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奶凶团宠不当反派了在线阅读 - 第202章 亲生与领养的区别

第202章 亲生与领养的区别

        “妈妈?!”

        许子凌眼睛一下子瞪大,化了虚弱妆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她强自笑道:“妈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我什么时候引小鱼去了后山……小鱼和安哲是我的妹妹和弟弟,我怎么可能会害他们呢?”

        “是吗?”

        “可以前照顾你们的佣人全说是你做的,听说你这些年还一直在给佣人们钱,为的便是让她们对这件事守口如瓶。”

        严千依抬眸,凉凉的看许子凌。

        这话,只是她的试探。

        从将许子凌撵走开始,严千依便听太多人说过这些话,可她真的不敢相信,也不想去相信。

        她亲手养大的孩子,尽心竭力照顾大的孩子,怎么就会这么坏?

        那时许安哲才11岁,许旋鱼才10岁,许子凌也不过12岁,她才来许家三年而已,她怎么就敢做那种事?

        可试探的话一旦说出,便说明怀疑的种子藏在了严千依心里,而许子凌的表现犹如泉水,让种子迅速生根发芽。

        严千依忍不住有些想笑,她抬手摸着许子凌头发,眼神带着亲昵和怀念,声音却凉凉的,“子凌啊,你知道妈妈有多伤心吗?”

        “全世界的人都和妈妈说你是坏孩子,但妈妈始终不想相信,妈妈觉得你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你是什么样的性格妈妈怎么会不知道呢?”

        “可现在妈妈发现自己错了,比起熟知你的性格,妈妈更熟悉的是安哲和旋鱼,他们两个才是我的亲生孩子。”

        “以前我从不觉得亲生和领养的有什么区别,甚至因为你是领养来的孩子,我对你更用心、更怕你受委屈,可现在我知道了。”

        “有些孩子天生便是坏的,即使用蜜糖去滋润,她们腐烂的心也不会变得甜美,因为她们的根早已发臭发烂,用多少爱都修复不了。”

        “妈妈……”许子凌身体僵硬,她跟在严千依身边十五年,从未听严千依说过这么狠的话。

        许子凌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僵笑着说:“妈妈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是您的孩子啊,我不是坏孩子。”

        “从小到大您一直都说我比许旋鱼听话,说我最贴心,我对您的照顾也是最多的,您怎么能这么说我?您看不到我对您的付出、看不到我对您的好吗?”

        “那些‘好’,有多少是发自内心的?”严千依轻轻偏头,笑得很是冰凉。

        看吧,直到现在许子凌都没否认过后山那件事,她只用感情要挟自己、想让自己心软,却没想过多解释几句。

        一个人,若真是被冤枉的,她会拼命地不停解释,会一门心思地想解除冤屈,可许子凌没再解释,因为她知道是自己做的,她下意识地承认了。

        严千依眼中满是失望,她不想再和许子凌说话,自己手机却忽然响了一下。

        【许旋鱼:老师,我来给你送牛奶了,你不在宿舍吗?】

        严千依心中一动,一股酸涩从眼底划出。

        事实证据早就摆在眼前,她却一直视而不见,她想给许子凌机会,但她却从没想过在给许子凌机会的同时她却在伤害着许旋鱼,那个她亲生的、软软的小团子。

        “哦,怪不得现在想跟我撕破脸了,原来是有了替代品啊。”

        讽刺的声音从旁传来,许子凌抱肩,冷声笑道:“妈妈,你这样很不乖啊,我才是你最爱的孩子,你怎么可以移情别恋地喜欢上许旋鱼呢?”

        “她才是坏孩子,除了投胎好一点外,她什么都不是,又调皮又捣蛋,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可真奇怪呢,你们却都喜欢她,哪怕我已经让她做了那么多讨人厌的事,可只要她笑一笑、哭一哭,说句对不起,你们就都愿意原谅她,这样真让我不开心呢。”

        许子凌站起身,面对严千依的失望指责,她知道再演下去已经没了意思。

        她一把抽走严千依的手机,笑着问:“妈妈,你来我这儿的事有人知道吗?”

        “我想应该没有吧,我都被撵出许家了,还是你和奶奶、哥哥们做的决定呢,要是他们知道你来找我,一定会觉得你出尔反尔。”

        “你那么爱面子的人,自己在做出尔反尔的事时肯定不会告诉别人,我了解你,所以手机就交给我了。”

        许子凌快速按下了关机键,然后打开窗户将手机从32楼扔了下去。

        底下响起‘嘭’的一声,许子凌却漫不经心的关上窗,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举动有多危险。

        “好了,这样就算是四哥也不会知道你来我这儿了。”

        “那妈妈就先在我这儿住下来吧,亲身经历下我的生活有多苦,这样你就会心疼我了吧?”

        许子凌坐在严千依对面,脸上的阴冷又瞬间恢复成委屈,她小声说:“妈妈,我们就当以前的事都没发生过,你还把我接回许家好不好?”

        “这次我一定老老实实待着,不给你添麻烦,也不跟许旋鱼争宠了。”

        “只要你还像以前一样待我,我就也和以前一样对你好,好不好?”

        “变态。”严千依气笑了。

        她靠坐在沙发上,并没有因为许子凌的突然威胁和变脸而慌张。

        身为许家主母,更因为自己父亲的特殊职业,严千依从小到大经历的实在太多。

        她热爱舞蹈,常年练舞,加上与生俱来的家世,让她看起来高贵典雅,说话也温温柔柔的,可真正的她却远超许子凌想象。

        严千依伸出手,指尖拍打在许子凌脸上,她也跟着淡笑了下,“子凌,这时候亲生孩子和领养的区别就展现出来了。”

        “亲生孩子……”许子凌眼睛通红,执拗的厉声喊道:“亲生的又能怎么样?他们都比不上我对你的关心!”

        “可他们都很了解我。”

        “也了解自己的外祖家。”严千依轻轻地笑了下,纤细指尖捏住许子凌下巴,她眼睛一眯,指尖动了动,许子凌就感到一股无法言说的疼痛。

        她张大了嘴,发现自己竟然合不上下巴了,她……严千依,竟然卸掉了她下巴?

        “妈妈以前很喜欢听你说话,现在却不想听了。”

        严千依起身,冷漠地看着许子凌,“我们给彼此都留一点好印象吧,你也可以趁着养伤的时候去道上打听打听我是谁,以后别再做这种犯蠢的事了。”

        看在曾经付出的感情上,她放她一马。

        但从此以后,她们恩断义绝。

        房门被敲响,许安哲恭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妈妈,时间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许晟煜也说道:“幺妹说她给您准备了热牛奶,我们若是回去得快一些,还可以喝到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