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舌尖上的大宋在线阅读 - 第1617章:妹子的亲事(上)

第1617章:妹子的亲事(上)

        鬼姐有了孩子,杨怀仁没用几年工夫总共有了四子三女,连他自己想起这件事,都觉得没想到。

        回想起他最初只不过是一个小书生小厨子,现在却身份显贵妻妾成群,他有一种一切都是在做梦的感觉。

        也不用狠狠掐自己一把来验证着是不是他在做梦,活生生的生活体会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过孩子多了,眼下还好,一帮小孩子在他膝下围着他叽叽喳喳十分可爱,但用不了几年,小孩子就会长成大孩子,再过几年,大孩子就该长成少年人了。

        于是杨怀仁又有些担心,最担心的莫过于孩子们的教育问题。

        他是一个现代人,内心里是很想用后世的思想道德来教育孩子们的,可后来想想这样也不好。

        毕竟孩子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就必须接受这个时代的风貌,太脱离这个时代了,生活的也不一定能顺利。

        但让孩子们完全成为大宋的古人,杨怀仁的心里又是极不情愿的。

        若是哪个孩子练武练成了武痴,或者读书读成了书呆子,或者变成了像朝堂上那些文官一样道貌岸然的家伙,那可就糟了。

        男孩子还好说,终究还在杨家门里边,杨怀仁还能时时看着护着,可女孩子呢?总不能真的活在他这个老爸的羽翼之下一辈子不嫁吧?

        妹子二丫头已经十四五了,杨母都已经开始琢磨着给二丫头找婆家了。

        杨怀仁对这个妹子很是呵护,总觉得她这个大喇喇的性子要是嫁出去,怕是要被婆家嫌弃,而且这个年纪就开始找婆家,是不是也太早了。

        杨母听了杨怀仁的话“咕咕咕”笑个不停,“儿啊,为娘在二丫头这个年纪上,就已经和你爹成亲了。

        现在先帮她张罗着,找一户好人家先定上个亲,过一两年再把她送过门,一点儿也不早。”

        杨怀仁想想也是,他娶老婆的时候,韵儿十八,莲儿十七,若心和鬼姐同样是十七八岁,只有玉儿是年过二十的。

        找这么算的话,母亲现在便开始给二丫头张罗,在这个年代也根本不算早。

        杨怀仁有点心疼妹子,明明脾气性格还是个没长大的大孩子,却眼瞅着就要嫁人了。

        再一想到自己的三个女儿,杨怀仁更发愁,不养女儿的或许体会不到,真正有女儿的当爹的才能明白。

        女儿是爹爹的小棉袄,嫁给别的男人,那就不是脱了棉袄感觉到冷那么简单了,那就跟扒了一层皮似的心疼。

        都说养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也难怪婆媳关系是自古以来都非常复杂的一个命题。

        而换做老爹和女儿,这个模式依旧存在,没听说有几个当爹的嫁女儿不心疼的,看见新女婿差不多跟见了仇人似的。

        从身边把宝贝疙瘩娶走了,可不是仇人嘛。

        杨怀仁越想越觉得可怕,一颗心跟被揪着似的难受。

        可难受归难受,难道让女儿一辈子不嫁人不成?那照样是耽误了女儿的一生。

        杨怀仁有点郁闷,想了好久才打定了一个主意,将来给女儿选夫婿,一定选老实巴交的,要不然***给他揪下来!

        当然三个女儿的亲事现在说还太早,二丫头的亲事杨怀仁这个当哥的就要多上上心了。

        母亲的意思呢,不需要对方非要当官或者多么有地位,更不需要对方家里多么有钱,但一定要斯文,懂得疼爱老婆的才行。

        甚至话里透露出一个意思,要是能入赘的话,可以天天看着他们两口子是如何生活的,那就最好不过了。

        杨怀仁心说母亲这是要招赘婿啊,这可就难了,这年头赘婿地位连有钱人家中的小妾都不如。

        但凡是有点本事的男子,是绝对不会当赘婿的,他们把入赘这种事看的比有辱家门还要严重。

        而愿意当赘婿的呢,则都是一些没本事的宁愿吃软饭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招回来,杨怀仁还不够心烦的。

        他倒是有个想法,黄大银的兄长黄大金倒是有个儿子,如今到了十六岁的年纪,便被老爹送到了武德军里来当兵,如今跟在黄大银身边当护卫。

        杨怀仁见过这个少年,和黄大银一样,人实诚,要说大本事嘛,那还谈不上,但好在杨怀仁对他知根知底。

        孩子是个好孩子,人也忠诚,将来在武德军中培养一下,倒是也能成为个人才。

        不过这话跟母亲一说,杨母便立即表示不同意,理由很简单,儿子如今是大将军,整天天南海北的不着家已经让她非常担心了。

        如果将来找个女婿还是个军伍里吃饭的,恐怕她以后的日子都要在担惊受怕里过了。

        杨怀仁也不好说什么,民间的民风上,确实不太愿意把女儿嫁给军汉,除非已经功成名就的。

        当年杨怀仁在齐州老家给手下将士们征婚相亲,之所以来了十里八乡的老丈人们,那是因为庄户家的女儿没那么多讲究。

        何况杨怀仁开的条件好,庄户人家觉得自家女儿嫁给杨怀仁的手下吃不了亏,这才有了后边的幸福生活。

        可杨母所处的位置就不同了,杨家如今可是高门大户,杨怀仁还有个王爷的名头,也是有实权的大将军,他的妹子嫁给一个啥官职都没有的小兵,这似乎说不过去。

        杨怀仁正发愁呢,二丫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面前,似乎她在门外就听见了屋里母亲和兄长再讨论她的亲事,一进门便大哭起来。

        二丫头嘴里哭喊着“我不嫁人我不嫁人”,杨怀仁看了都觉得有点心疼,可母亲却一脸不在乎,甚至板起脸来喝骂着,“这种事是你一个丫头片子说了算的?”

        二丫头干打雷不下雨,骗得过哥哥却骗不过母亲,见母亲根本不吃她这一套,立即便不哭了。

        俩大眼珠子滴溜一转,又换了另一个点子,竟带着些骄傲的口吻道,“不用母亲和哥哥操心,我早就有心上人了!”

        杨怀仁是一脸懵逼,同时也感到很惭愧,这段日子还真是忽略了这个妹子了,连妹子有了心上人他都一无所知。

        他笑着问道,“是哪家的哥儿?”

        二丫头机灵鬼似的灿然一笑,“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