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49章 玉阁归客至XlⅩ

第49章 玉阁归客至XlⅩ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岩王帝君晚上在万民堂举行庆功宴,甘雨到时候和我们一起去吧。”

        派蒙说道。

        “可是工作……工作还没有做完,真的可以休息吗?”

        甘雨有些犹豫。

        “呃……”

        派蒙挠着小脑袋,不知道想什么。

        “嗯?”

        胡桃则围着甘雨打转,手掂着下巴,仔细打量。

        “嗯~”

        一只滑溜溜的白色魂灵也从胡桃衣服里钻出来,和她一起观察甘雨。

        “请,请不要这样。”

        甘雨用手护着头部两根黑红相间的小麒麟角。

        下一刻,在甘雨身后的胡桃伸出手指,勾起她那件连体紧身露背衣上的一根束带。

        腰身突然一紧,以至于某个地方有些勒,不禁让甘雨愣了下,头顶那根呆毛霎时直立起来,然后小脸迅速升温。

        “嗯!我决定了,钟离我也要买件这样的衣服!”

        胡桃这时说道。

        此言一出,除了魈无奈叹息一声,包括钟离和旅行者还有派蒙在内,都呆滞了瞬。

        钟离干咳两声道:“堂主,这不合适吧。”

        “呃!这穿衣风格变化也太大了,就像云堇哪天不唱戏了,改玩摇滚,想想都难以接受吧。”

        派蒙说道。

        荧点了点头,她也同意派蒙的话。

        “喂!你们什么意思嘛!”

        胡桃见大家反应这么大,顿时生气了,直接将蹭在甘雨光滑肩膀上休息的魂灵一把扯回来,丝毫不顾及对方感受。

        “甘雨姐姐,你这件衣服在哪里买的?我也想买一件,嗯,大概多少钱一件?”

        胡桃问甘雨。

        “只是衣服吗?”

        甘雨松了口气,放下护住两根小麒麟角的手。

        “为我订做这件衣服的裁缝住在绯云坡,不过他并没有收我的钱。”

        甘雨戴着黑色长手套的手捂着胸口说道,语气温柔。

        “给别人做了衣服却不收钱,世界上有这么好的裁缝?”

        派蒙疑惑。

        “事情是这样的。”

        甘雨缓缓说道:“有一次我午睡在怪堆里,他为了叫醒我,就摸了我的……我的头饰,后来说一定要为我做一件有着仁兽麒麟特色的衣服,设计理念包括饮必甘露,食必嘉禾,不履生虫,不折生草,不群居,不旅行,不入阱陷,爱好工作,喜欢加班,幽闲则循循如也,动则有容仪,是温柔而优雅的一族。”

        “总感觉混进去两个奇怪的东西……”

        派蒙说道。

        “住在绯云坡的裁缝,这种设计衣服的理念,难道是那个人?”

        钟离手掂着下巴,认真分析道:“如果是他亲手制做的衣服,一件至少也需要上百万摩拉,快抵上往生堂一个月的营业额,还是在客户最多的那几个月。”

        “只是卖一件衣服往生堂就要干一个月!”

        胡桃有些颓废道:“什么嘛!我就觉得那个铃铛好看,所以也想买一件。”

        “铃铛?”

        钟离注意到甘雨立领上挂着的一个金色牛铃。

        甘雨察觉到目光,下意识用手护住她的“头饰”。

        “不会吧不会吧!你们难道没注意到吗?甘雨走路的时候那个铃铛是会发出声音的,不信你们待会仔细听。”

        胡桃急忙说道,仿佛想要解释什么。

        “呃……”

        派蒙挠着小脑袋,不知道想什么。

        “好像在蒙德城有一种鞋子非常受小朋友们喜欢,因为在走路的时候会发出响声,所以都会要大人给他们买,在小朋友们中间有一个传闻,说是穿着这种鞋子,无论走多远的路,爸爸妈妈都会牵着你的手。”

        派蒙说道:“但是提米却不喜欢这种鞋子,因为发出的响声会把桥上的鸽子吓跑,而且提米的爸爸……”

        “提米?”

        甘雨嘀咕。

        “咦,甘雨你认识提米吗?”

        派蒙问道。

        甘雨摇了摇头说道:“不旅行是麒麟一族的守则之一,只是感觉拥有这个名字的人,也一定在履行着某种契约吧。”

        “呃……”

        派蒙挠着小脑袋,不知道想什么。

        “如果要买饰物的话,可以去珍宝坊,那是群玉阁下的产业。”

        钟离说道:“群玉阁市易四海之奇珍,无疑是购物最佳去处。”

        “可是去那种地方要花很多钱吧。”

        胡桃说道。

        钟离闻言,思虑片刻后说道:“确实如此,珍宝坊最低消费是300万摩拉。”

        “300万摩拉!”

        派蒙震惊:“只是买个铃铛吗?”

        “珍宝坊就算是铃铛,也完全是水晶材质,由璃月最好的匠人制作,加上店里的招牌,最后以300万摩拉衡量价值,以普遍理性而论,是笔很不错的交易。”

        钟离说道。

        “难道你就没考虑过摩拉够不够的问题吗?”

        已经想起钟离是个什么样人的派蒙,这次十分平静的提醒道。

        “摩拉不是最后交易的环节才支付吗?”

        钟离不解。

        “不过好像的确不够。”

        钟离又说道。

        派蒙:“……”

        “算了算了,我不要铃铛了,我去飞云商会找行秋少爷借两件衣服,只要今晚能见过岩王帝君凝光大人就心满意足了。”

        胡桃实在受不了了,钟离明明看着这么年轻,说话却像个唠唠叨叨的老古董。

        “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甘雨突然被惊醒,然后抬头看着刺眼的阳光:“已经中午了吗?”

        然后甘雨发现大家的目光都看着自己,下意识用手护着头上那对小麒麟角:“请不要盯着我的……头饰看。”

        听到胡桃要去飞云商会找行秋借衣服,钟离立刻说道:“飞云商会固然也有不少奇珍异宝,但只能作为第二来考虑,首选还是群玉阁,而且据我所知,堂主口中的行秋,并不是坊间传闻飞云商会的二小姐。”

        一直不说话的魈看到这一幕,叹了口气,然后夹在手指间出现两张卡,一张黑金、一张紫金。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帮助你的理由,但找理由同样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魈说道,守护璃月算不算?不过他大概能理解钟离这位老父亲的心情。

        “对了,魈现在是群玉阁的客卿,有钱人!”

        派蒙突然想起这件事,只是因为魈在这之前隐藏的太深。

        “钟离,你的这位仙人朋友原来这么有钱。”

        胡桃看着魈手里的两张卡,卡上群玉阁的图案雕梁画栋,一双梅花瞳熠熠生辉。

        不过又有些可惜,因为仙人好像可以活好久,不然借着她和钟离的关系,一定能拉拢这位有钱的潜在客户。

        就是如果让魈知道他难得闲散一回,对方却在为他考虑后事,会如何?

        不过胡桃也有可能单纯在为他着想,毕竟哪怕是七神都有这一天,到时除了往生堂,似乎也没有更合适的选择。

        ……

        珍宝坊。

        “风车菊贴在湿釉上进窑烧造,花瓣瞬间成灰,形态却永远烙印下来,如此巧思,确实不可多得。”

        凝光评价手上的瓷器道。

        “不就是个破瓶子吗?海底的沉船到处都是。”

        北斗不以为然。

        “哦?难道你有更好的东西?”

        凝光问道。

        “你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倒也没那么让人讨厌,好吧,就让你见识见识。”

        北斗说道:“万叶。”

        然后就见一名身穿灰色武士服,最外层的振袖和服仅穿一半,右半身的外衣束在腰间,右振袖垂在身后,一头白发扎成短辫置于脑后的少年,手捧一块等人高的矿石走了进来。

        “这是……晶化骨髓。”

        凝光有些意外:“晶化骨髓是璃月海上邻国稻妻的特产,传说蕴含祟神力量的晶体,冶炼时加入这种物质的话,能极大地提高钢铁制品的强度与韧性,在稻妻被用来铸造稻妻幕府的兵刃,只不过现在的稻妻正处于锁国状态,近海又有雷暴肆虐,据说这是稻妻神灵雷电将军的意志所化,晶化骨髓在稻妻虽然采集凶险,这么大一块也的确罕见,不过更让我惊讶的是……你居然去了稻妻,还活着回来了。”

        “我怎么听说你因为独自研制火器,正为冶炼不出足够强度的钢材困扰,而这项冶炼钢铁的技术又被至冬国工匠又严防死守,无论你出多少摩拉的价格都不肯卖。”

        北斗没有理会凝光上面的话,反而调侃道:“原来你也有吃瘪的时候。”

        “那些至冬国工匠不肯说,是因为他们也被严防死守。”

        凝光解释道:“即便如此,我依旧支付了他们一笔相当不错的咨询费,说不定下次就有答案了呢?”

        “呵呵。”

        北斗冷笑:“那你为什么还要到处收购晶化骨髓?现在市面上能买到的晶化骨髓,都是稻妻幕府眼狩令颁布之前流出来的,数量并不多吧。”

        “将所有的筹码全部压于一处,这在生意场上可是大忌,就像去赌场,最后赢钱的永远是不碰骰子的庄家。”

        凝光淡淡说道,手上拖着那根鎏金烟斗。

        “虽然不是很明白你在暗示什么,不过这种程度的晶化骨髓我的船里还有一百多块,你买不买?”

        北斗直接问道:“这可是我和船上大家伙拿命换来的,开个价吧,不要跟我整你们商人讨价还价那一套,恶心。”

        “呵呵。”

        凝光也笑道:“如果你船上另外一百块晶化骨髓也如这般品质,一块就以97万3千摩拉议价如何?”

        北斗想了想说道:“嗯,价格还算公道,不过我好歹还帮你打了魔神,这个零头都不给抹平吗?”

        “你也知道我是个商人,生意场上,一码归一码,而且收购这些晶化骨髓的费用将占用千岩军的预算,还有你帮助打败魔神的报酬,占用的同样是璃月港财政支出。”

        凝光微笑说道:“不过作为朋友,看在你冒险去稻妻为我弄来晶化骨髓的份上,另有100万摩拉的报酬还请收下。”

        “看不出来你还挺会来事。”

        突然多出的100万摩拉报酬让北斗有些意外,不过她也知道,这笔钱肯定是由群玉阁出。

        “对了,你这件衣服在哪买的?很新潮嘛……”

        北斗上下打量凝光,露背长裙下是一双修长的玉腿,脚上那双高跟鞋还有蝶翼图案。

        岩王帝君就这么穿?

        “能令见多识广的北斗船长赞叹,这身衣服也算有面子。”

        凝光看着北斗说道:“既然我们交易的这么愉快,不如我让人也为你订做一件?”

        “如果你是在消遣我,还不如直接给我摩拉,或者送一筐黄金蟹也行,这种看上去就大富大贵的食物,真是一道难得的美味。”

        北斗说道。

        “黄金蟹……”

        凝光愣了一下,看到北斗脸上的讥笑后,立刻意识到对方是在戏弄自己。

        “呦!这不是旅行者吗?”

        凝光正要说话,北斗抢先一步开口,原来是旅行者和那位往生堂的客卿钟离先生,不过甘雨这个时候不应该在月海亭处理工作吗??那个乖巧的小女孩似乎是往生堂当代堂主,当然,还有自己群玉阁的客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