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奶凶团宠不当反派了在线阅读 - 第223章 二哥给的糖糖最甜了

第223章 二哥给的糖糖最甜了

        系统提示:【我觉得他们就算死上一百次,也猜不到自己为什么会被劈。】

        系统提示:【主人降下的乃是九天神雷,他们只会以为自己做错事惹到主神,才会被神罚之雷劈中,根本想不到您头上。】

        系统提示:【只是友情提示一下,您杀了霸权天下和许家子凌,风掠那边会有提示。】

        许旋鱼:“……”

        麻了……竟然忘了这位大佬……

        系统提示:【您不止忘了风掠,连原女主的存在也忘了。】

        系统提示:【您想着和原男主、许子凌算账,却似乎从来都没想过和原女主算账,您不怪她吗?】

        “云汐儿,跟她没多大关系。”

        “都是‘我’去挑衅她,因为‘我’云汐儿没少受罪,‘我’死后她还安慰哥哥们,让哥哥们不那么难受,我们的事就此勾销吧。”

        站在旁观者角度看,许旋鱼是真的恨不起云汐儿,但让她喜欢云汐儿也不可能,所以她就假装不知道云汐儿的存在,以后能没交际就没交际。

        若是不小心有了交际,许旋鱼也会绕着云汐儿走。

        系统提示:【那您的未婚夫,我们的反派大佬呢?】

        系统提示:【身为未婚妻,您是真的一点都不把他放在心上啊,这么久都没提他一句,您的良心不会痛吗?】

        许旋鱼干咳一声,发现自己也有点内疚,她眼神瞟了瞟,小声说:“这个婚事……我觉得应该重新考虑一下了。”

        “原本以为结婚就结婚吧,能免费睡到那么大一帅哥,怎么看都是我赚了,可现在……”她穿不回去了啊!

        严谨点说不是穿不回去,死了依旧能回去,是她没了记忆、不想回去了,那和穿不回去也差不多。

        既然回不去,她就要一辈子都在这儿活着,那婚事就得谨慎些了。

        “封卷王的反派人设比我还实呢,我要是真跟他结婚,以后稍微不注意得罪了他,我怎么死得都会不知道吧?”

        “这婚,结不得。”

        系统提示:【那您要退婚吗?】

        系统提示:【以封大boss的性格,您若是现在跟他退婚,就不怕他黑化?】

        “他还用黑化?!”

        “他都已经黑得一批了,再黑还能黑到哪儿去?”

        那可是个告白时候能理直气壮地说想把她关起来的大反派,他还用黑化吗?

        系统提示:【是的,封大boss似乎不用再黑化了,那我们说个实际的。】

        系统提示:【主人您若是退婚,以封大boss性格,他不会放过您的。】

        系统提示:【就算您现在有哥哥们的宠爱,似乎也保不住您。】

        许旋鱼:“……”

        系统提示:【他若是真把您关在某处,哥哥们恐怕也救不了您。】

        系统提示:【到时他不给您游戏头盔,您就算有毁天灭地的力量,进不来第二世界也没用。】

        系统提示:【现实中,您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漂亮女孩子,您无法和封大boss对抗,您真的要悔婚吗?】

        “我……可能还需要考虑考虑。”

        “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我觉得我还是得从长计议。”

        许旋鱼干笑,默默地让乌云飘回了月亮宫殿。

        其实嫁给封玄辰也不错,至少他现在对她很好,可他到底是大反派,许旋鱼心中没底,总害怕他哪天把她刀了。

        但不嫁,箭在弦上似乎又不得不发,这就烦恼啊。

        于是,第二天一早来探望许旋鱼病情的许攸羽就看到了眉头紧锁的小姑娘。

        她一大早就起来了,坐在床上皱眉盯着窗外,也不知是在想什么。

        许攸羽敲门进来也没能让许旋鱼回神,她皱着小眉头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好似遇见了人生难题般。

        安静地站了一会儿,许攸羽见许旋鱼依旧没回神的样子,就轻轻敲了下床头,“一大早在想什么?”

        “二哥?”

        许旋鱼惊醒,这才发现许攸羽来了,她下意识张开了小嘴。

        昨晚哭得太厉害,经过一夜后小姑娘眼睛肿的都像是核桃了,她又傻乎乎地张着小嘴,一时没反应过来的呆愣模样。

        许攸羽看了看,一丝笑意从眼底快速闪过,他从口袋里熟练地拿出一颗糖剥开塞进许旋鱼嘴里,这才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头晕目眩的感觉?”

        甜丝丝的感觉从嘴里蔓延,许旋鱼乖乖摇头,小声说:“还是二哥的糖最甜了。”

        许攸羽沉默一下,冷着脸面无表情地问:“昨天为什么哭?”

        “……”

        “不想说?”

        许攸羽轻轻蹙眉,“今天就先在家休息吧,等会儿我会让心理医生过来陪你聊聊。”

        “不要紧张,不要有负担,就只是普通的谈谈心。”

        许旋鱼:“……”

        这么说了之后她能没负担吗?

        可昨晚经过系统长时间开导,再加上劈了封飞逸、许子凌一次,许旋鱼现在心态很平稳。

        她不但乖乖接受了现实,还打算好好活下去,趁机哄二哥。

        “我不想和心理医生聊,二哥要是有时间就和我聊聊吧。”许旋鱼坐直身体,小手乖巧地放在自己膝盖上。

        许攸羽顿了一下,拿了把椅子坐在床边,低声问:“是不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了?听安哲说你一直在学院待着,每天都很辛苦。”

        “要是累的话就休息一段时间,不要太强迫自己。”

        “不累。”许旋鱼摇摇头,哭得太久了,现在说话声还有点哑,她自己听了都觉得自己声音很可怜。

        “我昨天……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一些过去的事……”

        “我觉得自己以前很不懂事,没有主见,天性高傲,又喜欢听信谗言,我……”许旋鱼轻轻一顿,以她现在和二哥的关系,若是直接道歉二哥会立马就走。

        所以小姑娘的话音一转,低声道:“我要是说因为自己过去太胡搅蛮缠,做错了很多事才会内疚哭,二哥信吗?”

        许攸羽不动声色地看着许旋鱼,他不是心理医生,可常年接触病人,他早已习惯观察人的细微表情。

        许旋鱼话音轻轻一顿的时候,她眼底闪过的担心与纠结被许攸羽敏锐捕捉到。

        他眸光晃了下,不知道许旋鱼在担心、内疚什么,但他知道这不是许旋鱼哭的理由。

        两兄妹简单地聊了一会儿,许旋鱼想说却又不敢说,许攸羽只做倾听者,没一会儿许旋鱼便说不下去。

        许攸羽看了眼时间,起身道:“我上午还有三台手术,先去医院了。”

        “二哥……”许旋鱼叫住许攸羽,期盼地看着他。

        许攸羽皱眉,眼底一瞬间划满了厌恶。

        叫住他想干什么?

        她这次是病了,莫名其妙哭那么厉害,是应该让人关心,身为医生他没检查出她难受的地方,是该留下来多照顾一下她。

        可医院里等他的那三位病人都比她严重得多,难道她又想让自己不顾病人安危、留下来照顾她?

        许攸羽攥紧了拳头,若许旋鱼真说出让他留下的话,他一定会严厉拒绝,绝对不会再被她缠住。

        可沙哑的小奶音却只是小心翼翼地响起。

        “二哥……你晚上要是不太忙的话可以还回来住吗?我在家等你,还有很多话想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