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舌尖上的大宋在线阅读 - 弟1702章:引蛇出洞(下)

弟1702章:引蛇出洞(下)

        汉拿号上,船掌柜的见一切又恢复了平常,终于叹了一口气,他身边一个随从说道,“掌柜的,事情总算是过去了,宋人很蠢,也查不出咱们有什么来。”

        高丽船掌柜的摇了摇头,“不见得,还是小心为上。”

        接着他抬头看了看黯淡的天空,若有所思道,“咱们顶多再多等一个晚上,她们再不来,咱们也不能久留了,明早天不亮咱们就得离港出海。”

        ……

        江阴港码头非常繁忙,随时都有进出港口的船舶,码头上来来往往搬运货物的苦力和车辆络绎不绝。

        或许是白天封锁了一天的缘故,有些船的船期被耽搁了一天,所以封锁接触之后,便有几艘船是出港口。

        另外一些船期比较紧张的,也在忙着装货,想赶在秋天风浪变大之前离港出海,即便是天色全黑了,码头上依然灯火通明。

        来来往往的人流之中,出现了四个妇人,她们的穿着并不显眼,都是普通民妇的粗布衣衫,头上扎着头巾,不仔细看像是码头上干活的妈子们。

        只是一阵孩子的哭闹声传来,和码头上忙碌的景象有些格格不入。

        几个扛包的汉子闻声望过来,抱着孩子的妈子忙装模作样的说道,“孩儿莫哭,一会儿便能见到你爹爹了。”

        汉子们听罢只是莞尔,他们也有相似的体会,有时候跟着船出一趟海,可能没有三五个月都回不了家一趟的。

        回到家的那一刻最想念的,自然是家中幼小的孩子和独守空房的媳妇儿。

        汉子们呵呵一笑,接着去做手上的活计,并没有在意,倒是远处一处房顶上隐藏的几个男人看见了这一幕,表情立刻严肃起来。

        带头的一个人说道,“小五你赶紧去通报消息,就说目标出现了,请王爷做好准备。”

        那名被换做小五的年轻汉子问道,“头儿,咱们何不出手解救了孩子,这么大的功劳,怕是咱们哥几个要连升三级!”

        带头的汉子骂道,“放你女良的狗屁,还连升三级,万一这几个契丹女人拼起命来,伤了王爷的幼子,你家有几个脑袋,能扛得起这么大的罪吗?”

        另一个汉子无语了,回过头来想想也是,这些契丹女人本来就不好对付,现在还不是用强的时候。

        不论是她们被逼急了伤害了孩子还是她们趁着码头上人多混乱逃脱了,他还真担不起这么大的罪责。

        带头的汉子叹了一口气,安慰他道,“小五,我知道你怎么想的,这次王爷带人手去交趾,没轮上你的份,你见了去的人回来名利双收,心中自然有些不服。

        可你现在还年轻,将来机会还多得是,没必要计较一时的得失,王爷这么安排的计划,是有原因的,切不可盲目自大,坏了王爷的计划。

        现在咱们发现了契丹女人和孩子的行踪,就是大功一件了,不需要你强行去解救孩子,好了好了,你快去禀报吧。”

        小五点点头应道,“多谢大哥提点,小弟这便去了。”

        带头的汉子扭头继续紧紧盯着四个女人的动向,发现她们并没有直接去汉拿号,而是装出一副找人的样子,在码头上兜兜转转起来。

        这应该是她们怕别人盯梢,故意在兜圈子了,直到夜深,她们并没有发现身后有人尾随,这才去了汉拿号所在的泊头。

        汉拿号附近并没有船装货卸货,所以显得很安静,四个女人来到船下,便立即有船上的人放下登船的梯板来。

        四个女人登船,很快便消失在视线之中,而汉拿号上的船把式,在船头又呆了好久,发现并没有可疑的人凑近,这才安心回到了船舱里。

        “具掌柜的,她们后边没有人盯梢,你大可以放心。”

        具掌柜点点头,转头望向了那四个契丹女人。

        契丹老妈子嗤鼻一笑,“具掌柜的,老妇我办事,难道你还不放心?杨怀仁带人走了之后,我观察了一个时辰呢。

        直到我确定他的人马真的走了,连市舶司的公人也散了班回了家,这又在码头上转了好久,确定没有人跟踪,这才敢过来登船。”

        具掌柜的撇嘴一笑,“并不是不放心妈妈,而是这件事弄不好会让我掉了脑袋,所以谨慎一些还是好的。”

        契丹老妈子笑道,“具掌柜的不用怕,杨怀仁本来很精明,竟然想到了直接来江阴港拦截我们。

        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来早了一步,又大动干戈的封锁了港口,反倒让我们在没进港之前有了藏起来的机会。

        他这个人又太多疑了,所以盘查了一遍港口没有什么发现之后,并没有耐心继续派人封锁港口,而是怀疑自己的猜测,这才向西去查内河水路了。

        不过咱们也不能掉以轻心,若果他在西边的内河港口和河道上查不出什么,说不定还会回来的。

        万一再一次封锁港口盘查,咱们就走不了了,不如现在立即就出港。”

        具掌柜的脸上陪着笑脸,可心里却在暗骂这个一脸褶子的契丹老妈子,之前早就说好了是昨天夜里到的。

        如果昨夜就到了,他们什么危险都不会有,早早赶着离港出海,什么事都没有。

        可她们竟耽搁了一天,还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才让他担惊受怕了一整天。

        即便如此,具掌柜的也不觉得情况有她说的那么好,杨怀仁是离开了,可不代表他们现在立即出海就是安全的。

        但她说的一些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万一杨怀仁在别处也查不出什么来,再扭头折返回来呢?

        所以尽快出港离开,还是最好的主意。

        只是具掌柜的心里隐隐有种被人操纵了的感觉,他以前是个正儿八经的海商,只可惜自家的船太旧太小,辛辛苦苦也没赚下多少家财。

        后来发现捞偏门比走正道要赚的更多也更好赚,所以才走上了这条不归之路。

        不论是宋人、契丹人、高丽人还是倭国人,只要有贩卖人口的生意,对方给的钱又足够,他都敢接。

        只是今天的事情让他也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若不是看在契丹老妈子许诺给他的好处太大,他也不敢冒这么大的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