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1

        楼下,沈鸿飞一行人全副武装,急赤白脸地跑来。这时,龙头和沈文津走出来,举起双手,勘查人员立刻戴上白手套,上前将手枪装入塑料袋。

        “完……完事了?!”何苗穿着排爆服,摘下头盔,满脑门子都是汗。沈鸿飞也是一脸诧异。铁牛走过来:“等你们过来,黄花菜都凉了。那什么,都带回吧!”旁边,担架上盖着白布,队员们看着白布上隐隐透出的鲜血都沉默不语。赵小黑抱着高精狙,有些失落:“打,打死了?!”大家都不说话。尸体被抬过去,装上救护车拉走了。

        这时,龙飞虎和沈文津走出居民楼,交出武器,跟着勘查人员走了。

        “龙头!”沈鸿飞叫了一声,龙飞虎笑笑,“嘘”了一声,跟着勘查人员上车,走了。赵小黑摸着脑袋:“啥意思?龙头咋不理咱们啊?”

        “他们俩开枪了。”郑直说。陶静看着车背影问:“他们去哪儿?”何苗说:“去说明情况吧?”段卫兵不明白:“打死的是坏蛋,还需要说明情况?”雷恺走过来:“对,需要接受讯问和说明情况。刚才是他们两个开枪击毙了歹徒,按照规定,他们要提供自己的武器,警务督察部门会对武器和各种物证、现场人证、摄像资料进行检验,并且要对他们进行严格地质询,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确定他们开枪毙敌的合法性。”

        “还……那么麻烦啊?”小虎队们目瞪口呆。铁牛面色凝重:“我们是人民警察,不是职业杀手,在不得已的危急关头,采取暴力措施剥夺歹徒的生命,必须要合理合法!走吧走吧,别在这招摇了,事儿都完了。”

        小虎队悻悻地转身,慢慢往回走。赵小黑抱着高精狙:“这就完事了?”段卫兵笑:“300发子弹。”赵小黑脸一沉:“你笑话俺干吗?俺不是第一次吗?”郑直直翻白眼:“那也不至于300发子弹啊?”

        沈鸿飞心事重重,没说话。凌云碰碰他的胳膊:“你在想什么?”沈鸿飞说:“有什么好想的呢?我们以为自己已经时刻准备着,以为自己浑身功夫无所不能,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厉害的警察—结果呢,还没到现场,已经完事了。事实告诉我们,我们还差得远呢。”队员们都走得很沉重。

        东海市检察院,沈文津一脸平静地坐在审讯室里。两名检察官坐在他对面,问:“你是在什么情况下开的枪?”沈文津抬头,目光如炬:“在我的队长给我明确的信号的情况下,我果断射击目标。”

        “什么明确的信号?”

        “他往一侧移动,我抓住机会,从门缝射击。”

        “你看清楚现场的状况了吗?”

        “我们配合默契,我的队长就是我的眼睛。”沈文津平静地说。

        “我的问题是,你看清楚现场的状况了吗?”一名检察官质问。

        “我没有机会观察现场。”

        “也就是说,你并不知道现场是否必须要开枪?”

        “我相信我的队长的判断。”沈文津的回答斩钉截铁。

        “那你没有判断吗?”

        “我的队长的判断,就是我的判断。”沈文津平静地说,“我们是一个团队,互相信任彼此。”沈文津沉稳地回答。检察官看着他,良久:“如果你的队长错了呢?”沈文津笑笑:“他不会犯错。”

        “如果他错了呢?”检察官逼问。沈文津表情严肃地说:“我和他一起承担这个错误。”

        另一间讯问室里,雪白的墙壁显得房间冷冰冰的。龙飞虎默默地坐在椅子上。对面是两个检察官。两人点头会意,其中一个检察官翻开记事本,问:“你为什么会发出射击的信号?”

        “当犯罪嫌疑人出现在我的队员弹道当中的最佳时刻,我当然要发出射击的信号。”

        “你是如何判断,现场必须要射杀目标解救人质的?”

        “根据我对犯罪嫌疑人言行的分析,如果不射杀他,人质一定会遭受到他的伤害。”龙飞虎语气沉稳。检察官停下手里的笔,看他:“但我们从现场录像上看到和听到,犯罪嫌疑人是想和你进行谈判。”龙飞虎看着他,点头:“是的,他是想和我谈判,但是这个谈判是在我的诱导下才会启动的。也就是说,他并没有通过谈判放下武器投降的想法,他想通过挟持人质,让我们不得不让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不能对挟持人质的暴徒让步。”

        “你为什么要中止谈判?”

        “我一直在寻找解决现场人质危机的方法,或者是谈判解决,或者是武力解决,总要选择其一。我不能让人质持续处于恐惧当中,那会对她们造成不可预知的伤害。先不说故意伤害,单单是手枪走火,都可能造成人质的伤亡。我是警察,我不能承受那种后果。在任何情况下,人质的安全肯定是第一位的考虑。我需要尽早把她们救出来,所以,我必须在恰当的时机中止谈判。”

        “你一开始就想射杀目标吗?”检察官厉声喝问。

        “当然不是,”龙飞虎语气有些沉重,“我也希望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但是犯罪嫌疑人很难理智地进行思考。”

        “假设你的理由是成立的,你选择了合适的方式,但是为什么进门以后,你还要对已经中弹的犯罪嫌疑人连续射击两枪?”

        “犯罪嫌疑人手中持有已经上膛的枪支,即便已经被子弹打倒,但是如果无法确定其死亡的情况下,很可能伤害人质。我不能冒那个风险,所以,我必须补射两枪,命中要害部位,确定其死亡。”

        “你有杀戮的欲望吗?”检察官问。龙飞虎抬头,迎上他的目光:“没有,我心静如水,我始终考虑的是人质的安全。”

        “在你补射的时候,你想的是什么?”

        龙飞虎看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检察官看他:“很难回答吗?”

        “我在想……那些我没有及时开枪营救出的人质们。”龙飞虎的眼里有隐隐的泪光在闪烁,“我从警十年来,有过成功,也有过失败。每一次的失败,我都要面对那些被匪徒杀害的无辜人质,以及他们的家属,那些悲痛欲绝的面孔,那些止不住的泪水。”两个检察官默默地听着。“所有人都以为,我会把自己那些精彩的成功战例记在心上,随时拿出来沾沾自喜。在他们的眼里,我是战无不胜的龙头,是这个城市的守护神。其实,我是人不是神,我也有过失败。我记在心里的,是那些失败……”龙飞虎从战术背心里掏出一个小本子,放在桌上,两个检察官翻看着,脸上是复杂的表情—小本子上,认真地记录着龙飞虎曾经营救失败的人的资料。

        龙飞虎压抑住自己的眼泪,有些更咽:“每天,我都会想起他们……我必须尽量避免失败,我的失败就是人质的伤亡。所以,我必须把人质的安全放在首要位置,如果需要我开枪解救人质,我会毫不犹豫,我的任何一丝犹豫都会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我想说的,就是这些。”说完,龙飞虎闭上眼,如释重负地靠在椅子上,两个检察官默默地看着他。

        2

        特警支队机场上,左燕拎着头盔笑盈盈地走过来。吴迪站在边上招手:“小飞燕儿!”左燕无奈,冷着脸走过去:“干吗啊,干吗啊?又到警航机场来找我,不是说了吗?上班时间不许到我单位来!”吴迪赔着笑:“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他们的!”吴迪指了指正闷头擦直升机的小虎们。左燕回头看看:“哟!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按捺不住想我的心情,都顾不上约法三章了呢!”吴迪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是不是,我也是想顺便来看你的……”左燕眉毛一挑:“哦,顺便看我是吗?”吴迪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忙说:“不是不是,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是专程来看你,顺便来找他们!”

        “说晚了!我走了!”左燕扭头要走。吴迪着急地叫道:“燕儿!燕儿!”左燕不理他,走远了。小虎队队员们哧哧地笑,吴迪转过去脸一横,大家急忙继续擦直升机。吴迪没好气地走过去。赵小黑低声提醒:“大家小心了,有火要冲我们撒了……”

        “小虎队!—”吴迪一声吼,队员们拿着抹布唰地起立。吴迪冷眼看他们:“直升机擦完了吗?”沈鸿飞挺胸:“报告,擦完了。”吴迪走过去,伸出手就在门轨道摸了一把—当然是黑的。队员们瞪大眼,陶静咬着牙低声说:“不,不会吧,那儿也要擦啊……”

        “废话!把这架直升机给我擦得一尘不染,像猎奇舔过一样干净!”

        “猎奇好多口水的……”陶静小声地说。

        “你说什么?!”吴迪一瞪眼。陶静立马站得笔直:“报告!我是说猎奇很爱干净!”

        那边,韩峰正带着猎奇训练。猎奇听见叫它,转头看着吴迪。吴迪背着手:“既然你们提到猎奇,我想到一个需要你们打扫的地方。”队员们一脸紧张。

        “犬舍—”吴迪一挥手,“这架直升机不用擦了,现在去,打扫犬舍!”队员们张大嘴惊呆了。何苗咬着后槽牙看陶静:“你—多—那—句—嘴—干—吗?!”陶静赶紧捂着嘴。吴迪一瞪眼:“还不去?!”队员们急忙拎起水桶抹布,冲向犬舍。

        韩峰和猎奇在那边玩球:“哎,你让他们去犬舍那干吗?”吴迪高喊:“给你家猎奇打扫卫生!”韩峰笑,带着猎奇跑步过去:“真有你的啊,猎奇,咱们去看看!你做个监工!”

        猎奇的犬舍离训练基地不远,队员们跑着跑着就到了。凌云捂着鼻子:“警犬也在自己窝里面撒尿啊?”沈鸿飞笑:“狗毕竟是狗嘛!”陶静捂着鼻子跑到外面,大口地喘息着:“可这也太臭了吧!我刚才还说猎奇爱干净!”

        “汪汪汪!”队员们抬头,猎奇正蹲在自己的门口,龇着牙。何苗问:“陶静,你到底能不能行啦?!”陶静哭笑不得:“猎奇,我不是说你臭啦!”—猎奇“汪”地叫了一声,陶静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猎奇我错了好不好?我这有火腿肠!”陶静小心翼翼地爬起来,从兜里掏出一根火腿肠递给猎奇。

        “它是不会吃的!”郑直站在犬舍里说。

        “为啥?”陶静问。

        “警犬都受过拒食训练!不吃陌生人给的食物!”—话音未落,猎奇一张口,吃掉了。郑直一脸尴尬地站着:“猎奇,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猎奇吧嗒吧嗒地吃完了。陶静高兴地蹲下抚摸猎奇的头:“猎奇最好了是不是?快,跟姐姐握握手!”猎奇听话地伸出右爪。赵小黑叹气,一脸鄙夷地看着猎奇:“哎,这么容易就被收买了—你可是条警犬!”

        忽然,一声呼哨,猎奇马上转身跑了,蹲在韩峰身边。

        “没有我的授意,它不会吃那根火腿肠的。”韩峰说。

        “呀,这样啊!”陶静一脸惊讶,“那什么,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和它搞好关系。”韩峰脸色一沉:“继续干活,少跟猎奇来这套。”

        猎奇汪汪地叫着,陶静赶紧回去继续擦地:“我干活,我干活,那什么,猎奇我是好人啊!我真的是好人啊!”何苗恨不得掐她:“别丢人现眼了,赶紧干活吧,还嫌脸丢得不够多吗?”陶静急忙低头干活。

        “好好干啊,”韩峰拍拍猎奇的头,“猎奇,看着他们。”猎奇听话地蹲在原地,韩峰转身走了。队员们都憋屈地埋头继续干活。郑直咬牙切齿:“太丢人了,我们被一条狗盯着干活!”凌云捂着嘴嘟囔:“更丢人的是,我们还是在打扫狗窝!”陶静一扔抹布,大义凛然地说:“士可杀不可辱,我要去透口气!”刚一转身,猎奇汪汪地叫,陶静吓得急忙缩回去继续干活。

        3

        翌日,特警支队的停机坪,小虎队们无精打采地在擦直升机。远处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一架直-9卷起飓风降落在前方。队员们拿着抹布,眯着眼蹲下,抬手遮挡着螺旋桨卷起的气浪。左燕摘下头盔,跳下直升机,看到正在干苦力的小虎队,笑道:“哟?小虎队啊?不是突击队的心头肉吗?怎么沦落到给我们擦直升机了?”旁边的队员一阵哄笑,小虎队们尴尬地起身继续擦。

        赵小黑看着走远的左燕,不满地说:“我说,他们这是埋汰我们啊,还是修炼我们啊?”沈鸿飞头也没抬:“你觉得我们不该被埋汰,不该被修炼吗?”

        “可我们也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啊,”段卫兵换了一桶水,继续擦,“是他们不让我们上,又不是我们不行!不就是从门缝打人吗?这么简单,我也能做到!”

        “行了行了,别吹了,真让你开枪,你能把握好机遇吗?”赵小黑鄙夷地说。

        “什么意思?”段卫兵问。

        “那不仅是枪法和胆量,更是经验和配合,这是多少年形成的。你觉得,咱们有这个经验和配合吗?互相之间有这个默契吗?”何苗说。

        “虽然老虎队在实战中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但是,我们不是没有可能做到他们那一步的!”沈鸿飞站起身,坚定地看着队员们,“经验和配合来自训练和默契!我们紧张了、惶恐了、心虚了—都是因为我们练得还不够!我们还不够专心!不够刻苦!我们自以为自己很能耐,见真章了吧?都怕了吧?现在,我们就该洗车,就该擦直升机,我们要熟悉特警支队的一草一木,从零做起!以前我们太骄傲了,以至于看不到自己的弱点!小虎队又怎么样?其实我们还是小老鼠!”

        队员们都有些惭愧,不说话。凌云看着沈鸿飞:“那你说,我们怎么办呢?”沈鸿飞看看队员们,伸出拳头:“练!”大家互相看看,都举起右拳:“小虎队!—”

        “—勇敢无畏!”

        指挥中心里,龙飞虎默默地看着监视器,铁牛凑过去:“很得意是吧?”龙飞虎暗笑:“我当然很得意了,他们没有让我失望。他们是出色的,他们会成长为出色的特警突击队员的。”

        下午,大街上人潮汹涌,城市的一切都井然有序。atm机前,一身便装的沈鸿飞取好钱,刚转身走了两步,突然和对面走过来的人迎面撞了一下。沈鸿飞一愣,抬头看,那人把帽檐拉得很低,看不清脸。那人微微躬了下身,沈鸿飞一笑,两人错身而过。沈鸿飞不以为意地回头看了看,又急匆匆地往公交站台走去。

        附近的一家银行门口,对面银科公司的女会计和保安正一路说笑着走过来,保安手里拎着一个沉重的提包。戴帽子的男人右手探进背包,面无表情地朝二人走去。就在三人错身而过时,那人忽然猛地回头,从背包里掏出一把m20顶住保安的头!“砰!”一声沉闷的枪声,鲜血混着白色的脑浆子飞溅出来。女会计一脸惊恐地看着地上的血迹,腿脚发软,脑子里嗡嗡作响!此时,公交站台上,沈鸿飞下意识地回身望了望。

        “啊!—”女会计看到一双狼一样的眼睛,厉声尖叫,阿虎举着上了消音器的m20,冷笑着扣动扳机,又是一声沉闷的枪声,女会计猝然倒地。正在等车的鸿飞一个激灵,毫不犹豫地向银行方向猛跑过去!银行大门口,进出的人们这才反应过来,尖叫着四散逃开。阿虎举枪,子弹穿过一名男子的肩膀,阿虎从容地收起枪,拎起地上的手提包向小胡同跑去。

        沈鸿飞跑到大门口,看着地上两具尸体,目光一凛,焦急地对着四散的人群大喊:“报警!快报警!”随后朝小胡同方向追去。

        胡同里人头攒动,阿虎抱着手提包敏捷地四处躲闪着,沈鸿飞拨开人群紧追不舍:“站住!”阿虎一愣,回头看见沈鸿飞。“啪!”沈鸿飞猛地一低头,子弹打在后面的砖墙上,灰渣簌簌地往下掉。这时胡同里人群大乱,人们横冲直撞四散着奔逃,沈鸿飞逆着人群想要追赶,最终被骚乱的人群挡住了视线,他只得停止追赶,掏出手机打电话。

        4

        特警基地大门口,警笛尖叫,闪烁着红灯的特警车猛冲出大门。龙飞虎全副武装坐在车里,铁牛和雷恺神色凝重。这时,手机响了,龙飞虎连忙接通电话:“是我……沈鸿飞?你说什么?你在现场?”铁牛和雷恺愣住了。沈鸿飞站在胡同口,一脸焦急:“龙头!罪犯手里有枪,周围群众太多,我没办法再追了!”

        “你现在在什么位置?”

        “南西胡同!”

        “看清楚罪犯的长相了吗?”

        “没有!”

        “沈鸿飞!你马上返回案发现场,帮助维护秩序,保护现场,我们马上就到!”

        “是!”沈鸿飞挂断电话,望了一眼胡同尽头,转身向银行跑去。龙飞虎想了想,拿起手机拨过去:“路瑶!通报一下,我有一个人当时在案发现场,他追着罪犯到了南西胡同,看到罪犯朝胡同东边逃窜了!”路瑶气恼地:“他为什么不继续追呀?!”

        “他在放假,手里没枪,胡同里全是群众!”龙飞虎冷声道。路瑶一愣,焦急地说了声“知道了”,拿出对讲机命令重案组迅速封锁了南西胡同及其周边的各个路口。

        这时,银行门口已经拉好黄色警戒线,大批群众在围观,警察来回地不停维持着现场秩序。远处响起特警车尖厉的警报声,不一会儿,路瑶带着两个组员几乎和龙飞虎同时跳下车,直奔警戒线内。沈鸿飞看见龙飞虎,赶忙迎了上去,郑直将防弹背心丢给他,沈鸿飞急忙穿上,接过凌云递过来的武器。

        附近,街道的路口已被全部封锁,左燕驾驶着直-9低空盘旋,吴迪和杨震等人在后面,拿着望远镜观察着两侧。

        一名警察正在给沈鸿飞做笔录,路瑶站在旁边,看着穿着便装套着防弹背心的沈鸿飞:“也就是说,你没看清楚罪犯的长相,但是可以确定他身高不足一米七,体型较为健壮?”沈鸿飞点头:“是的!”路瑶问:“左腿微瘸还是右腿微瘸?”沈鸿飞脑子里闪过与阿虎错身而过的画面,肯定地说:“是左腿!”路瑶点头,拿起对讲机:“我是重案组路瑶!各部门注意!罪犯身高不足一米七,体型较为健壮,左腿微瘸!要求重点关注!”

        “收到!”“收到!”对讲机里传来各组人员的回复。

        街道上,四名警察挎着微冲匆匆走着,不停地观察着四周的人群,一辆摩的迎面开来,阿虎换了装扮一脸淡然地坐在摩的内,看见警察,阿虎目光一凛,手悄悄地探进腰间。

        摩的门被打开,警察上下打量着阿虎。阿虎故作惊讶地问:“警察同志,怎么了?是不是又出什么案子了?怎么到处是警察呀?”警察没理他,关上门,对司机挥挥手,摩的突突地开走了。

        市公安局会议室里,警徽闪烁,以吴局长为首的各警官们济济一堂。吴局长坐在会议桌的正前方,表情凝重。

        “同志们!—”吴局长厉声喝道,“‘8?23’枪击案把我们整个东海市市委、市政府、公安系统各部门推上了全国舆论的风口浪尖!这个头条,我们上得很不情愿,但是无法逃避。当然,此时此刻,我们也无须逃避什么!我作为公安局长向大家表个态,来自上面的压力我去替你们扛!你们破案需要什么支持,我和张市长会全力以赴!但是,你们必须要尽快给我们一个结果出来!这个结果出来得越快,我们就越主动!反之,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无法向一千多万东海市人民交代!无法向关注这次枪击案的全国人民交代!”吴局长看了一眼大屏幕,转身叫道,“路瑶—”

        路瑶站起身,大屏幕啪地打开,关于枪击案的资料画面出现在墙壁上。路瑶看着大屏幕:“我们对去年发生在南山市东林县城的‘3?21’案、南山市红桥区的‘4?11’案、凌河市人民银行的‘6?28’案,以及发生在我市的‘8?23’案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案发现场信息比对,发现几起案件作案手法、作案动机相同,同时我们对案发现场遗留的弹头、弹壳进行了技术比对,所有信息综合汇总以后,我们基本可以确定,以上这几起案件都是同一案犯所为,所以,可以并案侦查!”

        “目前,案情的进展情况怎么样?”吴局长目光一凛。

        “‘8?23’案发生以后,我们出动了东海市几乎全部的警力,对案发现场周边进行了严密布控,但是最终我们没能发现歹徒的任何踪迹,基本可以确定,他成功逃离了。”路瑶神色凝重。

        张市长皱眉问:“如此严密的布控,这么短的时间,罪犯是怎么逃走的呢?”

        “我们正在对案发现场周边前后一周的视频影像资料进行逐个分析,由于信息量太大,目前结果还没有出来。我的初步推测,罪犯一定具备极强的反侦查能力,并且对自己的行动有周密的计划,其中包括详细的行动路线、目标地踩点和周密的撤退方案,同时,我们怀疑罪犯在撤退过程中采用了乔装的方式,骗过了我们办案人员的眼睛。”路瑶分析说。

        “他会去哪儿呢?”吴局长问。

        “现在还不得而知,也许他藏起来了,也许……他已经离开了东海市。”路瑶无奈地说,龙飞虎担忧地看着她。

        “路瑶同志,你们重案组的担子很重,压力很大,我表示理解,但是,相关工作一定要抓紧啊!”路瑶有些沮丧地点头,吴局长站起身,“那就这样吧!我不耽误你们工作了!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

        在座的人都匆匆离去,路瑶几乎瘫坐回座位上,抬手掐着额头。龙飞虎在门口回过身,关切地看着她。路瑶有些尴尬:“你怎么不走?”龙飞虎的表情没有平日的强硬,声音也低沉了许多:“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在我印象当中,不管多大的风雨你都能扛得住的。”路瑶抬头看着龙飞虎:“你觉得我扛不住了吗?”龙飞虎笑笑:“我就是想提醒你这点,告辞了。”龙飞虎转身出门,路瑶坐在椅子上,表情复杂地看着龙飞虎的背影。

        5

        夜已经深了,市公安局的大厅里就像一座考场,每个警员的面前都摆放着一台电脑,电脑屏幕上全是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警察们专心致志地观察着。

        路瑶匆匆走进来:“有什么进展吗?”小刘拿着笔记:“我们集中调取了案发前十五天之内,整个东海市所有监控设施的视频影像,包括大部分民众自行安装的,围绕歹徒的特征,一共筛选出24755段共计时长约1237小时的视频画面,现在正在逐一排查。”路瑶皱紧了眉头,又问李欢:“手机通话监控部分有什么进展?”李欢摇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情况。我甚至认为,罪犯根本就不使用手机。”路瑶点头,叮嘱道:“不要放弃!”李欢点头。

        这时,桌上的电话骤响,小刘接起来:“明白—组长,局长让你马上过去。”路瑶心情沉重:“我知道了。”随即带着小刘匆匆而去。李欢苦笑着摇头,回到座位上继续排查。

        市公安局的办公室里,市里的各主要领导都齐坐一堂。吴局长站在会议桌旁,看着脸色有些疲惫的路瑶问:“路瑶,你觉得歹徒已经离开东海市辖区的可能性有多大?”路瑶站在对面,严肃地说:“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

        “说说你的理由。”吴局长挥挥手,路瑶在椅子上坐下:“案发之后,歹徒快速逃逸,这个不假。可是我们警方的反应时间也足够迅速,我们在第一时间封锁了进出东海市所有的路口、车站、机场,包括码头,我们的武警部队也在东海市外围拉起来几道封锁线,这种情况下歹徒很难走出东海市,或者说……他不会傻到主动去冒险,让我们以逸待劳地抓住他,案发当天他不可能出去,现在就更不会主动出去了。”

        吴局长点头:“你继续。”

        “通过对几起案件的综合分析,我们可以看出:第一,这个罪犯拥有丰富的、甚至可以说是专业的反侦查技能,同时他具备很高的军事素养,从他接连作案的手法上就能看出来,被害人都是被一枪毙命!他有恃无恐,甚至可以说有些狂傲,我估计,他此时一定在嘲笑我们警方的无能,他根本就不相信我们能抓住他!第二,罪犯是一个心思缜密同时又冷静、凶残的人,他手里有枪,有大量抢来的现金,这种情况下,找个绝对隐蔽的地方悄悄蛰伏起来,对他是有利的。”

        “路瑶,我基本上同意你的分析。”吴局长说,“现在,我要给你几个问题,第一,当然是要尽快确定歹徒的身份。第二,如果歹徒还没有离开我们东海市的管辖范围内,他会去哪儿?或者说,他最有可能藏在哪儿?第三,他还有没有可能,继续作案?”

        在场的所有人都盯着路瑶。路瑶扫视了一下众人,严肃地说:“前两个问题我会尽最大可能尽快找到答案。最后一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暂时不会。满城风雨,全城戒备,歹徒很清楚继续犯案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而且,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歹徒现在并不具备继续作案的条件。”

        “为什么呢?”副局长问。

        “因为‘8?23’案件发生以后,我们的市民自动采取了保护措施,目前全市所有的银行、储蓄所,24小时atm机门可罗雀!微博上还流传着一张照片,一位市民戴着钢盔,后背上黏着纸壳板去atm机上取钱,纸板上写着‘我只取300块,请勿爆头’……”

        “这对我们东海市公安系统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讽刺!”吴局长神情严肃地说,“刚才陈书记和张市长分别给我打了电话,两位领导的意思一致,要我们想办法尽快破案!让广大市民尽快恢复生活秩序!今天,路瑶同志带来了重案组收集整理的视频,大家一起来看看,看有没有有价值的线索!”

        “是!”路瑶站起身,重案组技术部的小刘会意,打开了大屏幕。画面中,一个戴着丛林帽的男子匆匆走过一家超市门口,吴局长和众人正襟危坐,紧盯着屏幕。画面不停地闪过,路瑶皱着眉,狐疑地看着画面上男子的腿。

        “以上是我们从‘8?23’案发前所有监控视频中节选出来的,与歹徒特征最接近的视频资料。”重案组的小刘说。

        吴局长和众人面面相觑:“小刘,就没有一段视频可以拍到嫌疑人的正脸吗?”

        “没有,一条都没有!”小刘摇头,又补充说,“但从这些片段上可以看出来,这个犯罪嫌疑人十分警觉,他几乎是刻意躲避着有可能出现的摄像设备,不管走到哪儿始终低着头,看东西全都是微侧着脸,用余光看。要是有帽子,他就会将帽檐拉得极低。”

        “还有—我们通过观察和比对,发现原来目击者提供的犯罪嫌疑人左腿微瘸的信息并不可靠。”路瑶补充说,“刚才的多段视频中,犯罪嫌疑人有时候左腿微瘸,有时候又是右腿,还有的时候根本就不瘸。还有,他的走路姿态也一直在变化—刻意地变化!所有现象表明,他是在故意躲避我们的监视。”吴局长神色凝重:“看来,这个嫌疑人的反侦查能力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啊!”旁边,副局长诧异地问:“哎?怎么没有案发后的监控资料啊?”路瑶沉声道:“案发之后,歹徒就逃入了南西胡同。那里人群密集,而且沿街都是小摊贩,没有任何摄像设备,再之后,我们就再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视频,我怀疑……罪犯在通过南西胡同之后,借助某种封闭的交通工具逃了!”众人都是一愣,路瑶继续,“东海市区内有数千辆载客的摩的,尤其以南西胡同以东的小商品城附近为最多。我已经派人对摩的进行排查了,但是效果很不好,原因是这些摩的没有在任何部门登记信息,而且流动性很大,很难一一查证。况且,不排除歹徒在逃逸之前,更换衣着和装钱的黄色皮包进行伪装。”在座的警官们都是一脸凝重的表情,吴局长站起身:“路瑶同志,就辛苦你了!你们破案需要什么支持,我和张市长会全力以赴!但是,你们必须要尽快给我们一个结果出来!”路瑶啪地立正敬礼。

        6

        市区里,一栋豪华的写字楼大厦,秦朗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若有所思,神色凝重。秘书韩丽站在他的后面:“秦总,您上次说的那家卓娅集团,我查过了,这个集团总部的注册地址是东南亚m国,分公司遍布东南亚各国,在我国南部几个省市也有两个分公司。我把这段时间以来该集团所有的分公司与我们的业务往来都过了一遍,全都是正常的金融业务,程序完备,手续齐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秦朗想了想,转过身:“没事儿就好。韩丽,辛苦你了!”韩丽笑了笑,起身,有些欲言又止地看着秦朗。

        “还有事?”秦朗问。韩丽有些支支吾吾吾地说:“秦总,我……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秦朗笑笑:“有什么事,你就直说!”韩丽点头:“我查卓娅集团的事儿……唐副总知道了,他好像不太高兴。”秦朗诧异:“他为什么不高兴?”韩丽说:“关于卓娅集团和我们公司的业务往来,一直是唐副总直接负责,他可能觉得……”秦朗一愣,随即会意地一笑:“哦,我知道了,回头我和他解释一下。”韩丽如释重负地推门出去。秦朗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的城市,若有所思。

        公安局楼道里,路瑶和一名组员匆匆走着,忽然停下脚步,想了想,对旁边的组员大喊:“李欢!我记得黄林区有一个户外用品批发城。”李欢一脸茫然:“有……在人民路和文化路交口,各种野外服装用品一应俱全!”路瑶一巴掌拍在李欢肩膀上:“带几个兄弟马上过去,挨家挨户给我查!”李欢一脸茫然:“路组,查什么?”

        “查案发前后所有购买野外生存装备用具的、符合犯罪嫌疑人特征的人!”路瑶按捺住惊喜悄声说道,“记住,一丁点儿疑点也不要放过!”

        “是!我马上过去查!”李欢匆匆而去,路瑶有些疲惫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由于这次案件情况严重,路瑶为了查案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想起家里只剩下秦朗和莎莎,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有没有缓和,路瑶拨通了秦朗的电话。

        写字楼里,秦朗坐在一间豪华办公室里看报表。电话突然响起,秦朗看到号码一愣,随即苦笑着摇头,拿起电话:“我的路组长啊,你还记得我呢?”路瑶疲惫地拿着手机:“行了,别拿我打趣了。我问你,你们两个关系怎么样了?有所缓和吗?”秦朗苦笑:“我倒是想借着你不在的这几天缓和一下呢,你那宝贝女儿还是老一套,圣雄甘地,非暴力,不合作!不过,好在我们也没起什么大的冲突,算是相安无事吧。”路瑶苦笑:“老秦,我这儿忙得不可开交,这些日子就全靠你了。”秦朗顿了顿,语气变得有些严肃:“路瑶,我想……等这个案子过去以后,你再考虑考虑,以我的条件,你原本不用这么辛苦……”

        “老秦,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这件事情,没商量!”路瑶挂了电话,秦朗拿着一阵忙音的电话,叹息了一声。

        7

        清晨,一家户外装备店里摆满了各种野营帐篷和户外炊具,老板这会儿正坐在电脑前斗地主。一身便装的李欢和小刘走进去,老板满脸堆笑地问:“两位想买点儿什么?”小刘走上去:“您好,我们想跟您问点事儿。”老板脸色一沉:“等会儿!”说完继续玩电脑。李欢掏出证件横在老板眼前,老板脸色大变,直接关了电脑,站起身:“不早说!警察同志,里屋坐!”

        狭窄的小屋里堆满了货品,老板拿着打印好的视频截图歪头看。

        “有没有类似身高、体型的人来过?”李欢问,“对了,这个人应该有个特点,他不拿正眼看人,喜欢低着头!”店老板皱着眉头想,突然触电般看着李欢:“还真有这么一个!前几天确实来过这么一个人!没戴帽子,但是戴着一副墨镜,低着头,背个包,从头到尾我没见他长什么样儿!我还纳闷来着!”

        “哪一天!你好好想想!”李欢迫不及待地问。老板歪着头:“应该是……礼拜五!”

        “礼拜五?不正是枪杀案那天下午吗?”小刘说。李欢兴奋地点头,又看着老板:“你确定吗?”老板向里屋走去:“我这儿有监控!我给你们看!”

        重案组会议室,墙上的大屏幕上播放着户外店的监控视频。路瑶看着视频沉声问:“他都买了什么东西?”李欢说:“根据老板的讲述,他买了顶单人的折叠帐篷、一个睡袋,还有水壶、折叠锹!”

        “组长,你怎么想到他会去买这些?”小刘问。

        “我们这么找都没找到一点痕迹,我怀疑,他可能早就做好了藏匿在山里的准备。”路瑶担忧地说,“东海市三面环山,一面临海,如果他真的进了山,那麻烦可真的大了。也许,我们只能敲山震虎了!”路瑶望着窗外,思索着。

        崎岖的盘山路上,特警和武警已设卡盘查着过往车辆,警车队伍在路上疾驰而过。小虎队坐在装甲车里沉默无语,沈鸿飞眼抵射击孔,观察着外面。

        丛林上空,浩瀚的林海一眼望不到边。远处,一架武直-9犹如一只矫健的雄鹰从低空掠过。左燕推动着操纵杆,问:“发现什么没有?”吴迪放下望远镜:“这能发现什么?别说藏一个人,就是撒一个集团军在这山里,估计都看不见。这时候,恐怕只有猎奇管用了。”

        山林空地前,全副武装的猛虎突击队员们围成半圆,脸上涂着黑绿相间的伪装迷彩,95自动步枪大背在身后。猎奇有些狂躁不安,韩峰紧紧地拽着它,猎奇听话地安静下来。龙飞虎脸庞黝黑,涂着迷彩的大脸上目光如炬,在他们的左臂上,猛虎突击队的臂章让这一群男人看起来更加彪悍。

        “根据‘8?23’专案指挥部获得的情报,疑犯很可能进入我市山区藏匿踪迹。”龙飞虎指着身后的地图,“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进山搜索可能的痕迹。猛虎突击队将分成若干小组,配属各个搜索梯队,一旦发现可疑情况,要先发制人,疑犯具有一定的射击能力和过硬的心理素质,所以不要掉以轻心。”

        队员们注视着他。

        “我们的搜索将逐次推进,每个分队的队长都要注意自己队伍每个人的安全,不要冒险,不要莽撞,更不要擅自分开。即便是解手,也要在整个队伍的可视范围之内,不许单独走到队友的视线以外!”

        段卫兵陶醉地深呼吸一口:“大山啊,真是好久没进去了!”赵小黑翻着白眼:“你是猴儿吗?”段卫兵瞪过去:“怎么我说什么你都唱反调啊?我是野战军,你是吗?”

        “小虎队!—”龙飞虎一声厉喝,小虎队马上住嘴,“你们真的是很活跃,我现在后悔带你们参加搜山。如果不是现在人手紧张,我马上就把你们打发回去打扫厕所!”龙飞虎黑着脸命令,“不想让我兑现这句话,马上把你们的嘴巴找团草塞住!”

        小虎队不敢吭声了,立马蹲下,就地拔了一团草,站起身塞在自己嘴里。老队员们憋住笑。小虎队们嘴里叼着草,尴尬地戳得笔直。龙飞虎向铁牛和雷恺一招手,指着地图命令:“现在,我来宣布一下搜山的分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