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奥术起源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一章 初战告捷

第七百三十一章 初战告捷

        “陛下,撤吧,出云号、复仇号和女王号保不住了,它们最大的优势现在成了最大劣势,现在根本调转不过头来,敌人也不会给咱们调转头的机会,不过后面的战舰还有希望,只要陛下安然无恙,咱们还有重整旗鼓的机会,若是陛下失陷在这里,我们东海国就彻底完了。”东海国国王卫队队长戈登苦口婆心的劝说史杜宾。

        “三艘无畏级战舰啊,咱们一共才几艘无畏级战舰?就这么说放弃就放弃?”史杜宾情绪激动的咆哮道。

        戈登队长说的道理,史杜宾何尝不知道。

        在见到永夜军领无比犀利的第一波反击时,史杜宾就知道这三艘无畏级横帆船保不住了。

        因为自己的再一次判断失误,认为三艘无畏级横帆船在这里就是无敌存在,将他们生生的塞到了永夜军领的嘴下。

        永夜军领陆陆续续的炮击,也证实了这一点。

        对方炮击的精准程度,远在他们的船载弩炮之上。

        但是除了最初的三轮炮击,直接落到了出云号上外,其他的多数是在周边开花,尤其是黑域弹,既能将三艘无畏级纵帆船笼罩进黑域中,又没有对其重创。

        之所以搞得这么麻烦。

        目的无非只有一个。

        想要困住它们,相对完整俘获,将它们变成自己的战斗力。

        更准确说,他们已经将这三艘无畏级横帆船,视为囊中之物。

        知道是一码事,做出决定又是另一码事。

        这可是无畏级横帆船。

        三艘无畏级横帆船。

        整个东海舰队才有五艘的无畏级横帆船。

        无畏级横帆船虽然不像龙骸战舰那样,是不可复制的,东海国自身便掌握着完整的建造技术。

        但是建造难度,不是一般的高。

        一艘无畏级横帆船,从定下计划开始建造,到最后成型下水,最快也得历时十年之久,这里指的还是财力充足的前提下。

        若是财力不足,会让建造时间成倍增加。

        有的甚至因为建造者的财力出现了问题,建设到一半就搁浅,几经易手,或者直接堆积在船厂港口中,任由它在那里腐烂,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

        毫不夸张的说,每一艘无畏级战舰,无论是横帆船还是纵帆船,都是历尽磨难,方才建造成功的。

        就拿眼前这三艘无畏级横帆船来说。

        女王号,建造了十三年。

        复仇号,花费了十五年方才建成。

        出云号,在船厂整整呆了十八年,下水前便拥有过三届主人,建造工匠都换了四五波,最终在史杜宾手中成型。

        它们可是第三舰队花费了上百年,才积累下来的一点家底。

        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这是直接从史杜宾的心口挖三块肉去,怎么不将他心疼的抓肝挠肺?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最让史杜宾胆寒的是,若是这三艘无畏级战舰落在永夜军领的手中,被他们加装上刚刚那种术法炮。

        他们东海国还有活路吗?

        “陛下,该放弃的就放弃,不然咱们的损失将会更大,至少到了海面上,咱们还有数量优势可言,在这里咱们根本就施展不开啊。”戈登队长再一次哀求道。

        “我对不起祖先,我是康芒斯家族的罪人啊。”史杜宾狂吐了一口鲜血,发出受伤野兽一样的嚎叫,双目已经变成了一片赤红,“传令下去,放弃出云号、复仇号和女王号,在这之前,尽最大可能破坏它,凿穿船底,砍掉桅杆,放火烧船,就算是我带不走它们,也决不能将他们留给永夜军领。”

        被逼到墙角的史杜宾,属于海盗的凶狠那一面彻底爆发。

        就算是将这些战舰彻底损坏,也绝不能再像上一次那样,将其留给永夜军领,让他们反过头来拿来对抗自己。

        “传史杜宾陛下王令,炸沉出云号、复仇号和女王号。”

        “复仇号已经保不住了,你们还等什么?各自逃命去吧?晚了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逃啊,陛下已经下令弃船了,不要挡我们的道。”

        “陛下是让你们炸毁战舰后再逃跑,在这之前,谁都不能走,否则这些战舰将会被永夜军领拿来攻打我们。”

        “炸毁战舰之后再逃命,说得好听,到时候怎么逃?你不要命了,我们还要命呢,你想要为陛下尽忠,我们不拦着,但是不要拽着我们一起死,闪开,你要是再不闪开,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违抗陛下命令者,斩!”

        “这个混蛋是想让我们给出云号陪葬,兄弟们,还等什么?冲出去!杀!”

        “陛下都已经跑了,你就不要在这里犯傻了,逃命要紧啊!”

        “不好了,不好了,永夜军领的步兵,已经趁黑摸上来了,快逃啊!”

        “不能逃,他们没有多少人的,随我一起拦住他们。”

        “一卫抢占火药库,二卫去船底,三卫随我守护桅杆和船帆,绝不能让他们将战舰破坏太严重了,从现在开始,这可就是咱们的财产了。”

        “只要不破坏战舰,我们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缴械不杀!”

        史杜宾的命令不可谓不歹毒,但是等传递到下面的时候,究竟还剩下多少执行度,那就真的很难说了。

        永夜军领突如其来的猛烈炮击,不光是震慑了史杜宾的心神,其他东海士兵,同样被轰的六神无主,置身在黑域中,就跟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蹿。

        当史杜宾弃船命令传递下去的时候,大部分东海士兵彻底崩溃了,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如何从眼前这种噩梦一样的战场中逃脱,还有几个顾得上破坏战舰的?

        这么做,基本是与战舰共归于尽的,这可是需要大勇气的事情。

        偶尔有对史杜宾忠心耿耿,想要执行此命令的东海士兵,也成了破胆士兵的绊脚石。

        一方想要逃,一方不让。

        双方立马变成了生死仇寇,拔刀相向。

        场面变得极度混乱,根本没有几个人真正去执行史杜宾的炸船命令。

        这是由复杂人性所决定的,并不是史杜宾所能左右的。

        更别说,永夜军领早已经预料到了这种可能性,城防炮开始发威的时候,江门港的水军就已经载着步兵,悄悄的往三艘无畏级战舰摸了,冰冻弹不光是为了攻击东海舰队,还是为了清雷。

        那些水雷即便是没有被冰冻弹引爆,也会被冻成冰坨带走,为永夜军领的江门港水军开道。

        等到黑域弹出手,更是无所顾忌了,所有战船马力全开,向着锁定的目标狂飙突进。

        置身在黑域中的三艘无畏级战舰,变成了的瞎子,根本没有形成有力反抗,便让永夜军领的夺船部队,轻轻松松的登上了战舰。

        永夜军领的抢船步兵,一旦登上战舰,大局基本上就定下来了。

        一边是军心混乱,各自为战。

        另一边是士气高昂,合作无间。

        更别说永夜军领抢船士兵,都开启了夜视战技,根本不受黑域影响。

        双方交手结果就是一面倒屠杀,进一步加速东海士兵的崩溃速度。

        不过永夜军领的登船部队,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持三艘无畏级横帆船的完整性,并没有刻意屠杀战舰上的东海士兵。

        为了防止这些东海士兵狗急了跳墙,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破坏战舰,永夜军领登船士兵甚至主动用照明弹在黑域中为他们开出了一条,直接通往船舷的通道,将他们从战舰上赶入江中。

        “禀报元帅,泽水军团第三兵团,已经成功攻占敌舰女王号,战舰完好率百分之八十。”

        “禀报元帅,泽水军团第二兵团,已经成功攻占敌舰复仇号,战舰完好率百分之八十五。”

        “禀报元帅,泽水军团第一兵团,已经成功攻占敌方旗舰出云号,战舰完好率百分之七十五,未能捕获敌首史杜宾·康芒斯。”

        “命令水军全线压上,务必确保三艘战舰的安全,命令探索者舰队预备役尽快登船,全力抢修,熟悉战舰。”

        “命令佐伊副帅和卡洛夫副帅分别率领公牛军团和堡垒军团出击,死死的咬住对方的地面部队,绝不能让他们与水上部队汇合。”

        永夜军领的反击要么没展开,一旦展开了,必然是连串的组合拳。

        江门港的城防炮前脚开始发威,后脚他们抢登战舰的步兵便驾着快船到了。

        紧接着便是探索者舰队留在江门港的十艘战舰,气势汹汹的冲了上来,围绕着刚刚俘获的三艘无畏级横帆船摆开了防御架势,一边进一步延伸炮击,制造更大骚乱,同时也防止东海舰队回过神来,反夺战舰。

        与此同时,江门港城门大开,两大军团气势汹汹的扑了出去,背靠着城墙,摆开了军阵,目的就是为了咬死东海舰队登岸步兵,不给他们撤回战舰的机会。

        以莉娜舰队长为首的东海步兵,还处于一种懵逼状态,完全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停的派遣传令兵前往江上,探查情况。

        这些传令兵要么没能联系到东海舰队的指挥中枢——这个时候,出云号已经被占领,仓皇出逃的史杜宾,还没来得及向东海舰队通报自己的位置,更不敢主动亮出代表自己身份的旗帜。

        这么做固然方便东海舰队联系自己,却也将自己的行踪暴露给永夜军领,很有可能会引来对方术法火炮的集火。

        史杜宾着实被永夜军领的新型武器给轰怕了,一时半会不敢露头。

        要么就是带回了一些让莉娜舰队长不敢置信的消息。

        比如东海舰队的三艘无畏级横帆船被对方攻陷,俘获了。

        比如史杜宾国王被永夜军领俘虏了。

        先前明明是他们占据了绝对优势,水陆双头并进,江门港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形式怎么会在一顿午饭的功夫就逆转了?

        但是整个东海舰队陷入了混乱,是不争的事实。

        这种情况下,面对主动出城的永夜军领步兵,莉娜舰队长也不敢贸然展开进攻。

        谁知道这是不是对方布下的另一个陷阱。

        莉娜舰队长的这一谨慎决定,让她错过了最后一个反击机会,虽然这个反击机会的成功率微乎其微。

        等到永夜军领的两大军团在江门港外摆开军阵后,步兵方面他们已经不再拥有半点希望。

        接下来的一周,莉娜舰队长终于明白永夜军领这两个军团的真正用意。

        他们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牢牢的黏在自己的身后,也不发动进攻,就这么亦步亦趋的跟着,但是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东海军官都知道,对方之所以没有发动进攻,那是因为对方认为没这个必要。

        若是他们一旦试图与东海舰队的水上舰队取得联系,登船返航,他们便会毫不犹豫的发动进攻,不遗余力的那种,包括动用他们那种新式超远程攻击武器。

        这一周中,他们已经充分的见识了,永夜军领这种全新武器的威力。

        朵瑙江上的东海舰队,那叫一个狼狈,简直是毫无抵抗力。

        永夜军领的十艘破浪级战舰,在朵瑙江上摆开架势后,上百门船载炮形成的火力网,炸的东海舰队焦头烂额。

        更别说他们的术法炮弹,拥有各种各样的特种效果。

        白天有黑域弹,直接将东海舰队的战舰变成瞎子。

        晚上则有照明弹,将东海舰队照的无所遁形,再加上永夜军领的士兵展现出来的超强夜战能力,趁夜偷袭,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至于冰冻弹就更不用说了。

        已经成为了东海舰队的噩梦。

        冰冻弹最大威力,并不在它直接杀伤上,而是在它的附属功效上——它的术法寒气具有穿甲特性。

        就算是那些士兵躲在自认为厚实的甲板后面,若是处于冰冻弹周边落点上,弥漫的术法寒气会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将他们变成一座座冰雕。

        那些被冰冻弹活生生冻死的士兵脸上,通常挂着诡异微笑。

        所以冰冻弹在东海士兵嘴中多了一个新的外号——死神的微笑。

        冰冻弹就算是没有落在战舰上,也不能小视。

        因为落在上游的话,将会转变成浮冰,冲击他们的战舰。

        若是落在他们下游的话,更要小心了,这通常代表永夜军领的登船部队要到了,用这种方式将他们与其他战舰隔开,准备登船作战。

        一周之内,他们已经用这种方式进行了三次登船作战。

        每一次都是无往不利,在继出云号、女王号和复仇号之后,东海舰队又有七艘有名有姓的战舰被永夜军领俘获。

        东海士兵现在一听死神的微笑来了,一个个头皮就跟炸了一样,不知道该往那里躲藏,说不准下一个小时,他们战舰就要易主,他们要跟着变成俘虏了。

        。