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51章 辞行久远之躯l

第51章 辞行久远之躯l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魈其实对摩拉这种东西并不感兴趣。

        但对璃月来说,摩拉是财富,是令心脏搏动的血液。

        人们会喜欢也不足为奇。

        到了他这种程度,应对磨损才是担心的事。

        “看来珍宝坊这些东西难入仙师法眼呢。”

        凝光微笑看着魈说道。

        “并非如此。”

        魈说道,他看向钟离,犹豫了会道:“这位钟离先生看上的东西,也给我来一份。”

        “原来仙师很有眼光呢……”

        凝光依旧笑着说道。

        魈干咳两声,早知道不这么说了,就算不以普遍理性而论,钟离看上的东西怎么想都不会便宜吧,而他和凝光签订的契约,都不用干什么正事,每个月还有那么多摩拉拿。

        虽然凝光可能并不在意。

        “你这里有铃铛和衣服这些吗?”

        魈问道。

        魈看了眼手掂着下巴,自顾自评鉴古玩字画,身后跟个记账小妹的钟离,很好奇他身上是不是随时带着风车菊。

        “嗯!”

        已经很久没有戏份的胡桃听到魈的话,顿时眼前一亮,一双晶莹剔透的梅花瞳看着他。

        “铃铛和衣服……”

        凝光闻言,看着魈的眼神中突然多了种莫名的意味。

        她的目光审视四周,落在往生堂堂主胡桃身上,可很快就满意的移开目光。

        落在旅行者荧身上,逗留一会后皱眉移开目光。

        最后落在昏昏欲睡的甘雨身上,顿时感受到威胁,瞳孔急剧收缩,特别是看到她立领上的那个牛铃后!

        “嗯?”

        甘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惊醒后左顾右看。

        说来也奇怪,完全没注意到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怎么了?请……请……”

        “请不要盯着我的头饰看。”

        就在旁边的派蒙看着低头用手护住麒麟角头饰的甘雨,很自然替她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

        “不过真的只是头饰吗?”

        派蒙盯着甘雨头上那对小麒麟角,渐渐产生怀疑。

        然后派蒙的目光落在跟在钟离屁股后面,对他评鉴过的每一样东西都要伸手摸一下,并仔细观察的荧:“……”

        “铃铛的话,高品质矿石大多都能自然发出声响,所以经常被人用这种方法来鉴别优劣,通俗一点说就是倾听摩拉脉动的声音,仙师倒是可以挑选一块拿去给工匠打造成铃铛形状,至于衣服,珍宝坊不经营服饰,不过群玉阁在璃月港还是有不少成衣铺和布庄。”

        凝光说道。

        “并非我需要……”

        魈的目光看向有着两根红褐渐变色双马尾,头戴由往生堂第七十五代堂主传给她,后来花费一天一夜,亲手拆补改成自己尺寸的乾坤泰卦帽的胡桃。

        胡桃眨了两下梅花瞳,长长的睫毛颤动:“仙人哥哥,帝君姐姐,我只要铃铛就可以了。”

        此言一出——

        魈:“!!!”

        正沉浸评鉴一副字画的钟离身体一滞:“!!!”

        原来是买给这个小姑娘的……

        凝光微笑着说道:“早就听闻往生堂当代堂主是个小姑娘,这般年纪便承受了那么大的压力,居然还能保持一颗纯水精灵般的心。”

        “……”

        别看此刻的胡桃可可爱爱,眼里有光,但如果说出让凝光去照顾往生堂生意的话,魈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

        “堂主,这块雕刻成霓裳花形状的夜泊石采自龙脊雪山地下,被寒泉浸泡长达千年之久,吸收了地脉精华,附耳可听见酩酊脆响,似泉水叮咚。”

        钟离这时手上端着一方打开的锦盒走过来,里面有一块被雕刻成霓裳花形状的夜泊石通体晶莹剔透。

        胡桃拿起这朵“霓裳花”放到耳边,果然听见里面有声音,就像两只丘丘人在里面打架。

        “钟离……”

        胡桃一双水灵灵的梅花瞳看着钟离,小嘴一瘪:“往生堂的人都没有过生日的习惯,只因为和忌日只有一个字不同,不吉利,但你送我礼物,这种感觉就好像过生日了一样……”

        虽然这块夜泊石是钟离评鉴珍宝坊古玩字画时特意挑选出来,并非提前准备,可胡桃这表现……

        钟离听到胡桃说出这么不争气的话,仿佛下一秒就可能哭出来,喉咙还是没忍住动了下。

        “咕噜。”

        “钟离先生不仅博学多才,还如此贴心浪漫,若是群玉阁也能有一位钟离先生这样的客卿该多好啊?我都有些羡慕胡堂主了。”

        凝光看着这一幕,对胡桃说道:“不知往生堂为了留住钟离先生这样的人,花了多少代价?”

        “钟离吗?”

        胡桃想了想说道:“钟离以前倒是经常把在外面消费的账单让人寄到往生堂,不过从去年往生堂营业额下跌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现在往生堂陷入严重的财政危机,钟离先生薪酬发不出来,也没听他提过这事,呜~钟离先生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客卿,也是本堂主最好最好的朋友,永远都不会做出背弃契约的事。”

        “堂主……”

        钟离动容,欲言又止。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即便是10亿摩拉的价格,肯定也无法将钟离先生挖到群玉阁吧。”

        凝光不无失望的说出目的。

        “10亿摩拉!”

        胡桃和派蒙同时震惊,但这好像并不关派蒙什么事。

        诶嘿?

        钟离见胡桃看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怎么说呢,一双梅花瞳里迸发着火热与激情?不亚于客户上门。

        钟离犹豫了下,让跟在身后的记账小妹将一份包装精美,表面印有梅花图案的礼盒拿来:“堂主,这是和奥赛尔那场大战前我特意去绯云坡找那位故人为你订做的新衣服。”

        “原来钟离刚才出去是拿送给胡桃的礼物啊。”

        派蒙说道,钟离刚才离开一小会,说的是去方便,旅行者才没有跟过去。

        魈看着钟离送给胡桃的礼物,有些意外,不应该是胡桃出生那天的琉璃百合干花吗?

        不过以普遍理性而论,胡桃出生那天的琉璃百合干花,钟离一定有收藏,说不定还是珍藏。

        凝光皱眉看着平平无奇的胡桃,瞳色与额头垂下的朱红流苏相呼应。

        身边的百识从凝光大人的眼里看到不解。

        能让凝光大人都难以理解的事务……

        这样的话,岂不是到时会上群玉阁处理,然后只允许她和百晓、百闻三名心腹陪侍在旁。

        而现在百闻和百晓都有事务在身,也就是说,到时群玉阁里只有自己和凝光大人两个人!

        想到自己在那里翻阅资料、整合文书,而凝光大人则在窗边欣赏璃月风景、倚栏静思,不时观察下凝光大人的身体,在百闻和百晓他们回来之前,墙壁永远不会被资料盖满。

        百识两边嘴角都开始上扬……

        凝光大人每日都会沐浴,到时更换衣物的事不用想都会落在自己身上。

        金线凤凰紫绸肚兜,蝉翼轻罗纱裙……想到凝光大人在众人面前展示的英姿,对比更衣时的背影,嘿嘿……

        派蒙无意间注意到盯着凝光,身体不断抖动的百识,似乎在发笑,连眼镜镜片的颜色都变了。

        不过光从她的眼神里就能看出肯定在幻想什么吧!

        都流口水了!

        派蒙不禁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