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奶凶团宠不当反派了在线阅读 - 第227章 宠妻达人还是女儿奴

第227章 宠妻达人还是女儿奴

        严千依摇着头,摸着许旋鱼光滑的小脸,眼泪又忍不住要落下。

        但看到许旋鱼已经肿得快睁不开的眼睛,严千依强忍住眼泪,声音沙哑地说:“是妈妈不对,妈妈不该迁怒你。”

        “当初引你去后山的是许子凌,妈妈却将这件事一直怪在你身上。”

        “安哲救你,妈妈却觉得是你的出现才让安哲受伤,可我昨天想了一夜,如果你没出现安哲也要面对那几头狼。”

        “那孩子命苦,是我们当父母的将他送到了危险路上,即使没有你,安哲也要孤军奋战。”

        严千依说着停住了话音,她其实真的很心疼许安哲,家里事到最后只有暗卫营没人管,偏她只剩了一个小儿子,小儿子就用自己稚嫩肩膀扛起一切,从不说苦说累。

        这些年许安哲游走在生死边缘,每一次他出门严千依都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她怕,怕有一天许安哲出去了却再也回不来。

        可她又无力改变这一切,只能让许安哲变得更强,让别人无法伤害他。

        “当时你受惊,安哲受伤,我却把对安哲的全部内疚都转移成了对你的埋怨,我这样的人不配当妈妈。”

        许旋鱼立刻摇头,许经奕也劝道:“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如今两个孩子都好好的,这就比什么都强。”

        “你看咱们儿子听话,小公主也懂事了,以后就是咱们老两口享福的时候,你要是一直揪着过去那些事,难受的不但是你自己,孩子们也跟着难受。”

        许旋鱼认同地点头,却小声说:“爸爸妈妈一点都不老,不是老两口,你们是男神女神,是我最喜欢的爸爸妈妈。”

        许经奕忍不住一笑,摸着自己俊脸,装出自恋的样子说:“那倒也是,毕竟当初你们妈妈就是看中我这张脸才嫁给我的。”

        严千依忍不住横了他一眼,但悲伤的气氛总算扭转过来。

        等许晟煜、许攸羽和许安哲赶回来时,一家三口正坐在茶几旁吃下午茶,而他们三个儿子就像是捡回来的一样,一点融入进去的感觉也没有。

        许攸羽看了眼坐在父母中间的许旋鱼,担心慢慢消散,眼神也跟着变冷起来。

        他以为是许旋鱼胡闹,不但把父母闹回来,还把他们也都找了回来,心中刚对许旋鱼变好的印象又凉了几分。

        “看起来似乎都没什么事了,我医院还有病人,先回去了。”许攸羽转身要走。

        许经奕沉声道:“走什么走,没看到你母亲和你妹妹都哭得厉害吗?还不过来给她们检查一下!”

        许攸羽停住脚步,视线扫在许旋鱼脸上,见她眼睛似乎比早上更肿了,看起来都要睁不开,也就看不到她发红的眼球,便淡声道:“眼睛肿可以用冰敷,心里难受就去找心理医生。”

        “我是普通医生,不会治疗心理问题。”

        许经奕就蹙眉,俊脸沉了下来。

        在老婆和女儿面前,许经奕从来都是笑呵呵的,嘴角恨不得咧到耳根那种,可在几个儿子面前,许经奕却是威严的父亲。

        他沉声喝道:“连自己母亲和妹妹的病都看不了,你这个医生当得有什么用?”

        “过来给你母亲和你妹妹把把脉,她们哭了很久,心绪起伏过大,别再出什么问题。”

        接连听到许经奕提到自己母亲,许攸羽这才把目光落在严千依脸上。

        严千依刚哭过,眼睛肿得还不如许旋鱼厉害,能清楚看到她泛红的眼珠,许攸羽这才惊觉自己母亲和妹妹似乎是真的刚哭过,而不是妹妹胡闹把他找回来。

        他上前两步,将佣人拿来的脉枕取出,仔细给严千依和许旋鱼把脉。

        轮到许旋鱼的时候,小姑娘就眼巴巴地看许攸羽,直到他把完脉也没给她糖,许旋鱼就试探着伸出小手,小奶音沙哑地说:“二哥,糖……”

        许攸羽一顿,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递给许旋鱼,皱眉交代,“刚哭过不要吃太甜腻的东西,我等会儿给你和母亲开点安神的药,以后记得不要心绪起伏过大,喝上两副药就够了。”

        许旋鱼就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一颗糖,觉得一颗糖实在坚持不完两副药,她小声问:“那二哥每天都回来住吗,每次我喝药的时候都会给我一颗糖吗?”

        “这颗糖是下午的药,那我晚上喝药的时候二哥能不能再回来给我一颗糖?”

        许攸羽就从口袋里又拿出好几颗糖,他想一口气都塞进许旋鱼手里,小姑娘却立刻蹦到了一旁。

        她宝贝似的捂着自己手里的唯一一颗糖,却拒绝许攸羽再给的其他糖,“我现在不要,等我晚上喝药的时候再要。”

        “二哥要是不回来我就不……不吃糖了,大不了喝苦药汁,但是糖不能先给我。”

        给了糖,二哥就再也不会回来看她,那她宁愿光喝药也不多要糖。

        许攸羽皱着眉,想将糖放在桌上一走了之,许经奕就抬手敲了他一下,“你刚说不能吃太多甜腻食物,就把那么多糖给你妹妹,万一她控制不住一下子都吃了怎么办?”

        “以后到她喝药的时候你就回来给她一颗糖,反正才两副药,也就两天时间,你为了你妹妹连那点时间都不愿意挤出来?”

        许攸羽沉着脸,闷声说:“医院病人多。”

        “也没让你一直在家陪她,早中晚她喝药的时候你回来一趟就够了,也就中午跑一趟,早上她吃了药你再走,晚上你回来她再喝药就够了,耽误不了你多久。”

        “医院总有紧急情况,我不能每天都按时赶回来。”许攸羽眉头皱得更深。

        许经奕却不管他,“医院那么多医生,又不是都指着你这个院长,难道你不休息,其他医生也不休息?”

        “再说咱家那医院忙不忙,我能不知道?”

        他们家是私立医院,收费要高一些,去的也都是有钱人,急诊虽然也接,但很少。

        许经奕承认自己二儿子忙,可却没像二儿子自己说的那样忙到回家时间也没有,说到底他就是不想回家而已。

        身为父亲、同样是一家之主,许经奕什么都知道,不只是自己老婆和小公主的关系,各个儿子和小公主的关系他同样知道。

        在他心中许旋鱼永远不会错,所以他觉得是几个儿子不懂事,那么可爱软萌的小公主胡闹点怎么了?他们当哥哥的不宠,难道让外人去宠?!

        想到这个,许经奕就觉得生气,他忍不住说:“就是因为你们这几个当哥哥的不好好宠妹妹,小鱼儿才这么早就跟别人订婚了。”

        “要是你们多疼她一点,封家那小子能乘虚而入?!”

        许旋鱼:“……”

        许攸羽:“……”

        两人同时无语,但大哥许晟煜和四哥许安哲却非常认同自己父亲的话,他们连连点头,“是我们对妹妹不够好,以后我们会对妹妹更好。”

        这件事,便被许经奕决定下来,许攸羽反驳无效,当晚只能早早回家,看着许旋鱼喝了药,又递给她一颗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