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奶凶团宠不当反派了在线阅读 - 第98章 许昊炎的答案永远只有许旋鱼

第98章 许昊炎的答案永远只有许旋鱼

        许昊炎声音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想该怎么形容自己和许旋鱼的关系。

        停顿了好几秒,许昊炎才继续说道:“我和幺儿就是有了一点误会,兄妹之间有点误会不是很正常吗,她是我妹妹,我就算再生气还真能不理她啊?”

        “只要她跟我笑一笑,甜甜地叫我一声三哥,我啥事都能放下。”

        许昊炎哼哼着,开始跟赵pd说起许旋鱼小时候粘着他的那些事,简称:炫耀。

        “我家幺儿叫第一声哥哥的时候就是对着我叫的,当时我们兄弟好几个人都围在她身边,但她就对着我叫的哥哥,可把其他人气坏了。”

        “幺儿很聪明,但是说话晚,快三岁的时候才开口说话,但她可聪明了,没开口的时候就用小手指挥我们,能把我们指挥的团团转。”

        “而且她一开口就会说很多词,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哥哥、哥哥!她叫哥哥的时候可好听了,又软又萌的,都能把人心喊化了。”

        “像你这种没有妹妹的人是体会不到那种感觉的,你在前面跑,身后跟着一个小尾巴,后面忽然传来‘噗通’一声,你就知道是那个小家伙摔倒了。”

        “但你转过头回去看的时候,那小家伙已经挣扎着爬起来,还对你扬起一个软萌萌的笑脸,奶声奶气地喊一声三哥,那时候你的心啊……”许昊炎捂着自己心脏位置,眼中满满的都是宠溺。

        门外,听到许昊炎说这些,许旋鱼却有些苦涩的笑一下。

        三岁左右的事她都记不太清了,只偶尔会有几个记忆片段,好像有一次她生病不肯吃药,嫌弃奶奶给她开的药太苦,说什么也不吃,三哥就把药塞到他自己嘴里,骗她说不苦。

        可那时候他脸都苦得皱成了一团,硬是强撑着说一点也不苦,那模样……让许旋鱼有点想哭。

        再然后,许子凌来了,她开始不停的蛊惑许旋鱼,明知画室是许昊炎最宝贵的地方,却经常带着许旋鱼去那里吃东西、玩游戏。

        有画被许子凌不小心弄坏,她就跑到许旋鱼面前哭,说三哥会打死她,还说她会被送回孤儿院,以后就再也见不到面。

        那时的许旋鱼很好骗,也很怕和许子凌分开,就主动帮她承担一切,三哥确实生气了,但因为‘犯错’的是她,许昊炎真的没说什么,只是把他自己关在房间几天,消瘦了很多,然后还一如既往地宠着她。

        从那以后,许子凌开始更嚣张,许旋鱼不跟她去画室吃东西、玩游戏,许子凌就自己去,然后‘不小心’弄坏了画再哭着找许旋鱼顶罪。

        她总是说‘三哥宠你,不会真的会和你计较,要是真生气你就做几顿饭给三哥吃,三哥就会原谅你了。’

        可那年,许旋鱼正在准备高考,许子凌再找她顶罪的时候,许昊炎却眼睛通红地说她马上成年了,怎么还能像小时候一样不懂事?

        他让她出去,再也不准她进画室,从不上锁的画室第二日也加上了密码锁。

        在许子凌的蛊惑下,许旋鱼明知道是她们的不对,依旧因为许昊炎加上密码锁而生气,两兄妹大吵一架,她好几个月没理他。

        身为射手座的孩子,许旋鱼生日很晚,高考结束学校举行了成人礼,她抱着三哥让人送来的花,当时想的却是她还没满十八周岁,他送花给她干什么?

        可她三哥啊,是真正的罗曼蒂克制造者,他记得每一个跟她有关的重要日子,即使生她的气也从没忘记过她生日。

        真正满十八周岁的那天,许旋鱼和许子凌带着同学们整整玩了一夜,第二天回家的时候就看到房间里有一大束鲜花和一个精心包装的礼盒,礼盒里全是她想要的东西。

        再之后,许子凌假意从中调解,许旋鱼和许昊炎也开始继续说话,只是两人的关系一直僵硬着,即使许昊炎给她拍了两部大女主戏,许旋鱼依旧‘觉得’自己不该原谅他。

        那时还没醒悟的她觉得三哥不够疼自己,要是真疼爱自己就应该像许子凌说的那样给她道歉,可他不道歉,即使做再多都没用。

        苦涩的笑容从嘴角溢出,眼泪也大颗大颗往下掉,许旋鱼伸手把眼泪擦干。

        哭,她配么?

        愚蠢的是她,受伤的是三哥,她凭什么哭?

        只是这些事是她一直不敢仔细回想的,她怕回想太多自己会没脸面对许昊炎。

        “我再跟你说句实话吧。”

        门内传来许昊炎有些嘚瑟的声音,他跟赵pd聊开心了,就忍不住把自己心里的‘小九九’说出来。

        “因为辰哥的加入,咱们直播得到空前关注,每天准时看直播的观众数量庞大到让无数品牌商眼馋。”

        “所以刚开播第三天就有大品牌商找我,想让我给他们冠名的机会,还有很多合作方希望我能跟他们合作,包括大经纪公司想塞人进来,我都拒绝了,最后却选择了带人去看画展,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想看看我家幺儿的反应,我……”许昊炎话音一顿,得意扬起的声音又低了许多,“我想知道幺儿她有没有变……”

        “但其实那都不重要了,我已经想明白,不管幺儿有没有改变,她都是我妹妹,我宁可不要所有的画也不能失去她。”

        画重要,重要到他愿意用命去保护,可幺儿是比他命还重要的存在,如果两者非要做个选择,许昊炎的答案永远只有许旋鱼。

        “三哥。”

        软软的,弱弱的,带着小心翼翼试探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许旋鱼轻轻在门上敲了下,虚掩着的房门便被敲开了。

        小姑娘站在门外,眼睛通红地看着许昊炎,小声说:“三哥,对不起,我可以……可以和你道歉吗?”

        “以前的事是我错了,我不该不尊重你的喜好,也不该让那些遗留在世的珍品毁灭,我错了,我不该……”

        “嘘。”

        轻轻地声音,许昊炎对许旋鱼摇了摇头,没让她把接下来的话都说完。

        男人侧过头,盯了一眼刚刚还相谈甚欢的赵pd,赵pd就有一种自己不该在这里、应该滚出去的感觉。

        他连忙一个起身,连句话都没敢说就跑出了主控室,生怕跑得慢一点会被他们导演‘刀’了。

        赶走‘碍眼’的人,许昊炎才走到许旋鱼面前,伸手在小姑娘头上轻轻摸了下,那记忆中熟悉的手感让他眼睛发涩。

        他低下头,对小姑娘做了一个优雅的骑士礼,“公主是不需要低头的,你戴着美丽的王冠,道歉只会让你的骄傲受损。”

        “所以道歉的事由我来做便好。”

        “美丽的公主殿下,你愿意接受我的道歉,跟我回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