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奶凶团宠不当反派了在线阅读 - 第220章 她忘了自己

第220章 她忘了自己

        “怕?”

        “不想死?”

        “那我就该放过你吗?”许旋鱼轻轻偏头,看着许子凌的目光越来越冷。

        年幼四哥挡在她面前被五头狼撕咬的画面就像是活了一样映在许旋鱼脑海里,她眼神越来越冷,捏住许子凌脖子的手也开始收紧。

        怕就可以不死吗?那当年的四哥一定也很怕,当时的她同样很怕,许子凌却没放过他们。

        作恶这么多年,许子凌也该付出代价了,她得清理掉这个毒瘤,不然她‘走’后谁知道许子凌会不会继续作妖、继续坑害她的家人们?

        小姑娘眼中闪出杀意,她没杀过人,可此时杀人似乎并不可怕。

        指尖越来越紧,许子凌脸也因为窒息涨得通红、慢慢变成了青紫。

        就在许旋鱼要松手把她扔下去时,房门‘嘭’的一声被踢开,许安哲如同鬼魅般闪出,一把将许子凌从窗外拽了进来。

        “四哥?”

        许旋鱼轻蹙眉,见四哥竟然救许子凌,她有些委屈地抿起嘴角。

        许安哲却没去看地上的许子凌,而是走到许旋鱼面前对她轻轻摇头,“小笨鱼,你的手那么漂亮,怎么能沾上垃圾的血。”

        “要杀她也该是四哥出手,可不能让她的血溅到你身上,她不配。”

        许旋鱼小嘴微张,心底的委屈瞬间就散去了,她随即有些怕。

        “四哥,我……来的时候,我没想杀她,可刚刚有些控制不住……”

        “四哥懂。”许安哲抱住许旋鱼,用手轻轻在她后背上拍着。

        他知道自家善良的幺儿不会杀人,如果幺儿真动手了,一定是对方的错。

        他也知道现在许旋鱼有多后怕,想当初他第一次染血的时候也吐了很久。

        会怕,正是因为她还善良,而现在的他却早已不怕。

        “走吧,这种东西四哥会让人处理掉。”

        “死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活着,她会为她做过的事付出代价。”许安哲眼神冷漠,这才冷冷看了眼倒在地上晕过去的许子凌。

        许子凌也算是有本事的人,能让他家善良的幺儿起杀意,许子凌这一世没白活。

        既然如此,他就送给她一个‘人间炼狱’套餐吧,希望她好好享受。

        ……

        回到学院,许安哲又安慰了好一会儿,直到把许旋鱼哄睡才离开。

        这一觉许旋鱼便睡到了日落,她从床上起来的时候看着窗外晚霞,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好像很久没睡过觉了。”

        “自从去了第二世界就再也没在现实中睡过觉,我记得穿书以前我很喜欢睡觉,白天的时候每天都会睡午觉,一睡一下午。”

        “然后晚上就精神,天天‘修仙’,月亮不睡我不睡、我是秃头……我是月亮的小宝贝,再然后呢……”

        许旋鱼忽然一愣,她发现自己竟然想不起更多的事了。

        她穿书前家人是什么样子?多大年纪?她是在上学还是在读书、为什么每天都会有时间睡那么久的午觉?

        这些事,许旋鱼竟然都记不起来,她甚至连自己以前住的房子长什么样都忘了,只有一个模糊的记忆,仅仅记得阳光透过窗子正好洒落在床上,她在大床上睡得很舒服,然后……便不记得了。

        “怎么会这样?”

        “我竟然忘记了穿越前的事情,反而是穿书后的记忆特别清楚……怎么会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她……把真正的自己忘记了?

        那她还怎么回去、回去后怎么活?还能……回去吗?

        许旋鱼抱着自己脑袋,努力回忆过去,却发现那段记忆很陌生,即使她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更多的东西。

        她连穿越前自己叫什么都不记得了,好像她天生就叫许旋鱼一样,她穿越前有名字吗?

        好像……没有……

        “小鱼儿,还没醒吗,已经晚上了。”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许安哲站在外面努力放柔自己声音,“你今天吓到了,我们晚上不在食堂吃,去外面吃大餐好不好?”

        “我记得你很喜欢善上居的烤肉,我们今天去尝尝?”

        善上居,那家的烤肉特别好吃,主厨也特别帅,侍者个个都是一米八有腹肌的帅哥!

        许旋鱼一下子就想到了有关善上居的一切,甚至里面的装修风格都记得一清二楚,而她依然记不起穿越前的自己。

        她忍不住用手捶自己脑袋,捶得头皮发麻却依旧什么也想不起来。

        久等没应声、心急踹门进来的许安哲看到许旋鱼正用手捶自己头,吓得急忙拦住她,“幺儿你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四哥我……我呜呜呜……”许旋鱼抱着许安哲不停地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该说什么?

        说自己忘记自己是谁了?还是该说她不是许安哲的亲妹妹,只是穿越来却没了自己记忆的假鱼?

        什么话许旋鱼也说不出口,她就不停地哭,把许安哲心都要哭碎了。

        他抱着许旋鱼跑到停车场,一路飞快地赶到医院。

        许旋鱼还在哭,眼睛都已经哭肿了。

        直到她看到穿着白大褂的许攸羽时,才小声问:“二哥怎么来了……”

        “这是二哥的医院,你一直不停哭,我怕你出事就送你来看看。”许安哲用手轻轻拍许旋鱼后背,柔声安慰,“小鱼乖,坚强一点,让二哥给你检查一下。”

        “爸妈在来的路上,大哥也马上就来了,你别怕,老爸说他给奶奶打电话了,要是二哥治不好你就让奶奶回来。”

        “家人们都在呢,有奶奶和二哥在,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杀伐狠戾的许安哲此时说话声音都带上了颤抖,他拍着许旋鱼后背的手掌冷得骇人。

        许攸羽身上还带着血腥味,显然是刚从手术室出来没多久,他先是伸手探了探许旋鱼额头,“怎么样,感觉哪里不舒服?”

        许旋鱼摇头,漂亮的大眼睛哭肿后给她平添一份可爱,通红的眼睛却显得可怜兮兮。

        许攸羽忍不住皱眉,再次问道:“哪里不舒服,为什么会哭?”

        “我……没有不舒服,就是想到了伤心事。”许旋鱼抿着小嘴,死活都不说自己为什么哭。

        许安哲在旁急忙说道:“幺儿可能是被吓到了,你先给她做个全面检查。”

        “我进去的时候她在不停锤自己脑袋,应该是头疼才会哭。”

        “头疼?”许攸羽眼睛微眯,先给许旋鱼测量了体温,又让护士给她抽血检查。

        许旋鱼不想检查,这种情况下也实在没心情修复和二哥的关系,她拽了拽许安哲衣袖,小声说:“四哥,我不哭了,我们回去吧,我没事。”

        许安哲还没说话,许攸羽便抢先说道:“即使没事也该做个脑部检查,你捶打过自己头部,如果太用力很容易造成脑震荡。”

        “现在没感觉不代表没隐患,必须做过检查才能离开。”

        许旋鱼低下头,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真的不想做什么检查。

        许攸羽就沉默了一下,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塞进了她手里。

        “吃颗糖吧,吃完了糖就可以回家了。”

        “二哥……”许旋鱼张嘴,沙哑的小奶音听着就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