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靠做海王在修仙界登顶在线阅读 - 第164章 英雄心初现,陪你到永远

第164章 英雄心初现,陪你到永远

        发完千里音后,邱泰初没忍住、多看了南柯两眼。

        真是好俊的后生!

        早就听说无双公子长相甚佳,如今一见,名不虚传。

        可惜,是个瞎子。

        “老头,你再看我,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

        南柯语气冰冷,说出来的话,更冰冷。

        邱泰初又尴尬、又震惊。

        他不是瞎子吗?

        怎么知道自己在看他?

        “是老夫失礼了,无双公子勿怪。”

        邱泰初干脆了当地表示歉意,南柯却并没有顺着台阶下。

        “你若是能让你那叫言子骞的徒弟,别再纠缠我的乖女孩,我就原谅你的不敬。”

        一句话,尽显狂傲。

        邱泰初脸色,有些难看。

        他再怎么说,也是威名赫赫的长辈。

        南柯就算天纵奇才,可他作为武当掌门,一身修为、岂会弱于南柯?

        “呵呵……武当从来都尊重弟子的意愿。”

        邱泰初的拒绝,让南柯皱了皱眉。

        “希望你的弟子,不要太弱。”

        南柯杀意渐起,林虞连忙咳嗽了两声。

        “南柯,言子骞是我的师傅。想挑战师傅,得先过徒弟这一关。”

        “哦?那我也跟着你、叫他‘师傅’好了。”

        南柯一脸坦荡,好像之前动了杀念的,不是他一样。

        师傅?

        喜欢上徒弟的师傅?

        呵呵……

        南柯心中冷笑。

        可既然乖女孩这么说了,那就让言子骞、永远是师傅好了。

        别动什么不该有的念头。

        不然……

        “诶!华山掌门回复了!”

        收到回复后,邱泰初心想:果然是欠钱的,回复就是利索!

        “他说,华山随时可以派人过来。”

        很显然,这一消息让邱泰初安心许多。

        很快,星杀派的人也回复了。

        星杀派刚被魔修们“盖章”、认定为魔道传承。

        此时,武当还愿意相信他们,就已经让星杀派的高层倍感意外了。

        因此,他们自然不会拒绝此次邀约。

        “时间呢?”

        林虞好奇地问。

        “他们立马动身,估计中午就能到。”

        说着,邱泰初也向林虞告辞,“明月姑娘,我也先去准备了。你要不进来坐坐?”

        林虞刚想答应,南柯就说,“不用了。”

        林虞:……

        “妙音的仙子们……”

        林虞试探着问,“此番去上古宗门遗址,是否要带上一些妙音仙子?”

        邱泰初思忖片刻,道:“遗址危险重重,妙音派弟子如能同去,自然最好。”

        “但此事需要各派共同商议,也需要征得妙音派弟子的意见。”

        “那是自然。”

        林虞点头,然后说:“如果妙音仙子们愿意的话,可否让她们在武当暂住一日?”

        “武当方面当然没有问题,我现在就让人、去问问妙音弟子们的意见,如何?”

        “邱掌门自然周全。”

        林虞恭维一句,便在山门等武当弟子的答复。

        没过多久,武当弟子就来说,“妙音弟子愿意在此暂住一日。”

        闻言,林虞便向武当之人先行告辞。

        她有些好奇,南柯为什么不让她去武当?

        仅仅是因为言子骞?

        她的直觉告诉她,未必。

        “南柯,你有事同我说?”

        “没有。”

        南柯摇头。

        “那你为何不让我进武当?”

        “我想和我的乖女孩,单独待着。”

        南柯一脸的理直气壮,倒让林虞有些愕然。

        她总是习惯把他想得很复杂,但有时候却发现,他的所求,其实很简单。

        “那一起走走?你还没吃早饭吧?”

        “尚未。”

        林虞很难想象,她和南柯,会坐在一家早点铺,一起吃早饭。

        “这街上的商铺,关了许多。”

        林虞语气沉重,“想来,江湖上的纷争,不可能不对普通人的生活造成影响。”

        南柯点头,“魔道中人若要对武林中人下手,应该是已经对普通人下手过了。”

        他喝了一口热汤,继续道:“在我们没看见的地方,想必已有很多普通人遭遇不测了。”

        听完这话,林虞沉默了。

        江湖各大派,尚有一定武道修为在身,都无法抵抗那些魔修。

        更何况是普通人呢?

        “店家,您不准备关门歇几天吗?”

        在店老板给俩人端来餐食的时候,林虞问道。

        “唉!以往,这条街上的早点铺子不下于10家,如今就我还开着。”

        “虽然往来的人少了很多,但生意却比之前好了。”

        老板苦笑一声,“世道从来都艰难,哪里敢停下呢?”

        这番话,让林虞有些难受。

        她想到了她的爸妈。

        他们经营一家小吃店,也是这样的心态。

        过年的时候,镇上其他小吃店不开门,他们就很乐意开门。

        起早贪黑的,就因为这几天、比一年中的任何时候,生意都要好。

        “乖女孩,江湖众生,总是如此。”

        察觉到林虞的低落,南柯出言安慰。

        “尘世飘摇,命途宛如虫蚁;时如逝水,朝颜瞬成枯骨。”

        “万事万物都在世间浮沉,终有尽头。”

        “又何必对每人都屡屡挂心,对凡事都屡屡关怀?”

        说着,不等林虞反驳,南柯又自嘲一笑。

        “但是,若你不是这样,我可能也不会被你吸引了。”

        “如果想帮助他们,就要有更强大的力量和更强大的内心,去承担责任。”

        话到这里,南柯提醒道:“乖女孩,这会很苦。和你从前、现在所持有的态度,要完全不一样才行。”

        林虞当然明白。

        “从古至今的大侠,绝大部分都有一颗怀揣天下、为了自身理想九死不悔的心。”

        “反正,不会是我这样悠哉游哉的性子。”

        林虞对自己的缺点,也看得很明白。

        她能体会普通人的苦与乐,因为她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但她从未认真想过,要去做英雄、去做真正的大侠。

        哪怕是在现实中,她也只是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大夏国做些什么。

        更多的事,还是要大夏国官方去做。

        “乖女孩,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你若想天下安平,我就陪你一起匡扶世道、建立秩/序。”

        “你若厌倦了这虚伪尘世,我就替你将这个世界打碎。”

        这些话,无疑让林虞很是震动。

        她掩饰着内心的汹涌,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看,你被我拉到这世间了。”

        说完,林虞就想给自己一巴掌!

        她怎么也说这种矫情的话了!

        南柯咬了一口包子,慢悠悠地吃完,才笑着说:“真好吃。我很开心。”

        一句话,似乎说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说。

        吃过早饭后,林虞和南柯在街上巡查,看是否有魔修在作祟。

        一边走,林虞一边问,“我很好奇你父亲的事,你能给我讲讲吗?”

        南岁生,大梦江湖中的战斗力天花板。

        但是在截至目前的游戏剧情里,他都很神秘。

        就算是刷完所有剧情的林虞,对他也是不甚了解。

        “我父亲啊……”

        南柯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不太了解他。”

        “嗯?”

        林虞不解。

        别说是朝夕相处的家人,就算是一个陌生人,只要南柯想,还有他不了解的?

        “我有记忆开始,他就很少出现。”

        南柯缓缓道来,“最开始,我以为,他是嫌弃我,才不愿意见我。”

        林虞握了握他的手,南柯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我总以为,我可以不介怀、自己天生目盲这件事。”

        “直到方才,你说可以让我看到这个世界。我才知道,我依然介意。”

        说到这里,南柯轻笑。

        “介意又如何?乖女孩,你已经给了我希望。”

        “哪怕之后,我无法踏上修仙之路,我也见过了。”

        南柯会无法修仙?怎么可能!

        “你资质这么好,怎么可能无法修仙?”林虞宽慰道。

        “我先说我父亲吧。说完,你就会明白,我的担心、并非全无道理。”

        “好。”

        于是,林虞不再插话,让南柯自己述说。

        “后来我才知道,他根本无所谓、自己有没有儿子。”

        “我的母亲是谁,他也不知道。他只是用西方魔教的秘法,确定了我是他的血脉。”

        “当我为目盲一事而烦扰的时候,是他开解我。但是方法……”

        听到南岁生是将南柯从山崖上丢下,让他感受风;让他一个小瞎子去浇水施肥,来感受花;让他在极北之地的冬天练习功法,来感受雪……

        林虞整个人傻了。

        这,确定是亲生的?

        “可是,对于月,他却毫无办法。”

        南柯无奈地笑笑,似乎是没想到,这世上有南岁生也束手无策的事。

        “他说,月亮,是世间最皎洁的东西,可以让脏污的你,自惭形愧。”

        “是世间最温柔的东西,愿意让渺小的你,沐浴它的恩德。”

        “但同时,月亮,也是世界最冷漠的东西。因为你、永远得不到它。”

        说完,南柯停下了脚步。

        “我父亲不知道,在我16岁那年,我就明白了——月,是什么。”

        “明月。”

        南柯很少叫她的名字,上次这样叫,似乎是她与他,在仙年大陆初见的时候。

        当时,他说,“明月,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然后,他想吻她。

        可她不仅躲开了,还一掌打在他心口,让他吐了血。

        这次,他说——

        “明月,你就是我的月亮。”

        “皎洁、温柔,却也冷漠。”

        尽管知道他看不见,但是他面对着她,脸上一片肃穆之色。

        林虞就觉得,自己像是被他的“目光”熔化了一般。

        “南柯……”

        林虞声音干涩,刚想说些什么,就感知到有人飞速地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