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奶凶团宠不当反派了在线阅读 - 第369章 好姐妹就是用来挡抢的

第369章 好姐妹就是用来挡抢的

        小鱼儿又往后退了一步,将乖乖跟在她身后的影号推了出来,一板一眼的说:“这是影号,我的扈从,也是我弟弟。”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对我来说影号是可以把后背交给他的人,他虽然是我扈从,但也是我值得托付生命的人。”

        “大家都好好认识一下,影号就是我亲弟弟,希望大家别因为他的身份就对他不好,那样我会生气的。”

        “不敢不敢、影号少爷可是您弟弟,我们怎么敢对他不恭敬呢~”众人急忙挥着手表示不敢,又是一阵恭维声响起,落在许旋鱼身上的恭维就只剩下了四分。

        听着那些毫无营养的恭维声,小姑娘面不改色地笑着,然后又用小手指了指僵在她身后的许正易,“大家认识这个人吗?”

        众人疑惑。

        许家直系人很少,但旁系实在是太多了,加起来好几百人,赶上一个中型企业。

        大家平时又鲜少有机会都聚在一起,并不可能认识所有人,哪怕背了族谱,也得先知道名字才能对得上身份。

        再加上许正易在旁系中的地位太低了,新生代中并不起眼的一员,除了自家那一脉会注意他,这些能过来讨好许旋鱼的夫人们怎么可能认识他?

        凭许旋鱼高高在上的身份,放在以前那可和真公主没什么区别,能来她身边讨好的人也不是随便谁都可以的,都得是‘王族重臣’的家眷才行。

        这些身份地位崇高的家眷们怎么可能认识一个不起眼的新生成员?许正易没高背景、又没才华,说白了,就是不配进入夫人们眼中。

        许正易自己也知道自己不配被这些夫人们知道,他脸上表情僵硬到了极点,满头细密的冷汗,很想跑,可这是家族聚会,他又能跑到哪儿去?

        “我……叫许正易,曾祖名讳许杰……”

        许正易僵硬着身体,顶着众多夫人们打量的眼光,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他现在特别的害怕,怕许旋鱼会把他背后议论她的事说出来,他们家本来就已经是许旋鱼的五服了,算是非常远的亲戚,要是再得罪许旋鱼,许旋鱼不认他们这个亲戚怎么办?

        许家旁系之所以不敢得罪直系,是因为直系太厉害,许家的所有财产势力都在直系手中,哪怕前几代直系一直都是一脉单传,但从没有旁系能从他们手里把权力抢走。

        不是直系不给,是他们接不起来……

        可能是直系太过优秀,老天便剥夺了旁系的才能,数百口的许家旁系中竟然没多少人才,他们只会管家、处理一些琐碎事,若是让他们担任重要职责,就会连年亏本,乃至破产。

        试了几代人后,旁系们没了自力更生的念头,只想依附直系这一代,当个混吃等死得的富n代就好了。

        老一辈的旁系们没有争斗的心,新一代的旁系们自然也没有争权的心,他们只想靠着直系给的分红过享乐人生,并不想自己努力,所以许家旁系最害怕直系不要他们,怕被撵出族谱,跟直系没了亲戚关系,那谁养他们?他们还怎么享乐人生?

        一想到以后可能要没有了供他们挥霍的人,许正易脸色白到不像样,连忙低头给许旋鱼道歉。

        可一转身的功夫,却发现许旋鱼不见了。

        刚刚还在这边听别人恭维的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整个宴会厅都看不到那抹让人心颤的红。

        角落里,一个由屏风挡住的vip休息区。

        许旋鱼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看到同样躲进来偷懒的许攸羽和许昊炎,她忍不住说:“旁系的这些亲戚们太厉害了,说起奉承的话连草稿都不用打,什么话都能说出口啊。”

        许攸羽轻声笑,“不想听就不要听,直接来这里坐着等爷爷就好。”

        “过会儿爷爷就来了,有爷爷在,那些围在咱们身边的人就会少一点。”

        许旋鱼长叹口气,伸手招来守在屏风旁的侍者,“再过十分钟就去把汐儿和影号都接过来吧,让她们帮我顶一会儿就行,时间长了我怕她们遭不住。”

        侍者恭敬的点头,他肩上戴着许家直系特有的肩章,将他的身份与其他侍者区分开。

        有他挡在屏风前,没人敢过来打扰。

        即使所有旁系都知道许旋鱼几人坐在屏风后,他们也不敢过来。

        “旁系的人,一年比一年过分了。”

        许昊炎同样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有些不屑地晃着手中红酒杯,“这些人加起来都够开个公司了,咱们家砸下去那么多资源培养他们,可他们宁可当扶不起的烂泥,也不想当个努力的人,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事。”

        “大哥给他们的福利太好,激不起他们的斗志,按照我的意思,年轻一代就该都扔到暗卫营去,跟我混上几年就好了。”许安哲从屏风外走进。

        旁系中该来的几位长辈都来了,剩下几位年纪太大、实在动不了的也已经派了代表过来,其他人就不需要许安哲和许晟煜在门口接了。

        所以许晟煜也跟着回来了,兄妹五人都坐在屏风后面,没一个人去前面招呼客人,就连许经奕、严千依也没出面。

        许晟煜端起酒杯,先喝了口红酒解渴,才淡淡的道:“都是一家人,许家也不缺养他们的那几个钱,没必要让他们做不喜欢做的事。老二老三,该换你们去前面接待客人了。”

        许昊炎伸了个懒样,慢悠悠的说:“都是一家人,让他们自己在前面玩就行,咱们就不用出去接待了。”

        许攸羽同样坐着没动,甚至连个眼神都没给许晟煜。

        许晟煜就笑了下,并没有强迫两个弟弟去前面,他看向许旋鱼,“听说有人在背后议论你,还被你听见了?”

        “有吗?”许旋鱼歪了下头,根本就不在乎许正易说得那两句话,“那也不算是议论吧,说得也是事实,我确实四年没给爷爷过生日了,恐怕也是因为我这几年没来,爷爷的七十大寿才没大办。”

        “那人是这么说你的?”许安哲眯了下眸子。

        在许家,除了许晟煜外就许安哲手里的权利最大,或者从某些方面来说,许安哲掌控得还要更多一些,他身上总是带着常人没有的血性和暴戾。

        许安哲抬眸往屏风外看了眼,淡声说:“连幺儿也敢议论,旁系的年轻一代确实不行了。”

        “明天开始,所有年满十八的人就都去暗卫营特训吧,开学的时候放他们出来,寒暑假全都待在暗卫营,一直到他们大学毕业。”

        “至于那些已经大学毕业的人,没结婚的也全去暗卫营,结了婚没有孩子的依旧去暗卫营,所有人采取铁血教育,每年给他们放一个月假,直到妻子怀孕后才可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