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舌尖上的大宋在线阅读 - 第1667章:伟人或者恶魔(下)

第1667章:伟人或者恶魔(下)

        杨怀仁有点尴尬,自言自语道,“你说我闲的没事给她们讲猪八戒的故事干什么呢?”

        关于伟人还是恶魔的问题,杨怀仁想想觉得很好笑,他从来没把自己当做什么伟人。

        实际上他做过的很多事,的确算得上是好事,不过他做过的另外一些事,确实和恶魔没有什么分别。

        好与坏,在人类社会中其实没有什么分明的界限,即便人类文明的发展有了律法和道德的标准,也是说不清的。

        好比后世的一个案子,一个年轻人看不过母亲受到恶人的凌辱,结果动刀把恶人给捅死了几个。

        在不同的道德和法律标准里,这件事就有不同的断定。

        单看故意杀人,那肯定是不对的,而且很恶劣,但联系到他杀人的目的,似乎又很值得同情,反倒那些可恨的恶人被大众觉得死有余辜。

        古代的律法和道德体系里,便有很多后世所不能理解的标准,比如子为父隐,下为上隠,是合乎道德和法律的。

        主人犯了罪,儿子、妻子或者奴婢有义务帮他隐瞒,而且这样做是无罪的。

        但如果儿子、妻妾和奴仆指证了主人的罪过,反倒不为社会所接受,所谓的大义灭亲,死自上而下才说的通,反过来,就是罪孽了。

        由此可见,伟大或者残暴,在不同的道德体系之下,也有不同的界限。

        武德军出征交趾,也是死了不少人的,可在宋人的眼里,这不是罪过,而是功劳。

        只是在杨怀仁的思想里,是生命如草芥,他还做不到,总是有心理负担的。

        从他陷害女真人,挑唆他们和契丹人作对,杨怀仁也知道这样做对女真人其实不公平,也一定害死了不少女真人。

        可是他又不得不那么做,然后用牺牲一小部分人换取更多无辜生命的理由来安慰自己。

        这种安慰有时候可行,有时候效果也没有那么好。

        他的计划自然是势在必行,只是作为一个正常人,他也会偶尔难过,偶尔有负罪感。

        所以说他做一个伟人显然不够资格,也不狠毒去做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其实杨怀仁也从来没在乎过这些,人的一生已经很艰难了,何苦还要因为别人的看法和目光兀自忧郁呢?

        还是过自己的小日子,做一个好儿子,一个好丈夫和一个好父亲来的简单,也愉快的多了。

        二丫头头顶上的阴云总算散去了,雨也停了。

        往回走的时候,杨怀仁本想好好安慰一下妹妹的,可是他发现二丫头女汉子的性格在雨过天晴之后便立即回来了。

        没等杨怀仁关心的话说出口,二丫头倒是愣愣地先开口问道,“哥哥,听说你前几天被一个杭州城里的恶霸骂了几句?”

        杨怀仁想起庄公子来,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其实人家庄公子算是改过自新了,庄家本来外销的茶叶全都自觉送到了杨怀仁这里,而且没收钱的意思。

        这批货的数量开始不小的,杨怀仁自然也不会不给钱,经过了他的一番加工之后,茶叶的味道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但茶叶的本质却变了。

        绿茶变炒茶,而且是带着浓烈甜味的熟茶,解腻降脂的功效便减少了许多。

        处理好的茶叶再转交给庄家和其他几位茶商,由他们转卖到了契丹人手里。

        契丹人不傻,可尝过了甜茶之后竟非常喜欢,对于茶叶有了甜味却没有涨价的事情,对茶商们谢了又谢。

        觉得人家大宋的商人果然实在,茶叶变甜了,自然更符合契丹人的口味,而且多了加工的工序,茶商肯定是要付出成本的。

        可茶商又没有抬价,这便是人家仗义了,庄公子在这件事上的所作所为,就不好判定他是个好人还是坏人。

        庄公子把事情办得很巧妙,主动承担了一半的加工成本,这一点杨怀仁也就不便推辞了。

        当然,杨怀仁自然也会给庄家不少的好处,比如南边的生意,给他们庄家留了一份,而且庄士恒的仕途,他也打算帮上一把。

        杨怀仁已经不计较当初庄公子对他不敬的事了,男子汉大丈夫,也不会和一个纨绔去计较什么,何况现在人家是他得利的助手。

        二丫头忽然提起这件事来,杨怀仁一时搞不懂她想干什么,他笑道,“哥哥的事情,还不用你一个女孩子家掺和。”

        二丫头嘟着嘴,对哥哥还把她当孩子看待很是不满,“哥!我都定了亲的人了,你还把我当小丫头片子看呢?”

        杨怀仁可不吃她这一套,立即佯作生气道,“对啊,你都快嫁人的人了,咋还这么大小孩子脾气?”

        二丫头被怼的哑口无言,知道拼口条绝对不是哥哥的对手,只得作罢,但回到家之后,杨怀仁就发现很快便不见了二丫头的身影。

        到后来才听说,二丫头领了几个跟班去了城里,看见界面上游手好闲的泼皮混混就冲上去揍一顿,就这么闹了两天,杭州城里又平静了不少。

        现在家里的护卫手上也有数,打人很疼,却又不会伤了人教鄙人说杨家仗势欺人找上门来讨汤药费。

        杨怀仁是不管的,也懒得去管,在他眼里这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二丫头揍几个泼皮混混的,对社会也没什么伤害,甚至是做了好事。

        只是后来想想,二丫头这不是给自己上钱啊,这是在抒发羊乐天走了之后的郁闷呢。

        以前她怎么闹腾,杨母都懒得去管她了,家里孙子孙女的也多,看孩子还不够工夫呢,哪里还顾得上二丫头。

        但现在不同了,二丫头订了亲,虽然事情没有刻意去外边宣扬,江南不少地方官员还是消息很灵通的,礼物又给杨府送了不少来。

        既然杭州地界上的场面人物都知道二丫头许了亲了,再让二丫头再外边抛头露面的瞎胡闹,就显得有失杨家体面。

        杨母便想派人去把二丫头捉回来,可要是派个一般的管事奴婢的,怕是镇不住二丫头。

        可杨怀仁作为一家之主,也不方便去做这件事,杨母便想到了几个儿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