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奶凶团宠不当反派了在线阅读 - 第156章 四哥原谅她

第156章 四哥原谅她

        “真是迷路了?”

        许昊炎有点懵,“我听老四那意思,好像你当初会去后山是因为许子凌。”

        “也是因为知道去后山不是你本意,是被许子凌引诱过去的,母亲才会同意让许子凌离开许家。”

        “这事咱们自己知道就行了,你可千万别跟母亲说,反正许子凌已经走了,母亲也让她从家里带走了不少东西,她饿不死。”

        许昊炎怕这么说会让许旋鱼心里不舒服,以为是让许子凌背锅,又连忙说道:“就算没有老四那件事,许子凌这些年在咱们家也没做过什么好事。”

        “咱们都把她当一家人,她却蔫坏蔫坏的,搞出了这么多事,把你和我的关系都弄僵了,她本来就该离开许家。”

        许旋鱼轻轻点头,她是不会对许子凌心软的。

        原主死亡的场景历历在目,清晰的总让许旋鱼觉得是自己死过一样。

        她‘惨死’街头的事可全是许子凌害的,谁会同情许子凌,她都不会。

        挂断电话,许旋鱼却开始思考起来。

        四哥都帮她做了这么多事,看起来应该是原谅她了,要是她现在过去道歉,四哥会不会接受呢?

        可……道歉的那一关,先要过得却是她自己。

        当年是许子凌引她去后山,也是许子凌蛊惑她远离四哥,但她自己就真的没错吗?

        如果她不认同许子凌的那些话,她和四哥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局面,所以锅不该都在许子凌那里,她自己也错了。

        她看到四哥身上的伤疤会害怕,会觉得疼,也嫌弃过丑,甚至小时候还觉得受伤后的四哥拉低了全家颜值,偷偷跟许子凌吐槽过很多次。

        这样的她去给四哥道歉,她觉得自己根本不配。

        “可我长大了。”

        “成年了。”

        “长大成年后就该有成年人的担当。”

        她不能因为自己做错事、心里内疚,然后就不去道歉,这样一直挺着、躲着,不是在逃避吗?

        “勇敢鱼鱼,不怕困难!”

        “该道歉的时候就得道歉,该不要脸的时候就得不要脸!”

        “不管四哥会不会原谅我,反正我会一辈子对四哥好,四哥不只是我哥哥,还是我救命恩人,我这条命都是四哥给的!”

        许旋鱼握紧小拳头,给自己加油打气后就一副即将英勇就义的模样冲到了老宅。

        四哥帮她做了这么多,他的态度就已经表达出来了,如果她再因为内疚而一直拖着,不就等于四哥向她走了99步,而她却一步都不走吗?

        难道她还要等许安哲过来主动跟她求和?

        她配吗?

        她不配!

        所以一见到许安哲,许旋鱼直接扑了过去,抱住许安哲腿就开始哭。

        “四哥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你打我一顿吧……”

        “我以前太小,不知道四哥的好,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四哥你原谅我呜呜呜……”

        许安哲:“……”

        男人身体僵硬,右腿被许旋鱼抱住,小姑娘毫无形象地抱着他腿跪在地上哭,不知是哪句话触动了她伤心的地方,珍珠一样的泪珠就开始噼里啪啦往下掉。

        许安哲本就僵硬的身体更僵硬了,他黑着脸,抬头瞪了眼站在一旁傻看的佣人们。

        冰冷眼刀划过,佣人集体低下头,幸亏有个机灵的,拉住别人便往外走,把客厅空间留给了许安哲和许旋鱼。

        等四周没人了,许安哲黑着的俊脸终于好看一点,他抽了抽腿,想让许旋鱼起来慢慢说,谁知小姑娘抱腿哭得更厉害了。

        “四哥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嫌弃你的伤疤丑,那些都是你救我的勋章呜呜呜……我错了,我以前太不是人,我该死、我……唔?”

        话没说完,许旋鱼嘴被捂住了。

        许安哲指尖有股淡淡的烟草香,捂着小姑娘那张什么话都敢往外说的小嘴后,他黑着脸拎着许旋鱼衣领,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

        他也不停,单手拎着许旋鱼将她放到了沙发上,毫不费劲的模样把许旋鱼看得一愣一愣的。

        她好歹快一百斤了,说拎就拎起来了?

        这是有多大力气?

        可许安哲的注意力却在小姑娘腿上。

        仅仅是跪了那么几句话的功夫,小姑娘粉白的膝盖就变得通红,要是真任由她跪着哭下去,明天怕是会走不了路吧?

        想到那种可能性,许安哲俊脸变得更黑,“哭什么?”

        “四哥……”

        许旋鱼张着嘴,眼泪又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她来之前没想哭的,毕竟她才是错的那个,她只想好好给许安哲道歉,然后下辈子对他一直好。

        可抱住许安哲腿时,许旋鱼摸到了他小腿肚上有些凹凸不平的痕迹,那是被狼撕咬后的伤疤,长了十几年,依旧没长平,当时怕是被撕咬掉了一块肉才会这样吧?

        所以许旋鱼不由自主哭起来,没一会儿眼睛就红了。

        “别哭了,我原谅你。”

        许安哲手脚僵硬,脸上表情也变得僵硬起来。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口袋,没有手帕,他已经很久没哄过妹妹了,早就不记得该随手带着手帕。

        可幺儿哭得好可怜,眼睛都哭红了,像是小兔叽一样,许安哲便从自己衬衫下摆上撕掉一块布,僵着手递给许旋鱼,“擦擦眼泪。”

        “四哥……”许旋鱼吸着鼻子,看许安哲这么做更忍不住想哭。

        她以前是傻的吗?看不到哥哥们对她的好,像是被许子凌牵住鼻子一样跟她转,她是没脑子吧?

        “四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对不起你……”

        “我不该害怕你身上的伤,更不该觉得你会杀狼就很可怕,全都是我的错,我现在知道错了,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好。”许安哲很快的应声。

        他生怕许旋鱼再哭起来,手拿衣角僵硬地给她擦眼泪,又急忙说:“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我原谅你,不哭了好不好?”

        在外杀伐果断、狠戾暴虐的狼王,此时却低声哄着许旋鱼,明明他才是受伤的那个,可他却小心翼翼地看着许旋鱼,生怕她再掉眼泪。

        “四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四哥呜呜呜!”许旋鱼本就内疚,许安哲再小心地哄她,她更受不了,扑进许安哲怀里抱着他就哭。

        那一晚,许家老宅里回荡了好久哭声。

        据守在门外的佣人传言,好像旋鱼小姐做错事惹到四少爷,一直哭着给他道歉,但四少爷愣是不同意,后来旋鱼小姐嗓子都哭哑了。

        可第二日,眼睛肿得快睁不开的许旋鱼却一早起来,亲自跑到厨房给许安哲做了满满一桌子菜。

        “我没什么能拿出手的,也就能给四哥做点吃的,四哥你多吃点,不行我喂你吧。”

        许安哲浑身僵硬地坐在椅子上,见许旋鱼真有要喂他的架势,他别扭的移开目光,耳根都红了。

        “我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