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1

        秦朗跑到二楼,楼道里一片混乱,到处都是血迹斑斑,有尸体歪斜地躺在楼道里。秦朗拼命挤过乱窜的人群焦急地寻找着莎莎。楼梯另一端,燕尾蝶持枪带着几个匪徒匆匆下楼。

        “莎莎!莎莎!你在哪儿?”秦朗不停地嘶吼着。楼梯间里,燕尾蝶目光一凛,带领众匪徒向楼下猛冲过去。

        楼道里,秦朗焦急万分地打开房间门寻找莎莎,突然,房门打开,一只手将秦朗猛地拽了进去。秦朗来不及喊,就被另一只手捂住了嘴。这时,燕尾蝶和几个匪徒猛冲出来,没有人影,燕尾蝶看看四周:“刚才还在,肯定是躲进房间里了。”众匪徒一拥而上,挨个搜寻着房间。

        刘珊珊的房间里,秦朗激动地看着一脸恐惧的莎莎:“莎莎,别害怕,有秦叔叔和刘阿姨在呢!”莎莎流着泪点头,秦朗感激地看着刘珊珊:“刘医生,谢谢你。”

        “别客气了,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刘珊珊问。

        “我看到了熊三。”刘珊珊大惊,秦朗点头:“错不了,他是带头的。”刘珊珊纳闷儿:“他要干什么?”秦朗想了想,说:“他们是冲我来的。”刘珊珊愣愣地看着秦朗,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惊叫声,随即是一阵刺耳的枪声,秦朗焦急地说:“他们开始搜房间了。”刘珊珊焦急地看着流泪的莎莎,掏出手机。

        2

        特警基地上空,一道尖厉的警笛声拉响,数辆闪着红灯的警车鱼贯驶出。枪库里,各种武器整齐地摆放在枪架上,小虎队们全副武装地冲进来取走各自的武器,往操场冲去。基地上,左燕驾驶着直升机拔地而起,直升机鸣响着巨大的轰鸣声低空盘旋,螺旋桨卷起的飓风刮得操场周围尘土飞扬。

        特警车里,龙飞虎眼里腾腾地冒着火,青筋暴起,焦急地盯着前方。铁牛拍拍他:“老龙,你别急,越是这个时候你越要冷静。”龙飞虎咬牙:“铁牛,这是第二次了,我不知道我这次能不能扛住,如果我不行,你顶上。”铁行看着他,郑重地点头。

        公路上,路瑶含泪坐在后座上,李欢看了一眼后视镜,猛踩油门,警车飞驰掠过。

        楼道里,匪徒们正持枪搜索着每个房间。燕尾蝶停下,侧耳听着隐约传来的轰鸣声,一惊:“肯定有人报警了,条子很快就会到达这儿。”一名匪徒脸一下白了:“三哥,我……我们要不要撤退呀!”熊三一脸狰狞:“往他妈哪儿撤?秦朗和他手上的证据没找到,撤出去老板也饶不了咱们。”燕尾蝶急问:“那我们怎么办?”熊三咬牙,瞪着黑头的大背包:“黑头,该你的了。马上把度假村周围给我布上炸弹和地雷,越密集越好。”黑头恍然:“是—你们两个人跟我来。”两个匪徒跟着黑头匆匆下楼。

        度假村外围,黑头猛地拉开背包拉链—满满全是炸弹和地雷。黑头狰狞的脸扫视着四周:“老子要让这儿变成地狱。”

        二楼楼道里,匪徒们继续四处搜索着,燕尾蝶走过来,看着熊三:“我刚才听见秦朗喊莎莎。”熊三愣住:“莎莎?莎莎是谁?”

        “我查过资料,秦朗和东海市公安局重案组组长路瑶是恋人关系,路瑶的女儿就叫莎莎,龙莎莎。她也是猛虎突击队大队长龙飞虎的女儿。”熊三一惊,随即阴险地冷笑,对着匪徒们大喊:“都给我听着,有一个小女孩叫龙莎莎,给我找到她。”

        房间里,莎莎带着哭腔,秦朗搂住她:“绝不能让莎莎受到任何伤害—这是我对路瑶的承诺。”莎莎哭着抱着秦朗,秦朗含泪看着莎莎:“莎莎,不要怕,有我在呢。”

        搜索的声音越来越近,刘珊珊着急地问:“可是现在我们怎么办?他们很快就会搜到这里。”秦朗没说话,瞪着门口。刘珊珊一愣:“你在想什么?”秦朗忽然从兜里掏出u盘,塞进莎莎手里:“莎莎,拿着这个。”莎莎一愣,秦朗认真地看着她:“莎莎,这是卓娅集团通过我的公司洗钱的全部证据,熊三他们应该就是冲这个来的。”莎莎流着泪:“我怎么办?”秦朗握住她的手:“莎莎,记住,保存好它,等你脱险后把它交给你妈妈。”秦朗起身,看到角落里的衣橱:“刘医生,你快带着莎莎藏进去。”

        “那你呢?”刘珊珊急问。

        “衣橱装不下我,你们先藏好,我有别的办法。”刘珊珊还要说,秦朗低吼:“快呀!快进去!”刘珊珊无奈地拽着莎莎躲进衣橱。

        “刘医生,莎莎交给你了,保护好她。”秦朗笑着,刘珊珊含泪点头。秦朗起身朝门口走去。莎莎捂着嘴哭着:“秦叔叔,你要保护好自己。我爸爸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秦朗回头,微笑着点头:“我相信你爸爸。刘医生,拜托了。”刘珊珊含泪点头,关上了衣橱门。

        3

        二楼楼道里,秦朗推门走出来,熊三和燕尾蝶都愣住了。秦朗信步走向熊三:“别忙了,我来了。”熊三轻哼:“秦朗,你吃错药了吧!自己送上门来?”秦朗看他:“我只是不想让你再作孽了。这是我的度假村,里面除了我的员工就是游客,我不想让他们为了我流血丧命。这个理由够充分吗?”熊三哈哈一笑:“秦朗,真没想到你还算是条汉子。”

        “既然如此,你可以让你的兄弟们停下了。”秦朗说。

        “不急,秦朗,想让我们停手,光你一条命还不够,还差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装傻,”熊三冷笑,“那东西就是你搜集的卓娅集团的洗钱证据。拿出来吧,秦先生。”

        “证据没在我这儿。”

        “在哪儿?”

        “我锁在银行的保险柜里。”

        熊三和燕尾蝶大惊,熊三举枪对着秦朗的头:“你蒙我。”

        秦朗轻笑:“你爱信不信。”

        “钥匙和密码交出来。”燕尾蝶问。

        “钥匙在我女朋友那儿。”秦朗说,“你们应该认识她吧?东海市公安局重案组组长路瑶。”熊三一枪柄砸在秦朗头上,秦朗嘶吼着,满脸是血。几个匪徒冲上去就是一阵乱打。

        衣橱内,刘珊珊哭着紧紧抱着莎莎,捂着她的耳朵。

        楼道地上,秦朗的肋骨被打断,浑身是血,蜷缩着忍住。几个匪徒架起秦朗,熊三走上前,锋利的匕首顶住秦朗的咽喉:“你还不说实话?”秦朗忍痛挣扎着:“我说的……就是实话。”熊三一刀扎在秦朗的肩膀上:“说不说?”秦朗咬牙嘶吼着:“不说!”熊三拔出刀,猛地又扎下去,秦朗咬牙瞪着熊三,血不停地从伤口处往外冒。

        “没办法,他不说,我只能杀了他。杀了他,还能跟老板有个交代。”熊三的枪口顶住秦朗。燕尾蝶伸手拦住:“三哥,老板不会满意的。”熊三怒骂盯着秦朗:“我他妈尽力了!”咔嚓!熊三打开枪机,秦朗坦然地闭上眼睛。

        度假村外的草坪上,黑头满头大汗,看着空空的背包得意地狞笑着。空中隐约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黑头看过去,远处警笛声大作,黑头大惊,起身向酒店跑去。二楼楼道里,黑头猛跑上来:“三哥,三哥,特警来了!”一时间,度假村里警笛大作,红灯闪烁,数辆警车急停在酒店外围。

        衣橱内,莎莎激动地想要冲出去:“是爸爸!是爸爸他们来了!”刘珊珊含泪抱住她:“莎莎,别动,千万别动。不要怕,我们等着你爸爸来救我们。”莎莎含泪点头。

        酒店上空,直升机低空悬停,舱门“哗啦”一声打开,沈鸿飞用力甩下绳子,转身第一个滑降下去,段卫兵将狙击步枪大背在身后,转身嗖地下去了。随后队员们也鱼贯索降,落地后,迅速组成环形防御,持枪对着酒店大门。

        楼道里,熊三举着mp5,大声命令着:“都听着,把所有人质都带到三楼会议厅集中起来。”燕尾蝶凑上去:“三哥,秦朗怎么办?”熊三看着地上痛苦的秦朗,冷笑:“把他也带上去。”两个匪徒会意,上前拽起秦朗向楼上走去。熊三看着燕尾蝶:“楼顶就交给你了。”燕尾蝶点头:“三哥放心吧!”燕尾蝶转身,拎着箱子走上楼,熊三一脸狰狞地看着燕尾蝶的背影。

        4

        度假村外围的一处密林高处,草丛里伸出一支伪装极好的枪口,杨震穿着吉利服一动不动地趴着,眼抵着瞄准镜观察着度假村周边。

        “龙头,我是山羊。”杨震沉声道,“匪徒在度假村周边布置了好多遥控炸弹,草坪上怀疑有雷区,完毕。”龙飞虎拿着对讲机,眉头紧皱。

        特警车里,凌云快速操作着电脑:“龙头,我已经进入度假村内部监控系统,目前匪徒们正在驱赶人质向位于三楼的会议厅集中。初步目测,人质数量至少五十人,现场发现尸体,匪徒至少有二十人,有手枪,还有冲锋枪。”突然,电脑屏幕一片雪花,凌云一下子愣住:“龙头,他们关闭了监控设备,我什么也看不到了。”龙飞虎焦急地拿起对讲机:“飞燕,空中抵近侦查。”

        “飞燕明白。”左燕推动操纵杆,直升机低空俯下,朝度假村屋顶飞来。

        顶楼角落,燕尾蝶熟练地组装好狙击步枪,装上子弹,抵肩瞄准了直升机的油箱。半空中,左燕驾驶着直升机快速过来。突然,热成像上闪过一道红影,左燕一惊,急忙推动操纵杆,直升机机尾一摆,子弹擦着油箱一掠而过。左燕大惊:“龙头,屋顶有狙击手,我无法抵近。”龙飞虎抬头,焦急地看着楼顶:“我们必须赶紧采取行动了。”铁牛皱眉:“可是里面的情况太复杂了,人质太多,匪徒也太多……”

        “可是如果我们继续等下去,情况只能越来越糟。”龙飞虎低吼,“因为很显然,我们面对的不是普通的匪徒。他们手持制式武器,懂得用炸弹和地雷封锁我们的进攻路线,知道破坏监控系统,他们还有狙击手。所有一切都做得很专业。最关键的,他们现在在有意识地聚集人质。他们这种行为的最终目的,你们应该都清楚。”沈鸿飞前趋一步,啪地立正:“龙头,小虎队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准备攻击。”队员们都是虎视眈眈,目光锐利。

        公路上,几辆警车在疾驰。龙飞虎拿着对讲机:“吴局,支队长,猛虎突击队已经做好了全面准备,请局领导和支队领导批准我们的行动。”警车里,吴局长和许支面面相觑。许支拿过对讲机:“龙头,连我们到现场的时间都来不及吗?”

        “是的。”

        “你有多大把握?”吴局长沉声问。

        “吴局长,我只有尽快行动,不至于让事态继续恶化的把握。”龙飞虎掷地有声。

        “我一分钟后给你答复。”吴局长扫视着车里的人,都沉默着。吴局长转头看着支队长:“许远,你的意见呢?”许支严肃地说:“这种时候,我只能相信我的人。”吴局长看看其他人:“你们呢?”众人面面相觑。吴局长抬手看表:“还有三十秒,现场所有人都在等我的回复。二十秒钟的时间,我来不及请示市领导。这样吧!这个决心我来下,这个责任我来扛。许远说得对,这个时候,我们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相信我们自己的同志,相信龙头,相信我们的猛虎突击队队员!”副局长沉声道:“吴局长,给他们下命令吧!需要负责的话,我们和您一起扛。”吴局长点头,拿起对讲机:“龙头,我是吴局长,我批准你们的行动,并且绝对相信猛虎突击队的战斗力!你们无须有任何顾虑,勇往直前,打出你们最漂亮的一仗!”

        “是!”龙飞虎放下对讲机,扫视着精锐的队员们,一声怒吼:“猛虎突击队,干!—”

        “干!—”队员们举起武器低吼,喊声里带着肃然的杀气。

        5

        会议厅里,大批的游客被驱赶着蹲在地上。“咣当!”秦朗被扔在地上,捂着胸口痛苦地蜷缩着。员工们哭着扶起秦朗,秦朗痛苦地挣扎着:“不要慌,大家都不要慌,特警会救我们的。”员工们哭着点头。秦朗在人群里寻找着莎莎的身影—莎莎不在,秦朗这才松了口气。

        门口,熊三冷冷地瞪着秦朗,忽然目光一动,叫过来两个匪徒,低声道:“你们两个再去一趟二楼……”两人持枪迅速向二楼跑去。

        二楼房间里,刘珊珊搂着莎莎小心翼翼地走出衣橱。刘珊珊拿出手机,颤抖着找到龙飞虎的号码,突然,房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两个匪徒持枪冲进来,刘珊珊愣住,急忙护住莎莎。

        “你就是莎莎吧?”匪徒瞪着藏在刘珊珊背后的莎莎。刘珊珊紧张万分:“她不是,她……她是我女儿,我们不认识什么莎莎。”匪徒怒吼:“臭娘们儿,你当我们是傻子啊!是不是,带上去让三哥和燕尾蝶看看就知道了。”刘珊珊拼命护住莎莎往后退去。

        半空中,左燕缓缓将直升机与屋顶拉平。机舱里,吴迪眼抵瞄准镜观察着。旁边,沈文津拿着望远镜在高空观察着屋顶。此时,燕尾蝶躲在楼顶的排风机后面,悄然顶上子弹。沈文津举着瞄准镜,沉声道:“11点方向,她在排风机后面。”吴迪快速调整狙击枪,对着耳麦低声道:“飞燕,再拉高一点儿。”左燕紧张地驾驶着直升机:“……好,我准备拉高了。”

        “飞燕!—”吴迪缓声道,“我出发之前已经把我要说的话写下来了,会自动发到你的邮箱。”

        “我不会看。”飞燕头也没回。

        “也许……那是我的遗书。”吴迪的喉结蠕动着。左燕愣住了,这时,耳机里传来龙飞虎的低吼声:“你们在磨蹭什么?”左燕回过神来,含着眼泪高声道:“小飞虫,我要拉高了。”

        机舱里,吴迪冷静地调整着狙击步枪。直升机逐渐拉高,吴迪抵着狙击步枪,稳稳地瞄准着。楼顶的排风机后面,燕尾蝶忽然蹲起,抵着瞄准镜对准直升机油箱—机舱里,吴迪突然愣住了!沈文津举着观测仪急吼:“打呀!”吴迪瞄着瞄准镜,燕尾蝶下意识地一惊—两人都愣住了。

        “砰!”吴迪果断地扣动扳机,子弹旋转着钻进燕尾蝶的肩膀,燕尾蝶一声惨叫,仰面倒地,狙击步枪也甩落在一旁。燕尾蝶捂着肩膀鲜血汩汩,随即挣扎着起身,跃进了旁边的天井。

        机舱里,吴迪脸色复杂,沈文津看着他:“你没打死她,你心软了?”吴迪摇头:“我没有,我只是想留个活口,我要亲口问问她,为什么要走上邪路。”左燕瞬间明白了:“小飞虫,我还是不会看你的邮件,我要听你亲口解释。”左燕拉高直升机,转头直奔屋顶。

        楼顶上空,左燕驾驶着直升机低空悬停,沈文津用力甩下绳子,嗖地滑降下去,吴迪将狙击步枪背在身后,转身,看了看左燕,嗖地下去了。队员们也鱼贯而下,落地后迅速集结,向天井方向跑去。左燕侧头看着落地的吴迪,含泪拉高直升机,迅速撤离。

        6

        酒店大门口,段卫兵隐蔽在警车后。砰!段卫兵一枪击碎酒店二楼的玻璃门。沈鸿飞挥手,小虎队交替掩护着朝正门冲过去。登高车也快速行进,逐渐升起。

        二楼房间里,刘珊珊护着莎莎已经退到了墙壁。匪徒举枪瞪着刘珊珊:“臭娘们儿,闪开,别他妈浪费时间了。”

        “砰!”匪徒扣动扳机,莎莎“啊”地一声尖叫,刘珊珊突然下意识地转身抱住莎莎蹲下—子弹擦着头顶飞了过去。刘珊珊尖叫着扑上去,一把抓下匪徒的枪,扣动扳机。“砰砰砰!”匪徒惨叫一声,仰面倒地。另一名匪徒震惊地看着刘珊珊,举枪。刘珊珊再次扣扳机,匪徒中弹倒地。刘珊珊大口地喘息着,举着枪的手在颤抖。莎莎哭着跑过去,刘珊珊一把搂住莎莎:“莎莎别怕,阿姨保护你。”

        “哗啦!”房间的玻璃窗猛地被击碎。刘珊珊举枪回头,杨震和特警们从破碎的玻璃窗闯入,愣住了。

        “杨叔叔!”莎莎哭着跑过去,杨震一把抱住莎莎:“你们没事就好。”杨震震惊地看着刘珊珊手里的枪:“你打的?”刘珊珊哭着点头:“我……我没想到打那么准。我是急疯了,我……必须保护莎莎。”杨震立正,向刘珊珊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随即拿出对讲机:“龙头,龙头,我是山羊,我们看到了刘珊珊和莎莎,她们安全了。”

        路瑶的眼泪唰地下来了,激动地瘫软在一旁。龙飞虎拿着对讲机,冷静地命令:“山羊,将她们送出来,继续突击,解救所有人质。”

        “明确。”杨震收起对讲机,命令特警将刘珊珊和莎莎送出大门,立刻和其他队员继续向前突击。

        大门口,莎莎流着眼泪飞跑出来,龙飞虎和路瑶迎上去,两人紧紧地抱住莎莎。

        “爸爸,妈妈,多亏了刘阿姨,要不是她打死歹徒,我就被他们抓走了。”莎莎含泪哭着,路瑶愣住,看着刘珊珊:“刘医生,谢谢你。”刘珊珊一脸焦急:“你们不要谢我,快救秦朗,要不是他,我和莎莎早没命了。里面的歹徒,带头的是熊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