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吾妻上将军在线阅读 - 第530章 且等着吧

第530章 且等着吧

        此后接连几日,正宁下起一场蒙蒙细雨。

        一下就是好几日,丝丝刺骨的冰雨拍打在脸上,像刀子刮似的。

        让已经习惯幽州天气的姜佑也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

        “我要走了。”

        “去哪里?”

        “焉城。我们这一行人暂归焉城管辖。”

        “喏,看看这个,再走不迟。”

        大帐中,姜佑正在整理身上的装备。

        他准备回焉城复命,本就是过来送兵符,现在任务早就完成,说实话他已经在这里耽搁许多时日,做一些和任务无关的事情,比如和陆云起培养感情。

        虽然很想和陆云起再叙叙旧,但身份和时间都不允许。

        陆云起则是面无表情地坐在大案前,手里拿着几份密报,听闻姜佑要走,便从袖口里掏出一张信笺递给姜佑。

        姜佑走上前接过,随意看了一眼,神情慢慢僵在脸上,略微有些吃惊

        一是因为信笺上的内容,二来就是信笺盖的大印。

        信笺是调令。

        大致意思是姜佑这一小队人马暂时由正宁守将统领,也就是陆云起。

        日后,姜佑这一斥候小队就是陆云起的小卒子,让他们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不过让姜佑吃惊的还属信笺上盖的大印,是大帅定国公的私印。

        没必要吧,我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斥候啊,没必要一个大帅亲自过问吧?

        拿着信笺,姜佑看向陆云起:“你去求的?”

        调令只有一种可能,老熟人陆云起去求的。

        “大战在即,正宁需要随时和阳城保持联系,所以.....”

        话还没说完,陆云起就停下来。

        因为她看见远处不怀好意的男人正一步一步地靠近自己,欲图谋不轨。

        “你做什么?”

        姜佑笑笑,把身上多余的装备随便丢在地上,来到陆云起对面坐下,两条胳膊放在大案上,双手捧着自己的脸笑吟吟地看着对面的美人,恬不知耻道:“你对我可真好,你是不是舍不得我走呀?”

        陆云起发怔,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招招手叫男人再靠近些。

        姜佑挪挪屁股,凑的更近,空气中都是陆云起身上的好闻味道。

        陆云起伸手揪住姜佑的耳朵,狠狠地拧了两下:“竟然当众调戏本将军,胆子倒是不小。”

        “疼疼,疼。”姜佑呲牙咧嘴反抗。

        陆云起不松手,叫嚣道:“日后在本将军麾下好好干,不要耍什么幺蛾子。大战在即,心里不要总想着那些男女之情,如果此战不能胜,整个大端就要亡国,家国面前,儿女情长往后放知道吗?”

        “知道,疼......”

        “知道就滚吧,别来烦本将军。”陆云起一脚踹在姜佑的屁股上,让他滚出大帐。

        姜佑灰溜溜地逃出来,揉揉快要被揪掉的耳朵。

        帐中一时安静下来,陆云起平缓自己的心情。

        没来由地低头笑笑。

        她单手托腮,美目闪着光,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调令确实是陆云起去求的,为此定国公还嘲笑许久。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大概是因为不舍得?

        京城大半年的生活,她已经习惯。

        说实话在幽州的这几个月她身心俱疲,她讨厌战争,更讨厌打败仗。

        如果可以,哪个女子愿意上战场?

        在家中平平安安,相夫教子的生活不好吗?

        陆云起承认自己很俗,因为她已经厌倦,如今的处境是不得已而为之。

        身边多一个熟人,自己也能安心不少。

        ......

        “姑爷,咱们何时动身出发?”

        姜佑刚走出大帐,赵二虎就凑上前问道。

        “走走走,走什么走?”姜佑假意厉喝,把手中调令拍在大汉手中。

        赵二虎不明所以然,看完之后只见他两道粗眉一挑,招呼远处的兄弟:“兄弟们,卸甲,喝酒去喽。”

        姜佑:“........”

        他拉住赵二虎,不满道:“天天就知道喝酒,不干一点正事,你是个兵吗?”

        赵二虎撅撅嘴巴,回怼道:“姑爷还好意思说我,不知道是谁整天躲在将军的营帐里,饭点还要人叫。”

        偏姜佑还无法反驳。

        但他不管,硬是拉住赵二虎到城外视察。

        既然现在归正宁,那接下来的一场大战免不了。

        大帅的计划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陆云起可能知道一些。

        似乎有一场防守战要在正宁打响。

        前不久河对岸的蛮军宝格楚部葬身野狼谷,在正宁打了一场大败仗。

        大端军方料定,对方可能就在这半个月要强行渡河,拿下阳河防线一雪前耻,正宁首当其冲。

        不久,姜佑和赵二虎来到城外一处高坡,观察正宁的地势情况。

        正宁比焉城的情况要好些,至少城墙完备,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城池。

        况且城中精兵无数,当然还有一个大杀器:神火。

        自从那日在野狼谷发现原油,各方大佬都十分重视,已经派遣专门的人士去开采。

        城中现存原油将近千余桶,就等着敌方来攻击,好好给他们上一课。

        赵二虎叉腰指着正宁城前面的一处滩涂地,建议道:“其实可以在那里设置第一道防线,拦网挖陷阱。敌军未至,我方先来一轮齐射阻挠敌军登岸,待敌人上岸,必须要经过滩涂地,早就备好的陷阱可以有效杀伤敌人的兵力。”

        姜佑点点头:“应该就在这几日就会设置前哨防线。不过蛮军多骑兵,不擅攻城步战,阳河防线他们应当也不会选择正宁作为主攻方向吧?焉城倒是不错的选择。”

        “已经去焉城增援了,这几日城中军士至少走了三成,最后正宁的守军应当不足一万,不过我听说,河对岸的是庆王三子,为人喜大好功,他可不会想这么多。”赵二虎打趣道。

        姜佑叹了一口气,点点头:“且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