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舌尖上的大宋在线阅读 - 第1600章:哈默德的请求

第1600章:哈默德的请求

        杨怀仁觉得很有趣,会心一笑,示意他起来说话,“你起来说话,不要喊我什么大官人,咱们都是一样的。”

        黑人翻译忽然变得非常感动,或许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种话,只是“咱们都是一样的”这一句,就足够打动他的内心了。

        一旁的亲兵误会了其中意思,插话介绍道,“这是我们的大帅!”

        杨怀仁忙摆手,“在这里,大家都是一样的,所谓的大帅,也只是个称谓罢了。”

        杨怀仁越是这么说,越是表明了他的看法,意思是让黑人翻译放心,他和那些奴隶主不一样,在他眼里,是平等看待大家的。

        黑人翻译很开心,开口自我介绍,“宋朝的大帅,我们是来自的大食的船队,我的名字叫做哈默德,是大食贵族奥马尔家族的力奴。”

        杨怀仁点点头,心说他之前猜测的不错,哈默德是个奴隶,以前属于奥马尔家族,大概是个跟船经商的水手,因为来过很多次大宋,所以汉话说的非常好。

        他也介绍自己道,“我叫杨怀仁,是宋朝的一位将军。”

        哈默德一听对方是位宋朝的将军,似乎也和他之前想象的差不多,同时也知道杨怀仁的地位应该不低,所以尽管杨怀仁对他和客气,他还是又重新行了礼,“拜见将军阁下。”

        杨怀仁不想和他在礼数上推扯,直接问道,“刚才那些大胡子白人是怎么回事?”

        哈默德接着说,“回将军的话,这支船队原本属于大食的传统贵族奥马尔家族,但是近年来大食国羸弱不堪,北方的塞尔柱人入侵大食,抢夺了大食人的土地和奴隶。

        别说奥马尔家族了,就连大食皇帝哈里发家族,如今也是名存实亡,名义上他们还是大食的国主,但实际的权力,却早已经被塞尔柱人苏丹掌握在手中。”

        杨怀仁问,“就是说原先的大食国主哈里发家族如今已经成了塞尔柱人的傀儡了呗?”

        哈默德点头,“将军说的不错,眼下整个大食都比较混乱,塞尔柱人的统治非常暴戾,大食的传统贵族也在反抗,但基本上已经没有多少势力了。

        奥马尔家族虽然没有完全灭亡,但原来属于奥马尔的财产也基本都已经落入了塞尔柱人图兰的控制之中。

        图兰抢占了奥马尔家族的商队,却并没有通过经商来赚钱的打算,而是把船队变成了半商半盗的特殊队伍,由他的一个叫做伊尔马的手下控制。

        他们从大食也带出来不少宝石和香料等商品沿着海路运送到大宋等国家来贩卖,除此之外,若是路上遇上了落单的商船或者小型的船队,也会直接打劫。

        然后他们会把经商和打劫回来的财物运回大食交给图兰,图兰会用这笔钱来扩充他的军队,进一步巩固他在大食的地位。

        而我们作为力奴,是没有选择的,不管谁是我们的主人,我们都必须无条件的听从他们的命令,所以才有了侵犯将军的船只的事情。”

        杨怀仁很理解他,也并没有任何怪罪他的意思,何况刚才他们也确实倒戈,在战胜塞尔柱人的时候出了不少力。

        “没关系的,你们不是已经倒戈了嘛,我也从来没怪过你们。”

        哈默德小心翼翼地问道,“杨将军,刚才你对我们说的那些话,还算数吗?”

        杨怀仁笑道,“当然算数,只要你们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宣布给你们自由,包括你们船队剩下的船只,我也不要,你们可以乘船回去,解救你们的家人。”

        杨怀仁说出了这些黑人奴隶的心中所想,哈默德很是感慨,也非常的激动。

        不过他想了想,又跪在地上重重地给杨怀仁磕了三个头,“杨将军,我代表所有的力奴感谢您的仁慈。

        只是我们希望,由您来做我们新的主人,我们不要自由,只要将军能帮助我们解救我们的家人,我们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将军的恩德。”

        哈默德忽然说这种话,杨怀仁都迷糊了,他心说对于奴隶来讲,难道自由不是他们的终极梦想吗?

        不过转念一想,忽然也有点明白了他的意思,现在给他们自由,他们就是海上的浮萍,根本没有地方可去。

        而最要紧的,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拯救他们的家人和孩子,能随着船队出海的水手们,大都是青壮年男子,而他们的家人孩子却留在大食。

        他们之中很多人从出生就是奴隶,根本没想过自由是什么感觉,虽然心中也渴望得到自由,但相比家人的生命来,他们宁愿放弃得到自由的机会。

        杨怀仁能理解他们担忧家人的想法,可要他去大食解救他们的家人,这太难了。

        从大宋到大食,一来一回最少要大半年时间,加上还要从凶残的塞尔柱人手里救出很多人,这都不是随便说说就能做到的事情。

        就算武德军的实力很强大,杨怀仁不担心他们打不过塞尔柱人,但无论时间还是效益上来讲,他实在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他虽然心中可怜这些奴隶,但大家毕竟萍水相逢,能解救他们,给他们自由,已经是杨怀仁能做的极限了,派兵去大食这么风险巨大的事情,他真的没有理由让自己的将士们冒险。

        但一些话他又没法直接说,所以杨怀仁很为难。

        看着哈默德乞求的目光,杨怀仁只能无奈道,“哈默德,真的很抱歉,大食太远了,我也不是圣人。”

        哈默德也知道自己的要求真的太难做到了,杨怀仁能拯救他们,还准备把船留给他们,已经是天大的恩德了,他实在也不能再过分的乞求什么。

        只是他心中抱着一丝希望,也不想这么轻易的放弃,所以一直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

        而跟他过来的几个黑人,还有其他船上的黑人奴隶似乎知道哈默德是在做什么,忽然间也跟着他一起朝着杨怀仁的方向跪了下去磕起头来。

        杨怀仁听着甲板被他们磕得“咚咚”响,便更加为难了,这可是一千多人同时哀求啊,他就算是铁石心肠,也很难继续拒绝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