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奶凶团宠不当反派了在线阅读 - 第413章 你是属二哈的吗

第413章 你是属二哈的吗

        “我哪儿都不舒服!全身上下都不舒服!”李玉梅将水杯砸在地上,眼睛通红地盯着封飞逸,“你这个废物,连我都保护不好,你还有什么资格争封家?!”

        “许家那几个小辈要对我出手,你在此前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你说你还有什么用?!”

        封飞逸低头,任由李玉梅骂着。

        换成许旋鱼重生前,封飞逸有小鱼儿帮助,在李玉梅面前从来都是挺直背脊的,什么时候被她这样骂过?

        换到重生前,李玉梅也不会这样骂封飞逸,那时的李玉梅觉得封飞逸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许家嫡女都卑躬屈膝地追她儿子,谁也比得上她儿子!

        可重生后,没了许旋鱼的支持,封飞逸步步危机,他要依靠李玉梅的支持,在她面前就得卑躬屈膝,做什么决定都需要先征求李玉梅的同意,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封飞逸的发展。

        如今在第二世界中,封飞逸的帮派刚够得上二线帮派边缘,今日经此一事,保护李玉梅的帮派主力等级大降,帮派实力瞬间跌入二线之下,封飞逸心疼得不行,却又不敢当着李玉梅的面表现出来。

        终于等李玉梅骂够了,封飞逸才说道:“许家四人对您出手,估计是因为您要在第二世界里杀许旋鱼,所以才会激怒他们。”

        “可他们是小辈!”

        李玉梅气得直骂,“我是他们的长辈,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竟然派了那么多人来杀我,他们一点当小辈对长辈的尊敬都没有?”

        封飞逸:“您雇佣杀手公会的玩家要杀许旋鱼,他们知道了肯定生气。”

        “那也不能派这么多人杀我吧?况且不是没人接单吗?那个许旋鱼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他们凭什么这样对我?!”

        李玉梅气得大喊,疯狂的喊声在寂静夜晚特别刺耳。

        封飞逸急忙做了个手势,示意李玉梅噤声,“母亲您小点声,许家主和许家主母在书房和父亲议事,要是将他们引来,父亲知道后肯定不会放过您。”

        “那就这么算了?”李玉梅咬牙切齿,“他们派了那么多人,就是想故意折磨我!”

        “他们也不杀我,就一箭一箭地攻击我,大伤不疼小伤疼啊!那一箭掉不了多少血,可疼得要命!”李玉梅摸着自己胳膊,现在还能感觉到那种弓箭刺进肉里的疼痛。

        她摇头,眼睛泛红,脸上也布满了疯癫之色,“许家!许旋鱼!我一定不会绕过你们,我要让你们尝尝我今天的痛苦!”

        “第二世界里没人敢接单,现实中可有的是!你们给我等着吧,我会挨个杀了你们,一个都不留!”

        封飞逸眼底划过一抹不屑,看着陷入癫狂的李玉梅,他知道现在劝并没有什么用。

        他先让李玉梅冷静了一夜,等到第二天下午,老宅中没人的时候,封飞逸才对李玉梅说道:“母亲,我劝您放弃这件事吧,许家不是咱们能得罪的。”

        “他们势力雄厚,丝毫不比封家弱,就算我们倾家荡产,估计也请不到几个愿意接单的杀手。”

        “即使请到了人,他们也不一定会成功。”

        “许家的暗卫营不比封家小,甚至很大可能上比封家还要厉害一些,因为封家的暗卫营是交给旁系管着,许家的暗卫营却直接由许安哲接管,他是个狠人,从小到大在管理训练上都拥有非常高的天赋,自身能力也都……”

        “你闭嘴!”

        李玉梅冷喝一声,“你昨晚想了一夜,只想到这些?”

        “我生你出来,不是让你帮着外人长气焰,而是让你帮我解忧的,可一夜过去,你只想到让我收手,我要你还有什么用?”

        “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资助你一分钱,你有本事就跟封玄辰抢封家,没本事饿死街头我也不会管你!”

        “母亲……”封飞逸心凉了一下,他抬头看着李玉梅,似乎没想到她会对自己说这种话一样。

        但这段时间的受控于人,让封飞逸早就知道自己在李玉梅心中是什么地位,他有点凄凉的笑了下,低声说:“既然母亲心意已决,那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封家最近在海外有一笔生意,我会跟父亲请求过去带队,希望我回来的时候您能想明白。”

        封飞逸转身离开,眼底深处有对李玉梅的不舍,也有一抹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解脱。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决定不掺和这件事后会觉得很轻松,可能是不懂为什么注定失败的事再继续坚持下去、非要撞得头破血流才能悔悟?

        反正在封飞逸心中,李玉梅是绝对没实力和许家抗衡的,许家现在表现的仅仅是一小部分,就已经将李玉梅逼到绝路了,若是李玉梅再继续冥顽不灵,许家那个庞然大物绝对不会放过她,希望她能及时收手吧。

        ……

        看过一场围攻的热闹后,许旋鱼就把这件事忘了。

        她和封玄辰的婚礼即将开始,两人在婚礼前两天分开,许旋鱼忙着最后试婚纱、试妆,然后跟主持人沟通流程,接受好友们的祝福。

        那几天忙忙碌碌的,小鱼儿觉得自己像个傀儡娃娃,佣人带着她去哪儿她就去哪儿,别人跟她说话她就笑着回应,但说过后转身却又忘了,就连别人给的红包若是没写名字,她都记不清是谁的。

        隐约中,她只记得自己穿着洁白漂亮的婚纱站在铺满鲜花的路上,封玄辰穿着一袭藏青色西装,从她父亲手中接过她的手,他单膝跪在她面前,将捧花献给她。

        从来都是淡定沉稳的男人,无论面对多大的场合都很从容,可那时许旋鱼却看到了他明显的紧张,甚至觉得他的指尖都在抖。

        主持人在台上贺词,小鱼儿就凑到封玄辰耳边小声的说:“别哭啊、你可千万别哭,你要是哭了我会笑话你的。”

        封玄辰:“……”

        再一转眼,他们的婚礼终于结束,等送走宾客、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许旋鱼躺在铺着红色喜被的床上,大眼睛有些出神的盯着天花板,问封玄辰,“咱们结婚了?怎么一点真实感也没有呢?”

        封玄辰:“婚礼白天才举行完,晚上你就忘了?我精心准备了那么多环节,你一转眼就忘了,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可能是太快,所以没什么真实感吧。”许旋鱼小声嘀咕了一句,站起身开始扯墙上贴的喜字。

        封玄辰:“……夫人?”

        “我们刚结婚,你就开始拆家了?你是属二哈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