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83章 天下人之章ⅪⅡ

第83章 天下人之章ⅪⅡ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天守阁。

        “根据幕府军冒险深入深渊怪物盘踞的荒海地域调查,已经确定入侵鸣神岛的深渊教团正是藏匿于此。”

        真跪坐在上首,稻妻三大奉行的家主、鸣神大社的宫司狐斋宫、影武者及其友人,还有魈、浮舍、弥怒等璃月仙众夜叉皆聚于此。

        “不过深渊教团藏匿的地点不止一处,目前查明的就有三处,且都在地下……”

        真缓缓说道。

        魈大马金刀坐着,面前的案几上有一壶清酒和几碟点心。

        他皱眉看着殿内在一起商议如何铲除深渊教团巢穴的众人,这些人不知道的是,幕府军带回来的情报有误,荒海地域已经彻底被深渊秽物污染。

        普通人到了那里不久就会生病、发高烧,深渊教团还从提瓦特大陆运来大量曾经用于故国开疆拓土的“耕地机”,加上兽境猎犬、黑蛇众这些堕落的怪物……

        那一战过后,稻妻幕府军死伤惨重,不仅影的友人死伤大半,更有甚者被世外之兽吞噬染黑,向她拔剑。

        浮舍和弥怒包括魈自己也身受重伤,甚至弥怒为了保护浮舍和他,受伤最重,最后死去。

        这场深渊侵蚀是坎瑞亚之战最后的延续,当年被称为“黄金”的炼金士莱茵多特堕落为了罪人,孕育出大量漆黑的魔兽,起初人们并没有在意,直到最后这场漆黑灾厄几乎席卷整个提瓦特大陆,到处都是魔物肆虐,连大海也变成了黑色。

        不过覆灭坎瑞亚的七神都是魔神战争最后的胜者,比起魔神战争,这场坎瑞亚遗民试图复国发起的漆黑灾厄,对他们统治的威胁相当有限,以至于天理至始至终都漠视着这一切。

        可稻妻不一样,稻妻雷神武力孱弱,幕府军战斗力也不似璃月经历过魔神战争锤炼的千岩军,所以成了深渊侵蚀的重灾区,诸多岛屿上的雷樱很努力地吸收污秽气息,最后几乎全部枯死,甚至需要向他国求援。

        荒海之战,稻妻幕府以惨痛的代价取得了最后胜利,沉重打击了深渊的力量。

        虽然最后漆黑灾厄终于消散,但代价实在太大了,而且在荒海战役期间,由于幕府军抽调了大量兵力,导致稻妻城守备空虚,最后雷电真被深渊罪人闯入天守阁刺杀。

        之前七神覆灭坎瑞亚,这位武力孱弱的雷神就受过一次重伤,还好被帝君大人救下,将其重伤之躯封印在生长于琥牢山的踱山葵里十年,期间又用无数珍贵药材调理才保住性命。

        而雷电真被深渊罪人刺杀的消息传到荒海战场,顿时幕府军一方人心大乱,就连影也是不顾一切,拼命往稻妻城赶,战场失去指挥,这也是荒海之战损失惨重的原因。

        “不知璃月诸位仙家对此次清剿深渊教团的计划怎么看?”

        听取了三大奉行家主的意见后,真看向魈这边。

        “不过是一些深渊污秽罢了,全部焚尽便是。”

        弥怒犹爱以夜叉面目示人,身体燃烧着熊熊烈焰,寻常人根本不敢靠近。

        浮舍则端着一杯清酒小酌,他平时沉默寡言,最喜欢钓鱼。

        “消息可靠吗?万一是陷阱怎么办?”

        从进入天守阁后同样一言不发的魈说道。

        “就算是陷阱,以璃月仙人的实力对付那些深渊怪物也绰绰有余吧,毕竟我们稻妻没有经历过那场据说非常可怕的魔神战争,你们璃月的岩神大人可是最后的胜者,只是如果你们真有传说中那般强大的话,深渊怪物怎么会出现在稻妻城外,难道是我看错了。”

        负责稻妻城城防的鹰司家家主阴阳怪气说道,而荒海的情报正是他呈递给雷神大人的。

        魈冷眼看着这个鹰司家家主,怀疑雷电真最后被刺杀与他脱不开关系。

        当然,不是怀疑他参与了那场刺杀,毕竟幕府的将军在自己的保护下被深渊罪人刺杀,罪名相当严重。

        至于他此番言论,稻妻远离提瓦特大陆,消息闭塞,人类寿命短暂,可能魔神战争在他们眼里不过是虚无缥缈的传说。

        狐斋宫见鹰司家家主对魈出言不逊,立刻呵斥道:“孝正,不得对璃月的贵客无礼!”

        “可是宫司大人……”

        鹰司家家主显然不服气,他刚才说那番话自然也是有底气的,鹰司家帮助雷神大人建立稻妻幕府,功不可没,所以世受隆恩,即便没有担任三大奉行之一,也统领着天守阁的旗本众,负责将军大人安危,可见受到的宠信。

        “下去。”

        狐斋宫根本不给鹰司家家主再发言的机会,然后回头对魈一脸歉意微笑。

        鹰司家家主不敢忤逆狐斋宫,对跪坐上首的雷电真施礼后,退出天守阁,只不过走之前对魈等人哼了一声。

        魈自然懒得跟一个人类小辈计较,只是不知道深渊怪物出现在稻妻城外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真最后出来主持局面:“看来在座诸位对此次清剿荒海的深渊教团还有疑虑,便改日再议吧。”

        ……

        “你在担心什么?”

        从天守阁出来,狐斋宫找到了魈,如果荒海真是深渊教团藏匿之地,会设置陷阱这种事是个人都能想到吧,而雷电真的本意也是以绝对的武力强势镇压,不然深渊怪物流落稻妻诸岛,也是一大隐患。

        “对了,这是我自己做的绯樱饼,快尝尝看好不好吃。”

        狐斋宫将手中的食盒打开,里面是几块造型类似松茸酿肉卷的饼干,看起来细腻雅致,还散发着淡淡的樱花香气:“孝正也是因为两日前夜里有深渊怪物出现在稻妻城外,咬死了几名幕府军士兵才会那样。”

        魈没有回答狐斋宫,不过他还是拿起一块绯樱饼吃了一口。

        狐斋宫一脸期待的看着魈,虽然魈不愿意承认,但品尝世间的美味本身就是一场美梦,如果能有人一起分享,更是一件幸福的事。

        就像这块绯樱饼,周围萦绕着绯樱淡淡的香气,优美的外形,封存着稍纵即逝的美丽,万籁俱寂的时刻品上一口,就仿佛回到了绯樱纷纷扬扬飘落的刹那。

        魈问狐斋宫歌牌对决是否有时间限制。

        狐斋宫笑着说道:“如果玩游戏只是为了取胜赢得奖励的话,岂不是太没意思了?你不觉得看别人为对上自己的歌句冥思苦想,才是这个游戏最能让人感到快乐的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