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一二章 薛蟠报喜

第一一二章 薛蟠报喜

        寻思片刻,王宵暂时把事情放下,不管怎么说,考中进士才最为重要,先把这两个月混过去再说。

        前面不远,是一间牙行,王宵走了进去。

        “公子如何称呼,    有何吩咐?”

        一名伙计热情的上前招呼。

        王宵道:“我姓王,名宵,想赁个小院,清雅点的,先赁三个月。”

        “公子您是来赶考的吧,您要什么地段的院子?”

        伙计眼毒的很,    一眼就认出了王宵的身份。

        王宵道:“没有特殊的要求,    不过离国子监越近越好。”

        “公子先坐下喝茶,我帮您瞧瞧。”

        伙计端了杯茶来,就去查找簿册,不片刻道:“公子,有一家挺合适,在铜锣巷,两进深,家里在城外的庄园住,委托我们把房子赁出去,隔壁便是监察御史王太常的家,与您还是本家呢。”

        “哦?王太常?”

        王宵现出了明显的讶色,这他娘的,冥冥中不会真有一双手在安排自己的命运吧?

        自己刚穿越来,家里就有十四娘,之后结交了许仙、白娘子和小青,    又和贾家套上了关系……

        王宵越想越不正常!

        难道我还是什么仙尊大能转世,    冲击至高神劫失败,    所以被人盯上了?

        创出通明剑典的,    其实是我自己?

        我前世是剑仙,一剑削平万千敌?

        难道我就是大佬?

        十四娘、小青与香菱都是自己n世前的妃子,    随自己一起转世来到了这个世界?

        一连串的狗血桥段从脑海中涌出,王宵暗暗摇了摇头,不管冥冥中是否真有一双眼睛在注视自己,做好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王太常的儿子是个傻子,媳妇叫小翠,是聊斋中的狐狸精,十四娘也是狐狸精,或许能从小翠嘴里问出些什么。

        于是道:“价钱怎么算?”

        那伙计嘿嘿笑道:“公子,您知道,居京城,大不易……”

        “说,到底多少钱?”

        王宵脸一沉。

        “那我就报个实数,二十两银子一个月!”

        伙计紧紧盯着王宵。

        王宵现出了失望之色,他还以为这伙计能报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价格呢,没想到才二十两,果然是窃钩者诛,窃国者候啊。

        “行!”

        王宵点了点头:“但我有个要求,    屋舍院落给我打扫干净!”

        “公子爽快,    我现在带您过去!”

        伙计喜色一闪,叫了两个婆子,备上器具去打扫卫生,就领着王宵离去。

        这笔交易能赚不少,王宵也不在意,这段时间以来,光摸尸就摸了几千两银子。

        地方不远,转过两条街便是,小院有些陈旧,不过附近住的都是朝廷的中低级官员,胜在安静。

        王宵拿了钥匙,给了六十两银子,办了文书手续,待婆子打扫一新之后,正式住了下来,随即开写家书,向母亲报平安,又给孟宪和朱律各写了封信,主要谈及自己对京城的印象,以及生意上的事情。

        毕竟朋友间,也要时常呵护,久不联系,感情会慢慢的淡了。

        那个时代,牙行几乎是全能管家,只要出得起钱,一切服务都能提供,三封信写好,王宵又找到牙行,代将信寄回吴江。

        价格不便宜,三封信十两银子。

        从次日开始,隔壁不时就会传来银铃般的笑声,正和书中描述的小翠性格一模一样,暂时王宵没有去结交的打算,需要契机。

        不觉中,三日过去。

        “哦,竟查无此人?”

        夏家安排了人手去江南会馆打听,却没有一个叫做王宵,夏母不由拧起了眉心。

        夏金桂从旁道:“娘,他会不会自己赁了房子?京城那么大,上哪儿找他?”

        “这……”

        夏母暗感头疼,千算万算,没算到王宵没去江南会馆。

        当然,她万万想不到的,是她安排的番子做事太糙,把王宵吓跑了。

        好一会儿,夏母才道:“可以先安排人去苏州一带打听打听,此人到底如何,再继续盯着江南会馆,或许有王宵的友人能知晓他的下落。”

        “嗯!”

        夏金桂点了点头,眸中隐有不耐之色。

        ……

        通州!

        运河止于通州,距京城尚有数十里,可防止外兵不奉召沿水路进京,给朝廷留下充足的应对时间。

        虽是隆冬腊月,但连绵十来里,一字排开的码头区,仍是喧闹异常。

        岸边泊满了船只,挑夫把一担担的货物挑下船,再装车运走。

        寒风中,薛姨妈、薛蟠与宝钗紧紧裹着斗篷,站在岸上,等着器物被运下来。

        下货本来就慢,码头上又气味难闻,薛姨妈有些不耐烦了,再见着薛蟠缩肩塌背,站没站相,顿时恨铁不成钢道:“你大舅已经回京了,赶明儿让他给你谋个差使,以后可再不能胡闹了,不然娘可不依你!”

        “知道啦!”

        薛蟠苦着脸应下,可随即眼前一亮,张文墨与张文灵兄妹正从一艘商船下来,不禁挥手大呼:“张兄,张兄,哈哈,想不到与张兄一路同行,竟是不知呐!”

        张文墨也是一怔,多看了宝钗两眼,拱手笑道:“原来是薛公子,倒是巧了。”

        “张姑娘可好?”

        薛蟠又向张文灵问道。

        张文灵矜持的笑了笑,盈盈施了一礼。

        “这姑娘谁家的?”

        薛姨妈向宝钗问道。

        宝钗道:“是那位张文墨公子的妹妹,可能是随她哥哥进京赶考吧?”

        “她一个女儿家,跟着哥哥跑来跑去做什么,想必也是个轻浮的人!”

        薛姨妈现出不喜之色,再看向薛蟠,已经迎了上去,好一阵嘘寒问暧,才道:“张兄和令妹在京城可有落脚之处?”

        张文墨道:“打算入住江南会馆。”

        “诶~~”

        薛蟠豪爽的猛一挥手:“会馆人来人往,有什么好,不如去我家里,我家人少院大,住着舒适。”

        “这……”

        张文墨有些迟疑。

        宝钗却是眼眸微亮!

        张文墨的相貌与王宵不分上下,又是南直隶亚元,多半能中进士,她虽然相中了王宵,但对于张文墨也不愿放过,可作为备胎,在两个人中,好好选一选。

        至于宝玉,她彻底失望了,什么金石奇缘,那只是一块不开窍的顽石,不要也罢,就让宝玉与他的林妹妹去续木石之盟好了。

        “哥哥说的也是,妹妹,就住我们家吧!”

        宝钗笑吟吟的上前,挽住了张文灵。

        “快,快,帮张公子搬东西!”

        薛蟠一看,赶忙挥手。

        仆役们一窝蜂涌上,帮张文墨搬起了行李。

        “那就……叨扰了!”

        张文墨暗暗看了眼宝钗,心里是愿意的。

        如果妹妹做不了北静王侧妃,给薛蟠做正妻也不错,自己则娶了宝钗,可谓亲上加亲。

        ……

        时间缓缓流逝,张文墨兄妹在薛家住了下来,谶语也在暗地里渐渐流传,朝中涌动起了一股不安的气氛。

        王宵始终没有找到与小翠搭话的机会,夏金桂也没找到王宵,毕竟京城太大,夏家远做不到一手遮天,王宵又深居简出,不是读书,就是练剑。

        不觉中,两个月过去,王宵的文气有了三尺一寸,万家灯火图也已完全修复,并比之前更加凝练紧凑。

        而王宵的修为,也达到了剑池境初期中阶。

        不要小看仍是初期,他超限了两次,提前打通奇经八脉,每提升一点,都能明显感觉到实力的提升。

        而别的学子们,多数都在打听主考,虽朝廷封锁极严,但是只针对普通学子,有心人还是得知了将由王子腾主考。

        “张兄,张兄,告诉你个好消息!”

        薛蟠拿着一叠书稿奔来。

        “薛兄,何喜之有?”

        张文墨不解道。

        张文灵也站一边,盈盈妙目掠向薛蟠。

        薛蟠如献宝般的把稿纸递去,大笑道:“好教张兄得知,主考官正是我的亲大舅,这是我大舅平日所写的一些文章,我整理了下,给张兄送来。”

        “哎呀,知我者,薛兄也!”

        张文墨大为动容,长揖施礼。

        “多谢薛公子了!”

        张文灵也盈盈施礼。

        “文灵妹妹,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薛蟠不去扶张文墨,反扶住张文灵,舍不得松手。

        张文灵微现不悦之色,忙把手抽了回去。

        当初和王宵原主订婚的时候,原主连毛都没沾着一根,现在和薛蟠八字还没一撇,哪能被轻易沾了便宜?

        “哈哈,不打扰贤兄妹了,告辞!”

        薛蟠不以为杵,哈哈一笑,转身而去。

        王宵正在住处读书,不仅仅读四书五经,也读从青山道人身上搜到的道书和玉简,都是茆山派的独门法术,将之与剑招结合,倒也颇有小得。

        又随着修为日渐精深,渐渐地领悟出了藏拙的道理,通俗来说,是宝剑无锋,大巧若工,这也符合会试的宗旨。

        与乡试取才气不同,历届会试,总是取四平八稳的文章,王宵自身的锋芒渐渐掩盖,文章的棱角也逐步磨平。

        如果说,以前是一块砾石,如今则打磨成了鹅卵石。

        这时,隔壁又有银铃般的笑声传来,随即一只布球抛了过来,听到如傻子般的叫道:哎呀,扔人家家里了,小翠,快搬梯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