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舌尖上的大宋在线阅读 - 第1275章:一位皇后的陨落(上)

第1275章:一位皇后的陨落(上)

        杨怀仁想起母亲最常说的一句话来,家和万事兴,很简单的道理,不识几个大字的老百姓都懂的,偏偏皇帝和朝堂上的一帮大佬们不懂。

        朝堂上的局势,是很难和“和”扯上关系了,赵煦的后宫里,就更是不可能,最关键的两个家没有和,底下千千万万的小家又有多少和的呢?

        杨怀仁只能苦笑着摇头,这时候他才发现,一个人的力量,真的太渺小了,蝴蝶挥舞翅膀把历史扇成了另一个模样,要么需要太多的巧合,要么要扇几亿亿次。

        最后让杨怀仁唯一感到安慰的,是至今朝堂上的大佬们还没有人来动他,这也难怪,杨怀仁属于小错不断大错不犯的人,小错在赵煦那里都不算是事儿,他还不用太担心。

        但是杨怀仁还是讨厌朝堂,讨厌那些无休止的斗争,讨厌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

        所以杨怀仁不自觉地去想,我只是一个小厨子,该做的我都做了,再去想那些超出自己能力范畴的事情,要么是自找麻烦,要么是自寻烦恼。

        萧老倌儿都明白激流勇退的道理,杨怀仁忽然开始想,他是不是也应该闪一闪了?就算不为他自己着想,也要为他的家人和兄弟们着想。

        不论他现在多么低调,但总有一天,朝堂上那帮战争贩子们,一定会找上他的,因为他的地位太特殊,朝堂上新党也即将分成两派,到时候逼着他站队,想想全都是麻烦局。

        别忘了还有个皇子现在成了他的儿子,就算信得过管秋漓,也不敢保险赵煦就不会查到他这里来。

        留在京城,真的有点像睡在老虎旁边的感觉。

        萧老倌儿见杨怀仁若有所思,便停下了对朝堂的议论,笑着给杨怀仁添酒。

        杨怀仁举杯,“不论朝堂上还是官家后宫里的事情,都跟咱们无关,让他们折腾去吧,咱们今朝有酒今朝醉!”

        当然不能真的喝醉,杨怀仁是陪着黑牛哥哥和嫂子来回门的,当小叔子的喝醉了有点不像话,所以喝了个三分醉,他便起身告辞。

        萧老倌儿的家在东城,离的杨怀仁在内城中的府邸并不算很远。

        回了府,鬼姐本想让他堂下睡一会儿的,可杨怀仁似乎有点心事,如何也不肯躺下,鬼姐只好说些咋萧府的见闻给他听。

        杨怀仁和配合地听着她说,都是些女人们之间的家常,鬼姐从小没有娘,听萧夫人总是教训黑牛嫂子出嫁之后要如何做一个好媳妇好儿媳,她也跟着学了不少。

        说着说着,鬼姐忽然开口问道,“官人觉得我是个好媳妇儿吗?”

        杨怀仁笑着拍拍她的脑袋,“你当然是,你们几个都是,我能娶到你们,感觉很幸福。”

        这些话鬼姐很受用,温柔地打了一句,“我也感到幸福,你是这世上最好的官人。”

        杨怀仁笑笑,心说我如果真是个好官人,就不应该留在京城了,这里看着平和宁静,可实际上陷阱很多,稍一失足,就容易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派去打探消息的风神卫回来报信,鬼姐很自觉地退出了房间,这位辽国蓝衫军的首脑人物,很是识大体,知道什么是她不该听的。

        后宫的消息,如今连风神卫也很难得到,只有通过一些细微之处来猜测,萧老倌儿说的事情都得到了证实,至于孟皇后怎么样,消息就非常少了。

        不过风神卫还是尽力打探到了一个关键的消息,杨怀仁听完,脸色就变了。

        福庆公主病了!

        这位福庆公主什么来历,杨怀仁自然一清二楚,那天夜里管秋漓说过,他从宫外的一个普通人家偷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女婴,目的就是为了换出孟皇后的亲子以掩人耳目。

        当时情况紧急,管秋漓偷孩子的事情却也是造了孽,也不知是不是那天他偷孩子的时候让孩子受了惊,或者孩子本身就身体不好,这位冒牌的公主从进了宫,就一直病魔缠身。

        消息里说福庆公主重病,宫中太医都说药石无灵,可这里边一定不是一句话那么简单的。

        如今孟皇后在宫中失势,宫中不论太医太监还是宫女妈子,谁都知道刘婕妤才是官家的宠妃,向太后又一向不理后宫之事,难保刘婕妤暗中授意太医们故意不给福庆公主医治。

        这也正印证了管秋漓的猜测,如今只是个公主,刘婕妤的心里都容不下,如果皇子没有被管秋漓带出宫来,那么皇子的命运也便可想而知了。

        杨怀仁也搞不清楚孟皇后现在是个什么状态,但从她善良的性格讲,即便福庆公主不是她亲生的,她也应该会极力疼爱的。

        所以如果公主患病却得不到有效的医治,孟皇后有可能会做出离奇的事情来。

        原来的历史记载里,说是孟皇后娘家的姐姐给她求了个神符,让她把神符烧了泡成符水当神药给福庆公主喝,想用符水治好福庆公主的怪病。

        但诸如符水之物此类的怪力乱神之事向来都是宫中禁忌,有人偷偷告诉了赵煦,尽管赵煦体谅孟皇后一个做母亲的心情,没有立即怪罪她,但也因为这件事,让赵煦更加冷落了孟皇后。

        不用想也知道,符水肯定治不好福庆公主的病,而且还会让病情继续加重,后来孟皇后之母燕夫人为了帮助外孙女治病,又请了什么道士进宫去给福庆公主祈福。

        这就更给了刘婕妤打击孟皇后的口实。

        符水治不好福庆公主的病,跳大神的就更不可能了,福庆公主最后还是幼年夭折。

        赵煦可怜孟皇后痛失爱女,也并没有怪罪她。但刘婕妤不甘心,暗中命人在孟皇后宫中藏匿一些诅咒的邪物,然后装好人陪赵煦去孟皇后宫中看望她。

        实际上是故意让人当着赵煦面前把她派人藏好的那些诅咒之物露出来,以此来污蔑孟皇后,说她因为赵煦不关心公主,导致公主早早夭折,所以准备了那些诅咒的邪物,说孟皇后诅咒赵煦。

        赵煦一怒之下,把孟皇后打入了冷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