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奶凶团宠不当反派了在线阅读 - 第195章 冒着生命危险去睡

第195章 冒着生命危险去睡

        “不行!我绝对不能再当恋爱脑!”

        许旋鱼疯狂摇头,“原主就是死在恋爱脑上,我说什么也不能犯同样的错误!”

        系统提示:【原主会死,是因为她喜欢原男主——封飞逸,但您现在喜欢的是封玄辰。】

        系统提示:【你们喜欢的人不一样,结果可能也会不一样。】

        “封卷王……封卷王是反派啊。”

        “狠戾霸道,冷血残忍,喜欢他会更惨吧……”

        许旋鱼小嘴喃喃着,小声说:“再说我可没喜欢他,那种送命的事我是坚决不会去做的。”

        系统沉默,它的沉默让许旋鱼有点脸红。

        “我……馋他身子也算是喜欢吗?”

        “我就是觉得都来这世上走一遭了,不睡白不睡,再说他看起来也不像是原著里那么可怕,跟记忆里也很不一样。”

        出现在她面前的封玄辰更像是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他经常会笑,笑起来时眼眸弯弯的,里面盛满了光。

        有时候那光特别温暖,让许旋鱼总有一种错觉,好像他是在用很宠溺的眼神看自己一样,许旋鱼就忍不住放松了警惕,甚至有时候会悄悄占点便宜,暗戳戳地往他面前凑一凑。

        “主要是封卷王长得太好看,他一笑我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给他,他说太阳是方的我都能无条件相信,这……男色误人啊。”

        许旋鱼开始深刻地反省,她觉得自己最近的心态有些不对。

        刚开始穿越过来时,她一心求死,可接收了原主记忆后,许旋鱼又开始想弥补原主的遗憾,修复和家人关系。

        她也一直这么做着,努力哄三哥,努力抱四哥大腿,再苦兮兮地求大哥,现在又来经千学院刷妈妈好感度。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地进行着,可这其中封玄辰总是不时出现,他的身影太高大了,一举一动都那么吸引人,不知不觉已经占据了许旋鱼太多目光。

        “我要反省。”

        “我是一个早晚都要离开的孩子,我不能对封卷王真动感情,不然我会舍不得离开。”

        “我得当一个睡过却不走心的海王,不然我回去后肯定会伤心。”

        系统提示:【都这样了,您还没放弃睡风掠,您真执着呢。】

        许旋鱼老脸一红,不太好意思地说:“我在原本的世界里啥也没有,这么帅的男人一辈子都睡不上,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我当然得珍惜。”

        系统提示:【冒着生命危险去睡?】

        “咳……”

        “也不算是多大的生命危险,毕竟现在的封卷王挺温柔的,一点也不像是杀伐狠戾、满手鲜血的样子。”

        “我现在也很乖,不作死瞎蹦跶,他应该不会杀了我。”

        哄好了三位哥哥,许旋鱼觉得自己现在的依仗特别大,至少在哥哥的守护下她想死也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许旋鱼开始思考怎么哄妈妈、哄二哥和爷爷。

        要是能把家人全部哄好,就能弥补原主遗憾,也能多几个强大保命符。

        系统提示:【……】

        一个把喜欢当成馋人家身子的主人,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也想去睡人家,它是该夸主人太喜欢风掠,还是该说风掠的美色实在太强,误了主人呢?

        ……

        下线后,许旋鱼抱着剧本转了几圈,然后掐着点来到严千依办公室外。

        没一会儿,严千依便到了。

        她看到乖乖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外的许旋鱼,眸光微微晃了下,“你找我?”

        “嗯,我想和老师商量点事情。”

        许旋鱼乖巧点头,叫严千依‘老师’的时候倒没觉得多难受。

        她从小便陪着严千依在外演出,那时候她都是叫老师,这是她们母女的约定,也是从小到大的习惯,许旋鱼不觉得伤心。

        严千依眼帘却垂了下,想到那天吃饭时小姑娘脱口而出的‘妈妈’,那两个字软软的,尾音还微微扬着,就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是真的很好听,也真的很让人怀念。

        “进来吧。”

        “找我有什么事?”严千依让许旋鱼坐下,才道:“听说你去张老师的舞蹈班了,在那儿学得怎么样?”

        “才去一节课,张老师好像有点太在意我了,不敢正常训练。”许旋鱼舔了下嘴角,抬头看严千依,“老师,我想去您的班上旁听,可以吗?”

        “不可以。”

        严千依垂眸拒绝,“我班上的学习内容太难,不适合你。”

        “可是……我接了一部戏,需要非常深厚的舞蹈功底才行。”许旋鱼把剧本放到严千依面前,耷拉下脑袋,看起来像是很小心翼翼一样,黑眸中却藏着狡黠。

        “这是我昨天去面试的网剧,女二号,刘导已经同意让我出演了。”

        “原本这个角色也轮不到我,我连试镜的机会也不会有,是因为前段时间在老师的公开课上给同学做示范,有同学拍了视频传到网上,刘导这才注意到我。”

        “昨天也是看过我跳舞后刘导才同意用我,但我自己是什么水平我知道,我演技太差了,能被录用全是因为舞蹈。”

        “演技不是一朝一夕能提升的,我只能多从舞蹈上下功夫,这样才能对得起观众和导演。”

        许旋鱼眨眨眼,将眼底的狡黠藏住,抬头诚恳地看严千依,“老师,你就让我去你班上旁听吧,要是难度太大我就在一旁看着,我会老老实实待在角落里,绝对不打扰你的。”

        严千依指尖微抖,这话……曾经的小奶鱼也说过。

        那时小奶鱼才三岁多,而严千依正是事业最巅峰的时候,她几乎每天都有演出,有时候几个月都回不了一次家。

        每次回家小奶鱼都会赖在她身上,谁也抱不走,一抱就会不停地哭。

        那小家伙从小到大都很少哭,眼泪堪比珍珠一样珍贵,她一哭,严千依的心都要碎了。

        可第二天,她还是有演出,还是要离开。

        小奶鱼像是知道她要走一样,早早地便醒了,小家伙眼睛通红,声音也哑了,小手小心翼翼地抱着严千依衣角,“妈妈,你可以带我一起去吗?我就在一旁看着,就待在角落里,绝对不会打扰你的,好不好?”

        严千依的眼泪一下子就绷不住了,这可是她唯一的女儿啊,软软的、奶萌萌的,比那几个淘气的男孩子乖了不知多少,她也舍不得离开。

        可那次,严千依还是没带许旋鱼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