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第七章

        1

        男兵宿舍里鼾声一片,队员们都疲惫地睡了。郑直瞪着眼睛,仰面躺在床上,心事重重。翻了个身,又烦躁地坐了起来。

        “怎么不睡呀?”

        郑直回过神,在黑夜里顺着声音望过去—是沈鸿飞。郑直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睡吧,明天还得训练呢。”沈鸿飞翻了个身说。郑直忽然开口:“咱俩聊聊?”沈鸿飞有点儿意外,起身径直走到郑直床边,挨着他坐下:“想什么心事呢?”郑直直愣愣地看着沈鸿飞:“我突然发现,我是个特别没用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原来我根本不这么想,”郑直自嘲似的苦笑,望着前方,“我跟你说过,我生在一个警察世家,我从生下来就打着警察的烙印,我两岁的时候就能看懂警衔,我所有的玩具全都跟警察有关,警车、警枪、手铐,从小我玩的游戏全是警察抓坏蛋,我从来都是当警察,高中毕业以后,又如愿考上了警校。”沈鸿飞笑着点头,郑直继续说,“刚入队的时候,龙头问我为什么要当特警,我说是为了填补我们这个警察世家没有特警的空白,好多人听了都在笑,可我说的是实话。我觉得我肯定没问题!……现在想想,真是太自命不凡了……”郑直说罢,看着沈鸿飞,“我体能不如你和何苗,我没有段卫兵那么冷静,不如赵小黑那么实在,总想耍些小聪明……原本以为处处占优的我在现实中一无是处!我甚至开始自问,我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真的只是为了填补什么空白?这个目的太虚无了,还远不如赵小黑的目的更实际一些。”沈鸿飞笑着拍了拍郑直的肩膀:“看来,你是被白天的事给刺激到了,才会这么妄自菲薄!你放心吧,没人怪你。都知道你也是为了大家的成绩着想—起码出发点是好的。”

        “唉……要是她也能这么想就好了!”郑直小声地叹息。沈鸿飞一愣:“她是谁呀?”郑直诧异地看着沈鸿飞:“你是真傻假傻呀?我坦率跟你说吧!我喜欢凌云!”

        沈鸿飞彻底愣住了。

        郑直的眼睛在黑夜里发着亮,看着沈鸿飞:“这事有那么让你吃惊吗?”沈鸿飞有些慌乱,赶紧掩饰说:“没……没有,这很正常……凌云挺不错。”郑直认真地说:“不是挺不错,是完美!起码在我心里,她是完美无缺的女神。”沈鸿飞笑了笑。郑直忽然兴奋起来,朝沈鸿飞凑了凑:“你知道吗?上警校的时候她大我一届,又和我是老乡。第一次开老乡会,我就被她给吸引住了。漂亮、有气质、高才生,各方面素质优秀。可惜那时候我在她眼里就是个同乡的小老弟,又不在同一个系,很难经常见面。她毕业以后,我还惆怅了一阵子,可是我万没有想到,上次在百花分局我再一次见到了她!这算是缘分吧?这次特警支队选拔,我们又到了一个队,这更算是缘分吧?”沈鸿飞静静地听着,微微点头:“……是缘分。”郑直的神色忽然黯淡下来:“可惜。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我们之间恐怕是有缘无分了!在她眼里,我和几年前在警校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个同乡的小老弟,原来是同学,现在是同事,仅此而已。至今为止,我没有做过任何让她感觉有好感的事,尤其是今天……你注意到她看我的眼神了吗?里面充满了失望、怨恨、瞧不起……”郑直低下头。沈鸿飞笑笑,安慰他:“你想多了。我和凌云虽然接触不长,可是我能感觉到,她就是那种心高气傲的女人,她看谁的眼神都那样。女人这种动物是需要降服的,越优秀的女人越难降服,只有更优秀的男人才能成为她的男人。但是女人这种动物一旦被降服,那么就是死心塌地了。就拿我来说吧,不就是跑步赢了她一次吗?你看她对我那态度,岂止是怨恨啊,简直要杀了我……”郑直忽然扭头看着沈鸿飞:“你错了!她对你有好感!”沈鸿飞愣住,随即一笑:“别扯了!她对我有好感?!她……”

        “相信我!我的感觉错不了!”郑直打断他,“也许一开始她是对你不服气,可是今天我看得很清楚,她看你的眼神不一样。那是一种欣赏加敬佩的眼神—一个心高气傲的女人一旦用那种眼神看着一个男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喜欢上你了!”沈鸿飞愣愣地看着郑直:“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郑直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因为,从今天开始,我把你当成我的朋友了!知心朋友,甚至……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能成为一对好兄弟。”沈鸿飞沉默,郑直笑笑,“—但我绝对不会放弃凌云,所以,我也希望你不要和我争。”

        “你这算是对我的警告吗?”沈鸿飞笑笑,小心地问。

        “不算,只算是提前向友军通报,这个阵地是我的。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什么都可以不要,但这是我的最后防线。”

        沈鸿飞看着一本正经的郑直,起身朝自己床边走去,躺好,幽幽地说:“别杞人忧天了!我有女朋友!”郑直一愣,气恼地起身瞪着沈鸿飞:“我把你当朋友,你跟我玩儿这套?”沈鸿飞拽过被子盖上:“那你想怎么样?让我跟你做出承诺?”郑直气急地扑上去。黑暗中,沈鸿飞“啪”地点燃打火机,一张照片挡在郑直面前。照片上是一个青春靓丽、打扮时尚的姑娘。郑直呆呆地看着沈鸿飞:“她……是你女朋友?”沈鸿飞缩回手,灭了打火机:“她叫王小雅,是我高中同学。”郑直愣在当场,讪讪地回到自己的床铺。黑暗中,沈鸿飞拿着手里的照片,陷入了沉思。

        2

        城市的夜晚霓虹闪烁,歌舞升平。夜总会里的灯光让人眼花缭乱。大厅里,劲爆的音乐震得心脏突突突地狂跳,dj戴着耳麦嘶吼,领舞小姐火辣的身材忘情地扭动着,更多的年轻人围在她周围,在舞曲伴奏下疯狂地扭动着身体。舞池中央,王小雅化着浓妆,一身靓丽的打扮,在旋转的灯光下不停地扭动着,在人群里很是惹眼。

        “小雅,回去吧,我有点儿累了。”和王小雅一起来的女伴俯在耳边叫她。小雅边扭边兴奋地回头:“好不容易放松一下,我还没过瘾呢!再跳会儿!”说罢,更疯狂地热舞起来。两个同伴相视苦笑,继续跳。舞池旁的酒座边,熊三大大咧咧地靠在椅子上,胳膊上的文身在灯光下很是刺眼,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舞池中央。

        旁边一个混混模样的手下笑嘻嘻地凑过去:“三哥,看上那个妞儿了?要不要哥儿几个……”—“啪!”熊三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滚蛋!”说罢,依旧色眯眯地看着舞池中央的小雅。讨了个没趣的混混讪讪地坐了回去。

        大厅里,几个跳舞的小混混边跳边向王小雅蹭过去,王小雅的两个女伴也被挤到一边。其中一个混混色眯眯地挤到王小雅身边,下流地蹭着身子,王小雅一脸不快,想躲,很快又被贴上。王小雅不满地停止跳舞:“你干什么呀?”混混一脸淫笑:“妹妹,挺性感啊!交个朋友呗!”王小雅气恼地瞪着他,两个女伴有些惊慌失措。王小雅没理,瞪了混混一眼:“我们走!”四个混混一下子围住她们:“妈的!给脸不要脸啊!”

        酒座旁,熊三目光一凛,猛地一掀酒桌,起身冲进舞池中央。几个手下见状,也一拥而上地跟过去。突然,舞曲戛然而止!熊三瞪着眼睛直奔几个小混混。一个领班模样的男人焦急地迎上来,恭敬地叫了一声:“三哥……”熊三一把推开他,四个小混混眼睛立刻直了。王小雅看见熊三,一脸诧异:“你怎么在这儿啊!”熊三看着王小雅:“小雅,一会儿再聊!”说罢,走到四个小混混面前,一言不发地瞪着他们。刚才紧贴王小雅跳舞的混混哆嗦着喊道:“三……三哥……”

        啪!一个大耳光打在脸上!那名混混腿一软,立刻跪下了,满脸是血地求饶道:“三哥!三哥饶了我们吧!我不知道她是您马子,我要是知道,借我个胆子我也……”熊三弯下腰,恶狠狠地瞪着他:“谁……告诉你她是我马子了?”混混自觉说错话,猛地给了自己两个耳光:“对不起三哥,我胡说八道!”熊三指着王小雅:“她—是你干妈!”混混一愣,随即懂事地跪着蹭到王小雅面前开始磕头:“干妈好!”王小雅哈哈大笑,摆着手:“我有那么老吗?滚滚滚!”混混迫不及待地看着熊三,熊三一瞪眼:“你干妈让你滚呢!”四个混混如大赦似的跑了。

        王小雅站在舞池中央叉着腰还在笑。熊三笑着走过来:“小雅,解恨了吧?”王小雅捂着肚子:“笑死我了!熊三,你真行啊!混得不错呀!”熊三不屑地笑笑:“小意思……怎么着,咱楼上坐坐去?—这俩是你朋友吧,一起去!”王小雅笑笑:“算了吧,她们可见不得你这么大场面,我们得回去了。”熊三有些不甘,还是笑了笑:“那行,回头我单独请你!”

        夜总会门口,一行人有说有笑地走出来。王小雅拍拍熊三:“今天你可给我解气了!哎?你怎么看见我的?”熊三笑笑:“我早就看见你了,一开始没敢认,后来看你玩儿得挺嗨,没好意思打搅你。我说小雅,我记得上学的时候你挺文静的呀,怎么也来这儿嗨啊?”王小雅撇撇嘴:“闲的呗,要不干吗呀?”熊三笑了笑,忽然目光一动:“对了,你和沈鸿飞……还好着呢吗?”王小雅表情一沉:“算是吧。”熊三笑:“怎么叫算是啊!”王小雅苦笑:“两年了,我一共见着他三回。”熊三一愣:“怎么?鸿飞现在还当大头兵呢?”王小雅叹了口气:“兵是不当了,又去考特警了!”

        “特警?!”熊三目光一凛,王小雅吓得一跳。熊三赶紧笑道:“嘿嘿!这小子还真闲不住。哪天他回来你告诉我,咱们好好聚聚,这一话儿得七八年没见了。”王小雅晃了晃手机:“行,你号码我知道了,等他回来我给你打电话。”

        这时,一辆宝马开过来,熊三笑着拉开车门:“上车吧!他送你们回去。”

        “你的?”熊三点头,王小雅难以置信地看他,“行啊熊三!你现在真发达了!你干什么工作呢?”熊三敷衍地笑着:“我能干什么呀……等回头我跟你说吧。”王小雅笑笑,上了车,熊三望着夜色里的宝马车,若有所思。

        3

        射击馆里枪声大作,龙飞虎站在队列前,在他的面前摆着各种枪械,54手枪、85微冲,还有高精狙……队员们看得眼睛都放光。龙飞虎拿着一把高精狙:“你们当中,许多人对武器并不陌生,甚至还有很多属于高手,枪打得比我手下的突击队员们还好。”段卫兵舔舔嘴唇,贪婪地看着高精狙。龙飞虎一拉枪栓,“我今天亲自给你们上射击的第一课,不想教你们什么叫作射击,而是什么叫作杀戮。当代军事工业的发展使得轻武器越发精密,越发强大。这是一颗子弹,这颗子弹在开枪以后,将会命中目标—而对于我们来说,这个目标不是你们面前的靶子。”龙飞虎举着一颗高精狙的子弹,“—是活人。”

        “在扣动扳机以后,这颗子弹,将会命中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要害,夺取他的性命。可能是恐怖分子,可能是贩毒分子,也可能是持械劫持人质的匪徒—但是,他们是活人,是没有经过法律审判,却因为危害他人性命或者公共安全,而必须被我们杀戮的活人!”队员们都紧张地注视着他,“法律授予我们在最危急时刻夺取他人性命的权力,但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因为我们是警察,我们是法律的捍卫者,不是法律的破坏者!”

        “手枪、冲锋枪、自动步枪、狙击步枪、轻机枪—都是配发给我们的杀戮利器,但是我们的目的,不是杀戮。”学员们疑惑地看着他,“我们的目的,是—止杀!”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注视着。

        “止杀,制止正在进行的杀戮!这是特警队员的神圣使命!”龙飞虎声如洪钟,“当我们在危急当中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击毙匪徒的时候,我们不要忘记,我们的目的是制止杀戮!因此,是否采取夺取对方性命的最高武力措施,要取决于对方是否威胁到他人、自身以及公共危险设施的安全!要记住,这个判断是瞬间的,而且不能出错!因为扳机一旦扣动,这颗子弹飞出去,就没有挽回的余地!我们是法律的捍卫者,也是执法的最强力单位,但这不代表我们可以擅自夺取匪徒的性命!能够兵不血刃,化解危机,当然是最好的。记住,匪徒的性命,也是性命,如果不是非死不可,我们必须要交给法律,对他们进行严厉的制裁!只有在最危难的关头,我们才可以以杀戮制止杀戮!你们明白了吗?!”

        “明白了!”场馆内学员们的声音如山吼。

        4

        接下来的山地训练,队员们都换上迷彩服,全副武装,哗啦啦地跑过去列队集合。龙飞虎站在山头:“今天的考核内容非常特殊,叫作抓小鼠。”后面的老队员们一阵窃笑。龙飞虎不动声色:“想成为抓捕逃犯的特警突击队员,首先,就要学会怎么逃跑和体会被抓的滋味。你只有身临其境,站在逃犯的角度去思考和尝试,你才有可能知道逃犯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躲避你的追捕。所以,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逃—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抓。”

        菜鸟们一脸紧张地看着前面的茫茫大山。

        “就是这片山林!”龙飞虎抬手一指,“东西长约二十五公里,南北纵深四十公里,山高林密,地形复杂。你们两人为一小组,先行进入山林。一个小时之后,猛虎突击队队员会在直升机和各类专业搜索技术的帮助下,对你们进行抓捕,被抓捕之后,考核随即结束,视为淘汰!如果遇到反抗,可以当场击毙,也视为淘汰!小组成员中,有一个被捕和被击毙,两个人同时淘汰!当然,如果有主动退出的,不影响另一个人的成绩。”菜鸟们脸色骤变,下意识地看着不远处或站或坐的老鸟们。龙飞虎看着众人:“当然,如果你们足够侥幸,我是说侥幸,能击毙突击队员,我们也认账,该队员会立刻除去臂章,视为出局。”

        “这还差不多……”菜鸟们稍微松了一口气,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我们会在山林中的一个位置,设定一个直径二十米的红圈,这里叫作保护区,只要你们能顺利进入保护区,就视为通过考核!如果在24小时之内,你们没有到达保护区,即使是没有被抓捕或者击毙,也视为淘汰!”

        “这是为什么?”何苗不服地喊,“我们不被抓住或击毙,说明我们有本事!”龙飞虎笑笑:“你真想当老鼠钻个洞啊?规则是我定的,所有的解释权全都归我!公平吧?”何苗咬牙切齿:“公平!”龙飞虎扫视众人:“还有问题吗?”陶静大喊:“报告!那个保护区在什么位置啊?我们能拿到地图吗?”龙飞虎笑得更开心了:“不能!自己找。”陶静语塞,沮丧地低着头。

        “还有问题吗?”龙飞虎大声问。沈鸿飞高喊:“报告!请问我们的武器装备在哪里?”菜鸟们一愣,龙飞虎懊恼地一拍脑袋:“哎呀!你看看我这个脑子!差点儿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雷副队,武器装备运到了吗?”雷恺扬了扬手中的对讲机:“到了!马上送过来!”雷恺拿着对讲机:“装备车进入!完毕!”

        菜鸟们翘首以盼地望着前方。赵小黑激动地问:“报告,龙头!有88狙击步枪吗?”龙飞虎皱眉,一脸的认真:“这个我也不清楚,给你们准备了一大堆,等到了你自己挑吧。”赵小黑兴奋得直点头。

        山林边的空地传来一阵轰鸣声,一辆破旧的民用皮卡车摇摇晃晃地开了过来。菜鸟们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赵小黑得意地嘀咕:“要说猛虎突击队真不是盖的!这么一辆破车,谁能想到是一车武器装备呢?掩人耳目啊!”

        皮卡开近,一个穿着普通的老头儿招招手。赵小黑纳闷儿:“这就奇怪了!这么一大批武器装备,怎么也得有人押运啊!就一个糟老头儿?什么来路?”段卫兵没说话,眉头紧皱。

        车门打开,龙飞虎急忙迎上去。老头儿笑着伸出手:“小龙!又见着你了!”龙飞虎拉着老头儿走到队列前:“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龙架山派出所的老所长,张鹤峰警官!也是我刚加入到公安战线时的第一个师傅!”老头儿和蔼地挥挥手。队员们神色各异地赔着笑。

        “师傅,这次真麻烦您了。”龙飞虎说。

        “嘿!还真把我累够呛!接到你的电话以后,我发动我们所里所有休班的片儿警,可着全镇一通搜罗呀!也不知道够不够,我给你打开你看看……”车门拽开,队员们全傻眼了—土得掉渣的农村衣服、破布鞋、帽子、烂了半边断了把儿的铁锹、破绳子捆儿、挖野菜的破铲子、破菜刀、镐把、破剪子……全是一车厢的破烂货。

        “费了老劲儿了!多亏人家村委会配合。不过,回头你还得还给我,我跟人说好了,用完就还,人家还等着卖废品呢!”老头儿笑呵呵地抱怨着。龙飞虎握住老头儿的手:“您放心,师傅!一样少不了!”

        队员们大眼瞪着小眼。沈鸿飞一脸严肃,仔细地扫视着车厢里。赵小黑哭丧着脸:“我还盼着88狙(88式狙击步枪)呢!连个像样的菜刀都没有!”何苗气恼地:“我终于信了你那句话了!你压根儿就没想要我们!你让我们拿着这些破烂儿去跟猛虎突击队对抗吗?”龙飞虎一点儿也不生气:“所以,你们随时可以退出!晚走不如早走,省得浪费精力!”龙飞虎收起笑,“这次考核,你们的角色就是越狱的逃犯!逃犯手里能有什么武器装备?!就这些,还是我为了照顾你们,节省你们的时间,委托我师傅他老人家给你们准备好的呢!别不知足!”见队员们没动,龙飞虎大喊:“还等什么?先拿先得!”

        队员们一愣,随即蜂拥扑上去!—抢!

        沈鸿飞眼疾手快地直接跃上车。赵小黑沮丧地抢了个镐把,又抓了一个破剪子。郑直也抢了几样趁手的“武器”。段卫兵扯了个破菜刀,又抓了一堆破衣服鞋帽。何苗撅着屁股钻在车里,把一切看着顺眼的武器都往陶静怀里塞。车厢里,沈鸿飞肩膀上挂着绳子,抱着衣服鞋帽,还拿两个趁手的破菜刀……突然,沈鸿飞眼尖地发现一件老式破旧的绿色军装上衣,伸手就去抓,段卫兵同时和他抓到了一起,两个人一愣,又会意地相视一笑。段卫兵松开手:“我这儿有了,让给你!”沈鸿飞接过衣服:“谢了!”龙飞虎站在圈儿外,给老头儿点着烟,目光一直没离开过。

        不一会儿,所有人都重新列队,手里身上都挂着各种形形色色的破烂东西。队列里,凌云看了一眼浑身挂满各式“宝贝”的沈鸿飞,低声道:“你拿那么多破烂干吗?占便宜呀?”

        “都有用!”沈鸿飞冷冷地说。凌云一愣。龙飞虎走过来,扫视着众人:“准备好没有?!”

        “准备好了!”队员们高喊。

        龙飞虎目光炯炯,拿过秒表:“行动!—”

        一身破烂的菜鸟们两两一组朝着山林跑去,身上挂的破烂一路叮当乱响,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山林之中。这时,吴迪一挥手,老队员们起着哄跑向警车,打开后备厢,拉出串好的羊肉串和碳烤炉。不一会儿,烧烤炉上嗞啦地冒着油烟,老鸟们三五成群地围着烧烤炉,欢声笑语。

        5

        山林里,段卫兵一边走一边用菜刀把抢到的破衣服撕成条儿,对后面嘟着嘴的赵小黑说:“小黑,你不是狙击手吗?帮忙啊!”赵小黑极度不满,抱怨道:“你见过拿着个镐把穿吉利服的狙击手吗?”段卫兵苦笑:“你就别发怨气了!我跟你说吧,那个龙头绝对是什么都见识过,咱们不来点邪乎的,根本治不住他们!还止杀呢,我看就是想杀了我们!”赵小黑来了兴趣:“你怎么知道?”

        “你看不出来吗?他把我们丢在这儿,难道是为了让我们活命?他恨不得活埋了我们,赶紧的,别闲着了!”

        “你观察得可够细的!”赵小黑信服地拿过一件破衣服撕扯起来。

        另一处,沈鸿飞和凌云匆匆走着。凌云皱眉看着沈鸿飞:“我说你拿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多累赘呀!”沈鸿飞低声提醒:“别说话!说话容易暴露目标!”凌云不服地瞪了他一眼:“不是还没开始吗?”

        “从一开始就得养成这个习惯!”沈鸿飞继续前行。

        在他们不远处,郑直直着眼睛跟在沈鸿飞和凌云后面,催促着其他队员:“跟上!跟上!”那名队员皱眉:“郑直,大家都是分散隐蔽,你老跟着他们组干什么?”郑直一愣,讪讪地说:“一会儿再分!一会儿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