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舌尖上的大宋在线阅读 - 第1571章:拜访陈翔(上)

第1571章:拜访陈翔(上)

        陈府内堂,陈翔正在练习书法,以此来平静心情修身养性。

        门房把刚才在门内听到的杨怀仁说的话给他复述了一遍,陈翔猛地抬起头来诧异道,“他真是那么说的?”

        门房点头,“老爷您也知道,小人别的不行,就记忆力还行,刚才说的话,都是出自杨怀仁之口,绝无半个字有错。”

        陈翔点点头,自言自语道,“这个杨怀仁倒是像个有大智慧的。”

        他缓缓放下手上的毛笔,看着书桌上自己刚刚写下的两行字,陷入了沉思。

        内心踟蹰了很久,陈翔才叹道,“若是下一次他们再来,便请他们进来吧。”

        门房没搞懂自家老爷的心思,便退了下去,回到正门前,却发现杨怀仁并没有走,而是在陈府门外,看着一帮总角小童唱着什么童谣嬉戏。

        门房觉得奇怪,便重新回去回报了陈翔,陈翔也觉得是有蹊跷,便随着门房来到门前,从门缝里向外观察。

        陈翔虽然贵为交趾宰相,生活却并不奢靡,陈府的院落也只是普普通通,和寻常富贵人家的院落规模无异,比其他朝中大员的府邸来可就差远了。

        他家住的地方,虽不是闹市,却是和许多平民百姓做了邻居,门前刚好有一处不大的空地,往常也有许多邻里的孩童在此处玩耍。

        陈翔好奇是什么吸引了杨怀仁驻足,却发现邻里街坊的孩子们在玩角色扮演,扮演的正是那一日杨怀仁手持权杖用光明杀死僵尸的一幕。

        陈翔当日也在场,在城墙上看到了那奇迹般的一幕,虽然他内心里知道这一定是杨怀仁的把戏,但却搞不明白他是怎么做的。

        但这一切在寻常百姓眼里,就是神迹了,也是杨怀仁给他们带走了灾难,带来了平和的生活。

        孩童们从大人口中听了这个故事之后,从心底里崇拜了杨怀仁,于是玩耍时扮演杨怀仁的神迹,也就不算稀奇了。

        孩童们也不认识杨怀仁,见有几个大人好奇地围观他们玩耍,便兴高采烈地向他们解释他们玩的是什么,接着便讲述着那一日的神迹,好像他们亲眼所见一般。

        杨怀仁自然听得津津有味,心说孩子们叽叽喳喳讲述的内容,比他安排的那场大戏可精彩多了。

        只是有些地方孩子们讲的也太过夸张了,简直把他当做了天神一般厉害,场面夸大到杨怀仁都不敢相信了,所以他又忍不住去出言纠正孩子们。

        不料孩子们根本不买账,还信誓旦旦地说道,“你亲眼看见了嘛?别看我们还小,可我们确实亲眼见到了的。

        那天白袍王爷骑着白色的飞马手持法杖从天而降,念了光明咒语,那些来自地狱的僵尸便被咒语给念死了。

        这还不算最厉害的,那天本来乌云滚滚,遮天蔽日,像是末日来临一般,可白袍王爷来了之后,乌云立即就被吓跑了!”

        杨怀仁忍不住给孩子们竖起了大拇指,心说你牛,你比我还能忽悠。

        这一切被陈翔看在眼里,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杨怀仁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心机重重,或者多么喜欢玩权谋。

        在孩子们眼里,他就是个普通的过路大叔,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从来不是什么天神,也不是什么王爷。

        陈翔长出了一口气,心道这或许才是杨怀仁真正的模样吧,看着普通,却又非凡。

        比起李乾德来,这样的人或许才更像是一个智者,把他放到哪里,他都能自然而然的融入进去,所以为什么说仁者无敌呢?

        陈翔看来,杨怀仁或许玩了什么把戏,但人家的终极目的是不伤害升龙城的百姓的情况下拿下城池。

        这便是仁的表现了,和李乾德为了保住自己的皇位肆意放出可怕的恶魔的举动来,人家或许从一开始就赢了。

        陈翔推开门走出来,走到杨怀仁身后的时候恭敬地行了礼,“草民陈翔,见过王爷。”

        杨怀仁转过身来也有些诧异,刚才陈翔还对他闭门不见,现在才刚过了没多久,怎么就主动出来拜见了?

        他自然知道门房会偷听了他们的谈话,然后回报给陈翔知道,但却没想到陈翔竟立即出门来见他了,也幸亏他没有立即回去。

        杨怀仁还礼,“陈相公乃是交趾宰相,如何自称草民?”

        陈翔惨然一笑,“亡国之臣,难道还不是草民吗?”

        杨怀仁若有所思,陈翔抬手请道,“先前草民礼数有失,还望王爷见谅,请王爷到寒舍一聚,草民定当亲自为王爷斟茶道歉。”

        “道歉就不用了。”杨怀仁说着,也随着陈翔走进了陈府。

        陈府不算很大,起码杨怀仁觉得,和陈翔的宰相地位是完全配不上的。

        不过待客的前堂里倒是颇有宋人文人的味道,古旧的桌椅,简朴的装饰,墙上几幅字画并没有署名,想来应该是陈翔自己的作品。

        杨怀仁不怎么懂字画,却知道陈翔这种人能把自己的墨宝挂起来,应该有种孤芳自赏的雅趣。

        或许他的内心世界里,也是孤芳自赏的吧,交趾的文官可不比大宋的文官,大宋的文官就算喜欢内斗,却也保留着一种文人的骄傲和底线。

        就像眼下,交趾郡王李乾德完了,交趾朝廷上的大多数官员考虑的还是自己的利益,杨怀仁为了稳定局面重新请他们出来当官,他们虽然表现的感恩戴德,确实欣然前往。

        唯独陈翔独自在家闭门不出,对李乾德的死,有一种深深的愧疚之意。

        或许这显得他有些愚忠,不过从一个文人的道德层面讲,他比那些墙头草们可高尚的多了。

        像他这样的文人,交趾本就不多,也难怪陈翔会有一种孤独感。

        他身为交趾宰相,自然会感激李乾德的知遇之恩,但在交趾的权力结构里,统治者大权在握,宰相更像一个有名无实的傀儡。

        陈翔身为宰辅却无法施展自身的能力和抱负,却又必须感激李乾德的知遇之恩,这就让他内心纠结了。

        当杨怀仁无意间看到了书桌上好似刚刚写完的一幅字的时候,便更加确信了他对陈翔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