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第五章

        1

        “作为一名特警突击队员,一定要熟练掌握自己的武器装备,不仅要能够使用自己的枪,也要掌握战友的枪。训练结束以后,你们将可能是突击手、冲锋枪手、机枪手或者狙击手、观察手等不同的突击队员,但你们要做到,在各种不同的环境下,你们都必须灵活掌握这些武器!”杨震戴着特警作训帽,穿着黑色的特警作战服和警靴蹲在一排武器跟前,对着穿着学员训练服的菜鸟们说。菜鸟们都睁大了眼睛,傻傻地看着面前一排五花八门的各式武器。

        “报告!”赵小黑激动地喊,“我们啥时候能打枪啊?”杨震站起身,拎着高精狙(高精度狙击步枪)看着他:“打过这枪吗?”

        “报告,没有!”赵小黑说,“以前在武警部队,这种枪摸得少。但是我小时候打弹弓可准了!”菜鸟们一阵哄笑。

        赵小黑贪婪地看着吴迪手里的高精狙,眼睛放光,一副恨不得把狙击步枪吃掉的样子。

        “体会一下!”杨震把枪扔给他。赵小黑伸手抱住,激动不已:“哎呀妈呀!这枪要是回村里打麻雀,可是不得了啊!”菜鸟们又是哄笑。杨震恨不得给他一拳,一把把枪抢过来,赵小黑傻傻地看着被抢走的高精狙,很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感觉。

        杨震背着手在队列前踱步:“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要的不仅是眼力,更重要的是他过硬的心理素质!枪,是一名特警队员的生命,你们要在今后的训练当中,将它融入你的身体,让它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最后—和你的生命融合在一起!”

        吴迪站在旁边,蹲下,一把提起狙击步枪:“看好了啊!给你们变个戏法!”—三下两下,狙击步枪变成了一堆零件。菜鸟们都看呆了,使劲儿鼓掌。

        “再给你们变回来啊!”吴迪拿出手绢蒙上眼睛,菜鸟们屏住呼吸,紧张地看着。

        吴迪蒙着眼睛蹲下,在面前摸索着零件,手上动作很快。没两分钟,狙击步枪又重新装好!吴迪起立摘下手绢:“完成!”杨震走过去,挨个拉开枪栓试射一下空枪,高喊:“装好!”菜鸟们疯了一样鼓掌。

        赵小黑最激动,看吴迪跟看天神一样:“哎呀妈呀!这得练多少年啊!”吴迪把手绢扔给他:“只要你们用心,一个月全都能做到!”菜鸟们激动地互相议论。

        2

        烈日下,学员们背着背囊,把步枪横挎在脖子上,狼狈不堪地涉水前行。前面有人不时跌倒,走在旁边的人立刻伸手拽一把,然后继续前行。猛虎突击队的男教官们骑着摩托,带着风呼啸驶过,掀起的巨大水花扑了学员们一身,一时间队伍吱哇乱叫。半空中,传来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左燕坐在驾驶舱,侧头看了看下面蚂蚁似的人堆,狡黠地一笑,推动操作杆,直升机迅速压低高度,螺旋桨卷起一阵飓风,顿时水雾弥漫。吴迪背着95微冲,对着空中伸出大拇指,左燕一笑,操纵直升机,吴迪没站稳,一屁股跌进水里,已经成落汤鸡的学员们笑得前仰后合。

        韩峰开着敞篷警用吉普从旁边经过,杨震坐在副驾上,单手抓着车把,拿起高音喇叭高喊:“快啊!你们不是很牛的吗!赶紧起来啊!怎么了?不行了吗?”学员们不敢笑了,颤颤巍巍地爬起来,互相搀扶着继续前行。

        吴迪落汤鸡似的从水里爬起来,恋恋不舍地看着渐渐远去的直升机。何苗眼尖,望着飞远的直升机,一脸惊讶:“女……女的?!”赵小黑指着空中的小白点:“那飞行员是女的?”段卫兵起身拽他们:“快走啊!一会儿又炸了!”刚走两步,“轰轰!”预埋在水塘四周的炸点猛地溅起水花,队伍里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落在队伍最后面的女学员们正被炸点包围着,凌云站在队伍前面,招呼着大家:“我们被伏击了—快起来!不起来就死了!”陶静一屁股坐在水里不走了:“我就不信,难道他们还真敢对我们开枪啊?”话音未落,潜伏在山林里的特警队员们嗖嗖嗖地冲出来,端起手里的mp5(一种冲锋枪)就是一阵扫射。另一边,吴迪也按下了起爆器,女学员们在枪林弹雨中尖叫着四散奔逃。

        不一会儿,枪声停止了,吴迪站起身,95微冲扛在肩上:“一个活的都没有!起来起来,看你们的熊样!你们全死了!”学员们陆续站起来,一个个灰头土脸,“在刚才的袭击当中,你们都死了!现在我看见的,都是死人!爆炸了,你们一点躲避保命的意识都没有!更不要提敌人神出鬼没从林子里冒出来开枪了!这如果是真实的反恐行动,你们现在都是尸体!”菜鸟们不服气地看他,吴迪单手一撑从车上跳下来,提着高音喇叭走过来:“怎么?还瞪眼?不服什么不服?”郑直看看四周,倔强地高喊:“报告!”吴迪走过去,高音喇叭直接对着他的耳朵:“我听得见!讲!—”

        “我们没有得到要遭遇恐怖分子伏击的指令,我们只是在一路狂奔,完成这个该死的越野命令!”郑直理直气壮地喊。

        “你们都是这样想的吗?!”—都不吭声。吴迪看向所有人,吼了出来,“从你们的眼中我看出来,你们这群蠢货都是这样想的!—你,原来哪个单位的?!”郑直目不斜视:“报告!市局重案组!”吴迪轻哼一声:“市局重案组?你还好意思跟我提‘重案’两个字?你知道每年有多少警察牺牲吗?!”

        “报告!四百名左右!”

        “这四百名警察,有多少是因为缺乏警惕性,被匪徒打了个措手不及,你想到过吗?!”郑直呆住了。吴迪看着他,“如果你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匪徒报复,你能告诉我,你没有得到与匪徒作战的命令吗?!你回答我!”郑直不吭声。吴迪站在队伍前面:“收起你这死样子,我见得多了!都给我听好了,这才是刚开始!我没那么好脾气,也没那么多废话!我不是来选人的,我是来赶你们走的!连续五年,能进入猛虎突击队的都不会超过五个人!我们的标准是宁缺毋滥,有一个人不合格,都可能在行动当中害死全队!能留下的,必须是精英当中的精英!不仅是体能的精英,也是智能和心理素质的精英!不符合这个标准的,我们会毫不留情地淘汰!如果你自认为达不到精英的标准,现在就滚蛋!”学员们都不吭声,脸上都是不服气。吴迪坏笑着:“看来你们真的不知道死活!出发—还有十公里!”学员们都呆住了。沈鸿飞笑笑,勒紧自己的背包带子。吴迪看他:“你很喜欢笑?”沈鸿飞正色:“报告!不是!”

        “那你笑什么?”

        “我还以为有多远呢,只有十公里了。”

        “很好,你很让我佩服!十公里,那都不算事儿!你脸上就写着‘好汉’俩字!二十公里,出发!—”吴迪面无表情地说。沈鸿飞一愣。陶静哭丧着脸一下子软在水里。吴迪看沈鸿飞:“怎么?不笑了?”沈鸿飞挺胸:“报告!祸是我闯的,我来跑二十公里,不能连累大家!”吴迪轻哼:“你们在我眼里是一个整体!我得用很多时间,来教会你们团队精神!”吴迪转身走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是一个好机会,二十公里,你们不会忘记的!出发!—有人想退出的,就留在原地!”沈鸿飞还想说话,郑直一拽他的胳膊:“少说几句吧,别变成三十公里了。”何苗扶了扶眼镜,哭丧着脸:“二十公里,怎么也不可能跑完啊?”段卫兵小声地说:“他们没想让我们跑完。和特种部队的教育是一样的,他想告诉我们,我们不是什么都能做到,这是个下马威。”赵小黑一脸崇拜地看段卫兵:“你是特种部队的?”段卫兵笑笑:“现在说这个没意义,大家都一样,都是来受训的菜鸟。”沈鸿飞仔细看看段卫兵:“我们见过吧?”段卫兵也看他:“有印象,你是特勤队的吧?”沈鸿飞点头。这时,吴迪拿着高音喇叭,扯着嗓子喊:“你们在等什么?大姑娘上轿吗?出发!—”菜鸟们不敢犹豫,踢踢踏踏地陆续跑过去。凌云拖起还坐在水里的陶静,跟着队伍重新出发了。

        3

        黄昏,蜿蜒的山地盘踞而上,天边出现一层厚重的云雾,山林里的风都很硬,菜鸟们艰难地在爬山。由于长时间的远途奔袭,整个队伍的战线拉得很长。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不时有人从山坡上滑了下去,又被旁边的人扶起来。教官们戴着墨镜驾车跟在旁边,很拉风的样子。吴迪山神似的站在山顶处,对天鸣枪,周围不断有炸点响起,空包弹混着泥土飞起有半米多高。

        突然,一个女学员“啊”的一声从山坡上滚落下去,凌云伸手一把想拉住她,但没抓住。女学员滚落到山底,起身想爬起来,一下子又跌到了。杨震一踩油门赶紧跑过去,跳下车蹲下,哧地撕开她的裤腿:“你骨折了,不能再跑了。”女学员捂着腿哭了起来:“我不想退出,我准备三年了!”

        “你没有办法继续参加考核了,养好伤再来吧。”杨震起身,无言地看着她。

        特警基地,龙头戴着墨镜,冷冷地看着这一幕。大门口,气喘吁吁的菜鸟们踉踉跄跄地陆续跑回来。沈鸿飞、郑直、段卫兵、何苗和赵小黑几人跑在队伍的最前面。赵小黑看着戴眼镜的何苗,佩服地说:“大学生,你可以啊……”何苗喘着粗气:“这……比攀登珠峰要容易多了……就是脚疼……”

        “调整呼吸,落地要稳—加油!就在前面了!”赵小黑做着示范。何苗想用力,但是腿迈不起来。这时,更多的学员们陆续跑来,有的栽倒在地,爬不起来。一直站在操场边上的卫生员们急忙挎着药箱冲上去急救。

        龙飞虎一脸冷酷地抬手看表。铁牛一吹哨子:“时间到!集合!还没到终点的自行淘汰了!”栽倒在地的学员们艰难地陆续起身,相互搀扶着站到一起。龙飞虎笑笑,走过去,看着他们:“来这儿的,没有一个不想留下成为特警队员的!但是有资格留下的,为数极少!你们不需要怀疑,你们将要面对的不是训练,而是最严格的淘汰!你们根本没有希望,而且—会越来越绝望。我的任务,就是让你们感觉到绝望,然后离开这儿。现在是中午11点34分,开饭!—”

        食堂里,几张桌子上摆着几个盛着饭菜的铝盆。狼狈不堪的学员们饿狼似的冲进来,都傻眼了。陶静一摸菜盆:“怎么……怎么都是凉的?”吴迪正在倒菜,抬头狡黠地笑:“小姐,你以为是什么?满汉全席啊?”陶静有些结巴:“可是……可是怎么也不能给我们吃凉的吧?”杨震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菜盆走过来:“这个不是凉菜。”何苗苦笑了一下:“剩菜。”

        “你们—你们给我们吃剩菜?!”陶静大吼。吴迪看着陶静:“你有什么高见吗?”陶静脸憋得有些发红:“我是医生!我抗议你们这种不人道的行为!这会生病的!”吴迪轻哼一声:“会病死吗?”陶静一愣。吴迪笑笑:“你们有三分钟用餐时间—吃不吃?”陶静心一横:“打死我也不吃剩菜!”沈鸿飞看看大家,低声说:“他们是想锤炼我们的意志力,这套在特种部队不新鲜了,我带头吧。”段卫兵一咬牙,也走过去:“有勺子吗?”吴迪抱着肩膀冷笑:“还要我给你准备刀叉吗?”沈鸿飞笑笑,伸手去抓,吴迪一口唾沫吐进菜盆里—学员们彻底呆住了!

        沈鸿飞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抬眼,吴迪迎上他的眼神:“我知道你是散打高手,还是从特种部队来的,怎么,受不了了?特战精英?”沈鸿飞咬牙:“你会死得很惨。”吴迪轻蔑地看他:“来啊,试试看。”沈鸿飞强压住火,伸手去抓菜:“记住我的话,一定会有对抗训练的。”—“吧唧”一声!吴迪抬起腿,一只军靴踩在剩菜里!

        “你不要太过分了!”郑直眼里噌噌地冒着火。杨震走过去:“怎么?想造反?受不了出门右拐去退训。”赵小黑满脸堆笑地上前打圆场:“嘿嘿,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战友吧?老兵也不能这么欺负新兵吧?”吴迪收回脚:“谁和你是战友?在你没有进入突击队以前,你就是个菜鸟。在这儿,教官对菜鸟所做的一切都是合理的!今天你们到了这个山头,只能唱我的歌。不唱也可以,出门右拐—”赵小黑一时语塞,满脸尴尬。

        食堂门口,左燕站在那儿冷眼看着吴迪。吴迪看到左燕,眼神一软。“咳咳!”杨震捂着嘴干咳了两声,吴迪立刻醒悟,恶狠狠地说:“到底吃不吃?!”左燕摇头苦笑,走开了。沈鸿飞看着一盆子剩菜,不说话。吴迪也冷冷地看他,靴子在剩菜里面又搅了几下,招呼着:“吃啊!”沈鸿飞牙关咬得咯咯响,看了一眼吴迪,伸手捞起剩菜,塞在嘴里:“同志们,不吃也不行啊,还有训练呢!”说完一口咽了下去。陶静和几个女学员看不过去,“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杨震抬手看表:“还有一分钟—”凌云一咬牙,一把抓起剩菜:“来了就不能走!吃!”含着眼泪,开始大口地吃。郑直也顾不上斯文,赶紧跟着下手:“快,这帮孙子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大家都顾不上讲究,开始疯抢。

        “哗啦!”吴迪一脚踢翻了自助餐的桌子,饭菜和着菜汤摊了一地,这次没人说话了,都扑上去开始抢。陶静站在那儿,不动,凌云抓住她:“不吃顶不住的!”陶静咬着牙:“饿死我也不吃—”凌云抓起一把菜就塞在她嘴里,陶静挣扎着一口吐了出来。“嗒嗒嗒……”吴迪举着步枪对天射击:“时间到!—”

        4

        夜色笼罩,学员们还在山地奔跑,夜间山里的气温骤降,山巅泛出隐隐白雾,学员们每一个都已经疲惫不堪,但仍坚持跑着。龙飞虎和雷恺、吴迪等人站在监控器前看着,左燕也在。龙飞虎点点头,坐回到椅子上:“基本上还可以,但是力度还不够!还得再加强。”众人目瞪口呆。杨震苦着脸看着龙飞虎:“还不行?我看可以了吧?”吴迪也快哭了:“差不多了!龙头!我这么善良的人都变成恶霸了。”龙飞虎笑:“你善良吗?”吴迪下意识地看看左燕,一脸正色:“当然了!我平时多与人为善啊!我跟人瞪眼的时候都没有!”队员们哄笑,吴迪心里没底,看左燕。左燕笑而不语。龙飞虎笑着站起身:“行了!你们俩的事儿先往后放放。现在要做的,是继续收拾这帮菜鸟!”

        夜色里,探照灯刺目的强光打在基地训练场上。菜鸟们都坐在泥潭里,胳膊上架着原木做仰卧起坐,满身满脸都是泥巴。吴迪站在边上剔牙。浸透水的原木比平常的沉一倍以上,郑直有点受不了,但咬着牙坚持着。

        “加油!呼吸均匀,保持一致!”段卫兵低声提醒着旁边的学员们。

        半夜,气温比白天低了许多。操场上,浑身泥泞的菜鸟们哆嗦着站成队列,有的人嘴唇开始泛紫,牙齿咯咯地直打架。杨震提着枪,在队列前来回踱步:“有没有人要退出的?!”—都不吭声。杨震继续来回走着:“今天—第一天,你们留下的人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多!这是我们的失误!我们会尽量弥补这个失误,所以,千万不要期待我们会手软!我们现在手软,日后会有人送命的!”菜鸟们不吭声,哆嗦着站着。杨震脸一沉:“这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菜鸟们看着他,一下子紧张起来。

        “回宿舍洗干净睡觉!”

        所有人都呆住了,没人动。

        “怎么,没人想睡觉吗?”杨震抬手看表,“你们有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抓紧吧。”说完转身走了。菜鸟们愣了半天,随即兔子似的撒腿向宿舍冲去。

        学员宿舍里,菜鸟们疲惫不堪地脱掉衣服,郑直疼得龇牙咧嘴,段卫兵笑:“这算什么?我在特种部队的时候,猎人集训队比这儿苦多了!”郑直一下子来了精神:“大哥,您是特种兵,我是小刑警啊……哎哟!这腿都抬不起来了,还住上铺……谁撑我一把啊?”一只手托着他翻了上去,郑直感激地转过头:“谢谢啊……交警!”沈鸿飞苦笑:“不是我是谁啊?同是天涯沦落人!赶紧睡吧,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珍惜每一秒休息的时间吧。”

        隔壁的赵小黑衣服都没脱完,已经躺在床上鼾声四起。何苗从上铺探出头:“我说,你们谁能让他别打呼噜了?”段卫兵在对面大大咧咧:“咋了?大学生,受不了?”何苗一脸苦相:“难道你受得了打呼噜啊?多响啊!”段卫兵唰地盖上被子,翻身睡了。何苗探头看看这一屋子人,不满地嘟囔着:“这都是群什么人啊?!”没人理他,何苗只好无奈地躺下,鼾声顿起。

        此刻,指挥室里,龙飞虎端着一杯咖啡浅尝一口,吴迪一脸兴奋,跃跃欲试:“我现在进去吗?”龙飞虎摇头:“再等等,让他们睡会儿。”吴迪不明白:“你不会真的让他们睡觉吧?”龙飞虎笑:“他们已经想到你们会进去的—所以,先让他们睡着吧。”雷恺苦笑:“太黑了吧?这要睡着了,可很难起来了。”

        “沉睡当中,警报响起,去不去出任务呢?”大家都沉默了。龙飞虎表情严肃,“任何情况下都要考虑实战。我们是练为战,不为看,养兵千日用兵千日—解散,等他们睡着。”

        “是。”队员们都散去了。龙飞虎喝了一口咖啡,转向桌上放着的相框—莎莎亲昵地挽着龙飞虎的胳膊,笑容灿烂。

        龙飞虎看着,眼里难得地流露出一股柔情,看着远方出神。自从他和路瑶离婚,女儿莎莎一直跟着妈妈过。莎莎是他现在唯一的念想,只是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和路瑶做了十几年的夫妻,双方有着相同的认知和追求,怎么最后就走到了离婚的地步呢?龙飞虎看着照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5

        卧室里,莎莎正趴在书桌上拿着相框出神。秦朗在客厅里对着电脑在看公司的财务数据。路瑶开门进来,秦朗起身笑着:“你回来了?莎莎在楼上写作业呢。”路瑶换了拖鞋:“哟?今天这么乖?”秦朗有些欲言又止,很快又笑:“乖,哪天不乖啊?”路瑶笑笑,转身上楼。秦朗笑笑,坐下继续看电脑。

        莎莎还在出神,听到门响,急忙把相框藏在作业本后面。路瑶苦笑:“别装了,我进门以前就知道你没在写作业。”莎莎不服气地说:“那是我在冥思!”路瑶走过去:“我还听到藏相框的声音。”莎莎叹息:“哎,老爹老妈都是警察,这日子没法过了!”路瑶笑:“我看看,藏了哪个小帅哥的照片?”莎莎急忙捂住,路瑶笑着一把抽出相框,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我说了吧?你看了就要着急!说不让你看你非要看!”莎莎看着她,一把抢了过来。路瑶一声叹息:“你看他的照片干什么?”莎莎一撇嘴:“他是我爸爸,我想我爸爸了,我还不能看看照片啊?”路瑶坐下,一脸严肃:“莎莎,我得和你好好谈谈。”莎莎一脸的不在乎:“谈什么啊谈?我又没耽误你找新欢,我就是想我爸爸了还不行啊?”路瑶气急:“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没大没小了?”莎莎瞪着她:“我说得有错吗?你以为这是我想要的吗?我就怀念在公安局家属院的日子!”路瑶的口气软了下来:“大人之间感情的事,你少乱说!是我管教不了你是吗?”莎莎大吼:“我又不是你的犯人,我有言论自由!”

        “啪!”莎莎捂着脸愣住了,路瑶也愣住了。莎莎哇地哭出来,路瑶急忙抱住她:“对不起对不起,妈不是有意的!妈错了,妈向你道歉!”莎莎哭着推她:“我要爸爸,我要爸爸—”路瑶也哭了。门打开,秦朗站在门口,一脸惊讶:“怎么了?”莎莎哭着大吼:“出去—你出去!我不要你!我要爸爸—我要爸爸—”莎莎起身推秦朗,秦朗急忙退后:“我来得不是时候,我现在就走……”路瑶抱紧莎莎,莎莎挣扎着:“你别走!你留下,这是你的家!我走!”秦朗知趣地退出,关上门。莎莎哭着推路瑶:“让我走!我不想待在这儿!我要去找爸爸!”路瑶泣不成声,紧紧抱着莎莎,母女俩都是抱头痛哭。秦朗坐在客厅里,听着隐约传来的哭声,目光深邃,陷入了沉思。

        6

        龙飞虎还在出神,铁牛走过来:“在想莎莎?”龙飞虎苦笑一下,没说话。铁牛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和路瑶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点迹象都没有,就离了。”龙飞虎长长地叹了口气:“你现在问我,我也说不清楚。性格使然吧,都很要强,谁都不肯退让一步。”铁牛看他:“夫妻之间是需要妥协的,路瑶的性格我也了解,其实你说几句好话可能也就过去了。”

        “我们有时间吗?”

        铁牛一愣,无语。龙飞虎望向远方:“其实现在想想,没时间只不过是一句托词。空闲时候打个电话,发个短信,互相问候一下,可能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有句话其实说得特别对—我们年轻的时候都太骄傲,不知道欣赏对方的好。”

        “现在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做?”铁牛问。龙飞虎低头,笑得很苦涩:“还能怎么做?她已经有人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了。”铁牛一声叹息:“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我还可以去做做路瑶的工作?”龙飞虎摇头:“你做不通她的工作的,她当时其实在等我低头。等我想低头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不是所有的事,都有挽回的余地。”龙飞虎的喉结蠕动着,半天,才缓缓地说:“其实,我最对不起的是莎莎……”铁牛没说话,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值班室里,吴迪和杨震、韩峰在玩斗地主。猎奇趴在一边哈着舌头。韩峰看看表:“哎哎,到点了啊!要是龙头发现我们……”吴迪的脸上贴满了纸条:“他还能发现我们……”话音刚落,龙飞虎推门走了进来,吴迪几人啪地戳得笔直,满脸纸条。

        龙飞虎走过来,看着他们:“这么大瘾啊?谁赢了?”三个人都不敢吭声。龙飞虎脸上带着笑:“我问你们谁赢了,直说,怕什么?”吴迪咽了口唾沫:“我,我们还没打完……”龙飞虎拿起他的牌看看:“你赢了,没错。”吴迪不敢说话。

        “胜者为王嘛,王者就要有王者的气概—去吧,拉个体能。”

        吴迪不敢还嘴,嗖地跑了出去。另外两人憋住笑。龙飞虎回头,俩人都不笑了:“你们俩也活动活动,精力过剩了,去吧,招呼他们起床,顺带跟着锻炼。”俩人目瞪口呆。

        “还不快去!”龙飞虎怒吼。

        “是!”两人撒丫子就跑,猎奇吐着舌头噌地跟着蹿了出去。

        7

        男兵宿舍外,两个黑影快速闪过。“咣!咣!”两枚催泪弹丢了进来,刺刺地冒着白烟,在房间里滴溜转,刺刺冒着的浓烟几乎瞬间笼罩了整个宿舍。菜鸟们被呛醒了,捂着嘴手足无措地满屋子乱窜。韩峰提着铁桶咣咣咣地敲着:“起床了!起床了!”菜鸟们穿着军用短裤和背心拼命地往外跑。杨震一把拦住他们:“穿好衣服再出去!”菜鸟们鼻涕眼泪流了满脸,什么都看不见,摸着衣服就胡乱地往身上套。

        另一边,杨震轻轻推开女生宿舍的大门,嘿嘿一乐,咣地丢进一颗闪光震撼弹。“轰!轰!”爆炸声响后一片白光,女兵们被震醒了,惨叫着,也是一片哭爹喊娘。杨震拿着高音喇叭在外面大喊:“大小姐们,起来撒尿了!”陶静站在房间中央,捂着眼睛高喊:“我什么都看不见了—”凌云赶紧爬起来,四处摸索着穿衣服。“咣!”又一颗闪光震撼弹丢了进来,所有人捂着耳朵四处尖叫。

        操场上,龙飞虎抬手看表。沈鸿飞、段卫兵、赵小黑、郑直和何苗等人已经全副武装地站好,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个个都是鼻涕眼泪流了一脸。这时,凌云拽着睁不开眼的陶静跑过来,站进队伍里面。其余队员还在宿舍那边忙活,韩峰和杨震检查着他们的着装。龙飞虎冷看着眼前的这些学员,虽然很狼狈,但他们仍然挺胸抬头,尽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你们几个不错啊,这么快就收拾好站在这儿,值得表扬。”沈鸿飞几人自豪地挺起胸膛,龙飞虎话锋一转,“但是你们忘了一件事—就是既然我想淘汰你们,就会左右有理。我可以说他们反应慢,动作慢,不合格;我也可以说你们,自私自利,急于表现,没有团队精神!所以,你们和他们一样,都是不合格—扣10分。”

        几个人瞪大了眼。何苗哭丧着脸:“不带这么玩的吧……”龙飞虎笑:“怎么,你有意见?”何苗心一横:“我当然有意见了!这是不讲道理!”龙飞虎也不生气,点头:“嗯,出了门,有的是讲道理的地方,我又没拿枪逼着你来。”何苗气鼓鼓地不吭声了。

        “是我太和蔼了,都来跟我讲理了—再扣10分!就你们这群人,我不想跟你们摆什么魔鬼教官的臭架子,但是你们也不要蹬鼻子上脸!都是自愿报名来的,都是成年人,你们要为你们的选择负责,受不了可以选择离开—突击队不是人多力量大,是精兵力量大。记住了!”龙飞虎的笑容逐渐凝固在黑脸上,冷冷地看着站得不成队列的菜鸟们,“我不想再看见他们还有力气跟我讲道理!”说完转身走了。

        “是,龙头。”雷恺一磕脚后跟,菜鸟们一脸紧张地看着雷恺。雷恺走到队列前,一声令下:“武装越野十公里,出发!”

        基地大门呼啦啦被拉开,夜色下,学员们背着背囊,全副武装,特警作战靴踩在坚硬的地上都是一个节奏,训练场上顿时灰尘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