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奶凶团宠不当反派了在线阅读 - 第407章 好鱼儿就是要淘气

第407章 好鱼儿就是要淘气

        “小时候的你……和长大后的你……”

        封玄辰视线落在许旋鱼脸上,认真思考几秒,“自然是更喜欢长大后的你。”

        “为什么?”

        许旋鱼像是好奇宝宝一样,问道:“是小时候的我不可爱吗,你竟然不喜欢小时候的我?”

        “喜欢,但更喜欢长大后的你。”封玄辰轻轻垂眸,视线落在小鱼儿玲珑有致的身体上,他压低了声音,低低的说:“我家夫人小时候可爱,长‘大’后更可爱,所以我更喜欢长大后的你。”

        大……

        许旋鱼顺着封玄辰视线落在自己胸前,听到他那个特意加重的读音,没忍住涨红着小脸捶了他几拳。

        “头一次被‘家暴’,我是不是该去求助?”封玄辰任由小鱼儿锤他,一双眼睛却布满宠溺。

        等两人闹够了起床的时候,许家众人也都起了。

        没在餐桌上看到李玉梅,许旋鱼有一丝疑惑。

        她昨天太累,回去后就睡着了,睡醒后直接上第二世界抓玉兔,自然不知道李玉梅被送走的事。

        小鱼儿左右张望两眼,被严千依轻轻敲了下,“好好吃饭,怎么越长大越不守规矩了?”

        “亲家母,你打我儿媳妇干什么?”封时谦板着脸,就像是妈妈训小朋友、叔叔在旁装好人讨小朋友欢心一样,他急忙对着许旋鱼招手,“小鱼儿,到爸爸这边来,咱们不和你妈妈坐一起,她打你、她坏坏。”

        许旋鱼:“……”

        封爸爸的这句话‘她坏坏’是认真的吗?

        她都已经二十二了,不是‘二’岁……封爸爸竟然还用叠词哄她,小鱼儿直呼受不鸟……

        但这么一打岔,她就忘了李玉梅的事,吃过饭众人聚在一起,打麻将的打麻将、斗地主的斗地主,甚至因为人太多,年轻一辈的许旋鱼他们还上不了桌,只能在地毯上凑一局飞行棋,玩的不亦乐乎。

        作为年轻一辈的封飞逸也加入了飞行棋局,他拿着骰子,心不在焉地扔了下,然后按照骰子上的点数移动自己的‘小飞机’模型。

        他并不怎么想玩,有时间玩这种幼稚的游戏,都不如去看看公司文件,把珍贵时间浪费在这种游戏上,简直是浪费生命!

        “封二少不喜欢玩这种游戏吧?”

        清浅的小奶音,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味道,缓缓响起。

        许旋鱼掷出自己的骰子,摇定点数后缓缓移动自己的‘小飞机’,超过封飞逸一格后停住,她这才抬眸,看着封飞逸淡声说:“这种游戏对封二少爷来说应该是很幼稚的游戏,你会觉得玩这些是在浪费时间,要不封二少自便?”

        封飞逸皱眉,许旋鱼的声音并不大,在长辈们‘热情洋溢’的搓麻将、斗地主声音掩盖下,只有他们这局飞行棋的人能听见,长辈那边是听不到许旋鱼的声音。

        但小鱼儿一开口,还是引得封玄辰和许家哥哥们瞩目,作为长兄,许晟煜说道:“幺妹不想玩飞行棋?”

        “没有啊,我想玩。”许旋鱼无辜地摊开自己小手,“我是怕封二少不想玩,再勉强自己陪咱们玩,那样显得咱们在欺负人一样,多不好啊~”

        许晟煜蹙了蹙眉,自家幺妹的小心思他一下就get到了,他家幺妹不想和封飞逸玩。

        可这小家伙,长辈们都在一旁呢,她也不知道收敛一下自己的小心思,就这么明摆着说出来,会闹不愉快的。

        许晟煜微抬眼眸,虽知道是自家幺妹不想和封飞逸玩,但他没压制许旋鱼,而是抬眸问封飞逸,“封二少是不喜欢玩这种游戏吗?若是封二少爷不喜欢,就不用勉强陪我们,我们自己玩就好。”

        封飞逸:“……我没说过自己不喜欢玩这些。”

        “你是没开口说,但你脸上的表情说了。”许旋鱼微抿嘴角,淡声道:“你脸上的表情写满不耐烦,就是不想玩但又不好意思拒绝,你连掷骰子都有气无力的,特别扫兴,你知道吗?”

        封飞逸蹙眉,他盯着许旋鱼,忍不住沉声问:“旋鱼小姐是不是特别讨厌我?”

        “我不知哪方便做得不够好,竟然惹到了旋鱼小姐,但你和我大哥结婚了,我们就是一家人,再这么有敌意不太好吧?”

        “你凶我?”

        许旋鱼睁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她小身子往后退了退,好似害怕一样又小声重复了一句,“你凶我……你竟然凶我……是不是还要打我?”

        封飞逸:“……”

        “我什么时候凶你了?”他只是阐述事实,怎么就成凶许旋鱼了?

        这可是在许家,对面还坐着许旋鱼的四个亲哥哥,他敢凶她吗?

        明明就是许旋鱼故意找茬,看他不顺眼,随便找了个理由……不、她甚至连随便找个理由都没做,直接就开口找茬了。

        封飞逸抬头去看许家哥哥们,希望他们帮他做主,谁知一抬头就被四道冷眸盯住,封飞逸瞬间愣住。

        “你们这是……”

        他蹙眉,试探着说:“我没凶旋鱼小姐,也没有要动手打她的意思,我只是在阐述事实,你们应该能分辨出来吧?”

        许昊炎嗤笑一声,“封二少这是觉得我们许家是那种不辨是非的地方了?”

        “封二少要是真这么觉得,那强留你在我们家待着反倒不好了。”

        许攸羽看了许昊炎一眼,淡声制止,“老三,你怎么和客人说话呢?这要是传出去,别人会说咱们许家不好好待客,是个没有礼仪的世家了。”

        许安哲便往旁边靠了靠,漫不经心地扯着嘴角笑道:“这可是在咱们许家,附近都是咱们的人,除非有人刻意往外说,不然外面的人怎么会知道咱们家都发生过什么?”

        封飞逸:“……”

        不行的话你们就报他身份证吧……

        欺负人也没这么欺负的吧?昨天撵走了他母亲,今天又开始撵他,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要邀请他们过来过年?

        还是说许家想邀请的只有封时谦,没有他们母子?

        封飞逸脸色忍不住慢慢沉下,但他不敢当面说什么,只能放下自己的骰子,沉声说:“既然这样,我就不参与各位的游戏了,你们玩吧。”

        他起身走到一旁的懒人沙发上坐好,拿着自己手机不知在什么,但脸色一直很阴沉。

        许家四位哥哥和封玄辰继续陪许旋鱼玩游戏,只是四位哥哥都忍不住对她摇头、做了一个‘她好淘气’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