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30章 鲸天之章X

第30章 鲸天之章X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老是第一个出局,胡桃没劲了,准备出门去看望大咪和二咪,就是总务司门口立着的两尊石狮子。

        “堂主,送仙典仪!”

        老孟连忙提醒,生怕堂主一溜烟跑没影。

        “对哦。”

        胡桃想起此事,只能改日再去看大咪和二咪了。

        “旅行者呢?”

        魈随口问道。

        “你居然会关心除自己以外的事。”

        胡桃非常惊讶的平视着魈,一双好看的梅花瞳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渌波。

        “不过,嘿嘿,旅行者和小派蒙现在应该和那位很有钱的愚人众执行官,叫公子还是什么来着在一起。”

        胡桃想了想说道。

        “天晴了?哼,我不关心天气。”

        魈说道,转身离开往生堂,却发现不经意间往门口退的退休帝君。

        正疑惑,魈听到胡桃的声音:“钟离,送仙典仪最后的筹备工作就交给你了。”

        仙人与璃月一同度过漫长岁月,但三千多年来升天者寥寥无几,这就意味着一切相关传统都只能以纸面形式存在,所以即便是往生堂堂主胡桃,主要还是专注送别凡人的技艺。

        至于送别仙人,胡桃只有交给学识渊博的钟离先生打理。

        钟离先生操办的送仙典仪,即便是眼光最为挑剔、沉迷旧纸堆的老学究,也无法挑出任何毛病。

        无论是仪式中人的服饰,仪式举行的吉时、地点、用具,乃至当天天气、仪式时长、允许观礼人数、观礼者身份职业年龄,无一不合礼节。

        “好的,堂主。”

        钟离平静的答应下来。

        这样胡桃就可以出门去看望大咪和二咪了。

        不过明日的送仙典仪她依旧会以往生堂堂主身份,以凝重、肃穆的一面,亲自带领仪倌队伍走过繁灯落尽的街道。

        魈没有在往生堂担任任何职务,所以他来去自如。

        “你在这里坐着,我出去一下。”

        钟离将几根永生香插进香炉点燃后,对准备离开的魈说道。

        “有什么事吗?”

        魈疑惑,难道是公子已经解封岩枪镇压之力,放出漩涡之魔神奥赛尔?

        “凝……新任帝君不是说要给璃月港每个人发10万摩拉,我去玉京台那里看看。”

        钟离手掂着下巴思索道:“不知道能不能代领,如果可以,你的那份顺便帮你拿回来。”

        魈:“……”

        钟离去玉京台领新任岩王帝君给璃月港民众的恩惠,魈便在往生堂枯坐。

        期间,魈对胡桃和老孟下的棋感兴趣,用尽各种手段暗示,最后老孟终于领会,主动邀请他对弈。

        魈勉强同意。

        “胡桃酒楼……无趣。”

        魈触发的第一个事件同样是胡桃酒楼发家致富路线,不过他选择将这桩筹码卖掉全部换成摩拉。

        之后的两年里,胡桃酒楼掌柜仗剑云游,惩奸除恶。

        “第三年,你做了一件好事,但好心没好报,反被对方讹诈,余财尽赔后结束行侠仗义,回到家乡。”

        “16岁的你苦于生计,去街头卖艺,选择最简单的胸口碎大石。”

        “28岁,你终于找到一份轻松的差事,在春香窑做瓷器活,从此过上神仙般的生活。”

        “29岁,你体弱多病,旧疾复发,死于非命。”

        魈:“???”

        一局棋下完,已日落天衡。

        钟离还没回来。

        魈看了眼那几根永生香,发现烧成了三长两短。

        魈:“……”

        月上中天,钟离终于回来了,只不过魈看到他是从和裕茶馆那条街回来的,手上还拖着一个金丝鸟笼,里面有两只画眉鸟。

        奇怪,出门的时候明明两手空空?而且他手上这个鸟笼不一直放在往生堂账房中吗?

        难道他中途回来取走了?不过笼中的画眉鸟不是只有一只吗?

        钟离回到往生堂,绝口不提新任岩王帝君对每个璃月港民众施以10万摩拉恩惠一事,魈也就没问。

        在狭小房间里枯坐一整天,魈如坐针毡,看到钟离回来,第一时间遁法消失。

        绯云坡挂满的各色宵灯流光溢彩,海风把稻妻那边的寒流带来璃月,随处可见换上厚厚的新棉袄,戴上虎头帽的小孩子到处嬉戏。

        魈看到了胡桃,她没有去总务司门口看望大咪和二咪,而是跟一尊荒草丛中的神像在探讨什么。

        魈没有过去打扰胡桃,他去了玉京台。

        和白天相比,这里冷清了许多。

        唯有那盛开的琉璃百合依旧晶莹剔透,蓝白花瓣包裹杏黄花蕊,以沁人的芳香,释放承载这片大地的记忆。

        人治时代、维持千年的秩序被改写、新任岩王帝君……

        这些似乎都和璃月港的普通民众无关。

        和历史上龙脊雪山另一侧的蒙德相比,三千年里蒙德经历了高塔孤王时代、残暴贵族统治时期,直到后来西风骑士团的建立着温妮莎在风神帮助下推翻贵族统治,蒙德这才真正意义上来到和平与自由时代。

        反观璃月,数千年来都是岩王帝君亲自在治理,从拟订和璃月港最初的契约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璃月人民生活安定、富庶,仿佛战乱、黑暗离他们很远。

        然而这期间璃月七星更迭换代、普通民众生老病死,咬着糖葫芦的小孩立刻变成躺在竹椅上的老人,唯有岩王帝君永远守护着璃月,虽然祂本人在逐渐淡去。

        欲买桂花同载酒,只可惜故人,何日再相见。

        岩王帝君死后,甘雨是那般失落,绝云间的仙家甚至来兴师问罪,可除了这些故人,还记得这位伟大帝君的又有几人?

        或许这也是仙人不愿和凡人打交道的原因吧。

        魈抬头,望着天上那轮圆月,明黄色的瞳孔倒映星河,很难想象多年后这位往生堂堂主离去,帝君该如何。

        “钟离先生,我以前总说等你大日子到了会给你办一场不下岩王帝君的送行典仪,可我都老成这幅模样了,你还是这么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