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1

        夜里,高速公路的收费站灯火通明,队员们站在入口处,仔细地排查着进出车辆。入口处,铁行坐在自己的车里面,穿着便装,心急如焚。龙飞虎站在收费站外,挂断电话,挥手高喊:“撤,把哨位都撤掉,跟没来过一样,快。”铁行跑过来急吼:“老龙,搞什么?!不找铁蛋儿了吗?!为什么要撤?!”

        “铁蛋找到了!”龙飞虎收拾着武器。铁行一惊:“在哪儿?!”

        “我要你回避的!你怎么还来?”龙飞虎怒吼,“我们会救出他的,你不能参加这次行动!”铁行眼泪下来了:“那是我儿子,你就当我路过行不行?!”龙飞虎想了想:“那你跟着我,撤—快!放他们上高速!你们到前面的公路服务区待命,我到车站去。通知警航,在空中监控大巴车,远程监控。让小飞燕的直升机直接到车站等我。”沈文津点头,提枪领命去了。队员们收拾好装备,快速上车,路虎往收费站相反的方向疾驰开走。

        车站广场,沈鸿飞几人在后备厢收拾武器装备。沈鸿飞对着耳麦说:“龙头,我们马上跟着那辆大巴车。”

        “你们不要跟!”龙飞虎急忙阻止,“不要引起光头强的怀疑。我马上到车站,你们在那儿等我。”沈鸿飞一愣:“陶静在车上。”

        “只要她不引起光头强的怀疑,人质和她就不会有危险。告诉她不要轻举妄动,我们会有办法的。”

        “可是光头强有枪!一旦他发现不对劲儿,事情就复杂了!”何苗低吼。

        “她也有枪,她会应付的。现在最要紧的是不能惊动光头强,车上不仅有铁蛋儿,还有别的乘客。不能搞成劫持整个大巴车的乘客的人质危机,那就复杂了。”龙飞虎沉重地说。

        “明白。”沈鸿飞转向凌云:“马上通知陶静,告诉她不要轻举妄动。龙头在想办法,不要让光头强察觉。”凌云点头,拿起手机编辑短信发了出去。

        夜色里,大巴车逐渐接近高速收费站。光头强抬手将窗帘撩开一道缝,收费站一如往常,平静有序。陶静坐在车里,放下手机,从包里取出一面小化妆镜,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后排上装睡的光头强。

        夜空,侦察直升机闪着红灯在飞翔。飞行员戴着耳机,侧头观察着:“飞虎报告,我们已经锁定大巴车,正在保持跟踪。”龙飞虎握着对讲机:“任何情况下,一定不能让大巴车上的人察觉,明确没有?”

        “明确!”飞行员拉高机头,直升机在夜空中拔高紧跟着大巴。

        2

        车站值班室,经理匆匆走进来,一脸严肃:“我是长途汽车站的总经理,不知道可以怎么帮到警方?”

        “你有那车司机的电话吗?”龙飞虎问。李经理点头:“有,张姐是我们的红旗司机。”

        “她的心理素质怎么样?”龙头脸色肃然,“如果告诉她实情,她会精神崩溃吗?”李经理沉思一会儿,说道:“还不错,张姐一直都没出过什么事故,开车很稳。如果换了别的司机我不好说,但是张姐,我觉得会很镇定。”

        “为什么?”

        “她当过兵,”李经理说,“而且在公司表现一直不错,工作积极,为人正派,有管理能力,比她小的员工都服她,我还准备提她做车队副队长呢。”

        “你有把握?”龙飞虎再次确认。李经理肯定地点头:“绝对有把握!”龙飞虎松了一口气:“好,我要和她通话—她能做到不动声色吗?”

        “我先和她说。”

        夜里,高速路上安静异常,大巴车在宽阔的路上疾驰。陶静坐在位子上,若无其事地在化妆。张姐戴着蓝牙耳机在开车。这时,蓝牙响了,张姐按下:“你好哪位?”

        “张姐,我是李经理。”

        “李经理啊?咋,你不知道我在出车吗?开车不能打电话,不是你定的规矩吗?这可让你抓着机会扣我奖金了。”

        “张姐,我说话,你不要说话,听我说。”张姐愣了一下,不吭声了。李经理握着电话,沉声道,“你不要紧张,警方有话跟你说,你还是不要说话,听着就好。”张姐嗯了一声。龙飞虎接过电话:“张姐你好,我是东海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猛虎突击队的大队长龙飞虎,警方现在有事需要你帮忙。如果你能做到,就编个对话内容,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说话。”

        “哟,是小刘啊?什么事儿啊,搞这么热闹,不就是你交通罚款多吗?我说你两句,你还真当真了,都找经理了!”张姐说笑着。

        “张姐,在你的车上,有一个绑架儿童的犯罪嫌疑人,他持有枪支和炸药。你不要怕,我的特警突击队队员也在车上,她一直在跟踪。我现在想知道,你有没有办法伪装车出了临时事故,开到第一个服务区,停车待援。我们派突击队员驾驶接应的大巴停在你后面,然后让乘客们换到我们控制的大巴车上,在犯罪嫌疑人和被劫持儿童下车的时候,我们会发起突击,控制犯罪嫌疑人,解救被劫持儿童。”

        “啊,就这点事啊,我都知道了,看看怎么解决吧!”张姐故作轻松地聊着天,“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就这点事你还没办法解决吗?”

        “张姐,最重要的是保持镇定,等我的电话过来,你就伪装临时事故,驾驶接应大巴的是训练有素的突击队员—我们会成功解救所有人的,不要慌!”

        “放心吧,放心吧,你张姐什么世面没见过!小刘啊,不过就是这么一点的小事我来办,下次记住,不要大事小事都找李经理了,你直接跟我说就可以。张姐在开车,挂了啊!”张姐挂了蓝牙,冷汗顺着额头流下来,张姐看着前方,继续开车。陶静的手机振了一下:“司机已经知情,她会配合工作,保持镇定,乘客换车的时机,就是突击的时机,你一定要保护好铁蛋儿。”

        “明确。”陶静回复过去,平静地等待着。

        值班室里,龙飞虎在分配作战任务:“狙击组,搭乘直升机到预定位置,找到制高点待命!沈鸿飞、郑直、凌云跟随在大巴车上,乘客下车的时候混入乘客中,一旦有变,上车快速突击!我和铁行跟着直升机带狙击组过去,大队在前面的服务区待命。”

        “是!”队员们各自领命,快速出发。

        3

        高速公路上,侦察直升机在空中远程监控。张姐思索着,继续开车,额头上不断有汗冒出来。陶静冷静地坐在后面,手摸在腰里,悄悄打开击锤。光头强还在装睡,铁蛋儿喃喃自语地叫着爸爸。突然,手机振了一下,陶静掏出来看:“大巴会坏在第一个服务区,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备用大巴在路上。”陶静放下手机,靠在座位上,从两个座位头枕之间的夹缝中观察着。

        突然,大巴车发出一阵咯噔的声音,乘客们满脸紧张,张姐懊恼地抱怨道:“哟!这车坏得可真是时候!”

        “怎么了?”坐在前排的乘客问。张姐笑了一下:“没事,小毛病,也是老毛病。这车本来就有问题,我还以为修好了呢!我马上报告上面,派个备用大巴来。大家坐稳了,系好安全带啊!我们到前边的服务区等。”车上的乘客开始七嘴八舌地抱怨着。光头强睁开眼,警觉地观察着四周。陶静不敢回头,靠着头枕思索着,手握住枪柄,额头上微微出汗。

        服务区里车辆很少,大巴车咯噔咯噔地开进来,在中间的空地上停下了。张姐打开车门:“想上厕所的去上个厕所吧,车还得等会儿呢!”

        乘客们纷纷走下车。对面楼顶上,段卫兵和赵小黑潜伏在夜色中,段卫兵眼抵着瞄准镜,低语:“没有发现目标。”瞄准镜的前方盖着破烂的伪装网,以消除夜里产生的反光。

        陶静没有下车,坐在位子上拿着手机玩游戏。光头强没动,另外几名乘客还在酣睡。张姐坐在驾驶座上打电话:“我说,你们那备用车到哪儿了啊?我这急死了,这车给你们,我才不管这破车呢!就不能给我台好的?!”

        “现在车上有多少人?”凌云发来信息问。

        “三个乘客、司机、我、光头强和铁蛋儿。”

        “等备用大巴过来,发动突击。”

        “明确。”陶静放下手机,若无其事地继续观察着。楼顶上,赵小黑捂着手机在看:“光头强没下车。”段卫兵继续瞄准,咬牙切齿:“他肯定在那个拉着窗帘的窗户后面,这孙子很狡猾。铁蛋儿跟他在一起,我们得等机会。”高速路上,何苗穿着制服,开着大巴车在疾驰。停车场上,乘客们站在车边一边抽烟一边聊天。

        没过多久,何苗开着车远远驶来,张姐看见暗暗松了口气,陶静不动声色地继续玩手机。何苗驾车在大巴车后停下,张姐赶紧招呼着大家:“备用大巴已经来了,大家都取行李换车吧!”乘客们纷纷拿着自己的大包小箱,一拥而上,沈鸿飞、郑直和凌云走下车,趁机混入乘客当中。

        大巴车里,那三名睡着的乘客也醒来伸着懒腰起身,收拾好行李走下车。此时,车里只剩下陶静和光头强了,陶静拖延不了,起身拿起背包向外走去。光头强没动,眼神却一直观察着陶静的举动。

        陶静思索着向车门走去,张姐还坐在驾驶座上收拾着。陶静目光一动,走到张姐身边:“这车女人也能开啊?”张姐抬头看她,陶静假装随意地掀开外套,露出别在腰上的手枪,张姐一下子明白过来,附和道:“啊,没问题,姑娘,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两个人一言一语地聊着天。

        这时,光头强站起身,抱着铁蛋儿打算往外走。陶静微微侧脸,光头强突然一愣,看见陶静腰间微微有东西凸起。陶静不动声色,手已经摸到枪柄。光头强一把拔出手枪,对准铁蛋儿,几乎同时,陶静也转身拔出枪,对准光头强,高喊:“警察—放下武器!”对面楼顶,段卫兵据枪瞄准,陶静双手持枪,但光头强被车窗窗帘挡着,没有射击机会。

        黑暗处,铁行按捺不住起身往外跑,被龙飞虎一把按住:“你无权参战!”铁行急得不行,“你在这儿等着!我们会有办法的!”龙飞虎挥手,杨震等队员迅速出击。

        停车场上,乘客和路人已经被警察疏散开,特警突击队的队员们持枪,将大巴车团团包围起来。杨震据枪瞄准,但什么都看不到:“他早就有准备,专门把后面的窗帘都拉上了!”车里,陶静呼吸急促,举枪瞄准,光头强的枪顶着铁蛋儿,对峙着。

        停车场上,何苗发动大巴,猛地把油门踩到底:“准备冲撞!”—“咣!”加固的保险杠直接就撞击在前面的大巴车尾巴上,前车被撞击出去好几米。

        大巴车里,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几乎被撞飞起来。张姐系着安全带,又被猛地拽回在座位上。陶静迅速反手抓住把手,光头强手一松,铁蛋儿向前惯性飞出去,陶静一把抱住铁蛋儿倒地。

        光头强摔倒在前方,扶着座位站起来,举枪对准了陶静。陶静抱着铁蛋儿,已经来不及举枪,将铁蛋儿反身压在身下。突然,“砰”的一声枪响,段卫兵扣动扳机,子弹应声而出,高速旋转着穿破大巴玻璃,直接命中了光头强的太阳穴,光头强猝然倒地。陶静抱着铁蛋儿气喘吁吁,满头冷汗。

        夜色里,停车场上蓝光闪烁,到处都是特警队员在执勤。陶静抱着铁蛋儿,有些虚脱地走下车。铁行冲过来,铁蛋儿高喊着:“爸爸—爸爸—”铁行紧紧抱着自己的儿子,喜极而泣,抬头看见陶静,两行热泪下来了:“谢谢,谢谢!”陶静脸上浮起一丝微笑,队员们都冲上来,兴奋地击掌庆贺。

        4

        上午,市区的一条繁华街道上,王小雅激动地把招牌上的红布拽下来,含泪看着装修豪华的美容院:“熊三,谢谢你,我做梦也没想到,这辈子能开一家自己的美容院!”

        “以后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王小雅幸福地看着熊三,熊三一笑,“行了,你今天第一天营业,我们这些人不能妨碍你的生意—弟兄们,三哥在楼上弄了个茶室,咱们聊会儿去!”众人簇拥着熊三上了二楼。王小雅望着熊三的背影,忽然有些伤感。

        此时的王小雅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曾经深爱着沈鸿飞,一门心思想要嫁给他,可万没有想到,命运弄人,此时的她居然成为了熊三的女人。这种感觉很微妙,但是一想起沈鸿飞,王小雅又有些郁郁寡欢。看着眼前装修豪华的店面,王小雅幽幽地叹了口气。

        大街上,沈鸿飞和凌云并肩走着。凌云一脸苦恼:“我们到底吃什么呀?要不要午饭、晚饭一起吃啊?”沈鸿飞一笑:“前面有个土锅鸡,我去过一次,味道还不错。要不咱去那儿吧?”凌云点头,两人转过路口,沈鸿飞指着前面:“就是那儿—”沈鸿飞忽然愣住了,凌云顺着方向看过去,也愣了。

        “什么土锅鸡呀,那不是王小雅吗?”凌云瞪着沈鸿飞,“沈鸿飞你故意的吧?”沈鸿飞讪讪地:“凌云,你要相信我,我肯定不是故意的!我能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凌云打量着美容院,沈鸿飞表情有些不自在:“咱们走吧!”说罢,沈鸿飞转身。

        “等等!”沈鸿飞诧异地回过身,凌云看他,“看样子,今天她是开业呀!你不去祝福祝福?”沈鸿飞皱眉:“凌云,我印象中你可不是小气的人!”凌云坦然道:“正因为我不是小气的人,我才让你进去祝福一下呀!你以为我是在考验你呀?我有那么狭隘吗?”沈鸿飞愣住,没动。凌云扬了扬下巴:“去吧!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去祝福一下,我看得开。”

        美容院里,王小雅正坐在沙发上和几个姐妹说笑着。突然,王小雅的笑容僵住了—透过落地的玻璃窗,她看到了外面的沈鸿飞和凌云。

        街上,沈鸿飞站着没动,凌云皱着眉:“你到底去不去呀?”沈鸿飞摇头,凌云叹了口气:“这可是你说的,你主动放弃的!”沈鸿飞转身走了,凌云小跑两步赶紧跟上。

        “鸿飞。”王小雅跑了出来,愣愣地看着沈鸿飞。沈鸿飞转过身,脸色复杂地看着王小雅。凌云挽住沈鸿飞的胳膊:“愣着干什么?走!”两人走到近前,王小雅与沈鸿飞四目相对,望着对方。

        “哟,美容院开业了!”凌云边看着边打量。王小雅讪笑着点头,算是回应。凌云一笑,看沈鸿飞:“你们聊,我参观参观。”凌云故意打量着店面外墙,走开了。沈鸿飞看着王小雅,有些尴尬:“小雅,祝贺你。”王小雅强笑着说了声谢谢。沈鸿飞看着她:“你……过得怎么样?”王小雅忍着悲伤:“挺好的,熊三看我给人家打工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就给我开了这家美容院。他对我真的太好了。”沈鸿飞的表情有些复杂:“那就好……看到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王小雅心酸地一笑:“你也一样。”

        这时,熊三走下楼,几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姐妹聊得正起劲。熊三走下来,问:“你们怎么不上去坐呀?小雅呢?你们没见到她?”几个人支支吾吾看向外面,熊三顺着目光看过去,目光一凛。几个女伴小心翼翼地说:“三哥,我们替小雅解释啊,她是看见了沈鸿飞,不得不应付一下。”熊三一笑:“你们紧张什么?沈鸿飞也是我高中同学,他来了,我也得去招呼招呼。”

        熊三推门走出来:“哟,真巧啊!”沈鸿飞和凌云一愣,王小雅有些慌乱:“熊三,你怎么出来了?”熊三笑:“我正好上厕所,就看见沈警官和凌警官了!怎么,两位是来视察工作的?我们小雅的美容院可不归特警管啊!要不是来砸场子的?”王小雅拽了拽熊三的胳膊。沈鸿飞瞪着熊三,凌云冷笑:“熊三,你怎么说话呢?王小雅本来就是鸿飞的前女友,两个人分手了也还是朋友啊!朋友的美容院开业,我们鸿飞就不能来祝贺祝贺?从这点看,你还真没我们鸿飞大气,连我都不如。”熊三愣住,一脸讪讪的。

        凌云看着王小雅,笑着:“王小雅,祝福的话我们都说完了,再祝你开业大吉,财源广进,我们先告辞了。”凌云挽着沈鸿飞走了,熊三不屑地冷笑:“他和你说什么了?”王小雅有些慌乱:“什么也没说,真就是祝福。熊三,咱们进去吧。”

        “说什么我也不怕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熊三得意地看了一眼沈鸿飞的背影,搂着王小雅进门了。

        这时,电话响起,熊三一愣,拿出手机面色一沉,赶紧走到一旁:“喂?是我……好,我知道了……放心吧,这事情交给我了。”王小雅诧异地看着熊三。熊三挂了电话,心事重重,看了看王小雅,满脸堆笑地搂着她进了门。

        5

        湖边,夕阳照在湖面上,洒下一片金光。小刘兴冲冲地迎上,郑直一脸紧张。小刘笑着指着一旁的椅子:“师兄,坐吧。”郑直没动:“还是别坐了。咱们说两句就回去吧。小刘,上次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咱们两个,真的不合适。”

        小刘的眼泪打转,郑直焦急地环顾着四周,又看着小刘:“你别哭行不行?让人看见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我觉得这事情你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做不成情侣,我们做兄妹不是也挺好的?”

        “我就是想做你老婆,我就是不想做兄妹。”小刘哭着,郑直一脸为难地看着她。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女人的嘶喊声:“抢劫啦—”郑直大惊。不远处,一个烂仔拿着个女士包拼命地跑,后面,一个女人哭喊着追。郑直拔腿就追,小刘也随即跟上。

        郑直急速跃过花池,路上的行人纷纷侧目。小刘远远地跟着:“师兄,你小心点儿—”郑直迂回越过花池,跑到烂仔身前,不屑地说:“跑啊,继续啊!”烂仔瞪着郑直,大口地喘着气。烂仔嘶吼着挥拳过去,郑直抬腿,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上。郑直走过去:“双手抱头,蹲下!”烂仔把包扔给女人,瞪着郑直:“包我不抢了,兄弟,我知道我打不过你,放我一马。”

        “可能吗?你已经涉嫌抢劫罪了。”郑直轻哼一声。烂仔忽然从腰间拔出匕首:“别他妈逼我!”郑直轻蔑地瞪着烂仔:“小刘,报警,直接告诉110,嫌犯已经被我控制了。”

        烂仔嘶吼着扑向郑直,郑直一脚把烂仔踹翻在地。人群中响起一阵喝彩。郑直走上去:“还不服?”烂仔忽然用刀划破自己的胳膊:“我他妈有艾滋病!”郑直愣住了,人群轰地四散开。

        烂仔狞笑着扑向郑直。郑直猛地抓住烂仔拿刀的手,一拧,烂仔惨叫着匕首落地,郑直麻利地把烂仔按住。烂仔忽然用另一只手抓起匕首,猛地划了郑直胳膊一刀,他狞笑着瞪着郑直:“哈哈,哈哈……”这时,几名巡警快速跑来,按住烂仔,戴上手铐。小刘哭着跑上前,郑直看着胳膊上的伤口,呆住了。

        公安医院检验室里,郑直表情复杂地坐着,两眼发直地看着医生提取血样。小刘痛哭着:“师兄,这可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师兄……”郑直表情复杂地看小刘,故作坦然:“没事儿,没那么巧。”小刘哭:“都怨我,我为什么要约你去湖边啊!我要是不约你,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郑直安慰她:“小刘,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别哭啊!”

        这时,刘珊珊走来,脸色严肃:“郑直同志,相关的样本我们已经提取完毕了,初步的检查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你在外面等一下。你……你不要过于紧张,毕竟……”郑直故作坦然地起身:“没关系。我相信你们,不紧张。”郑直机械地走了出去。小刘哭着跟上去:“师兄,如果你真的感染了艾滋病,我也不在乎。我会跟着你一辈子的。”郑直看着小刘,有些动容,惨然一笑:“不至于,真没那么巧……”

        郑直呆呆地坐在医院走廊上,小刘含泪看着他。走廊尽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龙飞虎带着队员们疾步走来。

        很快,检验室的门打开了,刘珊珊拿着报告单走出来。小刘哭着上前:“医生,结果出来了是吗?怎么样?师兄他没有被感染对吧?”刘珊珊严肃地说:“初步检验结果,各项指标,都是阴性。”所有人都欢呼起来。小刘激动地哭喊:“师兄,你听到了吗?医生说是阴性,你没事儿。”郑直含泪笑了起来。刘珊珊脸色依旧凝重:“各位,我不得不如实告诉大家,对于艾滋病病毒的检测,仅仅凭借这个结果还不行,因为艾滋病是有潜伏期的,要想真正排除是否感染了艾滋病病毒,还需要分期提取血液样本,按照目前的检测程序,最快也要六周时间才可以彻底确定有没有感染。也就是说,除非最后的检验结果出来,否则,郑直同志还是有感染艾滋病的可能的!”

        所有人都愣住了。“扑通”一声,郑直跪坐在地上,镇定地笑:“没事,我没事。”“咣当”一声,他晕倒在地。

        医院长廊上,郑直脸色苍白地仰面坐着,小刘哭得双眼红肿。沈鸿飞坐在旁边:“郑直,坚强一点儿,最终的定论还没下来呢!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一定会没事儿的。”郑直笑,带着眼泪:“你们别安慰我了。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今天的事情,我不后悔。别说我是一名警察,就算我是一个普通的路人,这种事情我也要上。但是事情已经出了,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我肯定得往最坏的方面打算。”郑直挣扎着起身,赵小黑和段卫兵连忙去扶。郑直脸色一变,大吼道:“别碰我!”两人吓了一跳,满眼心酸地看着郑直。

        郑直站起身,努力笑着:“诸位兄弟、姐妹,我很高兴,这辈子能和大家相遇,也很高兴能加入到小虎队。在小虎队度过的这段时间,是我一辈子最充实、最快乐的时候……”说着说着,郑直突然哭了出来,“我和大家还没处够呢!我在小虎队还没建功立业呢……”小刘捂着嘴痛哭着。

        “我死以后……”

        沈鸿飞打断他:“郑直你瞎说什么,事情还没有定论呢!”

        “我得先把话说在前头,等有了定论就晚了。”郑直抹了一把眼泪,“大家都好好生活,好好过,我死以后,我留下的那些衣服都烧了吧,不干净。我的手机、电脑、ipad、单反什么的,你们消消毒,兴许还能用,都分了吧,就是别闹矛盾。还有……逢年过节的,给我上炷香,到了清明节,别忘了给我烧点儿纸,那边儿的物价我也不清楚,你们别太小气……”

        众人目瞪口呆。小刘哭得更伤心了。陶静也哭了:“郑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话,要实现的梦想,就说吧!我们能帮你实现的,都替你实现。”

        郑直止住眼泪,看陶静:“我就有一个梦想,恐怕是实现不了了!?可怜我们老郑家,世代都当警察,到我这辈儿,恐怕是要绝后了,我连个孩子都没有呢……”

        “啊?”陶静大惊,众人全都愣住了。

        “师兄,我给你生。”小刘哭喊着,郑直也傻了,看着小刘。小刘哭着,“趁着病毒没发作,咱俩今天下午就结婚,晚上就洞房。我努努力,给你生个双胞胎。”郑直目瞪口呆。

        6

        龙飞虎坐在办公室里,盯着桌子上郑直的离队申请。小虎队们含泪站立,望着申请。龙飞虎表情严肃:“按照医学常识,艾滋病感染的观察期,并不影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郑直为什么要走,你们心里清楚。也许他六周以后还会回来,也许,他永远不会回到小虎队了。”龙飞虎站起身,“这件事我不管了,你们自己处理。”

        龙飞虎转身出门。队员们面面相觑,沉默着。凌云看着队员们:“我们就这么让郑直走了吗?”陶静更咽着:“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让他走了,和抛弃了他有什么两样?”

        “我们不能抛弃我们的兄弟。”“小虎队从来不是自私的集体。”“我们要是抛弃了他,就等于抛弃了我们自己。”队员们目光坚定,沈鸿飞拿起桌上的申请书,撕了个粉碎。

        宿舍门口,郑直背着包,神色黯然地走出来。一抬头,看见队员们面无表情地站成一排,凝视着他。郑直含着眼泪:“谢谢你们来送我。”沈鸿飞轻哼:“送你?我们凭什么送你?你想走吗?”郑直愣住了。陶静一脸抱怨:“我们天天累死累活的,想休息一天比登天还难,你想一下子休息六周,太不够意思了吧!”何苗走过去:“这周该你打扫宿舍,你走了活儿谁干啊?不想挨收拾就赶紧回去。”

        郑直的眼泪下来了。赵小黑走过去:“哭啥呀!赶紧把东西放回去,中午咱们聚个餐,你埋单。”郑直哭:“你们都不怕艾滋病啊!”沈鸿飞上前,一把将郑直抱住,队员们也纷纷走上来,抱成一团。

        7

        一家高档会所里,大厅金碧辉煌,欧式家具散发出浓浓古韵的幽香,浸在昏黄的灯光下。吴迪穿着便装,走进大厅,显得与这种高档地方格格不入。陈晓晓穿着时髦的裙装,兴冲冲地走来。

        “阿迪。”陈晓晓一脸兴奋,“真没想到,你会来赴约。”吴迪微笑:“我有那么难请吗?”陈晓晓惊讶地看着吴迪,有些感慨:“阿迪,这是我们重逢以来你第一次对我笑。”吴迪苦笑。陈晓晓看着他:“当年你经常看着我笑,可是我们重逢以来,你从来都没有笑过。”吴迪又一笑:“所以,我和你一样,终究不是能轻易忘记过去的人。”陈晓晓眼前一亮,惊喜地看着吴迪。吴迪抬头看看四周:“我们就这么站着聊吗?”陈晓晓这才反应过来,亲昵地挽住吴迪的胳膊,向包间走去。

        豪华的包间里,陈晓晓点了餐,看着吴迪:“阿迪,你好像很不自在。”吴迪凄然一笑:“是啊,我很少来这种场所。”

        “我差点儿忘了,你是警察。”

        “和职业无关,和工资有关。”吴迪有些尴尬,“你经常来吗?”陈晓晓扫视着房间:“这个包间是我长期包下来的。不管我在不在,这里只接待我和我的朋友。”吴迪吃惊地看着她,陈晓晓一笑:“有那么吃惊吗?”

        “晓晓,你现在做什么生意啊?”吴迪问。

        “其实也没什么。”陈晓晓不以为然地笑着,“我和几个朋友合伙做一些投资生意。没有具体的行业,说白了,什么赚钱我们就投什么。当然啦,我们的生意可都是合法的。触及法律的事,我们从来不干。”陈晓晓起身,将一个杯子递给吴迪,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阿迪,我不知道这杯酒该怎么说……”吴迪一笑,拿起酒杯:“那就为了我们曾经的美好,干一杯吧!”陈晓晓有些恍然,笑着一饮而尽。

        陈晓晓放下酒杯,看着吴迪:“阿迪,你这次……好像不太一样。”吴迪苦着笑:“没什么不一样的,人总是这样,经历了现在的不美好,才会想起以前的美好。不到失意的时候,不会想起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不好。”陈晓晓惊讶地看着失落的吴迪:“阿迪,告诉我,你发生什么事了?”

        吴迪颓然一笑,掏出烟点着:“我和左燕分手了。”陈晓晓愣住了:“是……是因为我吗?”

        “算是吧,也不全是。”吴迪吐出一个烟圈,“上次我们的事在队里影响很大,甚至惊动了局领导。领导找我谈话了,批评了我几句。呵!这有什么呀?可是左燕接受不了。她觉得这件事让她颜面扫地,所以就提出和我分手了。”陈晓晓表情一缓:“这个左燕也太自私了吧?”吴迪冷笑:“这些都是扯!最主要的是她觉得我被领导点名批评了,在领导面前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会影响我今后在特警支队的发展。她这个人想事情总是想得很远。其实呢?怎么可能?我这个东海市特警支队的王牌狙击手,不是吹出来的,是凭成绩提上来的,会因为这点事就影响前途吗?”

        “那你为什么不跟她解释?”

        吴迪挥挥手:“算了,不想解释了,我累了。”陈晓晓暗露喜色:“阿迪,对不起。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也是因我而起,我……”

        “跟你没关系。算了,不提她了。”吴迪打断她,拿起酒杯倒满,看着陈晓晓在玻璃杯后恍惚的脸,吴迪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但还是举起杯,“第二杯,为了我们这次重逢。”陈晓晓惊喜地看着吴迪,吴迪仰头一饮而尽。

        包间里,陈晓晓面色红润,一脸微醺地看着吴迪:“阿迪,我今天很高兴,真的很高兴。我们再一起回到从前,好吗?”吴迪看着陈晓晓,陈晓晓淌着泪,“就像你刚才说的,人不到失意的时候不会想起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不好。现在的我,满脑子都是你的好。”

        “你生意做得那么好,怎么会失意呢?”吴迪喝了一口酒。陈晓晓苦笑:“一个女人,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单身女人,在生意场上会面临什么,你应该知道。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很累,我真的想找一个肩膀,踏踏实实地依靠。阿迪,我一直在寻找着那个肩膀,可是找来找去还是你。我有时候就想,要是能有你在我身边该多好啊!生意场上我就会免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帮不了你什么,我不会做生意。”吴迪说。

        “不需要你做生意,生意的事我来。我只需要让那些朋友们知道,我是个有主儿的女人。当然,如果他们知道我的男人是一名警察,可能就更好了。”陈晓晓一把抓住吴迪的手,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没人敢碰警察的女人,尤其是特警的女人,对吧?”

        “晓晓,你醉了。”吴迪看着她。

        “我怎么会醉,就算是醉了,也是因你而醉。”陈晓晓含泪将吴迪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吴迪没有动。陈晓晓靠过来,吴迪忽然抽回手,陈晓晓一愣,吴迪抬手看表:“晓晓,我该走了。”

        “你终归还是不肯接受我吗?”陈晓晓含着眼泪。

        “你总得给我点儿时间。”吴迪站起身。陈晓晓笑:“好,阿迪,我等着你,我们下次见。”

        吴迪起身出门,陈晓晓紧跑两步跟上去,挽着他的胳膊:“阿迪,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下次见面的时候,我想介绍我一个朋友和你认识一下。”吴迪一愣。陈晓晓赶紧说,“你别误会。他是我的生意伙伴,同时……也算是半个男闺密吧。他早知道我们的事,对你也仰慕已久,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就算了。”吴迪笑:“你的朋友不就是我的朋友吗?电话联系吧!”吴迪出了门,陈晓晓倚在门口看着吴迪渐远的背影,会心地笑了。

        吴迪走到大街上,天空飘着小雨,他抬头,闭眼深呼吸一口,随即上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不远处,一辆毫不起眼的货运面包车停在街边,车厢里,重案组的李欢和小刘一脸严肃地摘下耳麦,关掉视频监控,坐在前面的司机一踩油门,快速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