人成为道子。

        绝一怔怔望着陆隐,天上宗,道子,这些他都不关心,他关心的只是死神传承,这个时代为什么有人可以继承死神的力量,甚至创造死气,他到现在都不理解。

        “无需确定,道子,就是陆隐,我卜天门,承认他--代天行走”,命女声音出现,响彻天上宗。

        痕心望向命女,“堂堂命运的传人,就这么承认一个后辈,是不是太草率了”。

        命女没有回答。

        禅老开口,“既然道子之争落幕,是应该召开天门会了,很多事都要商议”。

        “不错,晚辈也有很多事想在天门会中商议”,陆隐开口,目光看向痕心。

        能参加天门会的都是半祖,而且必须是天门门主,哪怕道子确定,并拥有代天行走的权利,也不可能与天门门主平起平坐,差距太大了。

        但陆隐开口,却没人觉得突兀,似乎他本就可以与半祖对话。

        …

        天门会一共召开过三次,如今,是第四次。

        前三次天门会召开,确定了当前宇宙格局,也确定了六大天门的地位。

        每次天门会召开都只有六人,而这次,多了一个。

        过往天门会都在地球召开,因为那里距离木星最近,这次也一样,除非天上宗真正建立起来才会转移。

        地球,泰山之上此刻站着七道人影,望着左右六位天门门主,陆隐笑了,“过往天门会都这么安静吗?既然如此,晚辈就抛砖引玉,说些事,也供前辈们讨论“。

        “首先,对于晚辈道子并可以代天行走的身份,前辈们是否有问题?”。

        说完,陆隐一个个看去,陆不争,禅老肯定没有问题,他看向命女,目光奇异。

        命女始终以白云示人,唯独在这天门会上,露出了真身,是个绝美少女,并非女子,而是少女,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如果放在外界,谁会知道她居然是命运传人,天上宗时代十二天门门主之一,还是最不好惹的那个。

        看到命女样貌的时候,陆隐忍不住想她是不是担心自己样子不够唬人,才特意藏在白云里,既能掩饰真身,又显得神秘。

        命女转头,恰好与陆隐对视,露出淡淡的笑容,很--可爱。

        陆隐无语,居然用可爱来形容一个半祖,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说。

        “我承认陆隐道子之位,并确保他代天行走的权利”,命女开口了,声音依然悦耳,但如今看着她样貌,这个声音平添了一分纯真。

        陆隐看向九耀。

        血祖不在,九耀便是血天门代理门主,实际上一直以来,血天门都是九耀做主,因为血祖。

        隐想到血祖做的事,就有些不是滋味,是佩服吧,他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佩服一个第六大陆的人。

        无论什么种族都有好人,也有坏人,血祖的做法值得所有人敬佩。

        九耀沉思片刻,“既然事先约定好,我也没问题”。

        陆隐看向绝一。

        绝一目光黑暗深邃,“可以”。

        痕心也道,“可以承认”。

        陆隐点头,“好,既然前辈们都承认,那么,晚辈暂时没问题了”,说着,他看向禅老,“前辈可有事要讨论?”。

        禅老道,“那我就先说了,老问题,痕心门主,是否应该公布战气修炼之法?”。

        痕心道,“愿赌服输,我会公布战气详细的修炼之法,不过我想先查清楚,痕三被谁抓走了”。

        陆不争冷笑,“痕三被抓跟公布战气修炼之法有关系吗?你想耍赖?”。

        痕心语气低沉,“我只想警告一声,谁抓了痕三,最好放出来,否则,别怪我无情”,说到这里,瞥了眼陆隐,陆隐也是嫌疑人之一,毕竟他修炼了宙衍真经。

        陆隐平静,什么话都没说。

        禅老提出了不少事需要讨论,紧接着,陆不争,九耀都相继提出了很多问题,大多是矛盾,如今整个人类不分第五或者第六大陆,都整合在一起建立天上宗,然而过往仇恨不可能轻易放下,矛盾不断爆发很正常。

        有些矛盾可以化解,有些矛盾,却没办法化解,尤其痕心提出转移地球人,让天上宗精英及其家属居住在地球,这一点被陆不争强烈反对。

        “这个问题已经讨论过三次,地球人大多普普通通,不值得在意,人类要想延续,必须保留精英”,痕心道。

        陆不争其实也不在意地球人,修炼者如果太悲天悯人,也无法走到这一步,他不过是因为陆隐才保留地球人,地球,对陆隐有特殊意义。

        禅老同样拒绝,“太阳系内原宝阵法早已建立,并不断完善,一旦出事可以快速到达木星外,没必要转移地球人,我们不能强行让那些人离开自己的故地”。

        绝一同意痕心的想法,“之前你们拒绝转移地球人,是因为怕引起木星变动,那个什么地隐组织与木星有关系,然而这些年我们抓到不少地隐组织的人,依然得不到如何打开木星的方式,建立那些原宝阵法没什么用,想通过木星逃走,目前也做不到”。

        “倒不如转移地球人,倒要看看木星会不会有变化,实在不行就强行出手,总好过被一个木星吊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