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1

        第二天一早,特警支队办公室,支队长许远在一叠文件后面抬起头:“这是你们的最终决定吗?”龙飞虎站在对面,严肃地点头:“这份名单是由我、老铁、雷恺,还有猛虎突击队所有的参训教官通过讨论确定下来的。我们主要依据三个方面:第一,学员在整个特训考核期的综合成绩表现。第二,学员所掌握的各项技能对未来执行任务的必要性。第三,学员未来的潜力。”支队长严肃地看着龙飞虎:“不考虑加进去一两个老队员吗?”

        “老队员固然经验丰富,可是有的时候,丰富的经验往往会使他们形成固定的思维模式,进而阻碍整队潜力的提升。打破这种思维定式,往往比重新培养还要难。”

        支队长点了点头,拿起一份资料:“你想让他成为这支新队伍的领头羊?”

        “沈鸿飞的各项能力堪称完美。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这些新队员中的灵魂人物了。他是天生的领导者,这一点毋庸置疑。”

        支队长严肃地站起身:“龙飞虎,你的猛虎突击队是我们东海市特警支队的刀尖,新成立的特勤小组带有很强的试验性质,这是刀尖上的刀尖!突击队中的突击队!成立这个特勤小组是上级一次大胆的尝试,同时也是全国特警力量建设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命题!”支队长顿了顿,提高声音,“作为东南特警支队的支队长,我倍感压力,这副担子需要你替我挑起来!如果我们搞砸了,我跑不掉,你也别想过好日子!明白吗?”

        龙飞虎啪地立正:“请首长放心!我坚决完成任务!”

        “我对你有信心!对了,这支新小队接下来有什么任务吗?”支队长问。龙飞虎轻描淡写地说:“休假,也让他们缓缓。”支队长点头,龙飞虎立正敬礼:“支队长,那我先走了。”

        “等等!”龙飞虎站住脚,支队长缓声叫住他,“你也休息休息,抽空去看看莎莎。你和路瑶……就真没有破镜重圆的可能了?”龙飞虎嘴角抽搐了一下,惨然一笑:“人家都已经有男朋友了,你想让我当第三者呀!”说完匆匆出了门。

        2

        一家高档餐厅里,吴迪和左燕一身便装推开大门,风格奢华的开阔空间,天花板上吊着华丽的水晶灯,每个角度都折射出如梦似幻的斑斓彩光。华美的欧式桌椅、小巧精致的吧台都漆成纯白色,处处散发着贵族气息。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白色的瓷花瓶,花瓶里粉色的玫瑰柔美地盛开着,与周围的幽雅环境搭配得十分和谐。

        左燕打量着餐厅豪华的装修,拽了拽吴迪的胳膊:“吴迪,你姐约咱来这种地方,她那么有钱啊?”吴迪凑过去悄声说:“我不跟你说过吗?我姐她是绝对的土豪,公司固定资产上亿呢。”左燕听得直咋舌。这时,一个穿着讲究的服务生走上前,恭敬地轻轻一弯腰:“先生,您有预定吗?”吴迪说:“那个……三号包间。”

        “小弟!”一个惊喜的声音传过来。吴迪和左燕望过去,包间门口,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挥舞着双手。吴迪惊喜地叫了一声:“大姐!”连忙拽着左燕跑过去。

        包间里,桌子上摆了满满一桌的土豪菜品,琳琅满目。吴姐高兴地领着吴迪和左燕走进来:“看看,姐点的菜你们满意不?”吴迪看了一眼:“太满意了,姐!”吴姐高兴地笑:“我老弟满意就好!”

        左燕悄悄捅了捅吴迪。吴迪反应过来,连忙把左燕推到面前:“大姐,还没给你介绍呢。”吴姐笑:“还用介绍啊?左燕,直升机飞行员,东海本地人,今年二十六了,身高1米65,体重122斤,我早门儿清了!”

        左燕恶狠狠地看着吴迪。吴迪急忙解释:“姐,你这记忆力太好了点儿吧?我就跟你提过一次。”吴姐笑着白他一眼:“废话!你的女朋友是咱家的重中之重!这些东西,连咱奶都能背下来!”

        吴迪忙挤眉弄眼地递眼色给他姐。吴姐假装没看见,热情地拽着左燕:“来,燕儿,挨着大姐坐!”左燕有些不自然地坐下,瞪着吴迪。吴迪讪笑:“别客气啊燕儿,我姐就这样,跟谁都自来熟。那什么,咱吃吧!”吴姐也是一脸热情:“吃!吃!不够咱再要!燕儿,吃啊!”左燕强笑着拿起筷子。

        吴迪吃得满嘴冒油。吴姐高兴地看着吴迪:“好吃吧小弟?”吴迪连连点头:“嗯!好吃!”左燕在桌子下踢了吴迪一脚。吴迪停下筷子:“左燕,吃啊!”左燕皱眉。吴姐看她:“就是,燕儿,怎么不吃了?不合胃口吧?没事儿,你喜欢吃什么就说。”左燕忙赔着笑:“大姐,我真吃饱了,我吃了不少了。”吴姐笑:“明白!你们这年纪的女孩儿,都讲究保持身段儿,不像我们这些中年妇女,破罐子破摔了。”

        “您真谦虚,您保养得多好啊!看着跟我年纪差不多。”左燕笑着说。吴姐一脸惊喜地摸摸脸:“是吗?哈哈哈!你真会说话!我高兴死了!”

        吴迪偷偷给左燕伸了个大拇指,左燕瞪他。吴迪恍然地说:“啊,大姐,我俩吃得差不多了。要不……咱出去走走?”吴姐收住笑,忽然严肃起来:“不急。”吴迪和左燕愣住了,面面相觑。吴姐严肃地说:“小弟,燕儿,我这次来呢,一是为了公司的事儿,另外呀,受咱爸咱妈,咱奶奶和你二姐、三姐,还有几个姐夫们的委托……有件事儿跟你们谈谈。”

        左燕一愣。

        “大姐,到底什么事儿啊这么严重。”

        “那我就开门见山说了!小弟,咱们家姐儿四个,就你一个男孩儿,从小我们对你娇生惯养的,那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吴迪皱眉:“大姐,你这也叫开门见山啊?”吴姐忽然干脆地说开了:“咱们全家都不赞成你继续当特警了!”

        吴迪愣住了。左燕也愣住了。

        “大姐,你说什么?”

        “咱们全家都不赞成你继续当特警了!”吴姐一字一句地说,“全家人不想再天天跟着你提心吊胆了!尤其是咱爸妈和咱奶!”

        吴迪“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左燕也沉了脸。吴姐看着吴迪:“你尥蹶子也没用!我实话跟你说吧,我和你姐夫为什么要决定在东海市开一个分公司?这公司就是给你开的!只要你点个头,你马上就是这个分公司的总经理!将来我再把你调到总公司去……”吴迪赌气地说:“我不稀罕!”吴姐看着左燕:“还有你,左燕,你既然和我们家吴迪好上了,那就也算是我们吴家的人了。只要你和吴迪完婚,你马上就是分公司的副总兼财务总监。”左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尴尬:“这有我什么事儿啊!”吴姐拉着左燕的手:“你一个女孩儿开直升机多危险啊!我听说过,那玩意儿没降落伞,掉下去就完蛋,你将来还得给我们吴家传宗接代呢。”话音未落,吴迪拽起左燕就走:“左燕,咱们走!”左燕也赌气地离座。

        “吴迪你给我站住!”吴姐站起身,大吼一声。

        吴迪回过身。吴姐泪流满面,吴迪和左燕都愣住了。

        “小弟!算姐求求你了行吗?咱爸咱妈岁数都不小了,咱奶也没几年活头了,他们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一个。姐和你姐夫不知道该怎么表孝心,才想出这么个主意。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老人们心安。还有啊……你是姐哄大的,姐也是心疼你,咱家不缺钱,你干吗整天拿着命干这个特警,你真要有个闪失,姐也活不下去……”吴姐说着说着就抹起眼泪。

        吴迪含泪走到姐姐面前,拿张餐巾纸递过去:“姐……”吴姐赌气地接过来,擦着眼泪。左燕默默地看着。吴迪坐下,看着姐姐:“姐,我记得当初我考警校的时候,你们也都不乐意。”吴姐带着哭腔:“那时候还以为你就想当个民警啊交警的呢,要知道你后来干特警,死活不能让你考!”

        “那说白了你是不喜欢特警呗。”

        “我不是不喜欢特警,我是担心你……”

        “那我有什么特殊的?!我就那么金贵?是,家里就我一个男孩儿,可是我还有三个姐姐呢!我们特警支队有好多人都是独生子!人家的孩子就活该倒霉!我就得养尊处优当少爷去?是,咱家不缺钱!可是姐你知道,我当特警是为了钱吗?谁都有理想,你和姐夫的理想是股票上市赚大钱,二姐的理想是早点儿提正处,退休之前能混个局长。三姐想当一个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大学教授。我也有理想啊!我的理想就是当一个合格的特警队员,除暴安良,惩恶扬善!我有错吗?你们的理想都是理想,我的理想就不是理想了?我就非得为了你们,放弃自己的理想。姐,你觉得这样对我公平吗?”吴姐语塞,含泪看着弟弟。左燕也感慨地看着吴迪。

        吴迪站起身,看着姐姐:“大姐,我不是做生意的料,左燕更不是,您的分公司啊,另请高人吧!”吴迪说完拽着左燕出了门。吴姐愣住,焦急地起身:“小弟!小弟?”

        “替我给爸妈、奶奶和姐姐们问好!”吴迪没回头,关上门走了。吴姐无奈地瘫坐回座位上,叹息着。

        餐厅外,吴迪郁闷地走出来,左燕跟在后面。吴迪停下,转身看着左燕,一脸歉意地说:“燕儿,对不起啊。我要知道是这节目,说什么也不带你来。”左燕笑着:“没事儿……我能看出来,你大姐是为你好。”吴迪一愣,随即苦笑着说:“唉,我都习惯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闹一场。让你见笑了。”

        左燕没接话,忽然真挚地看着吴迪:“吴迪,我特别欣赏你刚才说的那段话。就凭这一点,我决定跟你处了!”左燕说完,转身就走。吴迪愣住,忽然反应过来,紧跑几步追上去:“燕儿!燕儿?你再说一遍?我没听太清楚!”左燕笑着跑了:“好话不说第二遍!活该你没听清楚!”吴迪跑上去,一把拽住左燕,亲了一口,撒腿就跑。左燕站在那儿一脸羞怯:“好啊你小飞虫!你给我站住!”二人追逐着跑远了。

        3

        城市的街道上人潮汹涌,车水马龙。沈鸿飞一身便装,拎着包从公交车上跳下来。他抬眼望着不远处的小区,微笑着大步走去。

        客厅里,沈母端着菜从厨房出来,边盛饭边忧虑地说:“也不知道鸿飞怎么样了,选上没有啊……这两天我这心老突突地跳,你说孩子不会出啥事儿吧……”老爷子正在看报纸,不耐烦地说:“你是一有空就叨叨!他去选特警又不是去抢银行,能出什么事儿?”沈母赌气地一瞪眼。沈鸿飞推门进来:“妈!我回来了!”沈母一脸惊喜地跑过去:“鸿飞回来了!”老爷子也满脸带笑,忽然又板起脸来。沈鸿飞一愣,看着老爷子板脸,笑道:“爸!我回来了。”老爷子看着沈鸿飞:“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汇报一下战果?”沈鸿飞啪地立正:“报告父亲同志!沈鸿飞成功通过了东海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的选拔,正式成为东海市特警支队一员!报告完毕!”

        老爷子的表情这才一缓,对着沈母:“你,再加两个菜,我们爷儿俩喝两杯!”沈母嗤之以鼻,又喜滋滋地进了厨房。沈鸿飞笑嘻嘻地坐到老爷子对面:“爸,你心里是不是特别高兴啊?”老爷子把酒杯推到沈鸿飞面前:“臭小子!没有你爸这个战斗英雄,能培养出来你吗?”沈鸿飞笑着给老爷子倒酒:“对对对,我这是将门出虎子!爸,我敬你一杯!”老爷子忍俊不禁,欢喜地看着儿子。

        饭桌上,沈母不停地给儿子夹着菜,沈鸿飞碗里的菜堆得冒了尖。沈母忽然一脸严肃地看着沈鸿飞:“儿子,你今年可不小了,当兵的时候妈没催过你,现在你到地方工作了,妈得问你一句准话,你和小雅处了这么多年了,到底想什么时候把人家娶回来?”沈鸿飞正往嘴里扒饭,一愣,赶紧咽下去:“妈,您看我这刚转业,刚通过选拔,接着还得训练呢……”

        “这事儿不能拖了!”沈母坚定地说。沈鸿飞眉头紧皱,看了看老爷子。老爷子想了想,认真地看着儿子:“鸿飞,这样吧,你给小雅打个电话,让她来咱家谈谈这件事,听听小雅的意见。如果小雅也同意,咱们就抓紧时间跟人家父母商量商量!”沈鸿飞只好无奈地说:“行!我一会儿给她打电话。”

        中午,幽雅的咖啡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王小雅长发披肩,眼神水灵,熊三穿得人五人六地坐在对面,笑着替王小雅切了一块牛扒,王小雅有些感动:“熊三,上次你帮了我,这回又请我来这么贵的地方吃饭,我还真有点儿过意不去。”熊三大大咧咧地一笑:“咱俩谁跟谁呀!尝尝咖啡,这可是哥伦比亚进口的!”王小雅连连点头。

        这时,清脆的电话铃响起,王小雅拿起电话接起来,一愣,熊三关切地问:“谁呀?”王小雅一脸惊喜:“是鸿飞!”王小雅高兴地说:“鸿飞!你回来了?!”

        “我中午回来的。”

        “死鸿飞!你中午就回来了,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王小雅一脸幸福,熊三眼里闪过一丝不快。电话那头,沈鸿飞愣了一下,抬手看表:“这不才一点半嘛。”王小雅撒娇地说:“我不管!反正你不是第一时间给我打的电话!我得罚你!”沈鸿飞一笑,很快又严肃起来:“小雅,先不开玩笑了,我跟你说件正事儿。”

        “正事儿?好吧,你说吧。”

        “小雅,我爸和我妈想跟你谈谈关于咱俩的事儿,你看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我去接你。”

        “大哥!咱俩的事儿还有什么好谈的呀?”王小雅拿着手机苦笑,“你替我转告叔叔阿姨,我王小雅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了!沈鸿飞同志什么时候有时间娶我,我随时都可以嫁过去!”熊三端着葡萄酒,脸色一变。

        “那好,小雅,下午五点我去你们家接你,不见不散。”沈鸿飞正要挂断,听见王小雅在电话里急喊:“哎,你先别挂!鸿飞,你猜我现在跟谁在一块儿呢?”沈鸿飞一愣:“谁呀?”

        “咱们高中同学,熊三!”

        “熊三?”沈鸿飞拿着电话一脸惊讶。

        “干吗这么惊讶?你不会把他忘了吧?你等会儿,我让他跟你说话!”王小雅不由分说地把电话塞给熊三。熊三有些尴尬,还是笑着接过电话:“哥们儿!多年不见了啊!”沈鸿飞一笑:“熊三!你小子怎么跟小雅跑一块儿去了?你现在干什么呢?”

        “我现在能干什么呀?无业游民呗,可比不上你,听小雅说,你小子当上特警了?”

        “我也是刚去。”

        “嗯,有前途啊!……”熊三看了小雅一眼,“鸿飞,我不跟你啰唆了,改天见面一块儿喝几杯,带上小雅,我请客!”小雅欣赏地对熊三伸了大拇指,抢过电话:“鸿飞,这个客得你请!熊三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今天人家又请我吃牛排喝咖啡,你得替我还人情。”沈鸿飞一惊:“救命恩人?”

        “哎呀,一句话两句话跟你说不清!晚上见面聊!”王小雅挂了电话,得意地喝了一口咖啡,忽然发现熊三愣愣地看着自己,诧异地问:“干吗这么看着我?”

        “我是看你一脸幸福的样子,越来越漂亮了!”熊三恍然一笑。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王小雅约了女伴逛街,走了。熊三看着王小雅的背影若有所思。就在熊三发愣的时候,麒麟阴冷地站在熊三背后:“三哥好雅兴啊!”熊三一愣,转身有些诧异:“你怎么在这儿?”麒麟低头点烟,狠吸了一口:“我刚才就坐在你们隔壁。”熊三一把拽住他的衣领:“你他妈监视老子?!”

        “三哥,我哪儿敢监视你呀!”麒麟脸上堆着笑,“我是正好路过,上去吃饭,碰巧了!”熊三悻悻地松开手。麒麟理了理衣领,凑到熊三跟前,目光望着远去的王小雅:“三哥,我刚才听说,她的未婚夫是个特警!……”熊三警觉地瞪着麒麟:“你什么意思?”麒麟冷冷地瞪着熊三:“三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这事情要是让老板知道了……”熊三脸色大变,麒麟阴笑道:“三哥,别那么紧张啊!这事兄弟替你压下了!不过,你自己可得好自为之啊!干咱们这行的,离警察远点儿更安全!尤其是警察家属,千万别招惹!有血性的男人一旦发现有人动了他的女人,后果不堪设想啊!女人有的是,三哥好好想想我的话吧。”麒麟拍拍熊三的肩膀,扬长而去。

        4

        下午四点半,沈鸿飞跳下公交车,正往王小雅家的小区走去。沈母这会儿正在厨房忙活,系着围裙高兴地收拾鲤鱼,边收拾边喊:“老头子!你给鸿飞打个电话,问问他,小雅是喜欢吃红烧鱼,还是糖醋的……”客厅里没反应。沈母气恼地拿着鱼出去:“你干什么呢?我让你打……”客厅里,报纸散了一地,老爷子昏倒在地上。沈母手里的鱼啪地掉在地上。

        小区门口,沈鸿飞正走着。手机铃响起,沈鸿飞拿出手机:“妈,着急了吧?我……”手机里沈母大声哭着:“鸿飞!你爸他晕过去了!这可怎么办啊?!”沈鸿飞大惊:“妈!您别着急!快打120叫救护车!……妈!还是我打吧!您看好爸爸,给他喝点儿水……我马上回去!”沈鸿飞抓着手机猛地折返,跑到路边,焦急地招手拦车,可出租车都是满载,疾驰而过。

        此时,王小雅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坐在化妆镜前,拿着手机拨通号码,响了半天,没人接。王小雅噘着嘴挂掉手机:“讨厌的沈鸿飞!怎么不接电话呀?”她焦躁地看了看时间,气恼地把手机拍到化妆台上:“好!沈鸿飞,我看你什么时候给我打过来!”

        街边,还没拦到车的沈鸿飞急得两眼冒火,看了看表,沿着大街撒腿猛跑!

        如水的车流里,一辆黑色的polo在行驶,凌云一身休闲打扮,边开车边听着音乐。手机铃响起,凌云一愣,接通蓝牙:“喂?谁呀?”郑直开着车,眼睛瞄着前方不远处的黑色polo,笑嘻嘻地:“师姐,我是郑直。你现在干吗呢?”

        “我?我去我姐家吃饭。你干吗?有事儿?”凌云没好气地说。

        郑直笑:“师姐,别去了。晚上我请你吃吧!咱们去海鲜居怎么样?”

        “得了吧你,我无功不受禄。不去!”

        “师姐,无非是一顿便饭嘛,就这么定了吧……其实我就在你后面呢,你靠边减速……”郑直自顾自地说,凌云震惊地注视着前方沿着便道猛跑的沈鸿飞。郑直还在电话里大喊:“师姐!师姐!”凌云恍然:“郑直!我有事儿,回头再说啊!”凌云关了蓝牙,一打方向盘,加速直奔前方的沈鸿飞。郑直跟在后面,看到凌云突然变道,诧异地跟了上去。

        街边,沈鸿飞沿道猛跑着,边跑边打手机:“妈!救护车到了没有?我留了您的手机!”手机内沈母焦急地说:“救护车刚给我打过电话了,说是堵车了,鸿飞,怎么办啊!你爸他……”沈鸿飞焦急万分:“妈!你别急!千万别急!我尽快赶回去!”沈鸿飞发狠地猛跑。

        街边,polo车疾驰赶到,凌云摇下车窗:“沈鸿飞!—”猛跑的沈鸿飞愣住。凌云问:“你干吗呢?这个点儿跑步啊!”沈鸿飞眼前一亮,猛地跑向凌云的车,拽开车门就坐了进去!远远跟着的郑直正看到沈鸿飞上了车,愣住了。

        凌云震惊地看着沈鸿飞:“你倒是不客气呀!”沈鸿飞焦急地说:“凌云!帮我个忙!我爸晕过去了!”凌云一惊,急踩油门,polo车噌地蹿出去了。凌云看着一脸着急的沈鸿飞:“你爸是什么病啊?”沈鸿飞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他平时就是血脂有点高,从来就没有什么病。”

        这时,沈母打来电话:“鸿飞,你别着急了,救护车到了,我们马上去公安医院!”沈鸿飞如释重负:“太好了!妈!那你别急,我直接去公安医院找你们!”沈鸿飞挂了电话,凌云自动把车转向。沈鸿飞有些感动:“凌云,麻烦你了。”凌云一脸认真地开车:“少跟我假客气,真有那份儿心,回头把车钱给我。”沈鸿飞不好意思地一笑。

        不一会儿,polo车径直驶入公安医院停车场,两人直奔医院大楼。大门口,郑直望着匆匆跑进医院大楼的沈鸿飞和凌云,百思不得其解。此刻,郑直自己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用从警校学来的专业跟踪技巧去跟踪凌云的车。也许他只是好奇,凌云为什么会对自己撒谎?又为什么会接上沈鸿飞?两个人要去哪儿?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呢?不管怎么说,此时的郑直心中有一种被人背叛了的感觉。郑直怅然若失地发动汽车,离开了。

        icu门口的灯还亮着,沈鸿飞和凌云匆匆跑来,沈母焦急地坐在椅子上。沈鸿飞看着紧闭的大门,焦急地问:“我爸他平时好好的,怎么会晕倒呢?妈,他一点儿前兆都没有吗?”沈母哭着摇头:“什么前兆也没有……就是前段时间,他总说肚子不太舒服,最近还老咳嗽,我劝他去医院检查,他老嫌麻烦……”沈母看见凌云一愣,凌云连忙说:“阿姨好!我是沈鸿飞的同事,我叫凌云。”

        “刚才我着急回家,打不到车,幸亏遇见了凌云。”沈鸿飞说。

        这时,icu的大门打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沈母和沈鸿飞连忙迎上去。沈鸿飞问:“医生,我爸他怎么样了?”医生松了一口气,摘下口罩:“已经苏醒了,但是暂时还不能出来,需要进一步观察。”医生顿了顿,“病人昏迷的主因是由于肺部缺氧导致的,至于具体的致病原因,现在还不能完全确诊,得等我们的化验结果出来。”沈鸿飞愣住:“什么确诊?需要确诊什么?”

        “我们在病人的肺部、肝部发现了一些低密度阴影,怀疑是……肿瘤。”医生说。

        沈母两腿一软!沈鸿飞和凌云大惊,急忙扶住沈母。沈鸿飞有些更咽:“妈,您千万别急,医生不是说还没确诊呢吗?也许……也许爸没事儿,就是虚惊一场。”凌云也安慰道:“是啊阿姨,就算是肿瘤,也有可能是良性的!”沈母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一个劲儿地抹眼泪。

        5

        路瑶家的餐桌上,摆放着几道精致的小菜,还有一盘莎莎最喜欢吃的番茄甜味虾。路瑶有些于心不忍地对着厨房:“老秦,差不多了,弄那么丰盛干吗?”莎莎头也不抬地坐在沙发上玩着龙飞虎送她的电脑。

        “来啦!来啦!”秦朗端着汤煲走来,将乌鸡汤放在桌上:“齐了!咱们吃饭!”秦朗掀开汤煲盖子,为路瑶盛了一碗汤,路瑶尝了一小口,点头:“真不错!莎莎!你秦叔叔把饭都做好了,快来吃!”莎莎没动,继续坐在沙发上玩电脑:“我在玩儿爸爸送我的电脑,没时间!”

        “你这孩子,赶快过来……”路瑶正要发作,秦朗笑了笑,和蔼地说:“莎莎,吃完再玩儿吧,叔叔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番茄甜味虾。”莎莎挑衅地看着秦朗:“谢谢!不过,爸爸中午已经请我吃过这道菜了!”秦朗的笑容有些尴尬。路瑶皱眉:“你秦叔叔做的比饭店里做的好吃多了!快来!”

        莎莎索性拿起电脑,径直跑上楼,“砰”的一声关上房门。路瑶愣住,抱歉地看着秦朗:“老秦,对不起,莎莎她……实在是太不懂事了!”秦朗坐下,笑笑:“恰恰相反,我倒是觉得莎莎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她敌视我,是因为她认为我的出现占据了她深爱的爸爸的地位。这是人之常情,我能理解。”路瑶有些感动,秦朗拍了拍她的肩膀:“喝汤吧,慢慢就好了。”路瑶眼睛泛着湿润,赶紧低头喝汤。

        天渐渐暗了下来,凌云在病房外的走廊打电话。公安医院的肿瘤专家杨主任是凌云父亲的老战友,据说两人是过命的交情,杨主任风尘仆仆地刚从外地会诊回来,接到凌云的电话,顾不上回家就直奔医院。沈母的心这才稍微定下来。

        趁着凌云去卫生间的空当儿,沈母神秘地拉着沈鸿飞问:“儿子,你跟妈说实话,你和这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沈鸿飞愣了一下,忙说:“妈!刚才不说了吗?普通同事,而且还是新同事。”沈母疑惑地看着沈鸿飞:“儿子,你的事妈不管。这姑娘跟小雅比也不错,反正……不管是哪个,你得尽快给我娶一个回来!”沈鸿飞一听,额头直冒冷汗,沈母的眼泪也下来了,“你爸要真是那种病……不能让他带着遗憾走啊……”沈鸿飞一下愣住了,看着年迈的母亲,伤感地握住母亲的手。

        六点多钟,王小雅烦躁地躺在床上拨通了沈鸿飞的电话。病房里,沈鸿飞一看号码,脸色一变,赶忙接起来向楼道走去:“喂?小雅!”电话那头,王小雅咬牙切齿地说:“沈鸿飞!应该你跟我说点儿什么才对吧!”沈鸿飞苦笑:“小雅,对不起。本来我都到你家小区门口了,可是我爸他忽然昏迷了,我就赶紧来了医院。”

        “沈鸿飞!你就编吧!你继续编!”王小雅不相信。沈鸿飞哭笑不得:“小雅!我没撒谎,我现在就在公安医院icu呢!我爸他……”楼道转角处,凌云正好从洗手间出来。沈鸿飞还在耐心地解释,“小雅,我爸他刚刚醒过来不久,又晕过去了,还在里面打氧气呢!小雅,你说这种情况我还能去接你吗?”凌云愣住,下意识地停住脚步。王小雅不耐烦地打断沈鸿飞:“好!就算你爸他昏迷了,不是在医院里吗!不是还有你妈吗?这不影响咱俩去玩儿啊!”王小雅说罢,换了一种口气,撒娇地说:“鸿飞,咱俩都多长时间没见了,人家都想死你了!一起看电影吧!票我都买好了!”沈鸿飞目光一凛,终于爆发出来:“王小雅!你这是什么话?!你觉得这种情况下我会有心情和你看电影吗?你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啊?!”

        “沈鸿飞!”小雅气恼地从床上蹦起来,“你居然说我幼稚?!我是太幼稚了,我等你这么多年了,尤其是这五年,我和你一共就见了三次面!好不容易等到你转业了,不去当什么该死的特种兵了,我只不过想尽快见到你!这算是幼稚吗?!”沈鸿飞自知理亏,缓和了口气说:“小雅!我说的不是这个!”王小雅哭了出来:“沈鸿飞,我不管你说什么!今天我还就跟你较这个劲儿了!你是想在医院陪你爸,还是出来陪我,你自己选吧!你要是选你爸,咱俩就分手!”沈鸿飞一听,暴怒道:“王小雅!你听着,你的这个选择题根本就不成立!在这种情况下,我当然会选择陪我爸!如果你想分手……那随你的便吧!”

        “啪!”沈鸿飞挂掉了电话。王小雅呆呆地看着手机,痛哭起来。

        沈鸿飞站在楼道里,大口地喘息着。凌云转过楼道,看着沈鸿飞的背影,表情有些复杂。“嗵”的一声,沈鸿飞一拳砸在墙壁上!凌云吓了一跳,沈鸿飞转过身忙说:“对不起,凌云,我……”凌云冷着脸走过去:“对不起!你道歉的对象错了!想道歉,找你的女朋友去呀!”

        王小雅还趴在床上伤心地哭,手机铃声响起来,小雅转过头不理,继续哭。手机铃声持续地响,小雅不耐烦地拿过手机:“沈鸿飞!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你滚—”

        “小雅,怎么了?”是熊三。小雅愣住,看了看屏幕,赶紧擦了擦眼泪:“对不起啊熊三,我还以为……熊三!沈鸿飞他……他不要我了!”熊三目光一动,不动声色地说:“你们俩是不是吵架了?很正常嘛,你可别瞎想。”王小雅哭着:“真的……他真不要我了,他挂了我的电话,还说……随我的便!”熊三坐在宝马车上,有些激动地稳住情绪:“呵呵!小雅,没那么严重吧?要不这样吧,晚上我请你吃饭,我……开导开导你!下楼吧,我就在你们小区门口!”

        6

        沈鸿飞冷着脸走进病房,沈母一脸关切地看着儿子:“鸿飞,怎么了?你跟小雅解释了没有?”沈鸿飞瞥了一眼凌云:“噢……解释了。”

        “她怎么说啊?”

        沈鸿飞支支吾吾:“这种事儿她还能怎么说啊,妈,您就别操心这个了,我爸要紧。”沈母忧虑地点头,叹息着:“唉,真是一事儿赶一事儿,这刚要把你和小雅的事儿定下来,你爸他又……”凌云的表情有些复杂,随即故作轻松地说:“阿姨,您别发愁。只要叔叔的身体没事,耽误不了你儿子结婚。”凌云故意看了一眼沈鸿飞,沈鸿飞有点失落。

        公安医院专家办公室里,杨主任正在看片子,沈鸿飞扶着沈母坐着,紧张万分。凌云焦急地问:“杨叔叔,您看这情况……”杨主任放下片子,目光转向沈鸿飞母子,一脸严肃:“既然是凌云的同事,我说话就不绕弯子了。以我多年的临床经验初步判断,病人体内的低密度阴影确实有极大的可能是恶性肿瘤!而且我根据你们所说的病人的身体变化情况判断,应该是肝部恶性肿瘤晚期,并向肺部扩散……”沈母的眼泪唰地下来了,沈鸿飞紧紧攥着母亲的手。杨主任看得有些于心不忍,安慰地说道,“当然,我只是判断而已。真正的确诊是需要在手术后对肿瘤组织进行切片化验,毕竟……任何奇迹都是可能发生的。”沈母流着眼泪:“我和他过了一辈子,也抬了一辈子杠,到今天我才知道,这个死老头子对我是多重要……要是他走了,剩下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沈鸿飞的眼睛湿润了,凌云看着他,也是眼圈一红。

        此时,沈鸿飞的心里第一次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心中那个坚定的信念也在母亲的泪水中动摇了。如果父亲真的不在了,他该怎么接受这个现实呢?难道真的忍心让年迈的母亲独自在家,时刻都在想念着丈夫,担心着儿子的安危,就这样孤独终老吗?沈鸿飞靠在墙上,痛苦地闭上眼睛。

        夜晚,海水看上去是黑压压的一片混沌,潮湿的海风裹着一股浓重的海腥气迎面吹来。地上都是空酒瓶子,王小雅摇晃着拿起还剩半瓶的洋酒,熊三抓住她的手腕:“小雅,你不能再喝了!”王小雅一甩手,瞪他:“你……管得着吗?我又不是……你的女人!”

        “小雅,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喝得太多了,再喝就醉了……”

        “我已经醉了!……怎么,我不可以醉吗?……我喜欢了十年的男人,他不要我了,我很伤心!伤心的女人,除了喝酒,还能干什么呢?”王小雅推开熊三的手,一仰脖子,半瓶酒没了。熊三表情复杂地看着王小雅,不知道说什么。

        半瓶酒下去,王小雅彻底醉了,整个人倒在熊三身上!熊三愣愣地看着王小雅绯红的脸,声音有些颤抖:“小雅……我……我送你回去吧!”王小雅挣扎着要起来:“我不回去……我爸妈看见我这样……会杀了我的……”醉酒的王小雅忽然搂住熊三的脖子,笑道:“熊三,你对我真好,你……你比沈鸿飞……体贴多了,要是他能赶上你的十分之一,我就……知足了!”熊三愣愣地看着怀里的王小雅,想了想,一把抱起王小雅向宝马车走去。

        7

        白云大酒店灯火璀璨,宾客你来我往,热闹非凡。贵宾套房里,熊三坐在对面沙发上,看着仰面躺在床上的王小雅,两眼发直地喘着粗气。突然,熊三猛地拽下上衣,扑了过去!王小雅不省人事地睡着,熊三忽然愣住,一下子瘫坐在床边。王小雅是他从高中就开始喜欢的人,熊三深呼吸,给小雅盖上被子。站到窗边,隐晦莫测地瞪着夜空。

        病房里,老爷子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打着氧气正熟睡,沈母疲惫地趴在床边睡着了。沈鸿飞坐在椅子上,望着父母两眼发呆。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沈鸿飞一愣,赶紧捂住手机,跑到外接起来。

        王小雅的母亲着急地拿着电话:“鸿飞呀!阿姨想问你,这都已经半夜了,小雅怎么还不回来?”沈鸿飞一脸震惊:“阿姨,小雅她……没在家吗?”小雅妈妈有些气愤:“你这孩子!跟我逗什么闷子啊?她一下午都在准备去你们家!”说罢,小雅妈妈看了一眼丈夫,严肃地说,“鸿飞,阿姨可告诉你!我们对小雅的家教是很严格的,你们两个毕竟还没有结婚……”

        “阿姨!您误会了,我确实约小雅今天晚上到我们家吃饭,可是下午我爸爸突然发病晕过去了,现在我们一家都在公安医院!”沈鸿飞一脸焦急,“我跟小雅解释,她生气了,后来……后来我们就没有联系。”小雅妈妈大惊失色:“那……那小雅去哪儿了?现在都半夜一点了!会不会出意外呀?!”沈鸿飞赶紧安慰道:“叔叔,阿姨!你们先别急,我现在就想办法去找小雅!”沈鸿飞匆匆挂了电话,拨通小雅手机—关机!

        医院大门口,沈鸿飞边走边拨号,还是关机。他站在路灯下,焦急地思索着。熊三?!沈鸿飞拿着手机,一筹莫展。突然目光一动,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过去。

        凌云正在睡觉,两眼蒙眬地抓起电话:“谁呀?……”沈鸿飞说:“凌云,是我!”凌云猛地坐起来:“是不是叔叔病情……”沈鸿飞焦急地打断她:“不是!凌云,我有急事想请你帮忙!王小雅不见了!”还没怎么清醒的凌云想了想:“王小雅是谁呀?……哦!我想起来了!你女朋友!”沈鸿飞连连说是,凌云气恼地对着手机喊:“沈鸿飞!你自己女朋友不见了,你给我打什么电话?你是不是看我白天对你太好了?!”凌云气恼地挂断电话,倒躺回床上。沈鸿飞尴尬地拿着电话,站在路边。

        清脆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凌云愤怒地抓过电话:“沈鸿飞,你真有病啊!”

        “凌云,你听我说!”沈鸿飞焦急地说,“我和小雅有个高中同学,这个人叫熊三!小雅很可能跟他在一起!可是我找不到熊三!”凌云一脸震惊:“熊三?!”沈鸿飞问:“怎么,你认识他?”凌云清醒过来,点头:“熊三是警方重点关注的对象。而且,许多证据表明他可能涉嫌黑社会暴力和贩毒。重案组盯过他,我在百花分局的时候,曾经替重案组调查过熊三的资料!”沈鸿飞大惊失色:“凌云!那我就算找对人了!我……我知道这么做不太合适,可是,我希望你帮我!”凌云冷着脸:“我马上去找你!”凌云关掉电话,匆忙跳下床,想了想,拿起手机拨通了郑直的电话。

        公安医院大门口,沈鸿飞焦急地来回等着。吱的一声急刹,凌云和郑直匆匆下车,沈鸿飞看见郑直,一愣,凌云连忙解释:“你不是要找熊三吗?当时重案组负责盯熊三的就是郑直!具体情况是什么?”沈鸿飞沉声道:“小雅不见了,很可能跟熊三在一起。对不起两位,我实在没别的办法了!”郑直跳上车:“那就别愣着了!都上我的车!去找!”

        夜晚的城市灯光闪烁,沈鸿飞三人开着一辆福克斯,在没人的大街上风驰电掣。

        酒店的豪华套房里,灯光昏黄,王小雅正闭眼熟睡着。熊三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瞪着小雅发呆。此时,郑直三人挨家寻找着熊三可能出没的酒店、夜总会等场所,但一无所获。

        天色渐渐变亮,凌云坐在后座上有些昏昏欲睡,另外两人也是一脸疲惫。郑直甩甩头努力保持清醒,侧脸看着沈鸿飞:“鸿飞,你那么肯定王小雅跟熊三在一起吗?”沈鸿飞看着郑直:“不肯定。但是我想,只要小雅没跟他在一起,就没什么大事儿。”郑直继续开车:“这么说,你知道熊三的底细?”

        “不知道。”沈鸿飞说,“但是听我其他的同学说,他这几年一直在外面混。你们不是也说他涉嫌黑社会暴力和贩毒吗?”郑直点头:“没错!熊三是个危险人物,当初在重案组我们盯过他一阵儿,后来这项工作暂停了。”

        “为什么?”

        “有很多证据表明熊三可能和黑社会暴力、贩毒有关,可是关键就是这‘可能’两个字。也就是说,我们找不到确凿的证据。当时路瑶组长给熊三下过一个结论—要么,他就是真没事儿,要么……他就有大事儿!”

        沈鸿飞看着郑直一脸严肃,有些愣住了。这时,凌云醒过来,迷迷糊糊地问:“郑直,下一家是哪儿?”郑直正在接电话:“白云大酒店?!熊三在那儿有个长期包住的套房,1308,好,知道了!”郑直惊喜地说,“我以前的一个线人告诉我,熊三确实跟一个女的去了酒店。”

        8

        套房里,小雅渐渐醒过来,惺忪地睁开眼,猛然看到躺在床上的熊三,再一低头,看见自己衣冠不整,猛地嘶声尖叫,熊三吓得一屁股掉下床!王小雅缩在被子里大哭:“熊三!你浑蛋!你欺负我!”熊三焦急地爬起来,跪在床边:“小雅!你听我解释!我……我没碰你!我真没碰你!哎呀!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你自己检查一下嘛!”熊三闪身,小雅哭着下床直奔卫生间:“熊三!你要是欺负我,你就死定了!”“砰”的一声,熊三望着卫生间苦笑。

        电梯里,沈鸿飞脸色铁青,凌云不说话,但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在。郑直也看着沈鸿飞,劝道:“鸿飞,你一定要冷静!”沈鸿飞不吭声。郑直抓住他:“不管你看见了什么,一定要冷静!”

        “那不是你老婆!”沈鸿飞突然怒吼道,两人从来没有见过沈鸿飞发火,哪怕在训练的生死关头,都有点愣了。

        王小雅一脸羞涩地从卫生间走出来,红着脸:“熊三,对不起……我……我错怪你了。”熊三忽然严肃地说:“小雅!我熊三行得端坐得正,我是不会乘人之危的!”王小雅有些感动地看着他。

        “砰!”一声巨响,熊三和小雅都吓了一跳!门外,沈鸿飞近乎疯狂地砸着门:“开门!小雅!开门!”熊三和小雅目瞪口呆。王小雅带着哭腔看着熊三:“是鸿飞!怎么办啊?”熊三尴尬地站着,小雅推他:“你快跑吧!你可打不过他的!”熊三下意识地回望了一眼窗户:“三楼,十几米呢!”熊三故作镇定地理了下衣领:“怕什么呀!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说着,熊三大大咧咧地拽开屋门—刚一开门,熊三腾空倒飞了回来,直接砸在大床上!沈鸿飞出笼猛虎一样冲进来,瞪着王小雅。王小雅大惊,慌张地说:“鸿飞!你听我解释!你……”

        沈鸿飞鄙夷地朝熊三走去,熊三慌忙站起,退了两步:“沈鸿飞!我没碰小雅!”沈鸿飞步步逼近。

        “我真没—!”熊三“碰”字没出口,一飞腿就过来了,熊三咣地就一个狗啃屎飞了出去。熊三气恼地爬起来:“你还没完了!当老子不会打架啊!”说着扑了上去,熊三哪是沈鸿飞的对手,被沈鸿飞打得满地找牙。王小雅站在旁边边哭边喊:“别打了!你们别打了!”

        凌云和郑直冲进来抓住沈鸿飞,使劲儿将两人分开。

        熊三满脸是血,挣扎着推开沈鸿飞,大吼:“沈鸿飞!我告诉你!老子要是想办她,昨天晚上就办了!”沈鸿飞一瞪眼又要开打,“可是我喜欢她!我是真喜欢她!我熊三这些年做过不少缺德事儿,可有一条,我绝不会乘人之危,侮辱我喜欢的女人!”沈鸿飞愣住。王小雅也愣住。熊三瞪着沈鸿飞的拳头:“别人不清楚,你沈鸿飞不清楚吗?高中的时候,我和你一样喜欢小雅!可是小雅她喜欢的是你!好!我退出!我主动退出!我就是想让小雅幸福!可是你觉得小雅跟了你以后她幸福吗?你和小雅根本不是一路人!”沈鸿飞愣住了,下意识地看着王小雅。

        “熊三!你别说了……”王小雅哭着。熊三擦了擦鼻子上的血:“我凭什么不说呀!今天我要说个痛快!沈鸿飞,从现在开始,我要正式追小雅了!你给不了她的,我能给!你没时间陪她,我他妈有的是时间!你去当你的特警吧!好好当条子!”熊三忽然指着凌云,“这娘们儿是你们一伙的吧?也是警察吧?也挺漂亮嘛!跟你正合适!”郑直暴怒地冲上去,一把拽住熊三的衣领:“你他妈说什么?!”熊三嗤之以鼻:“有本事你打我啊?!他打我,我认,我抢他的女人!你打我,我他妈就告你!”

        “郑直,你住手!”凌云焦急地吼了一声。郑直气恼地松开手,指着熊三咬牙切齿:“熊三!你记着!千万别给我抓住你的机会!”

        沈鸿飞脖子上青筋都出来了,急促呼吸着,眼睛直冒火。忽然,他猛地推开熊三和郑直,大步走出门!王小雅在后面哭着叫他,沈鸿飞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