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舌尖上的大宋在线阅读 - 第1217章:种师道学精了(上)

第1217章:种师道学精了(上)

        其实游师雄还是很欣慰的,年轻的一代有这个心思,他就很满意了,于是扯开了话题。

        “不说这个了,今天高兴,咱们说点高兴的事。对了,这次老夫要在京城留两三个月,你家随园的买卖,老夫还没有光顾过,这次回来一定要好好照顾照顾你家的生意。”

        杨怀仁倒也大方,“尽管去,报我的名,算到我账上。”

        游师雄瞪大了眼睛,“你小子,当老夫没钱吃饭还是没脸没皮了?”

        说着也不知从哪儿随意掏了几文钱出来,拍在了杨怀仁的手里,“预付这么多,到时候你看着上菜就是了。”

        说完老头憋着坏笑拔腚就走,只留下杨怀仁在风中凌乱。杨怀仁低头数了数手里的铜钱,一共才六个,心里骂道,这特码也叫有脸有皮?

        其实本来也没打算收老游的钱,他一辈子清贫日子过惯了,就算领了这次官家分下来的赏钱,估计也不会花在自己身上,也许在秦州地上,又将多几个私塾。

        对于这种人,用后世人的眼光看,这就是傻子,可世上有的是这样的人,他们用精神食粮把自己喂饱了,根本不用再花钱买多余的真正的生活享受。

        若不是这顿酒是官家摆大宴席请客,平时这样大碗大碗的喝这么贵的随园春美酒,他是不舍得的。

        杨怀仁心底里真的生出一种对老游的敬仰之情,请他享受点随园的美食,便更不在话下了。

        杨怀仁正在默默更新自己的三观,不料身后一直大手拍了拍杨怀仁的胳膊,杨怀仁扭头一看,是大脸盘种师道,身边还领着两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少年校尉。

        “种将军……”

        没等杨怀仁说话呢,种师道便指着他对两个少年厉色道,“喊叔父!”

        两个少年倒也听话,立即单膝跪下去拜见了杨怀仁,异口同声的叫道,“见过叔父!”

        杨怀仁有点懵,顿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俩少年应该是种师道的俩儿子了,看那大脸就知道是种师道的种子没跑。

        只是从年龄上看,俩小哥们和他的年纪应该差不多,顶多喊声哥哥就好了,种师道这家伙偏要让儿子喊杨怀仁叔父,这里边有事儿啊这是。

        杨怀仁也不知道这场面下该不该应,只得面含笑意又略带疑惑地看向了种师道。

        种师道对自己俩儿子摆摆手,俩少年便起身抱了抱拳,然后背过了身去,种师道这才向杨怀仁介绍,“脸大的是哥哥种浩,脸小的是弟弟种溪。”

        杨怀仁刚更新好的三观又碎了一地,真想对种师道说一句“恕我眼拙,分不出脸大脸小来”。

        不过看着种师道好像心中有事,便应和着,“哦哦,那这是……”

        种师道笑笑,“让他们认你这个叔父,将来没人敢欺负他们了不是。”

        “原来是这样……”

        话说一半,杨怀仁觉得不对,“种将军,这话怎么说的?凭你如今的地位和名声,谁敢欺负你家的小子?更别说你这俩儿子一看就是练过的,三五个大汉,也不是好相与的吧?”

        种师道苦笑,“王爷说笑了。这年头,即便武人有了军功,也比不上文人。武人厉害,凭的是武艺,文人则不同,一支笔,一张嘴,就足以把武人说死了。”

        杨怀仁明白老种是对现在崇文抑武的风气不满,但跟杨怀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他到底是有什么苦衷,或者是要表达什么意思,杨怀仁还是云山雾罩。

        尽管杨怀仁和种师道接触的不多,但是凭着他对种师道的了解,以及老种后世的名声,他倒是很信得过他,所以也不用绕圈子了,直言说道,“有话直说,别绕弯子。”

        “王爷快人快语。”

        接着种师道微微犹豫了一下,才笑道,“在下要王爷帮我老种个帮,帮我保住我两个不长进的熊小子。”

        “什么?这话我更听不懂了。”

        杨怀仁疑惑道,“你老种如今也升了官了,在军中那可是赫赫有名,何须要我一个没有实权的虚名王爷来保住你的儿子?

        对了,你儿子是惹了什么祸,还是得罪了什么人了,连你老种都罩不住了?”

        种师道无奈地叹气,“唉,王爷不知,我这俩小子,看着威风凛凛,实际上脑袋瓜子里就一根筋。

        这次跟着我老钟打了胜仗,本来也是有官有赏的,是件大好事,可惜前几日回京的路上,得罪了一个文职的小官……”

        杨怀仁这下明白了,看着种师道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知道是充好和种溪两个小子年轻气盛意气用事,得罪了一个文职的官员,具体是什么情况也不好打听,只是种师道如此煞有介事的说出来,让他有点不明白了。

        种师道接着道,“本来这也不是件大事,赔个礼道个歉,大不了赔些银子也就能了事了。但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小官背后的关系,是我这等武将惹不起的。”

        杨怀仁这下倒好奇了,嗤鼻一笑道,“是谁啊,这么牛比,连你老种都惹不起了?”

        种师道还是一副认真的样子,“不怕王爷笑话,我老种真惹不起,连游将军也惹不起,所以我找游将军帮忙的时候,游将军才给我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杨怀仁心里暗骂,老游啊老游,原来是你老小子出的鬼点子,连让种师道的儿子认我做叔父的主意都想出来了,还真特码的太把我当回事了。

        杨怀仁又问,“你说的那个小官很牛比的靠山到底是谁啊,说来听听,如果我认识,我自然会帮你去说和说和。”

        种师道舔了舔嘴唇,有点为难的说道,“是刑恕。”

        “刑恕?”

        杨怀仁一惊,心说刑恕这小子还真是个不好惹的主。

        刑恕如今任职宝文阁待制兼知青州,论官衔职位的话,只比游师雄高半级,倒也没到游老将军也惹不起的地步。

        但要论眼下在朝中的地位,那就是游师雄这种武职和外官能比拟的了。

        如今朝中三位宰相依次是章惇,韩忠彦和曾布,刑恕虽为从二品官职,但他追随章惇,权力跟副相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